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地上的君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塔伯?温德尔离去之后,安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桌边,透窗而过的阳光照在他面前那封尚未打开的信上,水神尼娥神圣而熟悉的标志却让他一阵阵心慌。 www..com

    还不到四十岁的安特?博弗德有一头偏红的栗色卷发,那让他原本略显方正的脸看起来不那么严肃,褐色眼睛里通常都会带着一点笑意,但此刻却被阴云所笼罩。

    他不断地想着那条龙……他听过不少的传闻——在它出现后的最初两年里,无数种传闻随着冒险者和吟游诗人的脚步传遍整个王国。作为一个了解“传说”与事实会有多大差别的人,安特对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置之一笑,他更相信肖恩?佛雷切简短的承诺——“我们会抓住它。”

    但他们没有。

    安特甚至乐于听到那些过于骄傲和自信的圣骑士们的失败。总得有谁让他们明白,即使有女神的护佑,他们也并非无所不能……几年过去,人们的兴趣早已转移,白色巨龙和屠龙骑士们的失败都渐渐无人提起时,那条龙却以如此出人意料的方式再次出现。

    他并非一无所知——听说它飞回柯林斯神殿又毫发无伤地离开时安特派人去打听过。那条龙留在了克利瑟斯堡,里弗?辛格尔和瓦拉?克利瑟斯的儿子,埃德,宣称那条龙是他的朋友,尽管它曾经差点毁掉了整个城堡……但那时也从未有人提起它跟斯科特有任何关系。

    臣服于水神的力量……被水神的圣骑士养大……克利瑟斯……斯科特?克利瑟斯……

    这传言到底从何而来?圣骑士们总是守口如瓶,他们不想外传的秘密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哪怕是最吊儿郎当的菲利?泽里也会用装傻来避开所有他不想回答的问题,而肖恩……肖恩擅长利用各种秘密。

    安特抬起头,恼怒地意识到自己被那个名字扰乱了心神。即便塔伯言之凿凿。声称他所说的一切都真实可信,但那都只不过是传言,而传言从来都不会是绝对的真实。

    ——但斯科特确实有个从未有人见过的“弟弟”……更多人相信那其实是他的私生子,并以此暗中嘲笑肖恩和他那群看似道貌岸然的圣骑士们,甚至认为斯科特的“失踪”也不过是一个借口,事实上,是肖恩恼羞成怒地将他的外甥踢出了圣骑士团。而那羞愧难当的“女神的骑士”则从此远离鲁特格尔。隐姓埋名。

    传言,传言……他总是被无数的传言所包围,并竭力从其中寻找一丝真相。但至少。这个传言,不可能是真的……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他更希望斯科特以“英雄”之名被人们所铭记,他至少欠他这个……

    “陛下。”

    门边传来的那一声呼唤让安特微微一惊。

    “我打扰您了吗?”茉伊拉嘴里问着,没等安特回答就漫不经心地走了进来。她黑发齐腰。身材娇小,有一双圆圆的蓝眼睛。不怎么讲究地套着一条与眼睛同色的半旧长裙,看起来跟初见时那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儿没什么两样。结婚十年,有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年近三十的王后丰润的脸颊上依旧带着那种恬静里透出几分迷糊的天真。即使总是不自觉地有些失礼之处,也令人不忍苛责。

    “我所有的职责都不过是打扰了我们相处的时间。”安特情不自禁地开着玩笑,暂时把所有的烦心事都扔到了一边。

    茉伊拉似乎想了一想才迟钝地微红了脸。

    “好国王不开这样的玩笑。”她半真半假地埋怨着。随手拿起了安特面前始终未开启的信,眼睛一亮:“这是圣者的信吗?她还好吗?”

    安特心中一动。圣者费利西蒂很喜欢茉伊拉。当她还在斯顿布奇时,几乎从未拒绝过茉伊拉见面的请求……即便是这再没人见过她的半年里,她也还回过茉伊拉一封信,虽然内容不过是无足轻重的闲聊。

    如果圣者真的已经离去,茉伊拉会伤心的……但她跟瓦拉?辛格尔的关系也很好,那是斯科特的堂妹,埃德的母亲,克利瑟斯堡现在的女主人……她或许会知道些什么,而她对茉伊拉也不会有任何戒心。

    “也许我有更好的办法回答你的问题。”安特微笑着抽回信,打开来匆匆扫了几眼——肖恩的字迹,肖恩的落款……没有费利西蒂的签名,也没有没有一个字提到邀请一位国王千里迢迢去柯林斯参加一个在南方几乎已经被人忘却的节日的原因。

    这倒的确是肖恩?佛雷切的风格。

    国王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笑容未变:“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一趟柯林斯呢?圣者一定很高兴见到你……据说她还在神殿里养了一条龙。”

    .

