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噩耗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辛格尔蹲在地上,对着小喷泉发呆。【全文字阅读】

    一连两天都没有什么好消息。倒不是没有线索,而是线索太多,反而让人无所适从。安都赫的大祭司在五月节的第二天就用定位术找到了他送给博雷纳的一枚魔法戒指——它就躺在斯塔内斯特尔的湖底,不远处是博雷纳的长剑……而后他们在一家维萨城的杂货店里找到了博雷纳的斗篷,店主声称那斗篷是一个水手卖给他的,而水手则声称斗篷是他从斯塔内斯特尔湖里捞起来的,他理所当然地将其视为了女神送给他的礼物……

    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那年轻的水手与博雷纳的失踪有关,只能让他离开。埃德无数次地后悔当时的犹豫——为了“保密”而没有尽快向安都赫的大祭司求助。如果能扔开那些无谓的顾虑,他们说不定还能及时救回博雷纳,而如今,他们唯一能确认的是,博雷纳大概曾经被人拉进水里,而把他带走的人相当了解魔法,明智地迅速扔下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当时广场上和湖中都一片混乱,而他们又不能堂而皇之地寻找博雷纳,暗中的打探得到的,只有无数难以确定的“好像”、“似乎”和“可能”……艾伦的冒险者朋友们追查到了一个失踪多年的猎人,他的;万;书;吧; .nsb.m名字刻在两支五月节当晚射向圣职者们的箭上,但他早在五年前就已消失在卡尔纳克群山的森林里,人们相信他已经死在不知那个角落……他们还怀疑那些制造灰雾的和发动攻击的人当晚就隐藏在参加五月节的人群中。但那几天维萨城里涌进了无数陌生的面孔,想要查清谁有嫌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有的线索都与之类似,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布劳德和艾伦几乎派出了他们所有的人手,埃德相信他们迟早能发现些真正有用的消息,但……他却一点也帮不上忙。

    真正没有一点线索的是肖恩的失踪——只有他的盔甲和武器还整整齐齐地挂在他房间的架子上,像是在等待他归来。

    墓穴中的那一次意外之后,布劳德大概不想让埃德再离开神殿一步。他当然无法命令他,但可以诚恳而坚决地“希望”——埃德便只能成天徘徊在神殿中。还得努力装出一副从容镇定的样子,只有在独处时……以及在伊斯的面前,才能表现出他的沮丧与无力。“总会有你能帮得上忙的地方的。”伊斯如此安慰他。

    埃德只能报以苦笑。

    他努力想要从眼前的一团乱麻中理出一点头绪。却越来越灰心地意识到,他此前的生活与经历,都实在太过单纯,而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

    那并不是谁的错。或者这个世界的错。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接受。

    有人叩响木门时他仿佛从梦中惊醒般跳了起来。赶紧把脸上的肌肉调整到合适的位置。

    推门而入的是布劳德,而他的神情让埃德心中一惊。

    ——他带来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你们找到博雷纳了吗?”他惊惶地轻声问道,唯恐下一刻抬到他面前的便是博雷纳冰冷的尸体。

    布劳德摇摇头,面色沉重地走过来,无声地递给他一封信,眼中有无法掩饰的惊讶、疑惑、愤怒……和同情。

    一阵寒意袭过全身,埃德几乎没有接过那封信的勇气,许久才压下那难以控制的恐惧。尽量平稳地伸出手。

    菲利?泽里凌乱的字迹映入他眼中。信很短……但埃德完全看不懂那些简单的句子。

    身体与灵魂中所有的温度被一点点抽离,他一次又一次试图理解每一个熟悉的词语里真实的含义。脑子里却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咆哮着拒绝。

    信上的字迹开始扭曲,消失在一片模糊之中。埃德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冰原,整个世界寂无人声,冰冷而雪白,亮得刺眼,冷得刻骨,仿佛在灰岩堡的那一晚,他梦中所见的不祥的光芒……

    艰难的呼吸里带着隐约的血腥,他想要张口呼救,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埃德……埃德!”

    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拖出那绝望的幻境。

    眼前是伊斯写满担忧与疑惑的面孔。

    “到底怎么啦?”他问他,声音难得的轻柔。

    埃德怔怔地望着他。他以为自己会哭,但他没有。

    “他死了。”他低声回答,几乎听不出那是自己的声音,“他们杀了他……”

    无法形容的悲伤之外,愤怒如巨浪般汹涌而来:

    “——他们杀了诺威!”.

