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长夜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白色巨龙降落在柯林斯广场,安静地趴在了被雨水洗得一片洁白的地面。【最新章节阅读】

    人群渐渐向它聚拢,却又谨慎地留出一段距离。留在广场上的人原本已经不多,来自各地的贵宾们更为冷静和矜持,他们不会轻易惊叫或欢呼,低低的私语声却不可避免地响起。

    但当埃德吃力地从冰龙背上抱下那年轻牧师的尸体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一片寂静之中,两个圣骑士跑上来接过了他们死去的同伴,抬回神殿。

    “……他死得其所。”刚刚传送回广场的布劳德走到埃德身边,低声说,“现在……他已回到女神的身边。”

    埃德看他一眼,又垂下目光。他说得当然没错,但是……

    “无论是谁干的……我们会让他付出代价。”艾伦也走了过来,伸手似乎想要拍拍埃德的肩膀,却又迟疑地收了回去。

    埃德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他更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慰。复仇竟是如此强烈的*……他突然间更能理解拜厄?扬,那失去了兄长的堕落者。

    被淋湿的身体忽冷又忽热,有什么东西沉重地郁结在胸口,脑子里一片混沌……但当有人缓缓向他走近时,他还是不自觉地抬起了头。来者有着难以无视的气势——佩恩?银叶,那高挑挺拔的精灵王,即使像所有人一样浑身湿透,银丝般的发梢不断有水珠滴落,看起来依旧优雅从容,没有半点狼狈的样子。

    他的眼睛是绿色的,成熟叶片般的深绿里透出一丝丝奇特的暗金,肤色很白。轮廓分明的五官却不像大多数精灵那么纤细柔和,微微下沉的嘴角显出几分坚毅……和并不那么令人厌恶的傲慢。

    埃德本能地紧张起来。银叶王比任何客人都更早来到神殿,他在溜出去找伊斯之前忍不住跑去偷窥过一眼,却只看到那银发齐腰的背影就吓跑了——与诺威的亲切随和相比,传说中的精灵王感觉如同遥远的星辰般神秘而高不可攀。

    但此刻,一点意味深长的笑容让那精灵的王者多了几分生气。

    “你持有永恒之杖。”他说。

    埃德一愣,赶紧手忙脚乱地把手杖从背后抽了出来。脸颊一阵发烫——为了腾出双手抱住提姆。他随手就把永恒之杖向后插在了腰带上……他绝对不是有意要这么失礼的!佩恩眼中的笑意更深:“你能够使用它……正如所有人亲眼所见。”

    埃德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浑身僵硬,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他是不是该说什么?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我想我们正是为此而来……”精灵王右手按向胸口。向着埃德谦恭地低头:“圣者。”

    埃德睁大眼睛瞪着他。他怀疑自己中了某种石化术,因为他完全动弹不得,包括脸上的肌肉,甚至他原本就没怎么动的脑子……

    矮人沉重的脚步声走上前来。莫克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他眼前。

    “向您致意。”他低沉稳重的声音和毛茸茸的脸上温暖的笑容让埃德冻结的血液重新开始流动,“埃德?辛格尔。铜焰矮人的朋友……圣者。”

    他向他低头——那郑重其事的礼节阻止了埃德扑上去拥抱他的冲动。

    而后,人们一个接一个走上来,向那年轻的圣者致意。

    埃德的手近乎痉挛地紧握着永恒之杖,全然不知所措。

    这并不是他预想中的画面。他本该穿着泰伦斯精心准备的礼服。端坐在冰龙的身上,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足够成熟稳重,肖恩会为他解释一切。他只需要在必要时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哦,他还没有学会那个……但至少不该是像现在这样。被自己弄出来的一场大雨浇得透湿,黑发凌乱地贴在头皮上,紧裹在身上的白袍满是污泥和血迹,狼狈不堪又呆若木鸡………

    谁会承认这样的圣者?

    他茫然环顾所有向他低头的人们,视线却逐渐模糊。

    .

