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圣兽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看见诺威如此迅速地再次出现在鹿角森林,俄林的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惊讶之情。

    “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回来。”诺威开门见山地说。

    俄林点头承认:“我们的一些人类朋友来此寻求庇护,他们说达马兰城如今在瘟疫的威胁之下——我们当然无法接受所有的求助者,但你们在此依旧是受欢迎的。”

    一路上诺威看到不少人向鹿角森林而来,除了极少数耐瑟斯的信徒之外,大多数人显然并未被允许进入桑德沃特的领地,而是不安地聚集在森林外围,精灵们的监视……以及弓箭和猛兽的威胁之下。

    夜色已经降临,回头看见火光中那些被迫离开家园的人脸上的彷徨与恐惧时,诺威不得不开口提醒:“他们此刻十分紧张……如果有什么无礼的行为,请务必冷静一些,别轻易动用武力。”

    精灵与人类毕竟是不同的种族。倘若人们在恐惧的驱使,或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下试图强行闯入桑德沃特,这里的精灵们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放箭伤人。

    “不用担心。”俄林微微一笑,似乎对他的担忧有些不以为然,“我们不会……”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惊呼。

    诺威不安地回头,身后一堆篝火旁,原本聚在一起的一群人正惊慌地四散逃开,很快,留在火堆边的便只剩下了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一边惶然四顾,一边用力推着面前蜷缩在地上的女人,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不停呼唤着:“妈妈……妈妈!”

    人群中有个男人冲了出来——那大概是男孩的父亲,但当他一把将男孩从女人身边抱走。退回人群时,周围的人却纷纷退开,避之不及。

    即使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多受惊的人开始从自己的火堆边逃开,试图冲向森林深处。

    俄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吹出一声清亮的口哨。

    花豹低沉的吼声响了起来,在夜色中此起彼伏。一声接着一声传向远方。森林的守护者们在林木的阴影中若隐若现。一双双发光的眼睛将另一种恐惧送入人们的心底。

    “别犯傻!待在这里,你们将得到救助。”俄林扬声叫道,严厉的语气里不由自主地透出一丝紧绷。“闯入森林,箭与爪会比疾病更快带走你们的生命!”

    那是赤.裸.裸的威胁——此刻却也意外地有效。

    许多人犹犹豫豫地退回了火堆旁,但没人敢回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身边。

    诺威迟疑片刻,用一个不容违抗的手势让泰丝待在原地。自己缓缓走了过去。看清女人脸上大片的红斑时,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被阴影吞没。

    人们的身上长出奇怪的红斑。并渐渐溃烂,记忆和神智都迅速在高烧中消失,不到三天就会死亡——菲利的描述历历在耳,但精灵没想到发病的速度会如此之快……谨慎起见。他让加文和潘西留在了城中,那里的情况恐怕只会更糟。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俄林小心地靠近,低头看着地上的女人。眉头紧锁。

    “你见过这种病吗?”他轻声问道,“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没错。那艘船今天上午才出现在港口……什么病会传染得这么快?”

    “我听说过。”诺威苦笑,“那也是我来此的原因——这里有牧师吗?耐瑟斯的牧师?”

    俄林摇了摇头:“耐瑟斯的牧师很少……达马兰城外有大地女神的神殿,那里还有一位老牧师,而且离这里不算太远……我们不能接他来这里,但可以把这个女人送过去。”

    诺威看了他一眼。正如他所担心的,对耐瑟斯的信仰似乎改变了精灵敬畏所有神祗的传统……但现在他没有余暇来考虑这个。

    “可以试试……但恐怕我们依旧需要耐瑟斯的牧师,你们至少与他们有所联系?”他问道。

    “需要帮助与指引时,我们的确可以传讯给牧师……”俄林迟疑着,似乎不确定是否真有这个必要。

    “相信我,我们需要帮助。”诺威叹息着,“越快越好!”

    俄林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我会告诉帕纳色斯……但这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

    一天……

    诺威再次看向那开始在高烧中抽搐的女人,又环顾周围的人群。他完全无法确定一天之内情况会糟到怎样的地步……但现在至少不是全无希望。

    “这种病……不会传染给精灵吧?”俄林低声的询问中带着不安,诺威却无法给他任何明确的答案。

    “希望不会。”他只能苦笑着回答,把目光投向安静地站在原地的泰丝。

    红发的女孩睁大眼睛看着他,突然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明亮而坚定,仿佛某种永恒的承诺,照亮沉沉的黑夜。

    .

