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控制之中,预料之外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知不觉间,握在博雷纳手中的酒又被他灌下了小半瓶——他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拔开了瓶塞。【无弹窗小说网】

    事情已经在他的沉睡中变得比他担心的更糟——让人们误以为他死在安特?博弗德的手里,将两个国家卷入战乱之中,是一个即使他死去也可以被揭穿的诡计;但如果真的激起了安特的杀意……一个不慎,却是即使他侥幸不死,也可能无法阻止两国交战的阴谋。

    定下这个计划的人想必十分了解安特,而且势力不但能渗入洛克堡,还能控制三重塔……他在柯林斯广场见到的一切证明敌人也并不在意与水神神殿为敌。他怀疑过幕后的操纵者是死灵法师,也听说过莉迪亚?贝尔的大名,但莉迪亚真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和势力吗?……

    长久没有进食的身体的仿佛开始烧灼起来。博雷纳甩了甩头,努力保持着清醒——他的确不想当什么国王,但更不想成为一个坐上王位几个月就用自己悲惨的死亡给安克坦恩人带来另一场战争的国王……

    “……我还是得跟安特谈谈。”他平静地开口,“有没有办法联系上水神神殿?如果能找到肖恩或者埃德……也许事情还能挽回。”

    在柯林斯神殿那短暂的交往让他明白,安特?博弗德恐怕不是个习惯与人坦诚相对的家伙。他或许不会相信他……但以虔诚闻名的安特,也总不能在肖恩和埃德面前杀了他吧?

    他受邀去柯林斯,原本该在那一晚向所有人宣扬埃德?辛格尔的正直与善良,和他在他身上所行的奇迹……却显然没有帮上任何忙。幸好,照罗莎在三重塔时所说。埃德也还是顺利地被承认为水神的圣者。

    “看起来这大概是唯一的办法。”罗莎托着下巴承认,“但你得知道,我们的那位国王虽然多疑但并不傻……他大概也能猜到你会寻求谁的帮助,毕竟埃德救过你——哦,说不定他还怀疑这是你与水神神殿联手想要对付他呢。”

    博雷纳只能苦笑。

    他并没有告诉罗莎他是从柯林斯广场被带走的……这种事神殿也不可能昭告天下,但安特当时就在那里,无疑十分清楚他的“失踪”……如果连罗莎都会如此猜测。安特就算有所疑心也一点都不奇怪——他会选择火神而非水神的牧师来为博雷纳疗伤。多少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伊森告诉过他鲁特格尔的国王与水神神殿之间貌合神离的关系,如果他把埃德扯进来,会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但他在柯林斯失踪。成为圣者的埃德原本就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也不知道那个太过单纯的家伙能不能应付得了这些……

    罗莎摇晃着快要空掉的酒瓶,考虑的却显然是另一个问题:“能把你弄进神殿当然是最好的,如果能让那些圣职者们相信你真的是博雷纳?德朱里——哪怕只是有所怀疑,他们也会保证你的安全……但斯顿布奇的水神神殿离洛克堡很近。如果安特有所防备,要把你这么醒目的大个子带进去恐怕不太容易……我们得另想办法。”

    博雷纳默默点头。

    他并不了解这个城市。如今只能借助于罗莎的帮助,并且衷心希望,不会再因此而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更大的危险。

    耳边传来帕蒂无忧无虑的,清脆的笑声。不得不离家躲藏在这里。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反而让她格外兴奋,也不知是没有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还是深信她的父亲、姐姐和兄长们一定能保护她。

    ——不知道他那还未能见面的女儿,是否也笑得如此动听。

    .

    暴涨开来的火焰发出轰然一声轻响。刹那间似乎充满了整个空间。亚伦?曼西尼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种炙热,甚至能在恐惧中闻到自己的头发和皮肤上发出的焦臭,却不敢后退一步——也无处可以退。

    一个白色的人影穿过火焰,出现在他面前。

    曼西尼双膝跪地,深深低下的额头几乎触到地面,即使面对安特?博弗德,他也从不曾表现出这样发自内心的敬畏。

    “我辜负了您,大人。”他不敢抬起头,微微颤抖的声音像突然黯淡下去的火焰一样虚弱无力,“我让您失望了……”

