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身不由己的逃亡(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管怎样,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再退回塔顶。www.

    朗格一把将博雷纳抓起来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昂首阔步地向下冲,比罗莎记忆中又肥了一圈的身体几乎塞满整个通道。赛斯亚纳走在最后,但后面似乎也已经没有谁不知死活地再追上来。

    越往下走罗莎越是心惊,几个守卫无声无息地靠墙躺着,鲜血顺着阶梯淌了下去,她俯身探了探其中一两个的呼吸,一阵寒意顺着脊背窜了上来。

    他们死了……但伤口却显然不是朗格的战斧造成的,倒更像是死于类似她手中的短剑。

    “朗格!”她追上几步,问道:“你有带其他人来吗?”

    “没有啊。”朗格粗声粗气地回答,“门罗那个小崽子倒是想来,但我怕你会剥了我的头皮……不过看起来,就算没有我你也能行嘛!”

    他的语气中充满自豪,大概以为死掉的这些人都是罗莎杀的。

    罗莎叹了口气,十几年前她就“没他也能行”了,但她可没传说中那么爱杀人。连朗格也这么以为的话,毫无疑问,这些人命都会被算在她头上……

    暗中做出这种事的人,恐怕根本就不是想要救他们。她该抓住最先试图杀她的守卫的,但混乱之中,那两个家伙根本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而且就算她抓住了他们,如果对方一口咬定是她先动的手,她又能怎样?根本没人可以为她证明!

    心情越发沉重起来。靠近塔底时,罗莎从父亲身边挤过去,拍着他的手臂让他停下了脚步。

    从这里就已经能听到塔外有人大声地命令着,士兵们跑来跑去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无论是有人跑出去报了信。还是外面的人听见了塔内的打斗声……现在贸然像朗格所说的那样“冲出去”的话,他们大概都会被乱箭射死,还死得一点也不冤——因为,显然,是他们先“意图逃走”,还杀了一堆的守卫。安特国王大概不会听她解释什么,他事先就已经说得很清楚。如果他们想要逃走……

    这难道全是他的安排?可是。有必要杀掉自己那么多人,费心费力地设计得如此逼真吗?

    罗莎头痛欲裂。作为雇佣兵,她一直以来都谨慎地选择那些即使危险。但看起来不会牵扯太多的任务,就是不想一不小心被卷进什么见鬼的阴谋,但这一次却莫名其妙地陷了进来……好心果然不会有好报,还是该别去理会失踪的德阿莫。或者把博雷纳丢在那该死的三重塔里的吗?

    但现在就算把博雷纳扔出去送死,她也已经无法脱身。保住他的命,说不定还能多一个筹码,那好歹也是个国王……

    身后天真的剑舞者如果知道她此刻在盘算着什么,大概不会再用那种专注得让人心慌的眼神盯着她看了吧。

    ——这种时候能不能别再想这个?!!

    罗莎冲自己无声地咆哮。

    她还记得塔外的地势。离这里最近的门也够他们跑上好一阵儿。别提没人会给他们开门,就算借用地上被丢弃的盾牌,也防不住四面八方射来的箭。他们跑不到一半儿就会被射成刺猬……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她回头问父亲。像他这样无论怎么看都十分可疑的家伙不可能在卫兵们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晃进洛克堡,凭他一个人也绝不可能毫发无伤地硬闯到这里!

    朗格得意地咧嘴一笑:“艾琳把我塞在苹果桶里运进来的!那可真是个好姑娘。她还告诉我……”

    “闭嘴!”罗莎没好气地打断他,“她能拿苹果桶直接把你运到塔底下?!”

    而且这个季节哪儿来的苹果……守城的卫兵都是傻的吗?!

    “哦,当然不。我从那个小门儿钻进来的时候周围根本没人,只有城墙上几个傻瓜,你知道的,他们永远不会看自己脚底下……”

    “小门儿?”罗莎再次打断了他,“在哪儿?”

    “就在这塔斜对面啊,另一座塔的边儿上。”

    罗莎叹了口气——他们不可能再用同样的方法出去。

    眼下这情形几乎比在三重塔里时还要绝望,那时至少没有成群的敌人等在门外……

    “……我们要在这儿站到发出芽来吗?”朗格不耐烦地问道。

    罗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朗格已经把她挤到一边,大踏步地冲向门口。

    “朗格!”罗莎又气又急地大叫,却根本拉不住蛮牛般的父亲。一道影子从她身边掠过,赛斯亚纳扑向朗格,似乎想要阻止他,朗格却根本没有冲出门外,而是从腰间的带子里掏出一块像是石头的东西,哈哈大笑着抡圆了手臂,用力掷了出去。

    刹那间,强烈的光芒在一声巨响中轰然炸开。

    仿佛一千道闪电同时从天空劈了下来,撼动了整个王宫,玻璃碎裂的声音和惨叫声响成一片,中间夹杂着朗格得意的大笑。

    “……那是什么鬼?!”罗莎吼道,“你就不能先告诉我一声吗?!”

