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各自的立场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知道博雷纳失踪的同一天,伊森就向灰岩堡派出了他最精锐也最信任的斥候和骑士——克罗夫勒家的骑士。【全文字阅读】

    那当然不是想要攻击灰岩堡,而是为了保护塞尔西奥。尽管艾伦保证能找回博雷纳,伊森仍不得不考虑到最糟的情况。如果博雷纳回不来的话……

    无论是谁劫走了博雷纳,都很可能会考虑到同样的事——这个国家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国王,而塞尔西奥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无论是否情愿,那位金发小王子已经惘然无知地再次陷入各种阴谋的包围。

    伊森相信格瑞安家勇武善战的骑士们能保证塞尔西奥的安全,也无意与并不喜欢他的格瑞安夫人起任何冲突,因此他派出的人只是逡巡在通往灰岩堡的各个要道上,暗中守护——也随便监视着灰岩堡的一举一动。

    这当然不可能逃过格瑞安夫人的视线。但他的人甚至都没有踏入……至少是没有明着踏入格瑞安家的领地,相信那位夫人也无话可说。

    伊森告诉艾伦,他至少能在一个月之内完全控制住安克坦恩的局面,并不是狂妄自大。最初的几天里,甚至没人来问他国王陛下去了哪里,毕竟也很少有什么事非得博雷纳出面不可,而官员们也越来越习惯找伊森来解决所有问题,反正,在老首相明智地称病在家休养之后,大多数情况下,国王陛下也只是会把事情推给克罗夫勒大人而已。

    同时,伊森也严密地监视着所有可疑的人。但从他得到的消息看来,这些人与博雷纳的失踪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

    汹涌的暗流之上,一切似乎都平静无波。直到两天前,赛琳?格瑞安突然一声招呼也没打地冲进了黑堡,指责伊森劫走了外出踏青的塞尔西奥和她的儿子贝林。

    面对那位怒气冲冲的伯爵夫人,伊森无话可说——也根本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他只是沉默着任由赛琳毫不客气地大骂一通,然后扔下一句“你会后悔惹上格瑞安家!”的威胁,不听任何解释地转身离去。

    伊森可以理解一位弄丢了自己儿子的母亲的紧张和慌乱,也一点也不想惹上出名难惹的长锤格瑞安家。在赛琳并非毫无根据的指责前。他相当克制地没有反唇相讥,没有针锋相对……而选择了他并不擅长的忍气吞声。但此刻,对着博雷纳。他的怨气完全爆发了出来,强烈地充斥在整个房间里,让博雷纳不由自主地挺胸抬头,坐得端端正正。

    “……你不想问我是否真的劫走了塞尔西奥和贝林吗?”伊森瞪着他。灌下第五杯酒。“也许现在他们就被我塞在黑牢里呢——就是你曾经待过的那地方。”

    博雷纳苦笑着摇摇头,拿走已经几乎完全空掉的酒壶:“当然不……我相信你。”

    他非常用力地强调了“相信”那个词,而伊森似乎完全不领情。

    “我非常确定你相信格瑞安家那对母子更胜过我。”他冷笑着夺回酒壶,重重地砸在桌面上,“那不是你选择了先回灰岩堡,在没有受到预料之中的欢迎后,才穿着这身盔甲半夜偷偷摸摸跑来找我的原因吗?你指望在我这里看到什么?一屋子正策划着如何夺走你根本不想要的王座的谋反者吗?”

    ——他什么都知道。

    博雷纳尴尬地移开目光,无法否认那曾经盘旋在他心中的疑惑。而现在。对着伊森满眼的血丝和满脸的暴躁,他没法不心虚。伊森的确不是诺威那种温和体贴的朋友。也对他说过许多谎,算计他,利用他……

    但他不会背叛他。

    “到现在也没有塞尔西奥的消息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他的舅舅雷哲声称塞尔西奥被他勇敢忠诚的骑士们从邪恶的克罗夫勒兄弟的掌握中救出,如今正在他的保护之下,”伊森冷笑,“放心,如今那个小王子是他珍贵的筹码,他不会伤害他的。如果他不想与格瑞安家为敌,应该也不会伤害贝林……除非贝林已经死于自己的愚蠢。”

    在赛琳离开之后,伊森立刻接到了自己派出的人晚来一步的消息——塞尔西奥和贝林的确失踪了,但并不是因为外出踏青,而是不知为何自己偷偷地从灰岩堡溜走。向东靠近黑河的一片树林里留下了打斗过的痕迹,鲜血洒在春日盛开的野花上……但没有发现一具尸体,也无从得知打斗的双方到底是谁,谁胜谁负,他们只能猜测,是贝林和塞尔西奥遭到了袭击。

