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火雨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隔着好一段距离,斯科特便已看见泰丝在火光中发亮的耀眼的红发。【全文字阅读】个子小小的女孩儿正抱着一个水罐走向河边,身边围着大大小小几个孩子,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依然精神十足地一路叽叽喳喳。

    斯科特喜欢泰丝,那种活泼旺盛的生命力总是令人羡慕。即使心中有挥之不去的阴影,但当泰丝发现了他,高兴地用力挥起一只手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回以微笑。

    等他跨过河上狭窄的石桥,进入患病者的聚集之地,泰丝的目光已经完全被他怀里的小豹子所吸引,甚至没去理会一溜烟地从她肩头逃走的小莫。

    “你居然可以抱它!”她一脸羡慕地猛盯着瓦莱特,琥珀色的眼睛亮得几乎能放出光来:“这不公平!不是说谁都不可以抱圣兽的吗?!诺威都不许我碰它一手指!”

    斯科特一怔——圣兽?

    这个称呼已经有太久不曾被使用。传说远古时会有神祗以野兽的形态行走于大地之上,但那已是精灵诞生之前的事了。

    “的确有精灵如此称呼它,”帕纳色斯低声向他解释,“但只是出于对森林的敬畏,并不是认为它是某位神祗的化身……因为白豹十分稀少,像它这样健康的白豹更是从未见过。不是说谁都不可以抱它,但它是自由的,而且野性十足,动作敏捷,它根本不给人抱。”

    斯科特低头看了看窝在他怀里,专心致志地舔着自己的爪子的白豹……野性十足?

    泰丝伸出了一根手指,万分期待地望着斯科特:“我可不可以戳它一下?”

    斯科特笑了笑,接过她抱在胸前的水罐,把小豹子放在了她怀里。

    泰丝的欢呼才刚刚出口。白豹已经不满地叫了一声,从她双臂中跳了出去,顺着河边跑向森林深处。

    “小白!”泰丝大叫着追了上去,几个孩子呼啦啦地跟在她身后,河边神色疲惫而沮丧的人们看着他们跑过,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丝笑意。

    帕纳色斯将斯科特带进了最近的帐篷里,患病的精灵身上的红斑尚未溃烂。神智也还清醒——他来得不算太晚。不至于像在冰原时一样,入目的只有死去的野蛮人的尸体……

    治疗是很简单的法术,斯科特也很清楚这是谁的杰作。心底却始终有隐隐的不安——出自莉迪亚之手的瘟疫,唯有耐瑟斯的力量能够解除……从前他会以为这只是巧合,或是因为莉迪亚并不知道耐瑟斯的存在,但如今他越来越怀疑。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他并不知道这种病如何传播,那意味着他必须尽快治愈所有患病者。净化整个森林——甚至整个达马兰城。这里不是安克坦恩那些偏僻的小村庄,从村头走到村尾一个一个地治疗也只需要花上小半天的时间……他得另想办法。

    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牧师,各种意义上。哪怕他越来越习惯使用魔法,但擅长的只有那简单又粗暴的几种。也从无意钻研。

    科帕斯或许知道该怎么做……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向科帕斯求助。凯勒布瑞恩也一定知道……可那半精灵牧师如今到底身在何处?

    诺威很快闻讯而来,略显憔悴的脸上有着由衷的微笑。

    “你得警告埃德。”他找到机会在斯科特耳边低语,“有不少船只从达马兰的港口逃离……维萨。斯顿布奇,任何一个维因兹河沿岸的城市和村庄都有可能受到瘟疫的袭击。我已经让加文告知迪柯和特瑞西娅的牧师。但在鲁特格尔分布最广的是水神的神殿,或许埃德能够让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又不至于引起人们的恐慌。”

    他大概还不知道水神神殿与安特?博弗德之间的冲突——为了以防万一,布鲁克已经要求所有分散在各处的水神的圣职者们撤回柯林斯或暂时隐藏。

    但他的忧虑是正确的。连同斯科特在内,耐瑟斯的牧师只有六个,一旦瘟疫蔓延开来,他们根本分身乏术,而其他神祗的牧师看来都对此无能为力……持有永恒之杖的埃德或许是个例外。

    永恒之杖……五月节的骤雨……

    斯科特抬头望向天空,突然有了主意。

    “帕纳色斯!”他叫回那体贴地退开一段距离,让他和诺威可以单独说上几句话的精灵领主,“让所有人离开帐篷……无论有没有染病。”

    帕纳色斯答应得没有丝毫迟疑,但仍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斯科特不无得意地冲他笑了笑:“淋雨。”

    .