    “所以……博雷纳?德朱里还活着?”如往常一般冷静平和的声音从他头顶飘了下来,语气中没有一丝怒意。

    曼西尼只能惶恐地把身体伏得更低:“是的,大人……我的确按照您的吩咐暗中行事,让安特?博弗德的恐惧与怀疑把他自己带向我们所希望的方向,但我没能料到博雷纳依然能逃出洛克堡……也许我该派出更多我们的人或者直接动手……”

    “如果你那么做了,才真会令我失望。”一步之外却又遥不可及的尊者淡淡地说,“我唯一反复告诫过你的,是小心隐藏自己的力量。”

    “是的,大人,当然。我一直牢记您所说的每一句话。”曼西尼小心翼翼地选择着措辞,“但我担心……我担心有另一股力量卷入其中……否则博雷纳不会如此轻易逃出洛克堡……”

    “……那么你也该记得我能够接受失败,但从不接受借口。”

    依然平和的语气,却带着刀锋般的锐利。

    曼西尼的冷汗一瞬间冒了出来——他就知道自己不该说得太多。但此刻,他也只能急急地为自己辩护:“但是,大人,朗格?拉图斯握有雷鸣球……或类似的魔法之物,像他那样的走私犯怎可能如此凑巧地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器?而那一晚在洛克堡中燃起的火,或许有一两处是阿格尼丝所为,但其他地方的火……我得到确切的消息,塔伯?温特尔十分肯定那是因为魔法而燃起的火焰,他甚至因此建议安特向法师公会求助。而据我所知,洛克堡的魔法防护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唯一能在其中使用魔法的……”

    “……是我。”尊者的声音里带了微微的笑意,不是因为愤怒,而是真的觉得好笑。曼西尼能够分辨出那种俯视蝼蚁般的轻蔑与嘲弄,就像他时常在其他人面前露出的笑容——

    “你怀疑那是我。你认为是我故意让博雷纳得以逃生却无意让你知道,你担心自己会成为另一颗被抛弃的棋子,因为自己都不知道的目的而牺牲……”

    汗水沿着曼西尼的额角滴落,而他甚至都不敢伸手去擦。

    但他没有否认。

    他的确怕死,却更讨厌连自己是为什么而死的都不知道。

    “你想得太多了,曼西尼。”尊者的语气冷了下来,却反而让曼西尼松了一口气,“……那或许才是你失败的原因。”

    曼西尼不敢再接口——他的猜测既没有被承认也没有被否认,但他也已经没有胆子再试探一次。

    “告诉我你至少知道博雷纳现在的行踪。”尊者被白袍覆盖的双脚从他的面前移开,那表示他已经开始失去耐心。

    “是的,当然。”曼西尼赶紧回答,“我知道他在哪儿,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我只是需要制造一个完美的时机,让他死得……”

    既然尊者没说什么,他只能假定博雷纳依然是要死的。

    “没有什么完美的时机。”他得到的回应**不明,“尤其没有什么刻意制造出的时机会是‘完美’的。亚伦?曼西尼,你总是想把一切都完美地控制在自己手中……你总是做得太多。”

    “……我不……明白……”一丝恼怒渐渐从心底升起,而曼西尼竭力让它表现为纯粹疑惑与不安,“大人……您是说我什么也不用做了吗?”

    “我只是告诉你,一个太过复杂的计划总是会卷进更多的人,而人……诸神创造的最难以捉摸的生物,没有谁能完美地预测他们的一举一动,那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甚至导致失败……虽然也正是这一点让一切都变得更加有趣……”

    尊者的声音低了下去,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曼西尼索性不再出声,专心致志地扼杀自己脑子里每一丁点儿不敬的念头。他并不知道尊者是否有能力看穿它们……但还是小心为妙。

    “是的,你不用再做什么。”

    最后,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个明确的指示——“你已经播下了种子,不妨耐心一些,看它如何生长。”

    万分恭敬地送走了尊者之后,曼西尼爬起来,抱着双臂沉默地站了好一阵儿。

    他曾经对那位尊者充满畏惧——如今也依然充满畏惧。但他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无论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那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一个同样有弱点,可以操纵和利用的人……只不过,需要加倍的小心。

    至少现在,他还是得完全服从他的命令。

    有一点那位尊者倒是说得一点也没错,他喜欢把一切都完美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一旦有什么超出了他的控制之外,总是会让他格外焦躁,寝食难安,千方百计地想要把所有蔓生的枝叶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要他在博雷纳这件事上袖手旁观……事到如今,那还真有点难度。但幸好,对这件事感兴趣的人……并不只有他。

    .(未完待续)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