    她没有直视强光,双眼只是在短暂的昏黑之后便迅速恢复,却猝不及防地被那一声巨响震得发晕,耳朵里像是堵着两团东西一般,所有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奇怪。

    “那还叫什么惊喜!”朗格大笑着高举起战斧,“告诉过你我们能冲出去的!跟着我!小围巾儿!”

    他吼出一声不知道南方哪个个小岛上土著人战吼——或纯粹就是一句不堪入耳的粗口,毫无防御地冲出了门口。

    现在外面那些士兵大概还真没办法攻击,但时间或许不会太长。

    罗莎认命地叹息着,随手从地上捡起一面盾牌紧跟了上去,随即发现精灵的反应意外地迟缓。

    “……你没事吧?!”她不由自主地大叫着,有些惊慌地意识到。对于精灵敏锐的感官来说,巨响和强光很可能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

    但赛斯亚纳摇了摇头,一声不响地跟了上来,脚步依旧轻捷。

    朗格身体沉重,还扛了一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北方人,跑起来却毫不费力。轮不到罗莎动手,他把侧门边晕头转向。毫无攻击力的士兵踹到了一边。挥起战斧三两下便砸开了门。

    一根箭从罗莎头顶飞过,擦着朗格的手臂射在了破裂的门板上,却根本没有射进去。只是弹跳着掉在地上,显然缺乏力度。

    但这一箭足够警告他们,离爆炸中心较远的士兵已经恢复了过来,他们短暂的机会稍纵即逝。而门那边还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等着他们。

    “如果你还有别的‘惊喜’,最好现在就告诉我!!”罗莎一边大吼着一边把似乎想要回身反击的朗格用力推出门外。

    门这边显然是演武场。空旷的场地上几乎没人,但大概很快就会有几十上百的守卫朝他们涌过来……

    “哦哦,那个算不算‘惊喜’?”朗格得意地指向不远处。

    那是一片马厩。

    发红的火焰正从缓缓从其中升了起来。天气太过潮湿,火苗始终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滚滚的浓烟中,一大群被养得油光水滑的骏马嘶叫着冲了出来。

    “……你不是说你没带人来吗?!”

    罗莎猛捶了朗格一拳。她喜欢这样的惊喜,但更担心放火的会是她那群弟弟妹妹中的某一个。

    “我没有。可我有艾琳!”朗格冲她笑出一口白牙,“告诉过你。她是个好姑娘!”

    更多的浓烟从四处冒了起来,惊呼声四起,整个洛克堡似乎忽然间乱成了一团。罗莎觉得那不像是一个“好姑娘”就能做到的事……但现在也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即便周围一片混乱,还是陆续有士兵向他们冲了过来。罗莎叹口气,拔出长剑,无奈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滩不知怎么踩进去的烂泥里越陷越深。

    如果能幸运地逃过这一劫……她绝对要让那个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的家伙知道惹怒罗莎?拉图斯的代价!

    精灵双剑出鞘的声音清晰悦耳,与朗格粗鲁的咆哮奇异地融合在一起,罗莎的唇边挑起一丝微笑。

    他们依旧深陷在洛克堡中,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知道,他们一定能逃出这里。

    至于之后的麻烦……正如伟大的水神圣者埃德?辛格尔所说——“总会有办法的。”

    弥漫的黑烟也同样让他们呛得难受,但至少让弓箭手失去了作用。背靠背地击退一轮攻击,他们飞奔向最近的北门,隔着老远便能看见门前严重以待的守卫。

    想要硬闯出去,似乎有点难度。

    “……你还有另外一个那种玩意儿吗?”缩在草料堆后,罗莎怀着一丝希望问父亲。

    朗格用力摇头。

    身后一阵马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里,还夹着一种分外沉重的车轮转动的声音。

    罗莎回过头,烟雾之中,两匹黑色的骏马正拉着一辆华丽厚重的马车轰隆隆地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其中一匹马的背上还坐着一个穿一身黑裙的女人。

    “艾琳!”朗格大笑着挥舞战斧,“好姑娘!”

    “朗格!”马车飞奔到他们身边时,那女人用清脆的声音兴奋地大叫着,“快上来!”

    她披散着头发,脸上黑一块白一块,但依旧看得出姣好的面容,以及——罗莎以为“艾琳”大不了是厨房里买菜的厨娘之类,但这个女人的穿着却显然是个贵妇……而且还是个寡妇!

    罗莎恨恨地瞪着父亲——他到底有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招惹了哪家的女人?!

    朗格却只是随手把博雷纳塞进车厢,跳上了另一匹马,对着罗莎大叫:“快上车!”

    罗莎站着没动。

    “上去又能怎样?”她对着父亲没好气地吼,“你觉得这辆马车就能撞得开那扇门吗?!”

    “哦,它当然不能!”艾琳欢快地咯咯笑着,“可我们有别的办法啊。”

    她得意洋洋地用纤细的手指在自己脖子上一横:“比如……在这里架一柄斧头。”

    愕然之中,罗莎忽然觉得,他们真正的麻烦,或许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