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黑暗中的战斗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赛斯亚纳?”娜里亚不安地摸索着,试图更靠近她的同伴们,“你还好吗?那是罗莎?”

    精灵隔了一阵儿才回答:“是林德。 ”

    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异常,但娜里亚心里明白,赛斯亚纳很可能受了伤……骄傲的精灵大概不会主动承认。

    情况似乎变得更糟了。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掉进了什么东西里……总不会是什么怪兽的肚子?那黏糊糊还有点暖烘烘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腐烂的内脏……

    脑海中那恐怖的画面让女孩忍不住干呕了一下,头皮发麻,慌乱地挣扎着,脚下一滑,向前栽倒,重重地撞到了赛斯亚纳的背上。

    精灵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的确是受了伤。

    娜里亚迅速站稳,竭力睁大眼睛,却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诸神在上……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她低声抱怨着,在一阵又一阵的恶臭中几乎无法呼吸。

    赛斯亚纳伸手轻轻拉住了她,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跟着我。”他说。

    耳边有沉重而黏腻的拖曳声——他还扶着林德,或者说是拖着……那不省人事的精灵含糊地嘟哝了一句什么。

    娜里亚听不懂赛斯亚纳简短的回应,但那声音听起来意外地温柔。

    她无声地伸出手,摸索到林德透出高热的身体,用力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让他半靠在自己身上。

    身材纤细但高大的精灵重得超乎她的想象。但赛斯亚纳并没有反对,那意味着他很可能伤得不轻……娜里亚不愿再细想,沉默地跟着他。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每一步都异常艰难。像是有厚重的泥浆一层层裹在腿上,又像是有什么力量正用力将他们拉向地底……东倒西歪一步一滑地走了不知多久,娜里亚的衣服一点点被汗浸湿,好在这里异常地温暖,只是空气里始终弥漫着浓重的恶臭,薰得人昏昏沉沉,不停作呕。

    脚下终于触到坚实的地面时。娜里亚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欢呼,几乎想要瘫下去。

    但赛斯亚纳继续向前走着,娜里亚也只能勉强跟上。

    “……我们不能休息一会儿吗?”走到再也挪不开步子。拖着林德的手臂也开始失去知觉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能。”赛斯亚纳紧绷的声线让娜里亚有了不祥的预感,“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们。”

    ——还真没什么好意外的。

    “你是说这里也有敌人?”娜里亚问道,“有人在追我们?”

    没听到回答……她猜精灵大概是点了点头。

    “可是。这样走到筋疲力尽又有什么用处呢?以这种速度。我们迟早会被追上,还不如休息一下……”娜里亚索性把林德放倒在地面,自己也一屁股坐了下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以逸待劳?”

    片刻之后,赛斯亚纳坐倒在她身边,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我们会被包围。”他别别扭扭地承认,“而我的左臂被撞伤了。我可能无法保护……”

    “给我一柄剑。”娜里亚打断了他,“我也没那么弱。我可以保护自己。”

    “……芬安双剑不能给外人使用。”赛斯亚纳断然拒绝,“再说你又看不见。”

    娜里亚气恼地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给她用一下又会怎样!就算看不见,她还是能听到的嘛!艾伦教过她一点点盲斗,虽然她学得不怎么样……

    寂静之中,她终于能听到周围窸窸窣窣的轻响,像是有无数巨大的蜘蛛正移动着毛茸茸的长腿,好整以暇地向他们逼近。

    “那到底是什么?”她毛骨悚然,忍不住问道。因为看不见而导致的种种恐怖的想象,说不定比现实还更可怕。

    “我不知道。”赛斯亚纳困惑地回答,“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像人,舌头很长,没有毛发,背上有骨刺,四肢着地,有爪,有尾巴……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

    娜里亚打了个哆嗦——早知道就不问了!

    如果能点堆火就好了……黑暗中的生物应该都会怕火,但无论她向那个方向摸索,摸到的似乎都只有坚硬的岩石。

    “别想了,这里没有可以生火的东西。”赛斯亚纳的声音平静得近乎绝望。

    娜里亚气恼地差点把抓在手里的石块扔了出去,想了想,又收回手,开始在周围摸来摸去地收集石头。

    她才不会束手待毙!

    “……我不觉得石头对它们能有什么用处。”赛斯亚纳说。

    那没什么嘲笑的意思,精灵只是相当认真地指出这个事实。

    “那你把剑给我啊!”娜里亚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让精灵安静地闭上了嘴。

    周围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仿佛所有的敌人都阴沉地凝视着他们,蓄势待发,赛斯亚纳抽剑出鞘的声音响得刺耳。娜里亚停下了动作,浑身僵硬地等待着,冷汗一点点冒了出来。

    黑暗中忽有一线光明。

    娜里亚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又回头看了看赛斯亚纳——她能看见他了!

