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失踪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柯林斯神殿藏酒丰富,每一种都是难得的佳酿,毕竟,有无数慷慨的信徒,神殿从来就不缺钱。【无弹窗小说网】

    埃德魂不守舍地吞下一口石榴色的红酒,完全分辨不出任何味道。

    大厅里并不吵,他却觉得脑子里一片嘈杂,仿佛有无数气泡在不断上升又破裂,令人心烦意乱,却又没有任何意义。

    他知道他不得不坐在这里——尤其是在肖恩不在的时候。他得始终保持着微笑,还不能对莫克表现得过分热情,也不能对银叶王表现得过分倾慕,不能让任何人任何种族觉得自己被冷落……

    里弗教过他如何面对这样的场面,如果是平时,虽然会觉得麻烦,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虽然他真心感谢所有远道而来,承认了一个把自己和他们都淋成落汤鸡的年轻人为圣者的客人,感谢他们没有因为各自不同的利益在他面前互相冷嘲热讽或者干脆大打出手,更感谢每一个在危急时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的圣职者,却还是更想去帮助艾伦和伊斯,帮助伊卡伯德……帮助他自己,寻找那些失踪的人。

    心被吊在半空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是很难受。

    肖恩,博雷纳,拜厄……他们的面孔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刻也停不下来。

    ——肖恩?佛雷切原本是不可能会“失踪”的。

    每一个水神的牧师或骑士都拥有一枚魔法戒指,刻在戒指上的圣徽只能储存一个低级魔法,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但一个会定位术的牧师,只要知道戒指的样式和其中的魔法。就能够凭借定位术确定佩戴戒指的人所在的方向。几个月前菲利从极北之光回到神殿之后,就是靠着这个找回了另外两个执着地在卡姆附件的群山间寻找拜厄的圣骑士。而肖恩的戒指还要特别得多——那是费利西蒂亲手制造的。椭圆形的蛋白石里有一个每天可以触发一次的巧言术,让相当不擅长学习语言的肖恩能更容易地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伊卡伯德熟悉那枚戒指,肖恩从不曾取下它……尽管近十年里他使用它的次数屈指可数。以伊卡伯德的能力,定位出肖恩的所在,甚至直接将肖恩强行传送回神殿都轻而易举,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伊卡伯德根本无法感知那枚戒指的存在。

    “戒指已经完全被毁……或者肖恩戴着它去了某个异界。”牧师平静地向埃德解释时,埃德立刻想起了那面让他在其中死了又死苦不堪言的镜子。异界之环……但肖恩分明能通过它来去自如,当然不可能突然被困在里面。

    他也同样无法想象戒指被毁的可能,那意味着肖恩凶多吉少……“那个”肖恩?佛雷切?有谁能伤害或强行带走了他。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轮询问之后,最后一个见到肖恩?佛雷切的正是埃德自己——“偷窥”完精灵王准备逃跑时,他一转身就看见肖恩正站在他身后,顿时吓白了脸。

    肖恩倒没有责备埃德的鬼鬼祟祟。只是淡淡地告诉他,如果能让他觉得自在一点的话。他可以去跟他的冰龙朋友待在一起,直到他叫他回来——埃德当然立刻就用他刚刚学会的传送术跑掉了。

    至于博雷纳,他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时就待在广场的一角,脸色苍白地凝视着远处缓缓涌来的灰雾。那之后。平原上的人群开始骚乱起来,圣职者们被传送出去,埃德弄来了一场大雨……混乱中。已经没人记得博雷纳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而拜厄的情况倒更简单一些,守卫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只是照例在巡视时往窗口里看了一眼,才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人影全无——除了魔法,再没有其他的解释。

    拜厄本身并无法使用传送术,更大的可能是有人救走了他。神殿的防护原本可以阻止其他人随意使用法术,但伊斯对于那防护是否真的有效颇有疑问,毕竟莉迪亚就曾经将自己的幻影送入地牢,哪怕布劳德坚称神殿在那之后加强了防备,伊斯也只是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

    更何况,为了尽快把人传送出去驱散灰雾,布劳德不得不让牧师们暂时解除过神殿的防护。

    埃德不觉得这是布劳德的错,如果他没有这么做,死的或许会是更多平民,而不止提姆……那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因为毫无头绪,他异想天开地建议过寻求精灵王佩恩?银叶的帮助——精灵们学识丰富,目光敏锐,总是能轻易发现那些人类看不见的蛛丝马迹。比如诺威……

