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送别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推开失踪的圣骑士团长那间不大的会客室的门,埃德有一瞬间衷心期盼着圣肖恩会奇迹般出现在他面前,哪怕下一刻他就会毫不客气地告诉埃德,昨晚那一场大雨带给了神殿多少麻烦,平静的声音里不带一点斥责之意,却足够让埃德无地自容……

    脑海中的幻象一闪而逝,最先映入埃德眼中的是艾伦?卡沃疲惫不堪的面孔。【最新章节阅读】白发的老人坐在桌边,半倚着自己拐杖,浮肿的双眼下一片青黑,显然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

    油然而生的愧疚让埃德把那声快要脱口而出的“你们发现了什么”给吞了回去。

    “……你站在那儿发什么呆?”伊斯回头冲他不耐烦地招招手,“过来!”

    埃德赶紧走了过去,目光掠过桌面上几十支长短不一的箭矢,微微一怔。

    “看出点什么吗?”艾伦问道。

    埃德拿起一支箭,有些迟疑地开口:“它们……全都不一样?”

    扔在桌面上的箭没有统一的规格。有些显然是精心打造的杀人利器,上面还刻有不同的印记,有些则更像是森林里的猎人自制的,简朴却实用。唯一相同的是,箭身上都有许多新旧不一的划痕,显然已经被反复使用过多次,箭尖上黑色的污渍像是再也洗不干净……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让埃德不寒而栗,手一抖,把那支箭扔回了桌面。

    “……你以为它们是从死人身上拔出来的吗?”伊斯轻易看穿了他的恐惧。

    埃德尴尬地搓着手指:“不是吗?”

    艾伦摇了摇头:“我们甚至不能确定昨晚制造那些灰雾的到底是不是死灵法师。”

    为了避免再发生意外,昨晚布劳德只是让部分圣骑士坚守在平原上,今天一早才派出更多人手,和艾伦的冒险者朋友们一起小心地进入森林搜索。

    大雨让森林里一片狼藉,他们几乎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除了满地灰色的泥浆。而那过分细腻和粘稠的泥浆证明了加文——昨晚那个用一柄小匕首救了黎明女神的牧师的“杂耍艺人”的猜测。

    那些很像是死雾的灰雾。并非诞生于某种邪恶的法术——或至少不全是。

    加文本身是个战士,平常却更喜欢以杂耍艺人的身份四处游荡。他知道中南部一些流浪剧团会将一种被叫做“杰森的胡须”的植物晒干后碾成粉末,和其他一些东西混在一起压成饼状,必要时点燃以便在舞台上制造出烟雾的效果,却又不至于呛得演员和观众们涕泪横流。

    那种烟饼没有什么气味,但一被水打湿就会变得粘糊糊的,像森林里那些糊了每个人一脚的泥浆一样。只是颜色更浅一些。

    加文确信那是类似的东西。只是无法解释昨晚那些人是用了什么办法,能让包围了整个平原的灰雾连绵不绝地涌出。

    “一点戏法,再加一点法术……大概。”他摊着手如此猜测。

    布劳德相信。敌人依旧是莉迪亚和她的死灵法师们。除了他们和与之为敌的圣职者,并没有多少人如此了解死雾的形态——见过它的普通人大半都已是死人。

    “如果真是莉迪亚,而她的目的是用灰雾引开我们的注意,趁机带走肖恩和博雷纳……那么这一次她可算是大获成功。”艾伦捏了捏额头。苦笑着,“而她居然没有留下什么醒目的标记来嘲笑我们。倒真是令人惊讶。”

    “我想说,死灵法师可不擅长射箭。”伊斯弹了弹手边的箭矢,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亡灵更加不会……而隐藏在灰雾里的那些人,视线显然也会受到同样的影响。箭倒还是射得挺准,哪怕是你们先愚蠢地用圣光暴露出了自己的位置……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那才不是‘愚蠢’!”愤然的反驳冲口而出,埃德的手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

    提姆的尸体还躺在那里……他不允许任何人如此侮辱那个年轻牧师的牺牲!

    伊斯紧闭双唇。一声不响地瞪着他,眼中有怒火一闪而过。

    埃德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垂下头一阵心慌。他可不想跟伊斯再吵起来……不是现在这种时候……什么时候都不想!

    艾伦清了清嗓子,及时岔开了话题:“伊斯……你是不是在雾里看见了什么?”

    埃德忐忑地竖起了耳朵。

    昨晚在冰龙低飞过平原,用双翼挥开迷雾时,他也曾经模模糊糊地看见过雾中一晃而过的身影,以伊斯的视力,或许会看得比他更清楚……

    “……没什么。”伊斯的语气冰冷而生硬,“只是想告诉你们,就算莉迪亚真是幕后主使,她的手下恐怕也不止那帮见不得光的法师和死人了。如果你们还以为敌人只能在黑暗中出没……迟早会输得更惨。”

    .

