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选择与被选择的圣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暗影银锡——斯科特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本能地把那种奇异的金属当成邪恶之物,毕竟“暗影”很难让人联想到什么美好的东西。【最新章节阅读】

    但那其实只是一种从魔法之力充沛的地脉深处自然产生的金属,在黑暗中是银色,在光明下却是黑色,极其稀少。因为能够隔绝魔法,它通常被用于制造防具,或收藏危险之物的器皿。神殿里有一面不起眼的黑色小圆盾,难得地完全由这种金属制造,但因为面积远小于许多魔法的攻击范围,又异常沉重,事实上没有太大的用处,也不知是否曾有人用过它,结局又如何……神殿里最擅长制造魔法物品的老桑德斯,生前最喜欢拿它来说明什么叫做“浪费材料暴殄天物”——当然,他也不止一次地告诉过那时喜欢围在他身边听故事的年轻人们,怎样才是正确的使用方法,甚至跃跃欲试地画过好几张设计图……只不过如非必要,神殿从来不会毁掉任何一件古老的魔法物品,他始终没有机会完成自己的设计。

    在老桑德斯死后,那些图纸全由伊卡伯德继承。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也很少制造什么东西,但伊卡伯德对魔法物品有着异常的狂热,要说他不知道该如何使用银锡,斯科特可不会相信。

    “……我的确知道。”伊卡伯德不怎么情愿地开口,这位不太讨人喜欢的牧师至少从来不撒谎,“但这就像试图筑起高墙来阻挡洪水,水当然可能会退去,但也很可能会冲毁那面墙,或转向其他毫无防备的地方。造成更严重的后果——而照你的方法,我们甚至看不见水涨到了哪里。”

    “这的确不是最好的办法。”斯科特承认,“但现在神殿面临其他危险……让所有人都不使用任何魔法是不可能的,那等于坐以待毙。只能暂时封住它,等解决了其他麻烦再说。”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埃德犹犹豫豫地说。

    他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布鲁克,忐忑地寻求着支持。布劳德不在这里。只要老牧师同意。伊卡伯德也不会再坚持己见……大概不会。

    布鲁克看了他一眼,终于微微点头:“至少现在……似乎只能如此。”

    “……我可以拒绝吗?”伊卡伯德却显然不打算就此答应。

    “当然可以。”斯科特冷冷地回答,“也许得多花点时间……但我相信这里有人能做到同样的事。”

    ——就算这里没人能做到他也可以找到其他人……无论如何。他都得先封住这里。

    伊卡伯德静静地看着他。斯科特依旧无法看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是愤怒还是轻视,或者看出了什么……但他也同样不会后退。

    “我会试一试。”

    最终,是伊卡伯德选择了让步。他向所有人低头为礼。迈着一成不变的步伐,第一个离开。

    突然安静下来的墓穴中。埃德长长的吐气声清晰可闻。

    斯科特这才察觉自己的衬衣已经完全被汗湿,但埃德的黑发都贴在了额头上,看起来也不比他好多少。

    他只想尽快远离这里,埃德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却把他定在了原地——

    “斯科特……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做圣者欸。”

    他声音不大。却砸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一片死寂之中,斯科特呆滞地瞪着埃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埃德脸迅速地红了又白。显然也已经发现这句话有多不合适。

    “……艾瑞克,能扶我一把吗?我想我是真的老了。”片刻之后。布鲁克微笑着,就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向同样雕像般呆在那里年轻圣骑士伸出手臂。

    艾瑞克过了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低头僵硬地扶住老人,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火把围成的光圈中,只剩下了默然相对的甥舅两人。

    “……过来。”斯科特叹着气对埃德招招手,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对面前的“圣者”也一样有点缺乏敬意,“我们换个地方谈谈。”

    埃德苦着脸点头,拖着脚步跟在他身后。

    .

    经过一具简朴的石棺时,斯科特停了下来,用火把照亮那覆盖着灰尘的简单铭文,轻声念了出来:

    “奥斯本?克利瑟斯……最后的王者。”

    粗糙的石棺上甚至没有任何雕刻,完全不像一个国王最后的安眠之处……但那毕竟是一个失去了自己的国家,连头都被人砍了的国王,大概也没什么好奢求的。

    “……啊。”埃德说,“上一次我就是想找这个来着……”

    他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周围的黑影,上一次被困在这里的记忆实在有些难忘。

    “有人说他其实并没有死……他虔诚信奉的女神救了他,让他在一个寂静美丽的山谷里安详地度过余生……也有人说他漂洋出海,在遥远的西北海域,另一个大陆上,建立了新的国家……但他确实就在这里,一个断头的国王……虽然我也不能确定那一定就是他。”

