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圣者的责任(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br>

    寂静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罗威尔忽然轻声开口。【最新章节阅读】

    “别要求太多,女孩儿。”他说,柔和的声音里有自然的威势,“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看清你面对的是谁——他或许能满足你所有的愿望,但你的生命与灵魂,是否能承受这样的恩赐?”

    希尔薇一愣,显然有些茫然不解,眼中却也不自觉地有了畏惧。

    带着再次被唤起的敬畏,她不安地抓紧了自己的裙裾,向埃德深深地低下头去:“抱歉,圣者大人,我……我只是害怕……”

    埃德舒了一口气,心里却还是像堵了一团东西,只能有些勉强地笑着安慰她:“没什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有人因此无家可归,所以……你可以告诉你的家人和朋友,不用担心。”

    女孩儿恭敬地向他行礼,在多利安恼怒又无奈的目光中匆匆离开。埃德摸了摸有点难受的肚子,突然完全失去了胃口——不过他也已经吃得够多了。

    “多谢。”他由衷地向罗威尔道谢,“我不太会……处理这种事。”

    “这原本也并不是您的职责,大人。”罗威尔淡淡地垂下视线,“圣者侍奉诸神,而非众生。”

    “可是……”埃德犹豫着,“我们应该保护他们,不是吗?”

    他一直没能弄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对他来说,更重要的到底是神,还是人?圣者代神指引世人……可如果诸神打算放弃或毁灭世人,像他们曾经对巨人所做的那样,他又该怎么做?他的力量来自神祗。可他毕竟也只是“世人”中的一个……

    ——也许他想得太多,他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圣者呢。

    “我只能告诉您,我认为我们保护的是这个世界……保护,但并不干涉。”罗威尔的声音很轻,吐字却十分清晰,“但我并没有指导您的资格,圣者……请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埃德考虑片刻。决定不把他的最后一句话放在心上——他需要更多的意见。来帮助他理清眼前的一切。

    “可是,什么算是保护,什么算是干涉?”他厚着脸皮追问到底。“如果人类……或精灵,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可能毁掉自己,但这个世界依旧能平静地存在下去……我们也该袖手旁观,只为他们叹息而已吗?或者。如果我能因为帮助旧街市场那些人而避免一场动乱,甚至只是能让他们生活得好一些……也该告诉自己‘这不是我的职责’。然后置之不理吗?”

    罗威尔沉默地看了他很久,摇了摇头:“请恕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大人,因为我也并没有答案。我只知道。无论您是谁,无论您做什么,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只是一味地满足他们……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而后他低下头去,那带着拒绝的姿势表示他显然不愿再多说什么。

    埃德也没有再逼问。他呆呆地撑着下巴。陷入沉思,直到午餐结束,钻进马车回到神殿,也依然神情呆滞。

    “圣者——”

    在他准备找到菲利,尽快赶回柯林斯神殿的时候,罗威尔却意外地叫住了他。

    埃德回头睁大眼睛望着他,既有些茫然,又有些期待。

    罗威尔踌躇片刻才再次开口:“您或许不会高兴……但为了您的安全,我必须告诉菲利?泽里大人您今天所有的行程……而泽里大人并不擅长掩饰和保密。”

    埃德疑惑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猛然醒悟:“……你知道我去了哪儿?!”

    他被自己过大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左右看了看是否有人。

    “是的。”罗威尔坦率地承认,“我知道您并没有在自己的卧室里‘休息’多久。”

    “……你跟踪我!”埃德恼怒地叫着,却也心虚地压低了声音。

    “我奉命保护您,圣者。”罗威尔平静地直视着他,“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不存在。我更无意窥探您的**,或评价您的所为,但我不会让您遇到任何危险。”

    埃德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他——他到底知道了多少,又会告诉菲利多少?

    但他却不敢问出口。

    “以及,大人……”罗威尔轻声继续,“我并不是唯一‘跟踪’您的人……我想这才是您应该担心的。”

    埃德的脸在一阵因怒意而生的红潮之后又迅速地发白——他居然还得意地以为自己完美地躲过了所有人!……还是应该使用隐身术才对……但他实在还没有习惯依靠各种法术生存……另一个跟踪他的会是谁?他到底又惹下了多少麻烦?……

    罗威尔躬身向他行了个礼,脚步沉稳地离开。埃德呆呆地盯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乱如麻。

    .