    “伊斯!”

    埃德追上几步,一把拉住朋友的腰带,老老实实地道谢:“对不起……”

    他脾气暴躁的朋友没有立刻一怒而去,而是一直待到了最后,点头答应艾伦飞得更远一些,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动静,让埃德心里那一点小小的愤怒立刻变成了无限的感激与愧疚。

    “……为什么?”伊斯回头斜了他一眼。

    “……因为我……对你拍桌子?”埃德呆呆地回答,弄不明白这个问题意义何在。

    伊斯摇了摇头,显然怒气未消:“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根本用不着为了这个向我道歉……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不生气,而且没有弄清楚情况就毫无防备地让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依然是愚蠢的!”

    埃德只能更加茫然地看着他——他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他一点也听不明白呢?

    “就……别总是道歉了行吗?”伊斯一脸别扭地伸手抵在他额头上,把他轻轻推开一点,“别总是那么小心翼翼的像是唯恐打碎了什么……除非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真是那么脆弱的东西。”

    心中有某个地方隐隐地一痛。埃德松开了手,怔怔地看着伊斯走进阳光之下,变回冰龙展翅飞走。也始终想不出该如何回应。

    “圣者……圣者?”

    艾瑞克的声音把他从恍惚中拉了回来。

    年轻的圣骑士向他躬身行礼,神情不自觉地拘谨了许多:“圣者……山克斯大人让我来提醒您,您说过想要参加提姆的葬礼……”

    “现在?”埃德疑惑而不安地问,“这么快?不需要守灵吗?他的亲人已经到了吗?”

    “……他是位牧师,圣者。”艾瑞克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为自己应尽的职责而死……他的灵魂自有安息之处,不需要过多的仪式。他的亲人是西南荒原上惯于流浪的一族。居无定所。找到他们恐怕要花不少时间……”

    “……我明白了。”埃德垂下头,“带我去吧。”

    他依旧讨厌面对死亡,却只能学会接受。毕竟。即使身为圣者,他也不可能救回每一个逝去的生命——他付不起那样的代价。

    .

    柯林斯神殿是一座十分古老的水神神殿,但如今湖面上那座气势非凡的白色大理石建筑,却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人们早已忘却最初那座小小的。安静地耸立在湖心小岛上的灰岩神殿——曾经,信徒们只有乘着小船。穿越它周围终年不散的迷雾,才有可能到达那里。神殿中寥寥可数的圣职者从来不问世事,甚至很少离开小岛,却无人可否认他们强大的力量。

    鲁特格尔前一个王朝的统治者。克利瑟斯家族,曾是水神虔诚的信徒。在建立起自己的王朝之前,他们便将柯林斯平原这一片原属于他们的领地献给了神殿。当克利瑟斯王朝在两百多年前覆灭。新的统治者想要收回这片富饶的土地时,却遭遇了极其惨痛的失败。无奈之下,新的国王再一次承认柯林斯为属于水神的圣地。几十年后,一个满头白发,容貌却犹如少女般的牧师来到斯塔内斯特尔湖岸边,用手中细长的手杖驱散了湖面的雾霭,踏着水面走向湖中小岛上那神秘的圣地之心,所有的牧师皆沉默地跪伏于地,迎接数百年来唯一一位圣者——费利西蒂?安珀。

    而在那之前,白发的女牧师便已声名远扬。

    新的柯林斯神殿在她的朋友,黑岩矮人的帮助下完成,优雅美丽,气势恢宏,却不再远离尘烟。无论是否水神的信徒,都可以来到这里,寻求指引与帮助……当它的名声开始远远传至南方诸岛之间,原本那古老神秘的小神殿则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但它并没有消失。

    它依旧耸立在原处,依旧不时被迷雾所隐藏,即使是从新的神殿,也只能乘船前往,一位沉默寡言的老牧师独自居住在那里,陪伴他的,是所有逝去的圣职者,遗留在这世间的躯体。

    那里如今只是柯林斯神殿的墓地。

    牧师与圣骑士们在神殿后小小的码头送别他们逝去的同伴。提姆的遗体被安放在一艘白色的小船上,只需解开缆绳,船就会自己缓缓漂向小岛,一位牧师和一位圣骑将随船而行,送逝者最后一程。

    那是个神圣而安静的仪式。简短的祈祷代替了哀伤的哭泣,潋滟的波光代替了焚烧的香草,低头看向提姆安详如沉睡的脸时,压在埃德心头的重量却没有减轻分毫。

    “我可以送他去墓地吗?”他低声问布劳德。

    布劳德看着他,犹豫半晌,终于还是低头:“……如您所愿。”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