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圣墓之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白色小船滑向湖心的小岛。【最新章节阅读】云影摇晃着,涟漪自船侧如鱼尾般散开,轻柔的水声若有若无,细碎之中有一种沉静的力量,让埃德的心情逐渐平和下来。

    他站在船头,眺望岛上那千年前便已存在,不知何人建起的古老神殿。简朴的灰白石墙掩映在绿树之间,宁静而不见倾颓。

    几十年之后,若能安息于此处,倒也不错——这念头一闪而过。

    随即埃德意识到,他仍未能真正接受自己如今的身份。

    他仍当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百年终老,安眠于黑暗的墓穴,随时光一点点归于尘土……但圣者的躯体根本不会留在这世间,当生命消失,**也会随之而逝。

    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这是神明赋予圣者的特权——诸生之中,唯有圣者的灵与肉,得以完整地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如神祗自己。

    所以圣者没有葬礼……他们并不曾真的死去。

    &{万↑书↓吧}.nsb.omnbsp;???埃德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找不到任何更明确的记录。伊卡伯德永远不会直接给他答案,肖恩对类似的问题从来听而不闻,而伊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听到他的回答。沉思之中,小船微微摇晃一下,停了下来。

    埃德抬起头,惊讶地发现那位安守在此处的老牧师已经静静地站在湖岸边。

    他们还是初次见面……如果不是提姆的死,似乎没人想得起要告诉他。岛上还有这样一位与世隔绝的圣职者。

    老牧师的目光掠过埃德手中紧握的永恒之杖,微微躬身,干枯如纸的皮肤上。每一条皱纹都纹丝不动,看起来犹如一张面具。

    ——他老得几乎像是在坟墓里躺了几百年又爬出来的。

    埃德被自己不敬的念头吓了一跳,赶紧点头回礼,慌乱地从船上跳了下来,不顾艾瑞克无声的反对,帮着他一起把小船拖上湖岸。

    另一条小船也在不远处靠岸——布劳德谨慎地另外多派出了两个圣骑士,显然是为了保证埃德的安全。但似乎没人觉得在这曾是真正的“圣地”的小岛上,会有什么危险。

    他们抬起了提姆的尸体,艾瑞克则紧跟在埃德的身后。跟随老牧师走上碎石铺就的小路。

    “……我该怎么称呼他?”埃德放慢脚步,低声问艾瑞克,这才想起来他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位老牧师的名字。“我们都只叫他‘牧师’……”艾瑞克带着敬意回答:“他已经放弃了他的名字,亲人……放弃了凡人拥有的一切。只作为女神的仆人而存在。”

    埃德点了点头。心情却有点复杂——他知道对这样的虔诚与奉献表现出疑问是不敬的,尤其是作为一个圣者……但是,这真的有必要吗?

    放弃了自己……就真的能更接近神吗?

    小路极窄,仅容两人并肩而行。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巨大的橡树,舒展的枝叶在他们头顶交错如盖,绿荫之下,路边丛生的白色繁缕花犹如积雪未消,让埃德不由自主地微微感觉到一丝凉意。

    路的尽头是一片草地。明黄色的冬乌头点缀其中。草地上没有柯林斯神殿里处处可见的喷泉,只有一个圆形的水池。像一面镜子一样嵌在草地中央。耸立在草地另一边的灰岩建筑不高,但一如千年前的城堡般厚重方正,虽没有用于防御的城墙,却同样带着一种拒人千里的封闭……甚至冷漠。

    走进旧神殿的大门,光线骤然昏暗。正殿比埃德想象中要大得多,也高得多,却幽深如地底,唯一的光明来自正殿深处,一尊高大的雕像头顶落下微弱的天光。

    那应该是尼娥——那当然是尼娥。但埃德从未见过这样的尼娥雕像,用粗糙的灰岩雕刻而成的女神笔直地站立在那里,看起来强壮有力,一手下垂,一手平举至胸前,摊开的手心空空如也,漠无表情的面孔五官深邃,严厉得近乎冷酷。

    埃德垂下目光,女神裙边的波浪里,隐约可见的人类的面孔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他们茫然大睁着双眼,同时张大了嘴,仿佛在即将灭顶的浪涛之中绝望地呼喊……

    埃德移开了视线,微微有些不安地想起那些更古老的传说——如今被人们视为慈母般温柔的水神,在远古之时,更因她的狂暴与无情而为人们所畏惧。维因兹河曾经数次改道,被洪水淹没的旧维萨城至今仍深藏在河底的泥沙之下,人们却似乎已经在数百年的安宁里渐渐遗忘了旧日的恐惧。

