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答案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有好一会儿泰丝只是站在那里没动,但兰斯原本已经放下的手再次握在了剑柄上——他分明地感觉到了危险。【无弹窗小说网】

    “我不信。”红发的女孩垂头喃喃低语,颤抖的声音渐渐无法成句,“我……不信……”

    那被悲伤与绝望撕扯着,宛如哀鸣般的声音,让兰斯也不禁为之心碎。他不忍地向前一步,想要开口安慰,眼前红影一闪,泰丝已经向着他直扑了过来。

    “我不信!!”她嘶吼着,眼中燃烧的是比世上一切火焰都更要可怕的怒火。

    兰斯不得不拔剑拦在她与佩恩之间。他并非从小受训的剑舞者,但能成为银叶王的侍卫,靠的可不只是他们少年时的交情。

    他没让泰丝再靠近银叶王一步,却也不忍心伤害她。泰丝则毫无顾虑地使出了她所有的手段,匕首,短剑,不知藏在那里的机关,莫奇的尖牙……

    最后一种活生生的武器让精灵犹为狼狈。他不能伤它,却也不能仍由它窜出去咬上佩恩一口……简直和它的主人一样难缠!

    当他在犹豫间让泰丝的匕首擦过了他的手臂,佩恩的声音里终于有了隐约的怒意:“那么你到底要怎样才相信?” “……我要见他。”她声音低哑地回答,“我要见他!不管是死是活……”

    “那不可能。”佩恩断然拒绝,“我说过他已经不存在……他背弃了他的种族与神明,我不知道他的灵魂是否会得到原谅,但他的躯体只能永远深藏在黑暗之中。”

    片刻的死寂之后,泰丝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兰斯不知道她小小的身体里如何能发出那样可怕的声音。但他抓住机会卸掉泰丝的武器,将她整个抱了起来,束缚在双臂间,任由她含糊地哭叫着踢打……以及一只猫鼬牢牢地咬在他肩头。

    他无奈地望向佩恩,不知道那越来越捉摸不透的王者到底想要怎样。

    “放开她!”黑暗中有人叫道。

    兰斯当然不能放手,但那只死死地咬在他肩膀上的小东西倒是松了口,叽叽地叫着跳到了地面。飞快地窜进另一个人怀中。

    娜里亚出现在兰斯面前。怒视着他:“放开泰丝!”

    兰斯无言以对——尽管身后跟着两个守卫,气势十足的娜里亚看起来不像个被押送的囚犯,倒像位被护送的贵客 。 泰丝已经放弃了挣扎,已经开始在兰斯怀中放声哭泣,被她的泪水浸湿的地方,比她用匕首划伤的地方还要滚烫和疼痛。

    一个哭成这样的女孩儿的确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威胁——兰斯尴尬地放开手。把泰丝交回给了罗莎。

    在她们身后不远处,维奥莉塔?逐日者看了他一眼。沉默地单膝跪地,长长的金发垂至草地。

    她的目光冷过剑锋,而兰斯只能苦笑。

    “回家吧……”

    泰丝似乎永远也不会再停下来的哭泣声中,佩恩叹息着:“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回家。忘掉诺威……你还年轻,你会找到更值得你珍惜和爱恋的人,只要活下去。再痛的伤口也会愈合……那也会是诺威所希望的。”

    泰丝大概根本没有听见,她蜷缩在罗莎的怀中。哭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崩溃。

    “别这么提起他,好像你真的在意什么一样!”娜里亚愤然开口,“我以为精灵是多么高贵而睿智的种族……你们却未经审判就杀死了一个我所见过的最正直又忠诚的精灵,甚至都给不出一个罪名!”…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佩恩的声音平静如常。

    “是不需要解释,还是不屑于解释?”娜里亚毫不客气地反问,“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们不过是短命又愚蠢的人类,可我们至少能分辨出是非黑白,知道一个人是好是坏,知道一件事是对是错……而您所做的这件事,陛下……毫无疑问是错的!”

