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漫长的故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下午时分,有些魂不守舍——这些天总是魂不守舍的埃德,又一次被法尔博堵在一条走廊上。.

    身材高大的少年用发红的眼眶和迅速消瘦下去的脸颊表示着无声的谴责。埃德握紧手杖——但即便是伟大的永恒之杖也无法赐予他面对这个的力量。

    “您答应过我的!”法尔博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听起来分外的委屈。

    埃德不自觉地缩了缩,讪讪地挤出一点难看的笑容:“是的……当然……你瞧,我们都在想办法啊……”

    艾伦,伊斯,娜里亚,诺威和泰丝……他的朋友们全都为他在外奔波,只有他甚至不被允许离开神殿……虽然这好像是他自找的。

    “都快十天了!”法尔博自顾自地提高了声音,大概根本没听埃德在说什么,“陛下很可能都已经死了!……”

    他突然停了下来,脸色发白,显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死了吗?”他低头直勾勾地瞪着埃德,“他其实已经死了,而你们都瞒着我吗?!”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埃德急得要跳起来,“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记得吗?他可是‘被神选择的男人’!”

    这似乎多少安慰了单纯的少年。法尔博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但依然不肯放过埃德。

    “我要跟着您!”他宣布,“您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就睡在您床边儿的地上!您什么也不许瞒着我!”

    已经寸步不离地跟在埃德身后的艾瑞克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法尔博……你不能这样对圣者说话。”

    埃德苦笑。他完全不觉得法尔博有什么冒犯他的的地方——要说冒犯的话,菲利已经暴跳如雷地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过了。他也只能乖乖地听着,低头认错而已啊。

    虽然当着其他人,菲利还会给他留一点面子。但埃德十分清楚。他离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像费利西蒂一样,“让人发自内心地尊敬”的圣者,还差着老远呢。

    “圣者!”一个圣骑士从走廊的另一头跑了过来,“布劳德大人让您去弗雷切大人的会客室!”

    一句话说完他才想起来向埃德躬身行礼,因为动作太急反而看起来分外别扭。

    “有消息了吗?”埃德急切地问,“任何消息?”

    圣骑士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修安大人会告诉您的。”

    “……修安大人?”埃德疑惑地反问。“他来柯林斯了吗?”

    ——来告诉布劳德他在斯顿布奇都做了哪些蠢事吗?罗威尔没能为他保密吗?……

    他忐忑地猜测着,在两位圣骑士和甩不掉的法尔博的跟随下匆匆走向肖恩的会客室。

    门开时他呆在了那里,瞪大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看来看去。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并不狭小的房间看起来几乎有些拥挤,而其中有一大半人的出现绝对在他的意料之外——第一个看向他,恭敬地行礼的赛斯亚纳,微笑着向他随意地挥挥手的罗莎。穿着一身华而不实却带着血迹的盔甲。神色古怪地冲他点头的斯科特……

    “……陛下!!”法尔博挤开他,欢呼着扑向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毫无准备的博雷纳被撞得连退了好几步,脸上欣喜的笑容里不免带着一丝尴尬。

    埃德的嘴角不知不觉间裂到了耳边。他当然不能跟法尔博一样像只兴奋过头的大狗般扑过去——不过,如果他有一条尾巴,现在大概也一样欢快地摇得只能看见残影。

    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这一幕而微笑。但埃德很快意识到,房间里的气氛并不是只有喜悦。

    布鲁克?修安总是平静而温和的脸上透出疲惫与忧虑,而斯科特盔甲上的血迹……总不会只是装饰。

    “呃……出了什么事吗?”他不安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法尔博。”博雷纳拍拍少年的肩头,“出去等我。”

    “……一定要出去吗?”法尔博不情愿地皱眉。“我不会碍事的!”

    “我也不会再突然消失的。”博雷纳安慰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向艾瑞克点点头。圣骑士会意地走过来将法尔博拉了出去。关上房门。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气氛更加阴沉。埃德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

    “好吧……”博雷纳抱起双臂,苦笑着打破了沉默,“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我们要从何说起呢?”

    .