    神像左侧有一闪紧闭的木门,不需要谁来指引,埃德也知道那通向墓地。他能隐隐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黑暗而宁静……

    脚步自然而然地向右而去,却又被一声带着惊讶的呼唤拉了回来。

    “圣者?”艾瑞克叫道,“是这边。”

    埃德有些尴尬地回头,正迎上老牧师若有所思的目光,黯淡的光线中,老人铁灰色的双眼显得异常清亮。

    神像右侧的木门是打开的,狭窄的石阶同时向上下延伸。埃德紧跟在老牧师身后,看着他依次点亮墙壁上的火把,温暖的火焰驱走了黑暗和他心底那一丝不安,却又让他不禁有一点好奇——柯林斯神殿里随处可见魔法制造的光焰,这里的一切却似乎更加……淳朴和自然?还是说,这里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不可使用魔法”的忌讳?

    墓穴并不深。一扇石门之后,长长的走廊两侧,灰白石棺安静而整齐地排列着,没有逝者的雕像,也没有墓碑或墓志铭,更没有亲人献上的花束……只有棺盖上熟悉的标志,和标志下简单的姓名。

    “如果有人想来这里凭吊他们死去的亲人……他们可以来这里吗?”埃德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们通常会建议他们把花放进湖斯塔内斯特尔湖,湖水自然会传达他们的思念。”艾瑞克含糊地回答。

    ——意思就是不行。

    埃德微微皱眉。这对逝者来说或许没有什么意义,但对生者来说是不一样的……

    “更早之前,圣职者的尸体会被沉入湖中。”老牧师的声音幽幽响起,“没有石棺,没有墓地,没有名字……我们诞生自虚无,也归于虚无。一切都终将被遗忘,思念……并没有意义。”

    埃德压下了反驳的冲动,沉默地跟随他的脚步。向左拐过一个弯之后,老牧师在接近尽头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里。”他说。

    石棺是备好的,棺盖斜靠在一边。埃德看着两个圣骑士小心地把提姆的遗体安置在石棺里,仔细地整理好他崭新的白袍,将他的手杖放在他身边……只是,对于身材不高的提姆来说,这具石棺似乎显得太大了一些。

    而后他们合上棺盖,静立在棺前,最后一次低声祈祷。祈祷声中,艾瑞克挥起铁锤和凿子,认认真真地将提姆的名字刻在了棺盖上。

    “逝者永恒。”老牧师在埃德身后低语,声音如尘埃般缓缓飘散在空气中。

    ——他刚才不是还说一切都是虚无吗?

    埃德疑惑地想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离开时他的目光无意间落在旁边的一具石棺上,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斯科特……克利瑟斯?”他喃喃地念出了刻在石棺上的名字,随即意识到自己语气中的惊讶大概太过明显。

    这里的人显然不知道斯科特还活着……可石棺里的是谁?

    “里面是空的。”

    老牧师似乎看出了他的疑问,“死在那一场战争中的人几乎全都埋在斯顿布奇,但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斯科特?克利瑟斯,无论死活……几年前肖恩?佛雷切在这里刻下了斯科特的名字,里面只有一柄他曾经用过的剑。”

    埃德只能胡乱点点头,匆匆走开。他无法想象肖恩那时的心情……更无法想象肖恩知道斯科特如今的身份又会是什么心情。

    ——现在连肖恩都不知道在哪儿呢。

    他懊恼地提醒自己,加快了脚步。

    回到女神像前时,他却又不由主地停了下来,望向左侧的木门。

    他的感觉不会有错……圣职者的墓穴里安静却并不阴冷,那道门之后……却有更真实的死亡。

    “那道门通向哪儿?”他回头问道。

    老牧师的回答不出所料。

    “旧的墓穴。”他说,“不属于圣职者……以前会有虔诚的信徒希望能被葬在这里,其中有一些会被接受……包括克利瑟斯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

    埃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传说奥斯本?克利瑟斯死于乱军之中,他的头颅被割下来插在维萨城外的木桩上,以恐吓那些依旧不肯放弃抵抗的追随者,而后他腐烂的尸体被焚烧成灰,撒进了维因兹河……至今维萨城里仍有人会在那一天将一杯红色的葡萄酒倒进河中,隐讳地纪念那位不幸的王者。他或许不是一个完美的君王,却依旧是个令人心折的英雄。

    埃德踌躇着,突然很想去看一看那位国王——他的先祖最后的安息之地。但现在可还有大把更紧要的事……

    眼前有白色光芒微微一闪,埃德惊讶地抬起头,看向永恒之杖的顶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