    贝林是带着塞尔西奥独自离开的。即使他一个人就足以应付至少十个优秀的战士,这样的行为也依旧太过鲁莽和自大。

    “甚至没人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偷偷离开灰岩堡,很有可能他们原本就打算就去投奔雷哲,只是在半路上遇到了另一伙别有目的的人而已。”

    伊森对贝林没有什么好感——与他是否曾经杀死过博雷纳无关。他只是讨厌任何以忠诚和勇敢为借口,尽做些蠢事的骑士。

    博雷纳摇头:“他不会……就算要找人扶持塞尔西奥,他也不会选择雷哲,他知道那个人反复无常,阴险怯懦,不可信任……他不会让塞尔西奥落入这样的人手中。”

    塞尔西奥最可靠的后盾就是格瑞安家——贝林还不至于愚蠢到连这一点都看不清。

    “不管他们原本到底是想去干什么,塞尔西奥很可能是雷哲的人半路劫走的。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我会拿他的妹妹和两个外甥女怎么样。”

    伊森笑得阴冷,但博雷纳很清楚他是真的不会拿凯兹亚和那两个小公主怎么样。虽然从小因为体弱而没有被当成战士培养,伊森骨子里反而是两兄弟中更像费什?克罗夫勒的那一个,他有骑士的固执、骄傲,与不可救药的荣誉感。算计原本就身负罪责的凯兹亚是一回事,他永远也不会真正伤害没有还手之力的妇孺。

    “雷哲?隆弗没有胆量自己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有人在暗中策划。”博雷纳低头沉思。如果幕后的敌人是真心想让塞尔西奥登上王位,他倒是没什么所谓——但现在,塞尔西奥显然只是个被利用的傀儡……就像传言中的他自己一样。

    想到那个被保护得太好的少年眼下的处境……尤其是贝林很可能已经不在他身边,他没法不担心。

    “有谁连伊莱的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想起了传言中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那一部分,“你有……问过霍伊特?拉瓦尔大人吗?”

    “不需要。”伊森的脸色越发难看,“我倒是已经向拉瓦尔大人当面道歉……因为我的大意,连累了整个安都赫神殿……如果父亲知道,大概会气得再死一次。”

    那似乎是个笑话……但博雷纳可一点也笑不出来。

    “你……放走了伊莱?”他问。

    这是他曾经担心过的,但他对此没有一点办法。毕竟,他也想不出到底该拿伊莱怎么办——不能杀,也不能放。哪怕他是杀死他父亲和许多人的凶手……他姓克罗夫勒,是伊森唯一的兄长,博雷纳曾并肩战斗过的朋友,也是他视如父母的费什和佩内洛普心爱的长子。

    “没有。他还待在安都赫神殿里,即便谣言纷纷,至少还没人有胆子冲进神殿去一探究竟。”伊森握紧了酒杯,咬牙切齿,“这件事会泄露出去完全与神殿无关……而是得感谢赛琳?格瑞安,那位无所畏惧的伯爵夫人……她大概根本没想过我也有个母亲,而我现在根本不敢面对她!”

    一直静静地站在一边的罗莎不安地动了动,显然有些被这一声突然的怒吼吓了一跳。

    “……她怎么会知道?”博雷纳怔怔地问。

    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而博雷纳相信其中的任何一位都不会随意泄露这个秘密。

    “她怎么会知道?”伊森低低地笑出声来,几乎有些歇斯底里,“因为我蠢到自己告诉了她……我曾经听说过一位母亲会为了自己的儿女完全失去理智——我该牢牢地记住这句话,而不是试图跟她讲什么道理!哪怕统治着一个家族,女人也依旧是女人。”

    罗莎大概不会喜欢这句话……但此刻她只是保持着沉默。

    “我猜这位也并不是格瑞安家的使者?”伊森向着罗莎歪歪头,“那位夫人应该很清楚我现在跟她无话可说。”

    “这是罗莎?拉图斯,我的朋友……”博雷纳这才想起他甚至没向他们介绍彼此,“我们……根本没有见到伯爵夫人,她不在灰岩堡——或者根本不想见我。”

    “她很可能的确不在灰岩堡,毕竟她的计划比我的要顺利得多。雷哲已经如她所料的暴露了自己,我猜她现在正召集人马准备向隆弗家要回自己的儿子——如果他还走运地活着的话。”伊森稍稍压下了自己的怒气,语气里却依旧带着恨意。

    “她的计划?”

    “我得承认那是一个好计划……如果被牺牲的不是我自己的话。”伊森疲惫地向后靠去,“不过考虑到是我自己送上门……大概也只能说我自作自受。”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