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访客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奎林?阿伊尔注视着那个突然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人,保持着平静。【全文字阅读】

    “欢迎,年轻人。”他从容地开口,“但我猜你并不是个弄错了方位误入此处的法师?”

    那黑发的年轻人似乎觉得颇为有趣似的笑了起来,向他走近几步,躬身行礼:“你对魔法的了解真是令人意外……不过,没错,我并非误入此处,但您也用不着担心,我不是什么不法之徒……只不过是个使者。”

    年轻人衣着华丽,有着苍白的脸和尖削的下巴,在垂至肩头的黑发的映衬下堪称俊美,却像是已经许久不曾见到阳光,看起来似乎出生贵族,却举止轻浮,缺乏应有的礼节——他东张西望,像是对房间里的一切都十分好奇,甚至伸手摸了摸身边一副盔甲前胸镶嵌的无色宝石,眼中流露出艳羡的神色。

    “……我能否有幸知道,您是哪位大人的来使?”奎林无视了他的无礼,礼貌地问道。

    “我代表国王而来——您的国王,安特?博弗德。”年轻人微笑着回答。

    奎林并没有把疑惑写在脸上,但他十分怀疑这是否真是国王的来使——不但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还直呼国王的姓名,即便是密使,也不可能如此大胆。

    “容我再次向您表示欢迎,使者大人。”他向年轻人微微点头,“但恕我提醒,这是维萨城——这是我的卧室,即便是国王本人也不该不请自入。除非我犯下了什么证据确凿,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有吗?”

    “那得问您了,大人。”年轻人耸耸肩。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其中的不悦——又或者根本不在乎,“毕竟这全在于您的决定。但我得说,您看起来不怎么相信我们的国王陛下……您刚从柯林斯神殿回来,不是吗?或者你更愿意相信那位‘圣者’?”

    奎林沉默地注视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即便是出自一位国王的指控,也允许被指控者的辩解,相信国王陛下也会认同这一点。”

    “当然,当然。”年轻人随意地点头。“但我想陛下更希望知道埃德?辛格尔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以及您是否已经做出了决定。”

    “那并不适合在此处,在你我之间谈论,大人。”奎林的语气终于冷淡下来。“请转告陛下,我会尽快前去洛克堡晋见,并与他详谈此事——顺便,也要劳烦您为我带去另一个消息。最近或许有船只载着感染疾病的人前往斯顿布奇。请他务必小心。像您这样身怀异能的使者,想必能比维萨城的信鸽要快速和可靠得多。”

    年轻人站在桌前,没有回应,只是用一种奇怪的,阴森而恼怒的目光看着他,仿佛这番话里有什么地方冒犯了他。

    “需要我派人送您吗,大人?”奎林一边问一边抽出了笔,平静地铺开另一张纸。

    一片阴影落在纸上。年轻人威胁般向他倾身。尖锐的声音刺向他耳中:“我很乐意为您带去任何消息,但恐怕陛下需要一个确凿的答案——您到底会站在他那边。还是决意庇护那位虚假的圣者?”

    奎林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几乎已经算是威胁的咄咄逼人而动怒,只是退开一点,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阿伊尔家族从来都忠于国王与鲁特格尔。”他把双臂搭在扶手上,淡淡地说。

    “这不是回答!”年轻人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渐渐失去了他原本就没有多少的分寸,“我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答案——你是否会与国王一起,揭露水神神殿的谎言?是……或不是,就这么简单而已!”

    奎林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眼中有怒意一闪而过,但依旧没有发作。

    “在斯顿布奇时,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垂下双眼,突然提起另一个话题。“罗威尔?特纳……或许你也听过他的名字。他曾是一个法师,而后成为水神的圣骑士。我曾问他,圣职者是否真能用法术试探出一个人是否在撒谎,他回答我说,法师和牧师都有类似的法术,但事实上并不完全可靠,人类是狡猾的,有时甚至狡猾到能骗过自己……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法术根本无法辨别它是真是假。大多数情况下,想要分辨一个人所说的是不是谎言,依旧得靠经验与直觉。如果有施法者认为自己可以单凭法术便做出判断……他要么太过自信,要么太过愚蠢。”

    年轻人的脸终于阴沉下来。

    “我听说过罗威尔?特纳,我还知道他已经死了。他的学识丰富和多嘴多舌似乎也没能救得了他的命,以及,大人……即使拖延时间也没有用,我知道你的椅子上有机关可以召唤守卫,但我恐怕他们现在无法回应——你知道,像我们这种人,总是格外谨慎。”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奎林冷冷地问道。

