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史上最蠢的和解方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向北而去的乘龙之旅,最后只有菲利一个人——泰丝不出所料地还是选择留在诺威身边,而娜里亚当然会陪着她。 www..com

    原本用来与格里瓦尔联系的魔法卷轴不见踪影,兰斯无奈地接受了只能乘坐人类的船只回到格里瓦尔的事实。但即使拆掉静默之音号的残骸来修船,多嘴杰恩号也还得要好几天才能上路。有诺威和赛斯亚纳在,那两个不知是生是死的影舞者应该不是太大的威胁,菲利唯一担心的,是白鸦的报复。

    但他也只能希望那受挫的法师会暂时收敛,躲藏一段时间。

    修船的时间足够伊斯在两地之间来回飞上十几二十次,娜里亚干脆列出了一张长长的清单,上面写满她需要的调料和材料,甚至还有做甜点的工具——既然还得在河边待上那么久,她可无法忍受水手们那些简单粗暴的饮食。

    然后,贝奇船长毫不客气地在清单后面加上了一长串修船用的材料。

    伊斯瞪着那张纸看了半天,脸上的神情让泰丝笑得停不下来。有史以来第一条被当成搬运工人的冰龙最后还是黑着脸把纸条塞给了菲利,完全不愿想象带着装满锅碗瓢盆面粉香料和木板铁钉的包裹飞翔……是怎样一种愚蠢的画面。

    那让它他在冲上天空时满肚子无法发泄的闷气,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毫不理会脖子上那个圣骑士的絮絮叨叨。

    “你是不是又长大了?我记得你几个月前你还没这么大……小孩子长得真快啊……你到底能长到多大?”

    “你觉得是斯科特看起来比较年轻还是我看起来比较年轻?……也许我该去修修胡子了。”

    “那颗宝石你放在哪儿了?它不会掉下去吧?”

    最后它终于忍无可忍地猛一甩头,让菲利从猝不及防地从它脖子上摔了了下去……然后又疾冲而下接住了他。

    “……别再这么干了!”惊魂未定的圣骑士敲着它的鳞片吼道。但没敢再继续说个不停,而冰龙的心情立刻好多了。

    接近柯林斯神殿时它又开始忐忑起来——当然不是怕那些死脑筋的牧师和圣骑士。

    和埃德那场不欢而散的争执它还记得清清楚楚,埃德最后那句几乎快要哭出来的问题更是时常在它耳边响起。

    “你也说过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朋友……如果我不走。就连那句话也会变成‘错’的吗?!”

    ——它要怎么回答他才好?在它一怒而去近半个月之后。

    它其实不擅长争执,同时也不擅长和解。巨龙更喜欢用牙齿和爪子来解决问题,而从前那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少年会一笑置之……

    最后它选择了降落在斯塔内斯特尔湖边,而不是柯林斯广场上。

    “……嘿,你是想让我游过去吗?!”菲利不满地叫道,“还是绕过半个湖跑回去?有我在这里呢!没人会攻击你的……”

    冰龙恼怒地哼了一声,圣骑士立刻改口:“当然。当然,我知道你不怕任何攻击……你也用不着怕埃德,那家伙现在或许正躲在房间里抽着鼻子等着向你道歉呢。”

    轻易被看穿让冰龙更加恼羞成怒。它一甩脖子将菲利掀了下去。但这一次,早有准备的圣骑士稳稳地落到了地面。

    “所以我才说你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笑着抬头,“逃避问题而不是面对它……这样可不行。你哥哥从不后退,伊斯……虽然那有时候也是个大问题。”

    圣骑士摇摇头认命地走向白桥。没走几步就感觉到身后的风压。一只巨爪轻松地抓起了他,飞向柯林斯广场。

    “……其实你只是不想让我威风一点出现吧?”菲利无奈地开着玩笑,抱紧了怀中黑色的木盒。

    .

    肖恩出现得极为迅速。看到那熟悉的、永远挺拔的身影和光可鉴人的盔甲,菲利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他也不是不想背负任何责任……但有人来分担当然更好。

    他一边猛灌着葡萄酒一边把这几天经历的一切尽量清楚地告诉了肖恩。圣骑士团长瘦削的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但菲林能从他不断加深的瞳仁中看出,即便是对肖恩?佛雷切来说,他们遇上的麻烦也是个大麻烦。

    “斯科特看起来如何?”肖恩突然开口。

    菲利吓了一跳——他根本没有提到过斯科特!在他的叙述里,黑门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冲出了地底。而掀翻那个法师的当然只能是他自己……

    “你怎么知道?”他本能地脱口问道。

    “我不知道。”肖恩神色自若地直视着他,“你刚刚告诉我了。”

    ——老奸巨猾!

