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囚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博雷纳安静地躺在黑暗中。【最新章节阅读】

    他也已经没有力气再发出什么声音。这潮湿得连四壁都会渗出水珠的监狱大概能让他多支持几天,但饿死跟渴死又有什么区别?

    隔壁的男人昨天便已经完全无声无息。博雷纳没能问出他被关在这里的原因,就像他始终猜不透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想到一具尸体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开始腐烂发臭,博雷纳倒宁可自己死得快一点。

    但他当然不会真的一头撞死——还不到最后一刻,总得继续挣扎。就算是为了克里琴斯,和他甚至还没能见上一面的,刚刚出生的小女儿。

    他竭力无视饥渴带来的痛苦,一次又一次试图理清思绪——他到底为什么会在三重塔里?这与鲁特格尔的国王陛下到底有没有关系?

    尽管在柯林斯神殿见到的安特国王看起来友好而虔诚,而他的王后更是相当天真可爱……但博雷纳很清楚,安特?博弗德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

    博弗德家族人丁兴旺,子嗣众多,王朝的内斗虽不像安克坦恩那样总是十分激烈,却也从未停息,作为前国王的堂弟的次子,安特在所有拥有继承权的年轻人里,离王位的距离就算不是最远,也没有多少优势可言,当加登?博弗德暴病而亡时,最初起兵争夺王位的人里也没有他的身影,最终加冕为王的却是他……以博雷纳并不想要的那点“经验”来判断,这绝对不只是幸运而已。

    但水神神殿的支持显然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即使博雷纳听说过国王陛下暗中对神殿……尤其是对肖恩?佛雷切越来越大的影响力颇为不满,但他真会大胆到在柯林斯神殿,在确认新圣者的聚会之中。偷偷绑架被肖恩请来的贵客,圣者的朋友……邻国的国王?

    安特看起来可不是那种喜欢铤而走险的人。

    何况他绑架他干什么?为了让安克坦恩的局势再次动荡起来,以便鲁特格尔有机可趁?安克坦恩的确在上一次两国交战时夺走了北方的大片森林,但安特不是也已经趁安克坦恩内乱未平的时候悄悄地夺回去了嘛……北方人尚武,但多少也开始厌倦没完没了的战争,而博雷纳又是个没有多大野心的人,能治理好现有的国土他就心满意足了。可一点也没打算再启战端。大家和和气气地做点生意不好吗?……

    就算安特真的有意向安克坦恩开战……杀掉博雷纳扔进维因兹河不是更简单吗?如此费力地把他千里迢迢弄进三重塔。又似乎不打算让他活下去……到底有什么意义?

    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就这么死去,实在不太甘心。

    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浮现出伊莱?克罗夫勒苍白的,带着冷笑的面孔。一种更深的忧虑让博雷纳忽然清醒了几分。

    ——如果是有人试图让两国开战……

    一旦被人发现他的尸体躺在三重塔里,安特恐怕很难分辩这根本与他无关,毕竟,三重塔就在洛克堡中。他的眼皮底下……而一旦被煽动,人们总是很容易失去理智。一点小小的摩擦也会变成争斗。争斗会变成战争……

    博雷纳经历过战争。无论谁输谁赢,无论到时他是不是早已死去,他都不希望安克坦恩再一次陷入战火。尤其想到站在幕后的黑影很可能是死灵法师……一个遍地亡灵的国度可不是他想交给塞尔西奥的。

    他攀着湿滑的墙壁爬了起来。虽然依旧想不出要怎样才能逃出去,但总不能真的躺着等死。

    艰难地站直身体。他不知多少次地摸索那唯一的出口——头顶的铁栏依旧坚固得令人绝望。

    “有人吗……”他用残存的力量近乎茫然地叫着,却并不指望能得到回答。

    .

    罗莎停下了脚步。

    她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那飘来的声音仿佛是谁梦中的低语,含糊而轻微。几不可闻,让人疑心是某种幻觉。

    在这鬼地方待得太久。有点幻觉实在是正常不过。

    但精灵也同样停下了脚步。

    “……有人。”他回头轻声告诉她。

    脑子里那根弦绷得更紧,罗莎下意识地握紧了剑柄。

    “先等等。”她说。

    那或许会是德阿莫……但在这里,无论多么谨慎都不为过。

    三重塔……虽然从斯顿布奇的任何角落,抬头都能看见这座高塔,她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钻进来。先不提那些关于它的可怕传闻。三重塔位于洛克堡中,作为一个家在斯顿布奇的人,罗莎可一点也不想招惹高墙内的国王陛下。