    夜幕降临之前,好几封密信陆续送到了安特?博弗德的手中。

    每拆开一封,国王的脸色便愈发难看。他早料到埃德突然来访,不会是为了那几句可有可无的寒暄。但那位年轻的“圣者”,也未免太过肆无忌惮,即便是肖恩?佛雷切也不会如此大胆……

    但这一切是否出自肖恩的授意,却很难说。

    照他得到的消息,埃德?辛格尔从前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有钱少爷,除了好奇心强了一点,对精灵有些过分迷恋之外,没有任何野心,脾气很好,又十分慷慨……对肖恩来说,绝对是一个比费利西蒂……或斯科特更容易控制的对象。

    如今肖恩藏在了暗处,却让这位圣者出面去密会泰利纳?博弗德——那个一直明目张胆地表示对他和水神神殿的不满,暗中积蓄着自己的力量的家伙……

    他的密探无法告诉他泰利纳与埃德到底谈了些什么,但泰利纳离开的时候,显然是一副心满意足,得意洋洋的表情。

    ——肖恩发现了什么?又想借此向他暗示些什么?是想告诉他鲁特格尔的王座上随时可以换人,哪怕是曾当众对他与神殿不敬的泰利纳,也一样在他肖恩?佛雷切的控制之下吗?!

    又或者……这已经不仅仅是个威胁?毕竟埃德已经大胆到堂而皇之地告诉旧街市场的人,他们根本不用惧怕什么“国王的命令”……

    安特捏紧了手里的信,想起那位依旧沉睡在北塔上的国王。那位应召而来的火神的牧师很好地领会了他的暗示,让博雷纳?德朱里没有性命之忧,却陷入长久的睡眠……长到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查清一些事,做出各种准备。

    如今他已经知道那位女战士,罗莎?拉图斯,和她的精灵同伴赛斯亚纳,都是埃德?辛格尔的朋友,正如博雷纳一样……他们同时出现在三重塔下,绝不可能只是凑巧。要么他们试图闯进塔中寻找什么东西,却像之前的某些法师一样,被高塔的力量阻隔在外……但有什么重要到需要安克坦恩的国王假装失踪,偷偷潜入并不算十分友好的邻国的王宫?找个借口来洛克堡拜访安特再伺机钻进三重塔不是容易得多吗?就算被发现,安特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啊……

    想来想去,更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将他们送到了三重塔下……但他们自己是否知情?埃德?辛格尔又是否知道?他的突然出现和今天所做的一切,是否与此有关?……

    无论哪一种可能,似乎都有说不通的地方。

    烦躁之中,他甚至开始后悔昨晚没有当机立断地杀掉那三个家伙……但或许,即使他能成功地灭口,这消息也同样会传出去。如果那位圣者声称他听到了死者的控诉,而凶手正是安特,他要如何辩驳?毕竟他是真的那么做了,而诸神是否真能看见一切,谁也无法确定……

    但如果他就这么放走他们,而博雷纳一口咬定他是被安特派人从柯林斯广场带走,关在三重塔,只是幸运地被人救了出来……他也一样很难解释。

    愤怒和忧虑交替袭来。安特坐在那里,直至夜幕降临,侍女们轻声轻脚地点亮了蜡烛,不敢惊扰那阴沉得可怕的国王。

    一直坐到两腿僵硬,安特才撑着桌面站了起来。无论如何,他都得去跟博雷纳谈谈,尽管他差不多已经认定博雷纳要么是被肖恩利用,要么是很乐意地被肖恩利用……他能得到什么?那些被鲁特格尔夺回的富饶的山林,还是让他在水神的祝福之下,同时成为两国之王的许诺?

    ——他们真以为安特?博弗德会轻易被击败吗?他也是踩着无数人的尸体才走到这里,想要让他放弃反抗,或者从此乖乖地受人摆布,可没有那么容易。

    他召来了奥尔丁顿。影卫之外,这位不怎么聪明的侍卫官已经是他身边最值得信赖的骑士……这么一想还真是让人有点心灰意冷。那些传说中忠诚而强大的勇士们都去了哪里?……还是因为他曾辜负了一个,便再也不配得到其他人的真心?

    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念头让安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奥尔丁顿奉命而来时,他已经改变了主意。

    “先带那个女人过来。”他说。

    罗莎?拉图斯——即便是个拿钱卖命的亡命之徒,女人总归更容易对付一些。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