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骤雨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龙!父亲!龙!”

    骑在父亲肩头的小男孩兴奋地猛抓着父亲的头发,半泡在水里的男人地勉强抬起头,望向夜空中那一掠而过的银白色身影。【最新章节阅读】

    “是它干的吗?那些雾……”有人惊慌地猜测着,“它想干什么?把我们全赶进湖里……然后连湖一起冻起来吗?!”

    那实在不是什么美妙的景象——男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骑在他肩上的男孩却只是好奇地追问:“它能做到吗,父亲?把整个湖都冻起来?”

    “也许它能,但它才不会那么做呢!”一个微胖的年轻女孩愤愤地反驳,“那是伊斯!克利瑟斯的冰龙——他跟我们的小主人是最好的朋友,他在城堡里住了好一阵儿,他还吃过我做的鸽肉馅饼!我告诉你,他跟故事里那些龙完全不一样!”

    “也许它吃腻了鸽子肉,想要换个口味呢。”有人干巴巴地说,声音里却并没有多少恐惧——当你隔三岔五就能看见一条白色巨龙从你头顶飞过,脖子上还坐着一个小小的人影时,多少会有点麻木……或者说习惯。

    至少,它的确从来没有伤害过谁,哪怕是那些大着胆子向它扔干草叉的家伙。许多人都听说那条龙已成为神殿的守护者,今晚出现在柯林斯平原的人,至少有一半其实一直期待着它的出现。

    更多手臂指向天空。漂浮在湖面上,没有性命之虞的人们甚至开始向那条传说中的巨龙欢呼起来。

    那声音随风传入了埃德的耳中,他惊喜地拍了拍冰龙的脖子:“伊斯!他们不怕你欸!他们喜欢你!”

    “那是因为我没想让他们怕!”冰龙没好气地吼,“能不能先干好你的活儿?!”

    它低低地掠过湖边,双翼带起的风压让那些不是射向外围的牧师和圣骑士们。而是狡猾地射向湖中的箭歪歪斜斜地掉落。埃德趁机治疗了几个受伤的人,然后沉思着握紧了手杖。

    “这样不是办法嘛。”他说,不禁有些焦躁起来。

    灰雾在大大小小的旋风中一次又一次被扯散,又一次又一次聚拢,似乎没人有办法同时驱散所有的雾气,而他们的法术迟早会用光,即便是巨龙飞过时带起的疾风。也只能让那些灰雾暂时后退一点……距离稍近时冰龙便已经察觉那并不是什么法术制造出的迷雾。它无害,却足以遮蔽人们的视线。而牧师与圣骑士们似乎不太擅长应付这样的局面。

    有些圣职者开始独自或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大胆地闯进雾中寻找真正的敌人。有些人受伤退回。有些人消失不见……

    “……我需要一阵风,很大很大的风。”埃德说。

    “你的女神的丈夫是风暴之神。”冰龙冷冷地说,“你可以试着向他祈祷一下,说不定他会看在他老婆的面子上帮帮忙呢。”

    这真是——相当不敬的言辞。

    埃德抓了抓头。却也无可奈何。

    祈祷吗?……他有些茫然地想着。老实说他很少祈祷,学习已经占去了他大半的时间。各种胡思乱想占去了另一半……而伊卡伯德扔给他的书里几乎没有什么与祈祷相关,他至今也背不下任何一篇祈祷词,唯一能记住的只有在极北之光的墓地里,艾瑞克曾经念过的那几句。而那似乎是用来悼念死者的……他一点也不想对任何人念那个。

    他还能做什么?

    他有些出神地盯着永恒之杖顶端,旋转不停的波浪里小小的光球……他都不记得它是什么时候亮起来的。

    脑子里有什么地方似乎在发痒……他张开嘴,却吐不出一个音节。

    ——没有这样的咒语……没有这样的法术……范围太大……另一个领域……风……

    埃德歪了歪头——既然不给风……那就下雨吧?

    永恒之杖指向天空。

    柔光如水般一波又一波散开。流淌至整个平原,漫天星光随之摇曳不定。如在水中……那从无人见过的,最宁静而奇妙的烟花,映在每一双仰望天空的眼里。

    原本晴朗的夜空中,黑色云层迅速堆积起来,空气变得异常沉闷,没有雷鸣,也没有闪电,黑色天空下,只有一条白色的巨龙悠然飞过,脖子上小小的人影,高举的手杖上有仿佛永恒的光明。

    刹那间,大雨倾盆而下。

    豆大的雨点打得人浑身发痛,完全睁不开眼睛,斯塔内斯特尔湖里,还在燃烧的蜡烛完全熄灭,有人干脆抱着头缩到了湖面下,柯林斯广场上,却没有一个人躲回神殿。

    大雨和在地面上溅起的水雾像从森林中涌出的灰雾一般遮蔽了人们的视线——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攻击与防御全都被迫停止,有好心的圣骑士把盾牌盖在了不那么强壮的牧师头顶,有些无奈地对着大雨发呆。