    但这个主意遭到了布劳德强烈的反对。

    “此事必须保密。”他坚持,“学识和敏锐……我想一条龙也同样具有。”

    所以伊斯才得以从人们的围观中逃脱,去和经验丰富的艾伦一起寻找线索。

    老实说,埃德不觉得“保密”能有什么用,毕竟,如果找不到人,这事儿迟早会被揭穿。肖恩另有要事,博雷纳因为想起了自己死于灰雾的父亲而心情不佳需要休息……这种借口可撑不了多久。

    但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就只能坐在这里,勉强自己微笑着,直到听见有人小声提起一个名字:

    “费利西蒂……”

    笑容冻结在他唇边。

    席间突然安静下来,不小心说出这个名字的茉伊拉,鲁特格尔那略显天真的王后,有些慌乱地开口:“抱歉……我知道圣者不需要葬礼,不需要追悼,她并不曾真的死去……我知道一位新的圣者是最好的……但是,我只是……我不知道……”她求助般望向自己的丈夫,拉住了他的手臂。

    安特微笑着拍了拍她手,代她解释:“我想茉伊拉只是……有些想念圣者费利西蒂,就像……单纯地想念一个朋友。”

    茉伊拉红了眼眶,默默地点头。

    “我也想念她。”埃德脱口而出,“尽管我知道她仍在这里……她无处不在,但那是不一样的……”

    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酒杯里,迷人的石榴红……费利西蒂会喜欢石榴花吧?至少,那个几百年前活泼爱笑的费利西蒂,应该是喜欢的……

    她对他说,“相信你自己”……在他能够相信自己之前,她已经相信他能够做到。他一直都知道的,那不只是因为什么神的选择……那也是费利西蒂自己的选择。

    埃德至今也不知道她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有什么是他该记得却依旧遗忘在时间的河流里的吗?

    但至少,他不能让她失望。

    埃德高高地举起了酒杯。

    “致费利西蒂。”他的声音平稳而清晰,从踏进这个让他无法呼吸的大厅以来,脑子第一次清醒得像是被斯塔内斯特尔湖水洗过了一样,“为她的不朽……和那个出生在卡尔纳克的群山之间,天生白发的女孩儿。”

    石榴色的美酒,怡人的酸甜里,有一丝难言的苦涩。

    .

    大多数客人在第二天醒来后离去。茉伊拉留了下来,由侍从和神殿特地派出的圣骑士护送着,前往克利瑟斯堡拜访她的朋友,埃德的母亲,瓦拉?辛格尔。

    佩恩?银叶在离去前给埃德留下了一封信,措辞优雅,却没有精灵惯常那种拐弯抹角的含蓄,而是简单直接地提醒他,他们在格里瓦尔还有一场约好的会面——关于一些“有趣的历史”,他们还有话要谈。

    黑岩矮人是最早离开的。他们异常的沉默一直让埃德有些不安,布劳德却告诉他用不着担心。

    “他们本来就不怎么爱说话。而且,他们或许不太喜欢埃德?辛格尔和银牙矮人之间的友谊,却不会因此而影响他们对圣者的敬意。”他说。

    埃德只好苦笑。

    莫克当然留到了最后。既然已经没人盯着,埃德黏黏糊糊地一直把银牙矮人们送到了传送阵。他终于有机会向莫克询问冰原上那些野蛮人的情况,矮人带着一脸无奈不断摇头:“不知是哪位神明的杰作……一座爆发的火山似乎毁掉了死灵法师的巢穴,他们大概已经不是什么威胁,我更担心蛮人们会再一次自己打起来……但那实在不是我能插手的事。”

    埃德也只能挠头。那是他即便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圣者也无法帮助的种族——蛮人们说不定还更愿意接受一个不信神的埃德?辛格尔。

    矮人抬头看他,隐藏在浓密眉毛下的眼睛依旧真诚而坦率:“我猜里这里也有些我没法插手的事?”

    埃德的目光飘来飘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想骗莫克……再说莫克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矮人笑着踮起脚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圣者也好,埃德?辛格尔也好……记着,莫克?铜焰永远是你的朋友。”

    埃德眼眶一热,终于还是忍不住弯下腰紧紧抱住了矮人毛茸茸的大头。

    看着朋友的身影从传送阵里消失,他依旧在那里呆呆地站了很久,才深吸一口气,去履行他应尽的职责。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