    怒火油然而生,兰斯站在了佩恩的面前,对着娜里亚脱口而出:“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那就让我知道!”娜里亚依旧直视着佩恩,半点也没有退缩地吼回去。

    佩恩摇摇头,没有回答。

    眼角掠过一点寒光时,兰斯的心猛地向下一沉。

    他飞快地转身扑向佩恩,却已经来不及阻止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快如闪电地冲了出去的泰丝。

    不知她又从哪里拔出了另一柄奇形怪状的小刀,看起来几乎像是一块破碎的刀片,划开空气时却带出一种沉闷而古怪的风声。

    佩恩敏捷地避开了这一击,小刀撕裂了他的长袍。那当然不会致命……却足以害死泰丝自己。

    藏身于阴影中的守卫发动了攻击。王者遇袭,哪怕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命令,身为守卫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将敌人击毙。

    最先射出的长箭被兰斯不假思索地挥剑击飞,出手后他才反应过来那意味着什么,忍不住后背一凉。

    “住手!”佩恩叫道,声音里终于有了一丝恼怒。他拔剑挥开了另一支射向泰丝的箭,利落地缴下了她手中的武器,罗莎赶紧扑过来牢牢地抱住了泰丝。

    但精灵王的命令却消失在另一声更大的怒吼中。

    所有人——无论人类还是精灵,都在那一声从天而降的咆哮中退缩,巨大的恐惧砸在每一颗跳动的心脏上……那不是单凭勇气或天赋便能够对抗的力量。

    抵抗力更强的精灵最先恢复过来,再次组织起来的攻击却已经转移了方向。

    “龙 !”有谁不由自主地用精灵语大叫着。

    白色巨龙掠过林间,淡紫色的蓝花楹纷纷而落,星光之下,巨龙银白色的鳞片光华流转。那是南方的精灵们从未见过的景象——巨龙已经有几百年不曾出现在格里瓦尔,更别提一条喜欢生活在冰雪之中的冰龙。

    “住手!别攻击它!”眼看着附魔的长箭射向巨龙,佩恩再次放声喝道。

    咒语声从巨龙背上飘落,一道无形的风墙让所有的箭矢都改变了方向。跃出阴影的剑舞者们在佩恩的命令下停止了攻击,却依旧将他们的王者护在了身后,沉默地持剑以对。

    “伊斯!……埃德!”娜里亚拍拍胸口,抬头高声叫道,说不出是惊是喜。

    冰龙落在了林间的草地上,在所有惊讶的目光中,一个穿着白袍的身影从它脖子上跳了下来。

    黑发的年轻人身材不是太高,并不咄咄逼人,却也很难令人忽视。他握着一根细长的手杖,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面孔,有着高高的额头和一双又深又大的眼睛,此刻却深陷在眼窝里,显得憔悴不堪。

    “……圣者。”佩恩挥手让他身前的守卫退开,缓步走到埃德的面前。

    “我的确记得我与您有约,”他的声音依旧温和有礼,“但我不曾料到这样突然的拜访……您该先告诉我一声,圣者。无意冒犯,但您的冰龙……”他抬头看了看了白色的巨龙,“在这里,恐怕它并不像在北方那样声名远扬。如果精灵们将它的出现当成了某种攻击,希望您能够见谅。”…

    埃德静静地注视着他,许久没有回应。他的脸色极其苍白,白得跟身后冰龙的鳞甲没什么两样,只是更缺乏生气。

    “……杀了他,埃德!”泰丝浸满恨意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杀了他!是他杀了诺威!是他杀了诺威啊!”

    她又一次在罗莎的束缚中挣扎起来,泪水仿佛已经枯竭,仇恨却没有。

    埃德怔怔地看她一眼,目光中充满痛苦与歉意。

    而后他望向佩恩,却依旧一言不发。

    “……或者,你真打算将这变成一次攻击吗,圣者?”佩恩低声询问。

    冰龙犹如威吓般无声地扬起巨大的双翼,精灵王毫无惧色地看着它,眼中只有一丝赞叹,没有后退一步。

    “……不。”半晌之后,埃德终于开口,声音暗哑而疲惫,“我向您致歉,银叶王……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来此并无任何恶意,只是希望知道……”

    最后一句话不可避免地颤抖起来:“我只是希望知道,诺威?逐日者因何而死……我想您的侍卫已经代我向您转告,诺威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我的请求……”

    “我的确已经得知。”佩恩平静地回答,“所以您以圣者的身份前来,向我寻求一个解释?”

    埃德微微挑起眉,疑惑地看着他。

    “那么我可以告诉您,诺威的死与您让他做了什么……与他知道了什么毫无关系。他的死是因为了他做了一个精灵不该做的事,而关于这个,我并不需要向您解释。”佩恩垂下双眼,声音在夜风中显得异常冰冷。

    长久的沉默之后,埃德声音再次响起:“那么……如果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而来,请求您告诉我,为什么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每一个了解他的人都会被他的勇气,宽宏,商量和……微笑所折服的精灵,到底为什么非得死于他深爱的族人之手……您又是否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