    爬上那道长长的阶梯时她就已经有所怀疑,但直到他们钻出一道小小的门,火把的光芒摇晃着,照亮周围怪异地向内凸起的黑色墙壁,却无法穿透她头顶和脚下深深的黑暗,她才能确定,他们是真的身在三重塔中。

    这宏伟却诡异的建筑让赛斯亚纳也好一阵儿说不出话来。远远地从外面看是一回事,身在其中又是另一回事。空旷与黑暗让这原本就巨大得似乎超出了人类能力的高塔,在怪异与神秘中透出一种奇特的傲慢。他们孤悬在半空,火把的光芒像是无边的夜色中一点萤光,微小而脆弱。

    脚下有另一道阶梯,仿佛直接从墙壁上伸出,另一边便是深不见底的黑暗,看一眼便足以令许多人心惊胆战,但阶梯下的另一个入口,却又有着无比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墙上还有很多门……上下都有。”赛斯亚纳轻声告诉罗莎,“一条石梯连着两扇门。”

    他的语气对一个不擅长表露情绪的精灵来说,几乎可以用“兴奋”来形容。

    和他相处得越久,罗莎越清楚,或许是被压抑得太久,年轻剑舞者的好奇心和对冒险的向往,恐怕比诺威还要强烈。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想知道门后到底都有些什么。”她苦笑,“而且我也讨厌迷宫。”

    精灵只是静静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但罗莎能看出他眼中的渴望,而她见鬼地不忍拒绝,无论她的理智如何在她脑子里大叫着,现在退回去还不算太晚……只不过,赛斯亚纳很可能会找机会自己溜进来,虽然到时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是她的责任……

    “我只带了两根火把。”她认命地说,“这根一旦熄灭,我们立刻往回走。以及……什么也别碰。”

    赛斯亚纳毫不迟疑地用力点头。

    罗莎起初还担心他们会迷路,但那似乎是不可能的。门后与门前一样,都只有一条路,无论是长是短,无论两旁是空荡荡的房间还是堆积如山的宝石……罗莎在那堆可以媲美一条巨龙的宝藏的宝石堆前站了好久,还是理智地没有伸手去碰一颗。

    它们如此一尘不染,熠熠生辉……在这已经不知多少年无人进入的高塔深处,很难让人相信那不是什么陷阱。

    罗莎?拉图斯固然爱钱,却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而前方隐约的声音是不是另一个陷阱?——难说。

    如果可以的话,罗莎很想偷偷弄灭那耐用得不合时宜的火把,转身往回走。她有非常、非常不祥的预感,每前进一点便强烈一分……

    那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却执着地响着,凝神细听,连她也能听出,那是一个男人绝望的呼救,嘶哑破碎的声音无法分辨是不是属于德阿莫,但在这种时候回头,连她也没办法说服自己。

    在她点头之后,赛斯亚纳才无声地继续向前。找到传出声音的地方对他来说毫不费力,罗莎几乎要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他越来越快的脚步。沿着弯弯曲曲,忽上忽下的通道转了几个弯,火光照亮了一段犹如蜂巢般的通道。

    上下左右,被铁栏封住的洞口整齐地排列着,远远地延伸至下一个拐角,地上零星散落着一些像是石块的东西……

    看清那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罗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那是碎骨。

    她不是个胆小的人。但从小听着三重塔的故事长大,某种恐惧似乎根深蒂固地扎在心底。而她确实记得所有的传说中最可怕的那个——进入三重塔的人永远无法离开,是生是死,他们的生命与灵魂都将与高塔融为一体,所以它才能一直屹立在那里,不仅没有坍塌,也无法被损坏,甚至近两百年里连一片碎裂的石块都没有掉下来过……

    现在看来,那恐怕并不是人们编出来吓唬小孩子的。

    在她不知不觉放慢脚步的时候,赛斯亚纳在不远处地面上的一个洞口边蹲了下来,那声音却已经停止。

    罗莎迟疑地走了过去,放低火把。开始黯淡下来的火光里,她看见了铁栏下那一双骇人的眼睛。它们呆滞地大睁着,瞳孔却缩得极小,眼球上密布的血丝清晰可见——那几乎不像是活人的眼睛。

    但它们眨了一眨,随即,难以置信的惊喜替代了濒死的空茫,一只手猛地从铁栏的缝隙里伸了出来,苍白僵硬的手指似乎竭力想要抓住些什么。

    “救我!”铁栏下的男人嘶哑地叫着,“我是博雷纳?德朱里……安克坦恩的国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