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前夜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五月节是一个古老的节日,古老到已经没有人能说清它到底源于何时。【全文字阅读】起初,人们会在草木繁茂的五月第一个月圆之夜,整个世界的魔法之力最为充盈的时候,点亮混入了迷迭香的蜡烛,回忆逝去的亲人,如果你的思念足够强烈,逝者的灵魂便得以在这一晚重回世间,与家人共度,无论他们原本是在某一位神祗的庇护之下,还是在地狱的烈焰里呼号,抑或徘徊在黑暗与迷雾之中……唯有这一夜,灵魂可以自由往来,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这一夜可能充满温情与怀念,也可能充满恐惧与痛苦,端看你的思念唤来了怎样的灵魂……

    在近千年前那个混乱的时代里,五月节更像是死灵法师们的狂欢之夜,当人们开始从灰烬与白骨中重新建起这个世界,五月节渐渐演变成一个为逝者祈祷,向诸神许愿的“安全”的节日——属于生者,而非死者的节日。

    但总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人们依旧会在这一晚点燃蜡烛,让空气中弥漫着迷迭香的气息。人们相信他们的思念依旧能够随着那袅袅上升的烟雾传达给逝去的亲人,尽管逝者有其居所,生者不可强求……

    在南方,这个节日已经只余窗前那一根任由它燃烧至熄灭的蜡烛;而在北方,居住在维因兹河边的人,则习惯将即将燃尽的蜡烛放在一艘纸制的小船上,让它随水而去。一百多年前,当柯林斯神殿允许信徒们把纸船放在斯塔内斯特尔,最接近女神尼娥的圣湖湖面上,让他们的祈祷与愿望能更快地传达给女神。“柯林斯平原的五月节”便渐渐成为鲁特格尔北部最盛大的节日。

    年轻时,艾伦?卡沃曾凑巧参加过一次柯林斯的五月节,那时的盛况已足够令他印象深刻,而这一次……

    五月节前一天的下午时分,他从维萨城的铜号港上岸,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季节通常会喧闹至深夜的城市,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

    “五月节嘛。”坐在码头上吐着烟圈儿的老水手眯着眼告诉他。“几乎所有人都跑去了柯林斯。想要占一个更靠近神殿的位置……据说圣者会出现,那可已经是几十年没有过的事。”

    艾伦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圣者的确会出现,但可惜大概不是人们期盼中的那位。

    “你不去吗?”他随口问道。

    老水手嘿嘿地笑着:“我唯一的女神名叫丽芙。她的拥抱是我唯一需要的祝福,而我的灵魂当然会永远飘荡在这条河上,靠捉弄那些更年轻的混蛋们打发漫长又无聊的时间——多么美好的生活!不是吗?”

    他向艾伦举起了空掉的酒瓶。

    艾伦只能摇头一笑——无信者……有时反而是令人羡慕的。

    骑马向北走到柯林斯平原时,夜幕已经降临。展现在眼前的灯火灿烂如漫天星辰,越接近神殿的地方越是密集。目光所及之处。大大小小的帐篷间燃起明亮的篝火,歌声与笑声随风飘散,却无法驱散艾伦心头的那一点不安。

    人太多了……一点点混乱便有可能引起一场灾难。而因为各种理由意图在明晚制造一点小小的混乱的家伙,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但愿肖恩和埃德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初为了帮助诺威而寻求肖恩的帮助时。他可没料到眼前这一切。尽管在莉迪亚显示出那样强大的力量之后,或迟或早,他总得把一切秘密都向肖恩和盘托出。但……谁能料到费利西蒂已逝,而埃德会成为新的圣者?

    眨眼间整件事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他只是一个断了腿的老家伙。眼中所见,心中所想,不过是身边那些人的平安喜乐,而诸神的选择,世界的安危……老实说,他从来都是个实际的人,哪怕是年轻的时候,他也没胸怀大志到那个地步。

    但如今……如今他已经身不由己。

    通往神殿的白色石桥已经封锁,柯林斯广场是为更尊贵的客人准备的。走过尼娥的雕像时,艾伦匆匆扫了一眼喷泉旁那两个高挑的身影——那是两个精灵。

    精灵来得比他们预料的要早,这可不大像是那个种族的风格……他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柯林斯神殿还是第一次邀请精灵和矮人前来参加这个根本不属于他们的节日,值得庆幸的是,黑岩矮人性格沉稳,应该不至于在圣地之上跟精灵起什么冲突。