    菲利在心里骂着。却只能心虚地嘿嘿一笑。

    “他看起来如何?”肖恩平静地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挺……好的。”菲利小心翼翼地回答着,惜字如金,打定主意不再跳进任何陷阱。

    肖恩锐利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摇了摇头,没再追问下去。

    “我确定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他的理由。”反倒是菲利忍不住要为自己的朋友辩解,“用不着这么快就定了他的罪……”

    他还记得拜厄?扬……或许是他太轻易就定了他的罪名,才让一切都没有了挽回的余地。那个曾经的圣骑士如今毫无音讯,虽然没人责怪过菲利什么,但他每次想起,都觉得心里像是扎着一根刺。

    “我没有定任何人的罪。”肖恩打断了他,神情有一丝疲惫,“但你要明白,菲利?泽里……‘有他的理由’,并不表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对的。”

    无从反驳——菲利只能默默地继续灌酒。

    肖恩把手上那几张娜里亚写给白鸦的不知什么东西放到一边。打开了木盒,眉毛微微一挑:“……‘精金为柄的小刀’?”

    那意味深长而非确认的语气让菲利心生不祥。他跳了起来,一把拨过木盒。在片刻的目瞪口呆之后破口大骂:“那个天杀的小贼!!”

    盒子里的确放着一柄刀——一柄大概是水手们用来切绳子或食物的小刀,极其锋利,却也极其粗陋。

    菲利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他明明就一直把盒子放在身边啊!

    “我知道谁拿了它,”菲利忍着怒气向肖恩保证,“我会把它弄回来的!”

    肖恩点点头,倒是显得不以为意。

    菲利向后一倒,瘫回椅子上。喃喃地计算着时间:“伊斯还得去城里买上一堆东西,我们下午出发,天黑前就能回去……”

    “你可以从神殿的仓库里拿走你们需要的任何东西。”肖恩大方地表示。“告诉伊卡伯德详细的位置,他会把你传送回岸边。”

    菲利微微一怔:“伊斯呢?……你不是想拿它怎么样吧?我知道它碰坏了……又碰坏了神殿,但克利瑟斯堡不是已经送来了维修的钱嘛……”

    “不是因为那个。”肖恩语气平平,从其中听不出任何情绪。“我只是需要它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菲利怀疑地瞪着他。如果肖恩想要从伊斯那里套出斯科特的消息。那条骄傲但缺心眼的冰龙会不知不觉把斯科特跟它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也不是因为斯科特。”肖恩似乎总能一眼看穿他脑子里所有的念头。

    菲利眨眨眼,决定还是放弃猜测“肖恩?佛雷切想干什么”,那通常都不会有什么结果。

    但他至少能确定肖恩不会伤害伊斯。不管怎样,那是他们的新圣者最好的朋友,如果他真敢那么干,埃德说不定会用永恒之杖砸断肖恩的鼻梁……

    看着肖恩脸上高深莫测的神情,他突然间有些担心——圣骑士团长不会连他脑子里此刻那不敬的画面也能看得出来吧?

    .

    冰龙懒懒地趴在阳光下。在它用最凶狠和残忍的目光瞪回去之后,已经没有多少人胆敢盯着它看了。剩下的那些,它完全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但有一道视线。无论如何它也没办法无视。

    它早就看见了那躲躲藏藏的身影,却依旧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就只能埋头假装没看见。但它能听见那犹犹豫豫的脚步声,徘徊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滚出来!”

    再也无法忍受时,它对着廊柱下那个令人心烦的家伙低吼道。

    广场上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这一声而吓了一跳——包括它其实并不想吓到的那一个。

    埃德终于探头探脑,磨磨蹭蹭地从廊柱后面挪了出来。

    他穿了一身愚蠢的白袍——当然啦。

    意识到冰龙相当不悦地盯着他胸口的徽记时,埃德紧张地拉了拉自己的袍子,满脸忐忑地扭来扭去,脚跟在地上打着转,像是准备随时拔腿而逃。

    ——如果他真逃了,冰龙怀疑它会一怒之下再次掀翻神殿的屋顶……那当然是迁怒,但一条龙有权迁怒!

    但埃德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对它挤出一丝充满期待,却又小心得令一条龙也会心软的笑容。

    “呃……嗨?”他说。

    ……嗨?

    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们吵成那样,差点就明明白白地绝交,他就只会对它说“……嗨”?

    ——蠢到不能忍!!!

    一瞬间伊斯真的很想一掌拍飞这个一脸傻笑的家伙,但心头那一点说不出的怒火,不但没办法燃烧起来,反而有气无力地摇了一摇,彻底熄灭。

    “……嗨。”它垂下头,闷气闷气地说。

    .(未完待续。。)</p>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