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圣者的责任(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埃德以为拜厄会一声不响地随着泰利纳离开,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但拜厄却脸色阴沉地一直将他送到了楼下。 www..com

    在他准备踏出门口时,拜厄一把抓住他,将他拖回了门后的阴影里。

    “别相信任何人。”他一字一句地在埃德耳边低语,“肖恩,泰利纳,斯科特……甚至那条龙。”

    埃德惊讶地望着他:“我以为你把我叫到这里,是因为你相信泰利纳。”

    拜厄冷冷地哼了一声:“别告诉我你真的天真到这个地步。”

    埃德尴尬地一笑:“至少,他说的某些事……我无法反驳。”

    “他或许没有说谎,但也绝对没有告诉你全部。”拜厄松开了他的衣服,“而他为什么要告诉你那些?——你也许不是真正的圣者,但也别傻到成为一个愚蠢的傀儡。我了解这些人,他们做所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不,所有人所作的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为了自己,哪怕是肖恩……”

    他忽地闭上嘴,像是意识到自己又开始无法控制地滔滔不绝,脸色越发阴沉。

    “……我会小心的。”埃德脱口道,“你也……一样。”

    他很清楚拜厄把他叫来这里也一样有他自己的目的……但此刻,他却不由自主地对面前这个孤独,阴郁,没有人可以依靠,也没有人可以相信,无处可去,无家可归,连灵魂都失去归宿的男人,心生怜悯。

    那一瞬间拜厄脸上复杂的神情是埃德从未见过的,但他终究只是一言不发,几乎有些粗鲁地将埃德推出门外。

    .

    回家的路上埃德有些魂不守舍。泰利纳的话——即便知道那未必是真的。却始终在他耳边萦绕不去。那让他差点就直接从前门晃了进去。

    他绕到后门,却在溜回卧室的走廊拐角处撞上了多利安,依旧更像个矮人的管家看见他时显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感谢诸神!您终于回来了。”他绞着手压低声音,“我就快要无法安抚那位圣骑士大人啦!”

    埃德歉意地一笑,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拖住他的?”

    “还能怎么办?我告诉他辛格尔少爷……不,圣者大人……”意识到小主人现在的身份,似乎让多利安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叫我埃德。拜托。”埃德苦笑。

    “大人。”多利安毫不理会地选择了一个恭敬而模糊的称呼。“我告诉他大人需要休息,并且吩咐我午餐时间再叫醒他……您会在家里吃午餐的吧?”

    他满怀期望地望着埃德,让埃德几乎不忍心拒绝。但他离开神殿已经好一会儿……

    “我已经派人给神殿送去了消息,告诉他们圣者大人今天中午想要在自己家中用餐。”多利安一本正经地交握起双手,补充道。

    这过于漫长的半天里,埃德第一次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今天吃什么?”他语气轻快地问。毫不怀疑多利安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大餐。

    “有您最爱的樱桃馅饼和熏鸡肉……不过,大人。恐怕您得从窗口爬进自己的房间才行……那位圣骑士大人就守在您的房门口呢。”多利安无奈地说,“即使我坚持到要发怒的地步,告诉他这是对我的职责与能力的侮辱,他也还是寸步不离地站在那里。一刻也不肯离开。”

    埃德挠了挠头。他的窗台外面可是一大丛玫瑰……

    ——把传送术用在这种时候,是不是有点浪费?

    .

    用过于奢侈的方法回到卧室,埃德换回那一身似乎越来越沉重的白袍。对着并没有消失不见的永恒之杖怔怔地发了半天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直到多利安敲响房门才开门走了出去。

    奉命保护他的罗威尔果然像一尊雕像般杵在他的房门口,让埃德不由得心生歉意,再一次忐忑地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如果他真的在偷溜出去时出了什么事,绝对会连累罗威尔。

    多利安殷勤地邀请着像是被施了沉默术一般的罗威尔一起用餐。圣骑士没怎么犹豫便点了点头,对于与圣者同桌进餐倒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安。

    罗威尔已经年近四十,却并非高阶圣骑士,浅褐色的短发里夹着几根银丝,面容清隽,风度翩翩。埃德在神殿里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觉得他更像是位学者而非骑士。但菲利显然十分信任罗威尔,毫不犹豫地把护送埃德去见安特国王的任务塞给了他。

    据说罗威尔不单出身贵族,在成为圣骑士之前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法师——这少见的经历让埃德十分好奇。他试探着问过几句,但罗威尔显然不愿多谈,他也只能作罢。

    ——但自己也还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溜掉了嘛。

    想到这个,埃德不自觉地有些得意。

    用这个季节新鲜上市的樱桃制作的馅饼异常美味,埃德一连塞下了好几个。多利安心满意足地让人又送上了一篮,埃德才刚刚伸出手,那送上馅饼的侍女却忽地跪在了他身边。

    埃德的手僵在了半空,惊讶地瞪着那个有一头栗色卷发的女孩。

    “大人……圣者大人,请帮帮我们!”女孩深深地低着头,长长的发辫垂在了地上。

    “……希尔薇!”多利安叫道,显然也同样惊讶,“你在干什么?”