    ——至少没有丢脸地晕过去。

    埃德有点自暴自弃地安慰着自己,扭来扭去,奋力把身上那件因为打湿而变得分外沉重的长袍往下扒。

    感谢布劳德出来解围。虽然已经记不太清他到底说了什么,但埃德终于能够有时间喘口气,而不是继续手足无措地站在人群里,慌乱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有点愧疚地把伊斯扔在了广场上,让那大受欢迎的冰龙代替他继续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礼。从窗口看出去,五月节的灯火又一次陆陆续续地亮了起来——人类真是出乎意料地顽强……

    衣架上还挂着那件礼服——他曾经穿着去见过诺威的那一件。埃德依稀记得布劳德让他换上这个,因为他还有一场迟到的晚宴得参加……就算所有的仪式都会简化,这一晚的折磨也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愿他不会再紧张到拉肚子……

    伸出的手迟疑地停在半空,埃德总觉得,在以之前那种狼狈的样子接受了所有人的致意之后,再正正经经地换上礼服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犹豫间,有人叩响了他的房门,让他差点跳了起来。

    “圣者。”布劳德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能否占用您一点时间?”

    埃德随手抓起一件普通的白袍,刷一声套在了身上,一边撸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打开了房门。

    布劳德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埃德觉得自己的脸色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应该让您休息一会儿。”布劳德向他躬身行礼,那更加真诚却永远过分周到的礼节总是让埃德肠子打结,“但有些事恐怕得尽快让您知道。”

    他稍稍让开一点,让埃德能够看清他身后那个抽着鼻子,侍从打扮的年轻人。

    “……法尔博!”埃德惊喜地叫道。此刻能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总是分外令人安慰。

    个子比埃德还要高的少年却红着眼圈,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埃德!……”他叫道,向前冲了两步,似乎想要扑过来,最后还是勉强收住了脚步,别别扭扭地行了个礼,“大人……”

    “出什么事了吗?”埃德不安地问道,“博雷纳在哪儿?”

    回想一下,他好像没有在广场上的人群里看见博雷纳……

    法尔博长长地抽了一口气,眼泪终于哗地流了出来:“他不见啦!我哥会杀了我的!克罗夫勒大人会剥了我的皮!埃德……圣者大人!你一定得帮我找到他,不然我再也没脸回去啦!”

    平常看起来成熟有力得像个成年人的法尔博,慌乱起来就依旧还是个孩子,一旦开始发泄就哭得稀里哗啦,埃德可没有诺威那种哄小孩儿的天分,顿时慌了手脚。好在法尔博没哭多久就努力控制住了自己,抽抽噎噎地告诉埃德,他如何在鲁特格尔的国王陛下的提醒下发现博雷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踪影。他找遍了整个广场,又跟着一个圣骑士几乎找遍了整个神殿,哪里都没有博雷纳的影子……

    “……他会不会掉进了水里?”埃德呆呆地问。

    布劳德摇了摇头:“广场上人并不多,他不可能会被挤掉下去……而且就算掉进湖里也很容易爬上来。我想他应该还躲在神殿的某处……国王陛下似乎有些畏惧死雾,这也并不奇怪……”…

    “他亲眼看着他父亲被那东西杀死……不过今晚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死雾吧。”埃德撑着头,只觉得头痛欲裂,有太多事完全在意料之外,肖恩不在,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肖恩!”他猛地反应过来,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肖恩?佛雷切那令人紧张又安心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过。

    “佛雷切大人在哪儿?”他急切地问道。

    布劳德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转头和颜悦色地对着法尔博:“现在你已经见过了圣者,我们保证一定会平安无事地找回你们的国王……先让人带你去休息一下如何?”

    法尔博不安地看了埃德一眼,埃德赶紧点头向他保证:“一定!”

    看着法尔博走远,布劳德这才一脸严肃地面对埃德。

    埃德头皮一紧,本能地意识到他还有更多的麻烦要面对。

    “佛雷切大人失踪了。”布劳德艰难地开口。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埃德脑子里嗡地一响,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难以置信地反问:“什么?”

    “我不想再加重您的负担,也不愿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但现在恐怕不得不承认,肖恩?佛雷切大人失踪了……”

    布劳德语气沉重的声音在耳边继续,扔下一个又一个坏消息。埃德晕乎乎地听着,似乎每一个字都得在脑子里费力地绕上好几圈才能真正听懂。

    “我担心博雷纳?德朱里也并不是自己藏在了什么地方……因为失踪的并不只是他和佛雷切大人……关在地牢里的拜厄?扬也不见了……我怀疑有人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

    埃德茫然地把头转向窗口——天还黑着……这漫长的一夜是不是永远也不会有尽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