    冰龙掠过蓝色湖面,直扑向柯林斯神殿的后方。如今它已经掌握了技巧,可以准确地在落地时变身,而不至于撞坏什么东西,因此也不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虽然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大概会因此而失望。

    神殿里的牧师和圣骑士们也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不再每一次都一脸紧张又好奇地瞪着它变身……至少不是每一个人。

    从房顶上跳下来的时候,一个圣骑士一脸呆滞地瞪着他,右手紧紧地握在剑柄上,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

    伊斯恼怒地瞪回去——不过他好像也没见过这个家伙。

    “迪肯!”另一个圣骑士跑过来,冲伊斯点点头,拉走了他的同伴,他们低低的说话声却还是随风飘进了伊斯耳中

    “那就是……那条龙?”

    “没错。”

    “你看见了吗?它就那么变成了一个人!这真……不可思议……”

    “是啊……看多几次就习惯了……”

    伊斯挑了挑眉毛,跳过丛生的金毛茛和几道矮墙。抄近路跑去找埃德。

    他带回了不太好的消息……但愿那家伙还能撑得住。

    跑到圣器室附近时,一个徘徊在三条走廊的交汇处的身影让他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个骑士。一头金色短发,略显夸张的盔甲后拖着厚重的暗红披风。正迟疑地向两边张望着,像是无法确定该往哪个方向走。

    “……斯科特!”

    伊斯惊喜地大叫。

    他从未料到能在这里看到斯科特……因为肖恩不在他才敢回来的吗?

    斯科特回头看着他跑过来,唇边不自觉地有了笑意,眼中却似乎有阴云笼罩。

    “埃德说你要傍晚才能回来。”他说着,用单手轻轻地给了伊斯一个拥抱。

    “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么难看的盔甲?”伊斯退开一点,打量着盔甲上的血迹,用不屑皱眉隐藏那一丝忧虑。

    斯科特低头看了看自己。苦笑着说:“我正想找个地方把它脱下来。”

    “……你的房间还是空的。”伊斯脱口道,“肖恩从来没有安排其他人住进去。”

    斯科特脸上的神情让他立刻为此而后悔,但说出口的话也已经没办法再收回去。

    “我不会待太久。”斯科特匆匆地改变了话题。“也许你该跟我一起走。”

    “……是你告诉我该帮助埃德。”伊斯疑惑地看着他,“他现在有一大堆麻烦,我不能就这么扔下他……出什么事了吗?”

    “事情变得有点……复杂。”斯科特摇摇头,“不过你说得对。我不该因为可能会有危险就让你离开……那不是一个朋友该做的事。而且这里的人似乎都能够接受你……我从未想到能看到这一天。”

    他在感慨中沉默下来。眉心却依然紧皱。

    “你不能也留下吗?——既然已经回来了。”伊斯忍不住想要说服他,“瓦拉很想见你。”

    斯科特看了他很久才轻声回答:“我已经不属于这里……离开这儿我才能做更多的事。”

    “……那你为什么回来?”伊斯这才想起问他。

    “我想我欠许多人一个解释。”斯科特苦笑,“修安大人不肯放我走……我也的确很想回来看看……虽然恐怕我只能让他失望。”

    “我并不需要你解释一切。”温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牧师向他们走了过来,“只不过想让你知道,一直躲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那瘦削的老人走起路来几乎没有声音,却不会给人轻巧或神秘的感觉。他平静而沉稳,犹如在他身上流逝的时光本身。

    “你就是那条龙。”他向伊斯微笑着。“圣者的朋友,斯科特的……弟弟。”

    斯科特尴尬地笑了笑。大概是想起了十几二十年前的种种谣言。

    伊斯有些好奇地看着那直率的老人。他不确定神殿里有多少人知道他就是那个传说中被当成私生子的“斯科特的弟弟”,但至少从没人在他面前提起。对神殿来说,似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无论他是不是一条龙,这都算是一个无法公之于众的丑闻。而如果他只是“艾伦?卡沃的养子”……事情就简单得多。

    “我想你也不是才刚刚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一条龙?”布鲁克转向斯科特。他的问题显然不需要回答也没有恶意。

    “……我把他孵出来的。”斯科特眨眨眼,有些自暴自弃地迸出这一句,然后连自己也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自己说出这句话来……还是在神殿里。”

    他抬头看着洁白无暇的穹顶,脸上的神情变幻着,有悲伤与怀念,也有一丝不知因何而生的微笑。

    “……你知道她能看见。”布鲁克轻声开口,“我们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苦难或欢欣,都不会毫无原因——你是否仍如此相信?”

    .(未完待续。。)</p>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