    离开柯林斯之前他就跟肖恩商议过,最大的问题……依旧是人类的问题。

    神殿内部安静得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守卫却显然要多出了几倍。肖恩大概已经调来了所有他能调动的人手,但艾伦依旧能从每一副闪亮如新的盔甲里感觉到钢铁也无法掩饰的紧张。在十几年前那场战争之后,水神的骑士们大多是没经历过多少考验的年轻人,这样的场面,许多人大概都是第一次见到。艾伦丝毫不怀疑他们的忠诚与勇敢——但有些麻烦,单靠这些是无法解决的。

    “大人。”为他带路的圣骑士叩响他面前的木门,恭敬地开口。肖恩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

    “进来吧。”他说。

    转头看见门外的艾伦,肖恩?佛雷切近乎亲切地招了招手:“请进,我的朋友。”

    ——他倒是第一次称呼艾伦为“我的朋友”。不过,无论最终的目的有何不同,他们现在确确实实是坐在了一条船上。

    让艾伦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在这里看到一片料想中的紧张与繁忙。没有沉闷发热的空气,没有一个接一个发出的命令,没有挤满房间锵锵作响的铁壳儿们……房间里只有肖恩,和一个身着白袍的老人。

    那并不是尼娥的牧师——白袍上安都赫的印记泛出暗金色的光芒。老人有一头就他的年龄来说相当丰盛的银白色短发,灰蓝双眼光华内敛,眉目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英俊不凡,

    “这位是霍伊特?拉瓦尔,安都赫的大祭司。”肖恩伸手向他们介绍着彼此,“这是艾伦?卡沃……一位值得尊敬的战士。”

    “以及,那条冰龙的人类养父……”大祭司饶有兴致地看向艾伦,“它真是个奇迹,不是吗?”

    “它的确……十分特别。”艾伦躬身行礼,谨慎地回答。

    老人微微一笑,起身向肖恩告别。

    “别让我打扰了你们。”他说,“我会向安都赫祈祷……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

    “……一个朋友?”

    老人离去之后,艾伦开口向肖恩确认。

    “一个足够清醒的盟友。”肖恩关了门,随手倒给艾伦一杯琥珀色的酒,“他当然希望能保持安都赫神殿在安克坦恩的地位,但他也很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莉迪亚?”艾伦一口灌下了那杯显然价值不菲的美酒,脸上的神情却像是只品出了苦涩,“有她的消息吗?”

    肖恩摇了摇头:“不止是她,所有的死灵法师都消失了踪影……有人猜测他们或许已经因为最近的失败而退缩,重新躲回黑暗之中。”

    “……莉迪亚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失败通常只会让她更加兴致勃勃。”艾伦无奈地叹息着,“在我们还是冒险的同伴时,那可是我最欣赏的优点。”

    “那也正是霍伊特所担心的——眼下的平静里酝酿着更大的风暴。他派出去查探消息的牧师也好,圣骑士也好,要么无功而返,要么不知所踪。尽管安克坦恩刚刚继位的国王因为见识过亡灵的可怕而十分乐于帮忙,但目前政局未稳,他也腾不出更多的人手……而伊莱?克罗夫勒,那个被关在安都赫神殿里的死灵法师,虽然对莉迪亚颇多微词,却坚信她终将得到她想要的一切……”肖恩停了下来。

    “她会得到一切,或摧毁一切,这个世界终将属于亡者。”——那是伊莱的原话,而霍伊特似乎对此印象深刻。

    大祭司从伊莱小的时候就认识他,想得到那个眼高于顶的领主之子的敬意或承认并不容易。虽非如费利西蒂一样的圣者,作为安都赫最高阶的牧师,霍伊特拥有与他所信仰的神祗沟通的能力,而群山之神在他的冥想中向他展示的,是无星无月的黑色天空上,一个巨大的漩涡……

    忧虑与不安让霍伊特分外坦诚。

    “世俗之争大可先放到一边。”他如此告诉肖恩,“倘若这世界堕入黑暗与死亡的深渊,一切权力皆是虚妄。”

    只可惜,像他一样能看清局面的人少之又少,更多人依旧沉迷于“世俗之争”。

    “这些天你收获如何?”他改口问道。

    艾伦看他一眼,并没有追问什么,只是耸耸肩,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我的确找到了一些老朋友,而他们也愿意帮忙——或至少答应不来添乱。但我担心那还不足以应付……如果你能给我更多的时间……”

    “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肖恩平静地说,“新的圣者需要尽快被承认。”

    信仰与希望才是最强大的力量……虽然人们已经逐渐忘却。

    艾伦苦笑着揉了揉他的断腿:“我不明白,既然真有这么急,你干嘛不能早点告诉埃德圣者已逝,而他是被选择的那一个?”

    “……因为那并不是我能做的选择。”肖恩淡然回答。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