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力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下意识地向后一退——然后仰面跌倒。 www..com

    ……倒是一点也不痛。

    他慌乱地挥舞着四肢——或者说艰难地挪动着四肢,在层层叠叠的衣服里扑腾着,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

    “史丹?维吉尔,你疯了吗!”艾瑞克的怒吼声里夹杂着兵刃交击的声音。埃德努力抬起头看了几眼,立刻意识到年轻的圣骑士不是对方的对手。他不会用剑也不会打斗,但看人打斗的经验倒是不少。艾瑞克的攻击简单直接,绝对不算蹩脚,但显然因为没有弄清对方的意图而有些慌乱和犹豫,相比之下,那个“史丹”的攻击可一点也没手下留情……

    埃德瞪大了眼睛——他记得史丹?维吉尔,一个木讷寡言,有点缺乏存在感的圣骑士……那个家伙可绝对不是史丹!

    他得帮忙……但他甚至连翻身都翻不过来!他觉得自己现在大概活像只被人翻得肚皮向上的乌龟……

    生死关头,他实在是不该笑,但这个念头让他忍不住闷闷地笑了起来,一边笑得浑身发软一边终于找到了脱离困境的办法——他头一缩,收起双臂,像蜕壳一样从衣服里倒退着钻了出来。

    “那不是史丹!”他狼狈地跳起来大叫,“那是……”

    “拜厄?扬。”冷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你是不是弄错了要杀的对象?”

    伊斯冲向拜厄,接替了左腿中剑。踉跄着险些单膝跪地的艾瑞克,挡在了埃德的面前。

    白色鳞片蔓延在手背之上,银白利爪如匕首般从指尖伸出——埃德知道伊斯并不喜欢用这种半龙半人……犹如怪物一样的形态战斗。但这里的空间根本不容他变回巨龙,而以人类的样子,他大概也打不过拜厄。

    埃德扑向被他扔在一边的永恒之杖——他已经学会了不少法术,他应该先给艾瑞克治疗,然后施以祝福……不知道那会不会对伊斯有什么奇怪的影响,也许他还是该干脆地直接对拜厄用攻击法术……

    脑子里刹那间闪过无数个念头,细长的永恒之杖微冷地触到掌心时。他却突然意识到,他还有其他的选择。

    不需要咒语,永恒之杖杖首的波浪在他一念之间开始转动。白色光球以从不重复的节奏跳跃着,仿佛在吟唱某种无人能听见的歌谣。

    “拜厄?扬!”埃德将长杖指向那始终一言不发的堕落者,声音平静而清朗,“住手!”

    微弱的光芒如水波般拂过小小的房间。拜厄高举的长剑冻结在半空。

    那双黑色的眼睛怔怔地看着埃德。其中有某些东西让埃德心生怜悯……与恐惧——惊愕与茫然渐渐变成绝望与疯狂,吞噬了所有理智。

    埃德本能地后退了一步——他还以为这招会有用,但很明显只是更加激怒了拜厄而已。

    “那不是你的……”嘶哑的声音从拜厄唇边挤出。曾经的圣骑士全然不顾身前的长剑与利爪,连人带剑猛撞向埃德,“你不配得到它!”

    伊斯的爪子轻易划破金属的盔甲,在拜厄腰侧拉出一道长长的伤口,但那并没能阻止拜厄。恼怒的人形冰龙索性也猛地撞了过去,以他常人所不及的力量将拜厄连同另一边的艾瑞克一起撞飞到了墙边。

    “……发什么呆。滚出去找人帮忙!”他没好气地对着呆站在原地的埃德吼道。

    “可我……也能帮忙啊……”埃德嗫嚅着。

    伊斯没空理他了。

    艾瑞克没戴头盔,受到的撞击比拜厄更严重。晕乎乎地刚爬起来又顺着墙滑了下去。埃德提心吊胆地看着拜厄提起的长剑在他头上晃了一晃,本能地伸手念出咒语,一道灼热的光线自他手心射出,击中了拜厄的后背。

    拜厄的身体向前一倾,险些跌倒,艾瑞克趁机滚出了他的攻击范围,捡起了自己掉落一边的长剑。

    伊斯惊讶地挑了跳眉。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埃德使出治疗之外的法术……也许他真能帮得上忙也说不定。

    但拜厄显然伤得不重,很快便挥剑挡住了伊斯划向他脖子的利爪,依旧不顾一切地冲向埃德,仿佛此刻埃德才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

    倘若他冷静一些,缺乏技巧的伊斯和缺乏经验的艾瑞克未必能成功地拦住他。失去章法的攻击对力量和敏捷都远胜普通人,而且不易受伤的伊斯来说要容易对付得多,那也让埃德能够安全地站在一边,继续他的“帮忙”。

    第二个咒语治好了艾瑞克并不严重的伤口,第三个是牧师们最常使用的祝福术,那对拜厄并没有任何直接的伤害,前圣骑士举剑砍向伊斯的手却明显地僵了一僵。在缓过气的艾瑞克再次冲上前来时,拜厄似乎下意识地避免着与他双剑交击……

    记忆中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之中,伊斯瞬间反应过来拜厄在害怕什么——在银牙山脉那不知名的雪峰上,正是在牧师的祝福之后,他的长剑在与菲利打斗时碎成了千百片。

    可怜的家伙……伊斯在心中喟叹着,向后退去。耳边传来的脚步声告诉他,战斗即将结束。

    “住手!”