    “你何不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尽快解决这件事,然后自己去看看他们呢?”年轻人不耐烦地回答。

    奎林微微皱眉。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如此固执地一定要他给出一个答案,即使是在明知它很可能并不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还是说他真的对自己的法术如此自信?——因为很显然,他缺乏敏锐的判断能力。

    “如果您如此坚持的话。”他的语气软了下来,却在年轻人有些急切地向他凑得更近时迅速拔出桌下的短剑,毫无预兆地刺向他的肩头。

    那一击被挡了下来。年轻人的身体外似乎包裹着一层看不见的、柔韧的壳,它完全吸收了短剑的力量,让它艰涩地僵在半空。

    奎林并不意外。他知道一个法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那也是他拖到现在才动手的原因,即便这一位真是国王派来的使者,他也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做——对于一个突然出现在他卧室里的家伙,视之为刺客一点也不过分。

    并没有受伤的年轻人在惊骇中向后退去,脸色愈发苍白,却冷笑着强自支撑:“我告诉过你,向我们这种人总是格外谨慎……你真以为你这种贵族能杀得了我?”

    “我是个骑士。”奎林冷冷地说,“我还以为你知道,使者……你刚刚还摸过我的盔甲。”

    他放开了短剑,反手在桌边抽出另一柄长剑,看着年轻人伸出手,似乎想要施法,却在一阵明亮的蓝白色弧线中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那柄无人操纵的短剑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停留在半空,继续反射出电光,直至年轻人开始抽搐才失去了力量,跌落地面。

    “而且我也已经提醒过你,罗威尔?特纳是我的朋友……而他曾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法师。”奎林从容地起身走到年轻人身边,长剑抵在了年轻人的咽喉间:“也许没人教过你……但你实在该对逝者多一些尊敬。”

    魔法短剑已经消除了年轻人的防御——那是来自罗威尔的礼物,虽然只能够使用一次,但对这个法师来说已经足够,残存的麻痹感会让他好一会儿连手指都动不了。

    “死了就是死了!”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大着舌头含含糊糊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僵硬的脸上虽有惧意,却并没有开口哀求,“一个圣骑士的尸体甚至都无法使用,只会变成驱虫的食物而已,又有什么可尊敬的?!”

    奎林眉间的皱纹在疑惑中变得更深。很少有人会以是否有用来形容死者的尸体……

    “……你是死灵法师?”他猛然醒悟,声音不自觉地拔高。

    年轻人闭上了嘴,眼中有了真正的恐惧。

    身后的一声叹息让奎林毛发直竖,迅速转身推开一步,长剑本能地挡在胸前。

    在他面前,一个黑发绿眼,有着艳丽红唇的女人一脸无奈地看向地上的年轻人:“我就知道会这样。”

    她把目光转向奎林,叹着气摊开双手:“可是当一个这么可爱的年轻人向你苦苦祈求一个机会,你又怎么能忍心不给他呢?”

    那语气听起来简直像是一个无奈地母亲在谈论自己不成器的儿女,但奎林却分明地感觉到了危险。

    这美丽的女人同样无礼。但她的旁若无人甚至矫揉造作都没有任何虚张声势——她只是十分确信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奎林放下了剑。他不觉得剑——甚至罗威尔送他的那柄魔法短剑,对面前的女人会有什么用处。

    “我是莉迪亚。”女人微笑着向他屈膝行礼,“莉迪亚?贝尔,大人,我为他的无礼向你道歉,他只是太过急于想要证明自己。”

    奎林眼角的肌肉跳了跳。他听过这个名字,也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您有很多疑问,大人。”莉迪亚笑眯眯的,看起来没有一点敌意,“但有一点他没有骗您……他的确是国王陛下的使者。”

    奎林的脸色沉了下去——她在暗示什么?

    他知道安特多疑,而且一直想要消弱水神神殿的势力……但与死灵法师联手?他是疯了吗?!

    “这是一个小小的秘密,而且实在不该这么早就被人知道的。”莉迪亚的目光扫向地上那个似乎依然被一柄剑抵住脖子的,脸色惨白的年轻人,“所以您瞧,我不得不再问你同样的问题——您打算站在哪一边?”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