    埃德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

    “你……打开过棺盖?!”他不自觉地叫出声来。

    虽然他也做过差不多的事……但至少他还能勉强用“女神的指引”为自己辩护一下……

    “有什么……指引你这么做吗?”他忍不住有些期待地问道。

    斯科特回头冲他笑了笑:“当然有——我见鬼的好奇心……这事儿如果当时被发现的话,我大概是做不了圣骑士了,但那时我太年轻,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

    “……你……有听说过克利瑟斯家的血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埃德终于吞吞吐吐地问了出来。

    “除了曾经统治这个国家,又失去了它之外?”斯科特摇摇头,“没有。”

    埃德怔怔地发着呆,不知道自己是该失望还是高兴。

    他问过诺威,得到的也是同样的回答。也许泰利纳所说的一切根本只是谎言……

    “但克利瑟斯堡地底有个迷宫……你大概没去过那里。当然最好也别去。伊斯小时候被尼亚带进去‘探险’,差点困死在里面,后来我就把它封了起来。那里埋藏着一些克利瑟斯王朝的秘密……忠于奥斯本的一些骑士们似乎曾经试图复辟,但显然是失败了。”斯科特回忆着,“里面藏着一些武器——很有可能还藏了些金币宝石什么的,反正我是没找到,如果你需要的话……唔。你大概是不需要。”

    埃德不由自主地咧咧嘴——那的确是他最不需要的东西。

    “那迷宫很深。我父亲曾告诉我,它是为了守护一件尼娥女神赐予的神器而建,而整个城堡的存在则是为了守护迷宫。但我从未见过什么神器……也没在任何地方看见过类似的说法。这样的家族传说有多少可信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斯科特若有所思地看着埃德,“不过你最好还是记住……迷宫的入口在南塔楼的底层,掀开石板就能看见向下的阶梯,地下室的门上原本有机关。让尼亚给彻底毁了……进入迷宫的门是石门,但钥匙孔不是你能看见的那一个……”

    “等等。等等!”埃德叫道。他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斯科特干嘛要一股脑地告诉他这么多——老实说他对迷宫还是挺有兴趣的,但现在实在没什么心情。

    “我不是要问你这个啊……”他抓了抓头发,烦恼着该不该如何把那个太过敏感的问题问出口。

    “……你想问肖恩有没有曾经试图让我成为水神的圣者。”沉默片刻。斯科特却轻声代他说了出来。

    埃德惊讶地望着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那是……真的吗?”他用小小的声音问道,心中一片混乱。

    “……是真的。”斯科特苦笑。“我知道这听起来像什么——就像我那时所感觉到的一样,欺骗……以及。更糟的,被你一直当成父亲般尊敬的人,要求去欺骗别人。我想大概已经有人告诉了你,我跟肖恩大吵了一架——更确切地说,是我对着他大吼了一通,然后……”

    他突然停了下来,眼神空茫地不知看向何处,像是突然回忆起了太多的东西,而后他摇摇头,低声继续。

    “后来我想过许多次,如果当时我能冷静一些,问他一句‘为什么’,而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也许能改变许多事。或许更好,或许更坏,或许……”他凝视着埃德手中的永恒之杖,“或许肖恩要求的根本不是成为圣者,而是成为候选者之一,正如一个怀有信仰的人必须经过试炼才能成为圣骑士一样。毕竟,费利西蒂成为圣者的方式有些特别,而在她之前,所有关于神选的记载都语焉不详。许多人深信不疑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埃德疑惑地皱起眉,他的确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不过,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候选者都是克利瑟斯家族的人……

    “你研究过这个?”他问。

    “算是吧。”斯科特勉强扯了扯嘴角,“在我……‘失踪’的那段时间里,多少还是学到一些东西。我不能确定我的猜测就一定正确,就像我不能告诉你……你就一定是水神真正的圣者。”

    他平静地直视着埃德,仿佛能看透他所有的彷徨与不安:“不是说就不该去查清真相……但如今你持有永恒之杖,被人称为‘圣者’,你可以选择怀疑这一切,也可以选择努力证明,你不曾愧对这个称号……或至少,不曾愧对相信你的人。”

    埃德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他又何尝不是一直如此说服自己——但那并不容易。

    “我在努力啊……”他嗫嚅着,脚不自觉地在地上蹭来蹭去。

    “……我知道。”斯科特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伸手揉乱了他的黑发。这样对待一位圣者似乎不太合适,但……谁让这个“圣者”二十年前曾经乱蹬着腿,嚎啕大哭着把眼泪和鼻涕涂在他的身上呢?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