    同样的命令,肖恩?佛雷切充满威严的声音显然比埃德要有力得多,“拜厄?扬……放下你的剑!”

    没有任何反抗,长剑在半空凝滞片刻,拜厄颓丧地松手让那不属于他的武器锵一声跌落在脚边。

    两个年轻的圣骑士冲过来,一个捡起了剑,一个一把掀开了拜厄的头盔。脸色苍白的黑发男人下意识地扭过头,避开了肖恩的视线。

    “史丹在哪儿?”肖恩皱眉问道。

    “……西边的树林里……”拜厄垂下头,低声回答。“我把他扔在那棵大橡树下面……”

    “……我以为你还不至于堕落到杀害自己昔日的同伴。”肖恩冷冷地说。

    “当然没有!”拜厄恼怒地吼道,终于与肖恩目光相接,“我只是敲晕了他!”

    “那并不会让你的行为变得可以原谅!”肖恩严厉地瞪着他。“无论你为何而来,都不该在这神圣之地拔剑!”

    “神圣之地?”怒火让拜厄变得大胆起来,伸手指向埃德高声反问,“如果你还记得这里是神圣之地,为什么会让这克利瑟斯家的傻瓜拿它当做自己的更衣室?!”

    ——辛格尔家,不是克利瑟斯家。

    埃德默默地在心底无力地反驳。

    “你很清楚为什么——除非你的眼睛和你心一样盲目。”肖恩扫了一眼埃德手中依旧翻起小小的波浪,微光闪烁的永恒之杖。

    手臂无力地垂下。拜厄的双唇颤抖着,僵硬地站在那里,固执地不去看埃德一眼。眼神却一点点变得绝望。

    “所以那是真的……费利西蒂死了……”他茫然的低语犹如梦呓,“那怎么可能是真的。”

    “所以你因此而来……而不是为了那条冰龙。”肖恩微微眯起了眼睛,“谁告诉你的?”

    “我还以为你们挺擅长保密的。”伊斯忍不住讽刺道。

    “我们从未有意保密,该知道人都已经知道。”肖恩坦然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只是想要选择更合适的时间公开宣布……而在这之前。‘意外’得知此事的人会有怎样的反应,我倒的确很感兴趣。”

    狡猾的臭老头子……

    伊斯暗自腹诽,却也不敢真的骂出声来。

    “他们知道的或许比你想象的更多。”拜厄抬起头,怒火在绝望中消散成深深的疲惫,“你真的以为他们会允许你让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成为新的圣者,任由你继续控制一切?”

    “那不由凡人决定。”肖恩冷冷地回答。

    拜厄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当肖恩挥手让圣骑士们带着拜厄离开时,埃德不安地开口问道:“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他意识到肖恩的压力或许比他想象的更大。神的仆人也仍旧立于尘埃之中。他们面对的大多数困难与危险,都与神明……甚至与信仰无关。

    “接着试你的礼服。”肖恩随口回答。目光掠过地上那一团层层叠叠,几乎完整地保持着被脱下时的原状的华丽布匹,“……那是什么东西。”

    “我的‘礼服’啊。”埃德无奈地耸耸肩,“挺棒的礼服,我可以向你保证,它的防御一点也不比盔甲低呢。”

    肖恩皱了皱眉,朝着艾瑞克抬抬下巴:“告诉泰伦斯,‘够了’——第一件就挺好。”

    艾瑞克恭敬地点头,埃德顿时喜笑颜开。

    目送所有圣骑士们离开,笑容也一点点从他脸上消失。

    他抱着黯淡下来的永恒之杖蹲了下来,撑着下巴发呆。

    “我看起来真的那么不可靠吗?”他有点沮丧地问。

    “嗯……”伊斯挑挑眉,“当你说‘拜厄?扬,住手!’的时候,”他随随便便摆出个类似的姿势,“看起来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不过,说真的,你真以为他会听你的吗?”

    “……你真是在安慰我吗?!”埃德没好气地瞪他。

    “……至少你的确学会了几个法术嘛。”伊斯坐到他身边,拍拍他的头,“那已经很不错了。”

    “别安慰我了。”埃德蔫蔫地把头埋进双臂里。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安慰!”伊斯不耐烦地一伸手推倒了他。

    埃德索性打个滚,在他被抛弃的礼服里摊开了四肢,呆呆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

    “我不想要安慰……”他轻声回答,“我想要力量。”

    .(未完待续。。)</p>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