    斯科特出现在石碑前时,最先迎接他的是一道白色的闪电——一道快如闪电的,小小的白影。

    那影子直扑向斯科特的脸。斯科特没有料到会遭到攻击,也根本来不及躲避,本能地举起手臂护住双眼,另一只手伸向剑柄。

    剑还没有拔出来他便意识到那东西并没有敌意……阴影一闪而过,有什么软乎乎的东西重重地踩着他的头顶跳了过去。

    他惊讶地回头。火光之中,石碑顶上,一只白毛间点缀着一圈圈浅黑色斑纹的猫正轻巧地转过身来,睁着一双明亮的浅蓝色眼睛,端端正正地蹲坐在那里,对他威风凛凛地发出一声介于“喵”与“呀”之间的大叫。

    那并不是猫——斯科特反应过来。猫没有那么大的爪子,那么大的鼻子,以及那种圆圆的耳朵……那是一头白色的小豹子。

    “十分抱歉……圣者。”身后有人紧张地道着歉,“请您原谅……”

    斯科特回身对着面前一脸尴尬的帕纳色斯笑了笑:“没关系……它叫什么?”

    “它……没有名字,圣者。”精灵恭敬地回答。

    斯科特皱了皱眉:“……叫我斯科特。或者牧师就好。”

    帕纳色斯是少数知道他身份的信徒之一……但他实在讨厌“圣者”这个称呼。

    “是的,牧师大人。”帕纳色斯毫不犹豫地改口,大概以为他只是想要继续保密。

    脚边似乎有些暖烘烘的,斯科特低下头,那无名的小白豹不知什么时候从石碑上跳了下来,围着他转了两圈,蹭了蹭他半新的靴子。然后就地一趴。毫无戒备地躺在了他脚下,仰头看着他。

    斯科特也看着它,情不自禁地微微一笑——他原本心情极糟。但那小东西一双蓝色的眼睛简直跟伊斯小时候一模一样,让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变得柔软又平静。

    “……出了什么事吗?”他突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科帕斯说你们需要帮助。”

    “是的。”帕纳色斯的笑容有些苦涩,“起初我还不太相信……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需要这样的帮助……从来没想过桑德沃特的精灵会被疾病击倒。”

    斯科特一怔。然后立刻意识到那可能是怎样的“疾病”。

    “有多严重?”他问道,这才发现帕纳色斯虽然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疲惫。但眼中满是血丝。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精灵或人类病死……但几乎躺倒了一半。”帕纳色斯忧心忡忡地告诉他,“甚至连动物都无法幸免,无论是鹿还是豹子……这到底是什么病?”

    斯科特摇摇头:“恐怕不是病……带我去看看。”

    他想也没想地随手就把脚下的小家伙抱了起来。白豹并没有挣扎。只是在他臂弯里扭了扭,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便安静地待在了那里。

    帕纳色斯有些惊讶地看了它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斯科特带向聚居地外,一路低声告诉他所有的经过:达马兰港口的死亡之船。前来求助的人们,诺威的警告……

    “……诺威没事吧?”斯科特问道,想起科帕斯交给他的,那似乎别有用意的“任务”,有些心烦意乱地揉弄着白豹柔软的短毛——这小东西连胎毛都似乎还没掉光,身手倒是十分敏捷。

    “没有……他是个幸运的家伙,在所有精灵里他大概是第一个接触到患病者的,却一直安然无恙,连他身边的人类女孩儿……和他们养的那只宠物都没事。”帕纳色斯有些疑惑地回答,“连我们最强壮的战士都倒下了不少,很多人类的孩子们却能幸免……我们找不出一点规律,就更谈不上阻止它传播。据我所知,达马兰城中的情况更加严重,而无论是迪柯还是特瑞西娅的牧师都束手无策……”

    帕纳色斯原本把所有患病的,以及确定解除过患病者的人和精灵都聚集在森林的边缘,围绕桑德沃特的甘德森河外,但那并未能阻止疾病的迅速蔓延。现在,为患病者搭起的帐篷几乎沿河包围了桑德沃特,在篝火的映照下,远远看去,仿佛一朵朵巨大而颜色惨淡,枯槁将死的花朵。

    沿途的精灵们无声地向斯科特行礼——这是斯科特第一次来到鹿角森林,但,一个陌生的人类,却有帕纳色斯恭敬地落后一步的陪伴,足以说明他的身份。

    精灵不是人类,他们不会一拥而上祈求祝福,也不会伏地跪拜以示敬畏,那些沉默的信任与尊敬对斯科特而言却是更加沉重的压力。

    他相信自己能够阻止这一场灾难,但或许有一天……他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灾难。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