    “小白!”泰丝大叫着,不甘心地看着那小小的白色身影消失在浓密的灌木丛中——她到底还是没能追上它。

    她可以安慰自己那是因为她得顾着身后那帮小鬼,而不是小白跑得太快……它跑起来是很快,但总是跑一阵儿就回头看看她,显然没有尽全力。被这样一只小豹子戏弄让泰丝挫败感十足,但她也不能再追下去了。

    “泰丝……”身后一个男孩儿不安地开口叫道:“我们回去吧?”

    他们已经远离人群,钻进森林深处,即使有月光与星光,林中也越来越暗,而他们甚至没带火把。或许因为疾病的蔓延,周围一片寂静,连间或几声鸟叫都显得有气无力。一心一意追着小白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却有寒意一点点渗入肌肤,让泰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当然不会承认那是因为害怕,但大着胆子跟着她一起追过来的三个孩子脸上都有了惧意。一阵风过,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挤在了泰丝身边。

    “别怕,别怕!”泰丝大声安慰他们,“我记得路,很快就能回去!……小莫?小莫!”

    这会儿她才想起被自己弃之脑后的小猫鼬……它不会也抛下她跑去找诺威了吧?

    脚边传来一阵沙沙的响声,苗条许多,尾巴还短了一截的莫奇轻车熟路地顺着她的腿爬到了她肩上,在她耳边委屈地吱吱叫。

    “好啦……还是小莫最乖了!”

    喜新厌旧的红发女孩心虚地拍拍小莫依旧肥嘟嘟的屁股,开始带着孩子们往回走。

    但他们并没能“很快”回到桑德沃德。

    轻纱般的月光像被风吹走似的迅速消失,夜的阴影紧追着他们的脚步。泰丝恼怒地抬头——谁把月亮给偷走了吗?简直是故意跟她作对嘛!

    往上看去,被树枝分割成一块块的天空阴云密布,低低地压向森林,泰丝才刚眨了眨眼,疑惑着这突变的天气,豆大的雨滴已经不由分说地砸了下来。

    “……哦,该死!”泰丝恨恨地咒骂着,慌乱地护住几个孩子,四处寻找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但这里不是贫瘠多石,起伏不平的风语森林,走一段儿就有岩石间的空隙可钻;也不是古木参天的格里瓦尔,可以钻钻树洞……或至少可以摘几片肥大的芋叶遮雨。他们狼狈地在暴雨中抱头鼠窜了好一会儿,不但没有找到能避雨的地方,似乎还倒霉地迷失了方向。

    泰丝喃喃诅咒着这见鬼的运气,模模糊糊看见前面像是有一片像是什么遗迹的建筑,赶紧拖着所有人一步一滑地跑了过去。

    那的确是一片遗迹——石制的建筑残破不堪,裂缝间生出茂盛的植物,完全看不出原貌,泰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顶遮头的地方,一冲进去就只想往地上瘫。

    她浑身都被雨点砸得生疼,但倒是不冷。回想起来,落在她身上的雨几乎是温暖的……

    她绞着湿透的红发,回身望向夜色中的雨幕,起初她以为那些微弱的金色光芒是来自从阴云的缝隙间透出的圆月,而后才惊讶地发现,发光的正是连绵不断的雨滴。

    那更像是被夕阳染成的颜色,金中带红,在越来越深的夜色中愈发明亮,仿佛群星自天空坠落,拉出一条条灿烂的轨迹,又仿佛是末日的火雨,让整个森林都被笼罩在火焰之中——

    泰丝突然知道这是谁干的了。

    她目睹过另一场大火——真正的大火,火焰呼啸着吞噬了无数亡灵,将一大片森林烧成白地……斯科特?克利瑟斯,那时他展现的力量强大而令人恐惧,那种压迫感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此刻如火的光芒却是温柔的,落在掌心的雨滴带着丝丝的暖意,消失的光芒像是渗进了皮肤,混在血液之中,流过全身,唤醒心底某种欲.望,让泰丝突然很想光着脚在森林里乱跑一气,或者拍拍翅膀飞向天空……可惜她没有翅膀,而且还得看着面前几个似乎同样兴奋得想要乱跑一下的小鬼们。

    她一把抓住一个差点就跑了出去的男孩儿,板着脸对他摇着手指。她已经意识到这场雨为何而落,但她确定他们都已经淋够了,把他们任何一个人拎起来晃一晃,都足够浇透一棵小树的。

    雨渐渐小了下来,云层散开之后,月光再次洒落密林,照得每一颗盈盈欲滴的水珠闪烁如宝石,泰丝却无心欣赏这样的美景。

    她很确定他们迷路了……而这当然是斯科特的错!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