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启幕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才刚刚踏出传送阵不久,茉伊拉就开始按捺不住地东张西望。【无弹窗小说网】起初还带着一点点身为王后的矜持,没多久就像是完全忘掉了自己的身份,回头好奇地问身后护送他们的圣骑士:“那条龙在哪儿?”

    “……不在这里,殿下。”圣骑士恭敬而含糊地回答。

    即使心事重重,安特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会以为他们会让一条龙在这里走来走去吧?……你们把它关在哪儿?”他转向圣骑士,漫不经心地问。

    他得到的回答同样恭敬而含糊:“我们没有关住它,陛下。”

    “所以它一点儿也不危险吗?”茉伊拉的蓝眼睛亮亮的,“它会听你们的话吗?”

    安特无奈地一笑——她大概真把那条龙当成了圣者养在神殿里的宠物

    年轻的圣骑士眨着眼睛,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哦,我可不会这么形容一条龙。”

    一个低沉带笑,多少有点缺乏敬意的声音代替他如此回答。

    安特回过头,看见另一队圣骑士护送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北方人向他们走来。男人约莫四十岁,披着一件绣着华丽金边的黑色斗篷,一头金褐色短发,同色的胡须显然精心修理过,颧骨微凸,鼻梁高挺,颇有几分威仪,皮肤却显得有些粗糙发黑,言行举止也太过随意,让人一时很难判断出他的身份与地位。跟在他身后的侍从还十分年轻,一直左顾右盼。轻快而富有弹性的脚步像是随时会跳跃起来,虽然挺讨人喜欢的样子,但也显然不是什么贵族子弟。

    “你见过它吗?”茉伊拉倒是不在意这些。只是兴奋地追问。

    “……算是吧。”男人微笑着回答,略显夸张地向她躬身行礼,“博雷纳?德朱里。能见到您真是万分荣幸,茉伊拉王后——您正如传说中一样美丽。”

    茉伊拉咯咯轻笑着回礼。

    “而您……”博雷纳转向安特,“一定是那位幸运的丈夫,鲁特格尔的国王,安特?博弗德。”

    “圣地之上。没有国王与王后。”安特谦恭地微微低头,“我们都不过是诸神的仆人。”

    “正如您所言。”安克坦恩刚刚继位的国王挑眉而笑,“我们该为这个喝一杯……”他转头拍向一个圣骑士的肩膀。“拜托告诉我你们准备了酒……神殿里不禁酒的吧?”

    “不禁,陛下。”护送他的圣骑士倒是活泼得多,笑嘻嘻地回答,“何况我们还邀请了矮人……没有酒他们大概会把神殿拆掉。”

    博雷纳用力拍着他的肩大笑起来。安特却有点笑不出来。

    博雷纳?德朱里……一个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夺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的王位的男人,或者,一个蒙受冤屈,死而复生,被神所宠爱的男人——哪一种才是真相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哪一种对鲁特格尔更为有利……曾有人建议安特以前者为由出兵安克坦恩,但考虑到这个北方邻国彪悍的民风,他谨慎地选择了旁观。

    现在看来。他大概只能承认后一种……乔金?德朱里出了名的不信神明,他的儿子显然也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肖恩会邀请博雷纳来这里,证明他安插在安克坦恩的探子送来的消息确凿无疑——博雷纳的确在决斗之中死而复生,或者至少是从重伤中立刻恢复了过来,而拯救他的却是一位年轻的水神牧师……

    埃德?辛格尔,斯科特?克利瑟斯的外甥……为什么似乎一切都跟斯科特脱不了关系?

    压下心中的烦乱,安特微笑着与博雷纳并肩而行。茉伊拉不停地询问着那条龙,博雷纳的回答却语焉不详,但他很快便成功地把茉伊拉的的注意力引向五月节的种种传说。

    一个关于被唤回的醉鬼丈夫的灵魂误入一条狗的身体的小故事还没讲完,他们已经走到了宴会厅的门口。安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让茉伊拉喜欢上那种粗鄙不堪的民间故事。

    布劳德?山克斯匆匆向他们迎了上来。昨天才从斯顿布奇赶回这里的圣骑士毫无疲态,精神焕发,仪表堂堂——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一瞬间被另一个身影所吸引,甚至没人留意他到底说了什么。

    大厅的角落里站着一个精灵,正低头与一位白发苍苍,气质沉稳的牧师说话。牧师有着北方人的粗大骨架,即使年事已高,依旧显得高大魁梧。精灵比他要高出大半个头,宽度却几乎只有他的一半,站在那里犹如一颗挺拔的银树。银色长发如波浪般垂至精灵腰间,及地的灰色长袍也同样泛出银光,让他看上去像是从头到脚都笼罩在朦胧的星光之中,连精致的五官都模糊起来,更显出几分神秘。

    “唔……我也算是见过精灵的。”博雷纳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但那一位……该怎么说?精灵之中的精灵?”

    “他的确是。”被无视的布劳德微笑着,“那是精灵王佩恩?银叶。”

    “他真……美。”茉伊拉低声惊叹,却又有些不安地侧头低声问安特:“这样形容是不是不太合适?”