    而后,在雨线的抽打之下,连灰雾也开始无力地散去。曾隐藏在雾中的敌人似乎也退回了林中,圣职者们犹豫着,不知该追击还是在原地防守,大雨却自顾自地依旧下个不停

    “……这个傻瓜……”艾伦忍不住喃喃自语。他抹了把脸,甩掉胡子上的水,退到了多少能避雨的走廊下,摇着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骂。

    但有人真的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那是没有任何恶意的,爽朗而响亮的笑声。矮人中气十足的浑厚声线让空气都似乎随之轻快地颤抖,没过多久,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不自觉地有了一丝笑意。虽然有些笑得单纯,有些笑得无奈,有些笑得不以为然……

    莫克?铜焰,那来自银牙矿坑的矮人首领,对着天空大声叫道:“雨下够了吗,埃德?你快把整个草原都变成湖了!”

    没人知道是他的声音真的穿透了雨幕,还是那骑着冰龙的年轻人意识到他已经有点做过了头,或者纯粹只是雨下到了该停的时候……没过多久,雨势真的渐渐变小。云层无声地散去,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天空上,愈发明亮的圆月与群星闪耀着,将迷人的微光投向已成泽国的柯林斯平原。

    “……干得好。”冰龙忍着笑称赞。如果不是作为一条巨龙,抱着肚子在地面的稀泥里打着滚狂笑实在太过丢脸,它说不定真会那么干。

    埃德讪讪地笑着缩起脖子,把他湿漉漉地滴着水的头发从眼皮上抹开,忐忑地向下看了一眼。斯塔内斯特尔湖的湖面几乎扩大了三分之一,只差一点点就跟附近两个更小一些的湖泊连成一片。水已经漫上了白色的石桥,漂在湖里的人们有些开始往岸边游,有些则干脆继续泡着,调皮点的孩子开始在水里扑腾着嬉戏起来,追赶着和他们一样被逼进或挤进了湖里的动物,宁静的圣湖看起来几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澡堂……

    他做了件蠢事——埃德有些心惊胆战地意识到。虽然可能是件有用的蠢事,但大概还是件蠢事……反正五月节是整个毁掉了……一想到肖恩会用什么眼神盯着他看,他就觉得每一根打湿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你最好让那些家伙别急着往森林里钻。”冰龙装作漫不经心地提醒他,“天还黑着呢,这片‘圣地’可只到森林边缘为止。”

    原本被浓雾遮蔽的地方似乎留下了几具尸体——埃德的心猛地一沉,顿时浑身冰凉。

    “……你知道就算是圣者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的吧?”冰龙感觉到他的身体突然间僵硬起来,只能有些笨拙地开口安慰。

    埃德难看地扯了扯嘴角,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的确没想过自己能拯救所有人,但他也同样没想过会有人在今夜死去……

    突然袭来的现实如此残酷,而他根本还没有做好准备。

    他呆呆地看着地面,几个受伤的人正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往后撤,另一些人却似乎不太甘心地举步走向森林。

    “停下!”埃德冲着他们大叫,“别进森林!”

    他担心他们不会听他的……那之中有些甚至根本不是水神的信徒,只是今夜受邀而来,出手相助的客人。

    但他们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冰龙飞过。

    伊斯带着埃德盘旋了一圈,让他得以检查那几具“尸体”。迷雾中的敌人似乎什么也没有留下,无论是死是活,他们带走了自己所有的同伴。倒在地上的全都是缺乏准备,仓促面对了一场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战斗的圣职者,幸运的是,其中大半都还一息尚存。

    伊卡伯德和约克接管了伤者——黎明女神年轻的牧师不自觉地盯着埃德看了好几眼,意义不明地摇头又点头,神情惊讶却也友善。

    但埃德此刻无心去在意那些。

    他怔怔地跪在一具尸体前——唯一一具真正的尸体。年轻牧师白袍上蓝色的水神印记被鲜血浸透,即使那一场骤雨也无法洗去。

    一支弩箭正中他的胸口。

    “这是提姆。”埃德低低的声音仿佛自言自语,“堤姆?雷吉诺德,来自桑席亚,那地方很远,盛产葡萄和橄榄……我才刚刚记得这些……”

    冰龙无语地低下头,用冰冷的鼻尖轻触朋友的肩头。

    埃德回头看着它,拼命想要收回快要漫出眼眶的泪水。

    “……这个开始一点也不好,是不是?”他哽咽着问道。

    冰龙沉默了好一阵儿才轻声回答:“或许……但这毕竟是一个开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