    他大踏步地走过来,怒气冲冲的样子很有几分矮人战士的气势。

    女孩明显畏缩了一下,埃德赶紧伸手拉住了多利安:“别吓她嘛……呃,不管是什么事,你先站起来再说行不行?”

    每次有人跪在他面前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他身上属于王室的血脉一定相当稀薄。

    希尔薇却只是更深地低下头去,一点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埃德无奈地搓着手:“好吧……我能帮你什么?……你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不是这样……大人,他们要把我们从家里赶出去,请您帮帮我们!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啊!”女孩开始抽泣起来。

    埃德茫然地眨眨眼:“呃……谁要赶你们?你家在哪儿?”

    “嗯……如果是这件事的话,我倒是知道一点。”多利安皱着眉,“她家在旧街市场,听说国王陛下准备拆掉那地方,建一座新的图书馆。”

    ——是个好消息嘛。

    这是埃德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混乱而臭气熏天的旧街市场一直是万泉之城里的一道疮疤。它从未完工——建起这座城市的卡萨格兰德一世原本是打算把它建成一个繁华的商业区,但直到他死去也未能完成。王位交替间的混乱中,宽阔笔直的街道两旁,空有许多宏伟的石柱和拱门,四壁却大多残缺不全的房屋渐渐被无家可归的流民所占据,等到继任的国王有精力来收拾这里的残局时,栖身于此的人数却已经增加到了令人头痛的地步。人们用被弃置的石料与木板搭起简陋的住所,层层叠叠堆积在因为不断被占据而越来越狭窄的街道旁。过于贫穷的人在他们唯一拥有的东西被夺走时往往会不顾一切,如果不小心处理,很容易又引发一场暴乱。

    近两百年里,整顿旧街市场的计划不断被提起又搁置。最近这十几年来,新的城区在斯顿布奇的城墙之外建起,原本住在旧街市场的人迁出了一些,却也有更多不愿离去。但无论如何,能将那滋生出许多罪恶与黑暗的地方变成一座图书馆,大多数斯顿布奇人大概都会拍手赞成。

    埃德确信安特国王不会只是把原本居住在那里的人全部赶出去——他或许有些虚伪,却不傻。

    “我知道要离开自己的家搬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不太容易……”他竭力安抚着那依旧在不断抽泣的女孩,“但国王陛下一定会好好地安置你们,不是吗?”

    “据我所知……似乎是要迁到新城的西面。”多利安说。

    “可那里根本就是一片荒地!”希尔薇愤愤地叫着,终于抬起头来,“我们要住在哪儿?附近的树也都快被砍光了……难道我们要去精灵的森林里砍树吗?”

    “呃……可以买?”埃德说。他也知道因为城市扩张,这几年斯顿布奇的石料和木料有些紧张,但从沿河的中部小城里买也还不算太贵。

    希尔薇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年轻的圣者:“……我们没钱,大人。”

    “我相信安特国王会给你们补偿的。”埃德有些无奈。他从不知道圣者还得处理这些问题……这不是国王和他的大臣们的职责吗?

    “补偿?”希尔薇嗤之以鼻,显然对“圣者大人”越来越缺乏敬意,“不知道够不够买上一根木梁。”

    “希尔薇!”多利安不满地斥责,看来才十几岁的希尔薇却只是毫无惧色地瞪回去,虽然眼中还有泪光,但显然原本就不是什么性格柔顺的女孩儿。

    话又说回来,住在旧街市场那种地方,太过柔顺大概也很难活下去。

    “这样吧。”埃德苦笑着挠头,“我会去跟父亲商量……辛格尔家会帮你们在新城建起新家,在那之前,我保证你们不会被从自己家中赶走……可以吗?”

    希尔薇犹豫了一下,似乎仍旧有些不满。

    “我们就不能不搬吗?”她问,“西边没有城门,我们得绕上好大一圈才能进城呢。”

    埃德怔了一怔,忽然间有些无话可说——也许他根本就不该管这件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