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高塔内外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森?克罗夫勒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阴沉,不悦,心事重重,难以捉摸。【全文字阅读】

    当然……他们距上次见面也还不到两个月。

    艾伦轻捶着自己的断腿,不禁有些感慨命运的变化多端。两个月前,他还是伊森求助的对象,两个月后,他却得来向伊森道歉——为了同一个人。

    博雷纳?德朱里,“被神选择的男人”。

    “你确定他是被人劫走而不是自己逃掉的?”

    伊森的问题倒是出乎艾伦的意料。

    “……他有什么需要逃掉的理由吗?”艾伦苦笑着,看似玩笑般随意地问道,“或许有些招待不周……但我觉得他至少对柯林斯神殿的美酒还是十分满意的。”

    “当然,他是个容易知足的人,唯一不满意的只有他屁股下面那张椅子。”伊森一脸怨气,深陷的双眼里满是血丝。

    这个执政官看起来当得并不轻松,但艾伦对他可没有什么同情。自己选择的结果就该自己承受……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

    “……我听说他是个不错的国王。”他小心地试探着。

    伊森冷哼一声,灌下了一大口酒:“是不错。除了他一点也不想当这个国王之外。”

    艾伦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他这么说的吗?”

    “不。他从不抱怨,但看着他的脸我就知道,他时时刻刻都想逃走,跟从前没什么两样!”伊森低吼着把酒杯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

    他倒是十分坦率。坦率得让艾伦疑心他是不是喝得太多……或者假装喝得太多。

    但伊森随即沉默下来,苍白的手指玩弄着酒杯,空茫的眼神不知望向何处,那种发自内心的疲惫却是真实的。

    治理一个国家大概比夺下它要难得多。

    半晌之后。他摇摇头,冷静了许多。

    “你确定他还活着?”他问,从语气却听不出是否真的关心博雷纳的生死。

    “从柯林斯神殿带走一位受邀而来的国王是极其危险的……我不觉得冒险做出这种事的人,会轻易让博雷纳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掉。”艾伦谨慎地回答。

    伊森点了点头,手指轻敲桌面:“一个月内,我能控制住局面。但你们最好能尽快把他找回来……我可不想被人当成弑君者。”

    他如此直白,倒让艾伦无话可说。

    “请放心。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不得不补上一句。“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柯林斯神殿也一定会给所有安克坦恩人一个解释。”

    伊森看着他,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艾伦?卡沃……”他向老人举起空杯,“你是真的不明白吗?无论博雷纳是从此再无音讯。或是有人亲眼看到他被谁所杀……无论你们给出了多么无懈可击的解释,我都会是那个被怀疑,被谴责,被安上弑君罪名的人。哪怕我最终加冕为王……或死于乱剑之下。”

    艾伦勉强一笑,告辞而去。在他身后。伊森依旧呆呆地坐在原处,瞪着他一片狼藉的桌面。

    “混蛋……”良久之后,他低低地咒骂出声,“你最好能给我完完整整地滚回来!”

    .

    黑暗中的气息如此熟悉。让博雷纳不得不怀疑他又回到了黑堡之下的地牢……又或者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醒来之后,他好久没有挪动过位置,只是抱着双臂静静地坐在那里。疑惑地回想,到底哪一部分才是真正的幻觉——是神前的死斗。奇迹般的死而复生,伊莱的复仇,身不由己地登上王座……还是在柯林斯的广场上被人一把抓住脚腕拖下水,眼前一黑……然后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地牢?

    这些不可能全都是真的。他生命里最精彩的部分明明已经过去,经历了那一切,他有权利要求余下的生命过得平静一些,甚至无聊一点都没关系!

    但在确定自己神志清醒之后,他只能承认,他就是这样一个被诸神所眷顾的男人——而诸神显然都以折腾他为乐。

    他认命地开始在黑暗中摸索,最终确定,这并不是黑堡之下的地牢……至少不是他曾经待过的那一个。

    这地方要狭小得多,他甚至没办法完全站直,走三步就能摸到对面的墙,而且任何一面墙上都没有那个曾带给他希望的,小小的洞。当然也不会有三个年轻人……两个人一条龙,在黑暗中告诉他,他们相信他不会杀害自己的父亲……

    而角落里两具枯骨更让他的心凉得透透的……这里甚至都没有守卫来处理尸体吗?!

    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还会有人来救他——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博雷纳微微有些惭愧起来。什么时候他堕落到一心指望别人来救他,而不是设法自救了?他好歹也是个国王……虽然不怎么情愿,但总不是什么被巨龙抢走,锁在高塔上的公主!