    精灵的侧脸上有着同样的惊讶,他站起身来,单手握剑,望向不远处透出火光的通道。

    周围杂乱的声响里透出几分慌乱,那些非人的怪物似乎向后退开了一些。看来它们的确怕火。

    火光很快便消失,却给娜里亚带来了一线希望。

    “去那边!”精灵叫道。

    不等他开口,娜里亚就已经一把扯起了林德,半拖半拽地靠着记忆跌跌撞撞奔向前方。片刻之后她就意识到火光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变弱了许多,她依旧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些东西,那让她精神一振。消耗殆尽的力量不知又从哪里涌了出来,脚步越来越快。

    但身后的脚步声却也越来越清晰可闻,怪物们显然不甘心就此放走自己的猎物。

    “再快一点!”赛斯亚纳催促着。

    娜里亚紧咬着下唇奋力向前,冲出去好一段才发现精灵并没有跟上来。

    “赛斯亚纳!”她回头大叫。

    她几乎看不见精灵,只有他剑上那一点反光在黑暗中微微闪烁。

    “继续走,别回头!”剑舞者厉声喝道,挥剑冲入了敌人之中。

    一声尖锐的惨叫刺破娜里亚的耳膜。她依稀看见一张惨白的面孔——那的确像人,却因此而更显得可怕。

    女孩犹豫着,终于还一咬牙拖起林德。冲向那透出火光的通道。如果能尽快把林德带到安全的地方,她或许还来得及回头帮忙……

    不知是希望还是错觉,她觉得光芒似乎又更亮了一些。

    .

    剑划过的似乎只是空气,感觉不到任何阻碍。眼前的敌人在一声惨叫后消失无踪。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赛斯亚纳不知道它们是真的死亡。或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片刻之后便会卷土重来。

    视线所及之处尽是那些惨白的,似人又非人的怪物。除掉尾巴的长度,它们事实上大概只有十岁人类的大小,眼中似乎蒙着一层白膜,应该是靠声音或气味辨别敌人的方位,动作极快,力量却不大。满口尖牙细密如针。看起来很可怕,但最有效的武器还是那三根锐利如刀的前爪。

    它们事实上并不是多么强大的敌人。只是数量实在太多……而且越来越多,绵绵不尽地拥向他,感觉就像之前遭遇的亡灵,仿佛永远也杀不完。

    年轻的剑舞者心中有一丝后悔。他只有一只手可以用,本该且战且退,退向那有火光透出的通道,而不是这样一头撞进敌群中,被团团包围,再无退路……

    他总是不擅长后退。

    大腿上一阵冰凉,然后是带着暖意的痛楚。他一脚踹开那只在他腿上留下了伤口的怪物,无暇细看究竟伤得怎样。

    然而伤口或许比他想象的要深。力量随着血液迅速流失,他的眼前开始有一片片的黑雾翻滚。

    短暂的分神,身上似乎又多了几处伤口……但剑还在他手中,那熟悉的重量让他安心。

    他几乎是从会走路开始就握着这古老的双剑,他熟悉它烙在他掌心的每一条纹路。他本该为它带来更多荣耀,在它漫长的历史中铭刻下另一段伟大的传说……但他玷污了它,它却依旧是他最忠实的朋友。

    所以他不会放开它,哪怕死亡降临。

    眼皮一点点垂下,头越来越沉,身体的动作几乎已是纯粹的本能。他甚至不需要去看敌人到底在哪里,只需要躲避,挥剑,下蹲,侧身,挥剑,挥剑,挥剑……

    他并不觉得累,只是有一点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

    脑子里空空的,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没有对同伴的担忧,只有一声声兵刃交击时清脆的响声,和那始终徘徊在耳边的,稳重有力的声音:“下沉,向左,脚步太快,沉住气,控制你自己……”

    身边突然涌过一阵热浪,微微灼痛了他的脸颊。剑舞者茫然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何时单膝跪在了地上,持剑的手软软地垂向地面。

    眼前一片火红,无数苍白的身影在火焰中翻滚着消失,或潮水般退向远处的黑暗之中。

    那是似曾相识的景象。

    “赛斯亚纳……赛斯亚纳!”在一片如婴儿啼哭般的惨叫声中,有人在焦急地呼唤着,精灵却分辨不出那到底是谁的声音。

    他闭上眼,一头栽向地面。

    .(未完待续。。)</p>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