    黄昏时分,斯顿布奇大大小小的喷泉喷涌着金色的水流,春日和煦的微风驱散了残留的寒意,街上无所事事地闲逛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没人会注意到人群里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相貌平常,看起来像个心满意足的小商贩的男人。

    亚伦?曼西尼松了松自己过紧的腰带,漫不经心地东张西望,一点也没有遮遮掩掩,担心被人发现的样子。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一件从头裹到脚的斗篷远不如一脸的若无其事,越小心翼翼,就会越引人注目。

    他甚至自得其乐地扬手跟好几个人高高兴兴地打了招呼,仿佛认识多年的好友,那些人大多也会本能地露出同样傻乎乎的笑容回应,好像真的认识他似的。

    春天总是能让人的心情变得好起来……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如此。

    哼着不着调的曲子走进樱桃酒馆熟悉的房间时,他忍不住想叹气——这里的气氛总是沉闷阴郁得仿佛明天就是末日。即使是见不得光的“密谈”,也不用非得这么“见不得光”吧?

    “真羡慕您总是能有这样的好心情。”房间的一角有人冷冷地开口,“即使投出去的钱全都扔进了水里,所有的雇佣兵踪影全无,那条冰龙依旧得意洋洋地躺在柯林斯广场上晒太阳……您似乎都一点也不在意呢。”

    这不是“羡慕”,是“嫉妒”才对——曼西尼很想如此纠正,却只是笑嘻嘻地摇着头:“至少我再也不用出钱让人四处寻找那条龙到底在哪儿,这是个好消息,不是吗?”

    “那么祝您好运。从肖恩?佛雷切手里抢走一条龙可不是件容易事。”那人恼怒地扔给他这样一句“祝福”。

    曼西尼依旧摇着头,笑而不语。

    “刚刚得到的消息……我们的国王陛下对那条龙似乎也有意料之外的兴趣。”另一个人淡淡地说,“毫无疑问,他会去柯林斯神殿……甚至会带上他的王后。”

    “即使没有那条龙,他也不会拒绝肖恩的邀请——谁能拒绝呢?哪怕信上只写了一个简单的‘来’字。”

    “……他真是这么写的吗?”

    “……当然不是!”

    “到底有多少人受到了邀请?”

    “无法确认。但我们至少已经知道了信中的内容。”

    “知道和不知道有什么两样吗?那封信里根本什么也没说。”

    “即便不是出于敬畏,而是出于好奇……也没人会拒绝。那个老头子很清楚这一点。”

    “无论如何,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我们不该把消息传出去,给他一点压力吗?”

    “那有什么意义?他根本没有刻意隐瞒,而且现在也已经太晚了……真正的问题在于,有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为什么要阻止他?无论是真是假,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总比一个二百多岁的老女人要容易引诱得多。何况肖恩也已经老了,圣骑士也是会死的,不是吗?”

    “……诸神在上,大人,注意您的用词。”

    “如果您真那么敬畏神明,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大人’。”

    ……

    曼西尼始终微笑着,听着那一句又一句有用没用的争执,附和,针锋相对,明嘲暗讽……只在被问到头上时随口说一两句“的确如此。”、“呃,我不太确定……”

    ——真是有趣。

    他兴致勃勃地环顾四周,感觉像是看着一群被关在笼子里的麻雀,一脸严肃地叽叽喳喳,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却没有谁能够真的飞上天空,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模样。

    “让那些家伙聚在一起……最好让他们觉得那是他们自己的主意。”——得到这个命令时他还曾经担心过一阵儿。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人聚在一起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力量,而另一些人聚在一起只会彼此擎肘。

    但他总能从这样的聚会里得到一些东西。一些他可能遗漏的消息,一些出乎意料地有用的主意,一些真正值得结交的人……

    离开樱桃酒馆时他依旧哼着不着调的曲子,两手捧着自己越来越大的肚皮,摇摇晃晃地走出街口。

    远处三重塔上的灯光已经点亮,曼西尼突然想起出门前刚刚接到的命令——他得在城里找一个适合修建图书馆的地方。

    曼西尼微微觉得有些惋惜。安特?博弗德其实是个相当不错的国王……但很可惜,却依旧只是地上的君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