    他振作起来,检查了自己身上的东西。给他搜身的人一定相当仔细,不但所有的武器、装饰全都不见,连衣服都给换了一套……那大概不是因为担心他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会着凉。

    他意识到这个地方并不冷。虽然颇为潮湿,却比卢埃林他已经不再生火取暖的房间还要温暖一些。头上能感觉到一丝微风,却没有光。再三试探之后,他终于摸到顶上有一个洞,被纵横交错的铁栏封得严严实实,无论他怎么摇晃都纹丝不动,甚至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儿,博雷纳使用了最简单的方式来确认自己到底被扔到了什么地方。

    “喂!!”他放声大叫,“有人吗?!……”

    他吼了半天,嗓子都开始冒烟,也没有半点回应,当他摇摇头准备放弃时。却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丝半死不活的声音:

    “诸神在上……就不能让人安安静静地死掉吗?我才刚刚梦见一壶好酒!”

    博雷纳咧嘴笑了。

    “嘿,朋友,”他说,“抱歉打扰了你的好梦,我也只不过是想要死个明白……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得到的是一个心灰意冷,听天由命,却又无可反驳的回答:“有什么区别?等你死了。你自由的灵魂自然会知道。”

    “……如果我还不想死呢?”

    “那你就是在折磨你自己。听我的。‘朋友’,要么躺下等死,要么一头撞死。三重塔里,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出去。”

    心中一寒,博雷纳猛地站直了身体,头重重地磕在铁栏上。

    “三重塔?”他惊疑地重复。“斯顿布奇的三重塔?!”

    .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三重塔都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风景。它扭曲。怪异,乌沉沉地像是能吸收周围所有的光明……但它如此之高,高得让人无法不心生敬意。

    安特?博弗德抱着双臂站在窗前,凝望着不远处半截藏在云雾里的高塔。突然对那个修建图书馆的主意又有点犹豫。

    三重塔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藏书之地。尽管能从唯一可见的大门进入的那几层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但吸引着法师们趋之若鹜的,显然不是他能看见的那些烂了大半的书籍和卷轴。

    在进入洛克堡。成为国王之前,他就听过这样的传说——觊觎塔中力量的法师一旦进入。便永远无法离开,而他们的力量和生命会被吸收,支撑那扭曲的高塔永不坍塌。

    借着清理那些已经烂了大半的书籍和卷轴的机会,他或许能发掘出其中的秘密……但那是否值得?

    他了解魔法的力量,也见识过魔法的可怕之处。自从派出的前几批探索者要么一无所获,要么再也不知所踪之后,近十年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好奇……以及想要索性砸毁它的冲动,像历任国王一样,对那座高塔置之不理,毕竟,那不会是毫无理由的。

    而且三重塔可不是那座隐藏在城市角落里的无名的坟墓,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或许整个洛克堡都会毁于一旦……

    “陛下。”身后有人轻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费迪南德伯爵,亚伦?曼西尼大人求见。”

    “让他进来。”

    安特随手拉上了窗帘,反正阴雨天的光线也惨淡得令人心烦。

    亚伦?曼西尼还是一副天真随和,自得其乐的样子,笑眯眯地向他的国王陛下行了一个过分恭敬,却并不令人讨厌的礼。

    “我为您想要的新图书馆找到了一个绝妙的位置,陛下。”他高高兴兴地开口,“您一定会喜欢那地方的。”

    安特一时哑口无言——他才刚刚打算放弃这个计划……

    “什么地方?”他问。

    “就在斯托克喷泉南面,阿德拉旧街市场。”曼西尼快活地回答。

    安特皱了皱眉:“那地方可住了不少人。”

    “我知道,我知道。”曼西尼依旧笑容满面,“可附近的人都在抱怨那里盗贼出没,污水横流……一座新图书馆才适合斯顿布奇最美丽的喷泉之一,至于住在旧街的人,新城西面还有一大片空地,只要能给他们一点点补偿,我想他们会很愿意搬到空气清新的郊外的。”

    安特沉默了片刻。阿德拉旧街市场是上城区与下城区之间一片杂乱的街巷,他也曾经想过将那里好好整顿一番,却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一个新的图书馆倒的确是不错的理由。

    至于“补偿”……这十年来,国库倒是充裕了不少,这也是他最为得意的地方。

    “别太吝啬。”他告诉曼西尼,“我可不想听到鲁特格尔的国王为了建一座图书馆而让他的子民无家可归的传言。我会让塔伯知道这件事,剩下的你可以跟他商议决定。”

    “当然,当然。”曼西尼拍着肚子向他躬身,一脸的心满意足。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安特若有所思地交叉起双手……新城西面,就在三重塔的阴影之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