第三百二十章 天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们认识莉迪亚?”

    白鸦夫人轻柔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没人知道她是何时出现在那里。城堡的女主人神色悠然,虽然问出了问题,却似乎也并不在意答案。

    娜里亚警觉地向后缩——一个行事诡异的女法师当然是危险的,而一个与死灵法师的头目有所勾结的女法师则更加危险。

    “但愿今晚的小冒险游戏还能够让你们满意。”白鸦微笑着,“我想你们也该累了——不如让人送你们回各自的房间,好好休息一晚?”

    她的语气如此体贴,仿佛真是一位殷勤好客的女主人,但她的目光始终只落在两个女孩的身上,全然无视一边反手握住双剑的精灵。

    “恐怕我们的同伴会为我们担心。”罗莎委婉地回答,“我们本该在日落前回去……他们大概正在四处寻找我们。我们也实在不想再给您添更多的麻烦。”

    白鸦夫人脸上的笑容更深:“用不着这么客气,我很愿意好好招待你们的同伴。一位圣者……和一条龙,不是吗?世上有多少人能有此殊荣,得以在自己的家中迎接如此尊贵又特别的客人?你可不能让我失去这难得的机会。”

    娜里亚忍不住嘴角抽搐——这会儿她是真想召唤伊斯来给这位装腔作势的女法师一个真正的“殊荣”了。

    罗莎苦笑着摇头,显然也没办法再继续这样假惺惺的,毫无意义的对话。

    “我喜欢听你唱歌,罗莎……”白鸦笑容亲切地向她走近,“那是什么歌?也许你可以教教我……”

    赛斯亚纳闪身拦在了她面前,默然注视着她。眼神锐利而冰冷。

    白鸦的神情冷了下来。

    “你有一对好剑。”片刻之后她淡淡地开口,“附于其上的魔法古老而特别……放下它们,乖乖地带着那瘫烂泥滚回井底,也许我会考虑让你们活下去——听说精灵擅长照顾植物,而我的城堡里正好缺少园丁。”

    双剑铿然出鞘,而娜里亚根本来不及阻拦。

    当一个法师这样有恃无恐地站在一个强大的战士面前,贸然攻击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是娜里亚从艾伦那里得到的“经验”之一。

    罗莎大概也有同样的经验。她反应敏捷地阻止了精灵的双剑……却是以娜里亚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式。

    女孩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罗莎手腕一翻,袖中弹出的短剑直直地刺向赛斯亚纳的后心,在惊愕中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等她反应过来,赛斯亚纳已经头也不回地用右手的剑稳稳地架住了罗莎的短剑,左手的剑则直指向面前的白鸦。

    “你对她做了什么?”他沉声问道,声音中带着怒意。却似乎并不惊讶。

    更惊讶的反而是罗莎自己——她怔怔地看着手中刺向精灵的短剑,像是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精神控制!”娜里亚脱口而出。懊恼着自己没能及早看出罗莎有什么不对劲,“死灵法师的拿手好戏……是莉迪亚教你的吗?”

    “莉迪亚……教我?”白鸦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们的确交流过一些法术。莉迪亚是个聪明的孩子……聪明且有趣,她有许多奇妙的小点子。也有一些大胆的念头,只可惜缺乏天赋……不,我不知道她从我这里学到了多少。但这个——”

    她轻轻打了个响指,罗莎无声地收剑。再次扎向赛斯亚纳的腰间,却显然没什么力度,轻易地再次被赛斯亚纳反手格开。

    “这是我的‘拿手好戏’……不过,罗莎?拉图斯……你的意志倒是比我想象的还要顽强,我猜这跟那首歌有关?”白鸦好奇地问着,仿佛根本看不见眼前那锋利的长剑。

    罗莎的眉间凝着沉沉的怒意——没人会喜欢这样被控制。她的身体微微摇晃着,竭力向后退去,手里却始终僵硬地握着那柄短剑。

    “我才不信!我父亲总说莉迪亚?贝尔是他见过的最有天赋的法师……即使堕入黑暗之途,她也轻易成为死灵法师的首领,你想说你比她更厉害?别开玩笑了!”娜里亚刻意提高了声音,夸张地做着手势。

    没有武器——即使有大概也没什么用,她只能努力用言辞分散白鸦的注意力。

    “想要击败一个法师,你得用任何可能的方式让他分神。”——艾伦?卡沃的另一个经验之谈。

    “你妄称有一条龙是你的朋友,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赋。”白鸦低低地笑着,摊开的手心里,流转的光芒幻化出一朵白色的蔷薇,纯如冰雪,轻如鸿羽,缓缓绽开的花瓣仿佛某种甜美的呼唤,一点点吸引了娜里亚全部的目光。