    安特前去格里瓦尔拜访精灵王时还没有迎娶茉伊拉,那之后也再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银叶王。

    “完全合适。”博雷纳一脸认真地点头,笑容却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让人不禁疑心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安特附和地一笑,沉默不语。他知道银叶王受到了邀请……但佩恩通常会在王室成员中选择一位代理人,而不是亲自出现。即便是安特的加冕礼,佩恩也只是派出了自己的叔叔……

    维萨城的城主。卡尔纳伯爵奎林?阿伊尔走过来恭敬地向他的国王与王后行礼,但很快便转去了三个留着漂亮的红铜色胡须的矮人那里,对于维萨城来说。宝石生意当然比国王重要……这个安特倒是可以理解。

    他环顾整个大厅,看见了更多信仰其他神祗的牧师或圣骑士,太阳神维伊兰、暴风之神海因斯、黎明女神若拉、群山之神安都赫……他甚至看见了两个身材矮小的南方人,独特的蓝色斜襟长袍和腰间缀满珠宝的小弯刀表示他们来自自由港尼奥……

    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在安特身后响起,两个黑岩矮人带着他们标志性的严肃面孔和编成辫子的黑色长胡子,沉默地走了进来。

    看见那几个红胡子的同族似乎让他们有些吃惊,布劳德赶紧迎了上去。低声解释了几句。黑岩矮人皱眉摇头,用浑厚含糊的矮人语彼此商量着,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但肖恩?佛雷切却始终没有出现——他几乎把整个大陆的所有种族、国家和自由城邦的统治者都邀请到了这里。自己却不见踪影?

    “这绝对会是一场好戏……”

    他听见博雷纳喃喃自语,却不知道,谁才是这场“好戏”真正的主角。

    .

    “真热闹,不是吗?”黑发披肩的女人微微眯起绿色的眼睛。上挑的眼角含着几分慵懒的笑意。脚步悠闲,“我已经好久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场面了。”

    跟在她身后一步之遥的年轻人唯唯诺诺地回应着,不安地拉紧了斗篷。春日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而又不会过分灿烂,掠过草原的阵阵微风温柔地拂起发丝,迷迭香的气息已经开始弥漫在空气里,周围人声嘈杂,玩杂耍的艺人正在一片欢呼和惊叫声里熟练地抛接着五六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吟游诗人的三弦琴无意间倒成了他的伴奏。甚至还有些因为从未遭到捕杀而不惧人类,没有逃进森林里的动物在人群中走来走去。淡定地寻找着食物……

    这样的喧闹与欢乐唤起了年轻人心底某些遥远的回忆,但却更令他不适——他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生存,暴露在阳光之下,人群之中,让他感觉自己简直像是没.穿.衣服。

    不远处,一位套着全身铠甲的圣骑士缓缓走过,隐藏在头盔阴影中的双眼充满警惕。

    年轻人慌乱地低下头,差点绊倒在一丛被人群踩踏得半残的矢车菊上。

    莉迪亚轻笑着拉了他一把:“看见了你喜欢的女孩儿吗?这么害羞可没办法追到她。”

    她的手指异常有力,箍在手臂上宛如冰冷的铁环。

    年轻人尴尬地一笑,勉强镇定下来。

    原本停下了脚步的圣骑士沉默地走开,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中。

    莉迪亚放开了手,脸上依旧挂着甜美的笑容。

    “……莉迪亚?”有人惊讶地呼唤。

    年轻人身体一僵,女法师却只是神色自若地回头,懒洋洋地打着招呼:“好久不见,盖奇,艾伦叫你来的吗?”

    被称为盖奇的中年男人掀了掀自己破旧的皮帽,咧嘴一笑:“除了他还有谁记得我这种老家伙呢……诸神在上,你可一点也没变。艾伦是从哪儿把你也找来的?可有些年没听到过你的消息了。”

    “只是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莉迪亚垂下双眼,笑容里有了一丝悲伤。

    “当然,当然……”盖奇的脸上顿时充满同情,“嘿,来我们的帐篷里喝一杯如何?古德伊尔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再好不过。”莉迪亚微笑着与他并肩而行,头也不回地挥手让年轻人跟上。

    “新朋友?”盖奇好奇地问。

    “新学徒。”莉迪亚淡淡地回答,“不太聪明,但够听话。”

    “听话的学徒”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盖奇的帐篷小而简陋,莉迪亚毫不在意地钻了进去,年轻人则乖巧地等候在外面——他可没有受到邀请。

    起初他还能听见帐篷里传出几声笑语,而后突然安静下来,没过多久,莉迪亚一脸无聊地钻了出来。

    “蠢货。”她冷笑着骂了一句。

    即使知道那不是骂自己,年轻人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莉迪亚没有理他。她只是伸手掠开堆在肩头的黑发,环顾周围喧嚣的人群,每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一张欢乐的面孔。

    “这会是一场好戏。”她轻笑着低语。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