    罗莎轻轻地关上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她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午后的阳光将窗外一丛知更草的影子映在她脚下,不远处有歌声隐约传来。在靠近精灵王国的地方,连人类也似乎更喜欢用精灵语来唱歌了……

    这是个宁静而美好的午后,罗莎却只担心那些精灵语会飘到泰丝的耳边。那个红发的女孩儿现在可经不起一点刺激。

    她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拐角处,赛斯亚纳挺拔的身影站在另一扇窗前,静静地望着窗外那一片他再也回不去的绿林。

    再轻的脚步声也逃不过精灵的耳朵。剑舞者回头看着她,眼中有无声的询问。

    罗莎摇摇头,很想叹口气。她很清楚她端进去的午餐不会有人碰,毕竟,连她自己都没有一点胃口。

    悲伤和愤怒沉沉地堵在胸口,但她知道,她无能为力。

    诺威救了她父亲的命,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但她无法为他复仇。

    直到现在她都不能相信那是真的——虽然多嘴杰恩号在半路上被精灵们前来寻找静默之音的船截住,一队显然是士兵的精灵带走了诺威,但他们留下了泰丝,也并没有拒绝菲利与他们一同前往格里瓦尔。

    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平和,让他们以为危险已经解除。多嘴杰恩号开去了斯顿布奇,罗莎、娜里亚、赛斯亚纳、阿坎和泰丝则在格里瓦尔的森林外,一个人类的小镇上住了下来,等待着那似乎已经不再是什么大问题的麻烦完全解决。

    诺威会来找他们,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去西部荒原,开始另一场冒险。诺威确信在欧内斯特荒原和基茨山脉交接的地方,隐藏着好几个丘陵巨人的遗迹,而那些巨人比矮人还要酷爱黄金,运气好的话,他们很容易就能赚回足够的钱,让罗莎和赛斯亚纳摆脱“违约”的尴尬境地。

    连娜里亚也兴致勃勃地打算和他们一同前往。黑发的女孩似乎有意无意疏远着她的“弟弟”和已经成为圣者的埃德,那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小小的纠结,让罗莎觉得十分有趣。

    近乎无聊的平静持续了两三天。而后,昨天下午,他们正在楼下喝着清凉的啤酒时,一个金发齐腰的女精灵冲进了进来。

    精灵通常是优雅而矜持的,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地独自闯入人类的地盘,更不会一声不响地举剑就朝人砍过去——如果不是泰丝的反应够快,那一剑几乎能将她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维奥莉塔!”惊魂未定的红发女孩扔掉酒杯,跳起来大骂:“你疯了吗?!我又怎么惹到你啦!”

    那时她的声音有微微的颤抖,罗莎还以为那是因为害怕,但回头再想一想……那一刻泰丝大概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罗莎听说过维奥莉塔,诺威唯一的妹妹,却是一次见到。那美丽的精灵有一张酷似诺威的面孔……但诺威的脸上从不曾有那样凌厉的神情。

    散乱的金发披在她肩头,再没有半分优雅可言,惨白的脸上,一双幽幽的绿眼睛深得发黑,那发自内心的恨意如此强烈,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后退。

    她一言未发,只是仿佛真的失去神智般再次地挥剑砍向泰丝,酒馆里顿时乱成一团。泰丝似乎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灵巧与敏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罗莎不得不拔剑上前,却几乎无法招架那其实打得没什么章法的精灵,直到一直缩在自己房间里的赛斯亚纳闻声而来,才制住了维奥莉塔。

    但当维奥莉塔突然扔下剑蹲在地上失声痛哭时,剑舞者也只能狼狈地收回双剑,惊慌失措地看向罗莎。

    差不多独自养大了几个小鬼,罗莎在安抚失控的小孩子方面还算是颇有经验……虽然维奥莉塔的年龄应该是她的几倍,哭泣的样子却跟个孩子也没什么两样。

    那时她已经明白,事情只可能与诺威有关。她蹲在维奥莉塔身边,耐心地等着精灵的哭声渐渐低下去,才试探着开口询问。她的精灵语不算太好,但她知道,维奥莉塔需要听懂的词只有一个。

    而诺威的名字……她不会念错。

    当维奥莉塔终于抬起头,她眼中的绝望让罗莎的心猛的抽紧。

    “他死了。”她喃喃低语,怨恨的目光直直地望向泰丝,“他死了!……泰丝?谢帕德,是你害死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