    眼前一道寒光闪过,赛斯亚纳的剑掠过蔷薇的幻影,对它丝毫无损,却成功地拉回了娜里亚的神智。

    “瞧。”白鸦淡然收回手,“精灵对这个的抵抗力远胜人类……这也算是天赋。天赋是从你出生时就流淌在你血液中的东西,无论你爱它还是恨它,无论你拿它去做什么或者什么也不做……它不可改变,也不会消失。”

    “……就像一条龙的魔法之力?”娜里亚不由自主地问道。

    白鸦缓缓点头,眼中有一丝怅然:“就像一条龙……当我得知巨龙是怎样一种神奇而伟大的存在,我曾如此希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她抬头环顾整个房间,娜里亚的目光随之移动,这才发现这个房间的天花板也活像是从一栋古老的木屋里搬来的。布满灰尘的木梁上有岁月留下的斑驳,鼻端甚至能闻到潮湿而腐朽的气息。

    “但我出生在这里,”白鸦喃喃低语,“生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周围尽是愚蠢而卑贱的农夫,唯一能接受的魔法是节日里镇上衣衫褴褛的吟游诗人拙劣的戏法……他们畏惧真正的力量——他们畏惧任何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

    白色蔷薇黯淡下来,自她手心消失,城堡的女主人微微垂首,眉头轻蹙,像是突然沉浸在了不怎么美好的回忆之中。

    娜里亚悄悄地挪动脚步,试着用力抽出罗莎手中的短剑。罗莎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没有反抗,只是手还僵硬地保持着握剑的姿势,好一阵儿才松懈下来。

    她冲娜里亚感激地一笑,揉了揉手腕,眼中少见的怒火一闪而过。

    赛斯亚纳还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未动,即使背后已经没有那柄会随时刺向他的短剑。寂静之中,疑惑半晌娜里亚才发现,精灵或许并不是自愿如此——他从来坚定平稳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正竭力与什么力量对抗。

    如果白鸦连他也能控制……娜里亚和罗莎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多想,娜里亚猛地向着白鸦掷出了手中的短剑,毫不意外地看着呼啸而去的武器停在了半空——就在离白鸦的胸口不到一指的距离,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牢牢抓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但赛斯亚纳也终于在那一瞬间挣脱了无形的束缚,连人带剑像一阵疾风般扑向那依旧垂首靠在门边的女人。

    罗莎谨慎地退得更远,大概是担心自己会再次被控制着攻击同伴。娜里亚则索性抓起身边桌子上各种各样东西——珠宝也好,枯骨也好,胡乱地扔向白鸦。那当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至少可以干扰白鸦的视线,或者激怒她什么的……

    女孩的手停了下来,父亲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不要轻易激怒一个强大的法师”……

    脚下一空,像是地面上突然开了个大洞……哦,该死,地面上真的开了个大洞!

    娜里亚尖叫一声,猝不及防地向下坠去,拼命挥舞着四肢竭力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头顶离她越来越远的灯光,白鸦冰冷的声音飘了下来:“这是你们自找的……”

    手指慌乱地摸索到了胸口那枚银色的胸针,娜里亚终于放声叫道:“伊斯……伊斯!!”

    黑暗中似乎有一点银色的光芒闪过,但并没有一条冰龙立刻出现在她身边,抓住她飞出这不知会坠向何处的无底洞——当然啦,这洞小得都容不下伊斯的翅膀……

    也许她该早点求助的……她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逞强呢?

    怀着懊恼与沮丧,娜里亚抱住了自己的头,却还没来得及绝望或伤心,就重重地摔进了一滩软乎乎又臭烘烘,烂泥般的东西里。

    没有摔在坚硬的地面上粉身碎骨是很好……但全身依然像是散了架一样的痛,晕乎乎的几乎想要吐出来。

    头顶上一个黑影直直地砸了下来,娜里亚却根本没有力气挪开,只能认命地努力缩成一团。

    但那黑影在半空中一扭身,硬生生移开了一点,扑通一声跌在了娜里亚身边。

    “赛斯亚纳!”娜里亚惊喜地大叫。她不该希望同伴们也跟自己一样摔下来……但不是独自一人掉到这鬼地方还是太好了!

    又一个黑影急速地落下,头顶微弱的光芒也忽然消失。完全的黑暗之中,娜里亚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风声,赛斯亚纳在她身边一跃而起,然后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和彷佛骨骼断裂时可怕的轻响。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