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不可原谅的罪行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十天,等待时漫长得令人心焦,结束时却又短暂得令人心惊。【最新章节阅读】

    安特?博弗德既没有食言,也没有在这十天里对柯林斯神殿,或其他任何一处水神的神殿进行攻击。他甚至撤出了占据斯顿布奇神殿的士兵,似乎是在尽量表达自己的诚意。

    埃德觉得他也应该表现出对等的诚意,所以只带上了布鲁克、菲利和艾瑞克一起赴约。虽然伊斯对此十分不悦,但带上一条龙……对其他人而言,实在太像是一种威胁。

    刚刚赶回来的菲利胡子拉渣,一脸憔悴。他负责安抚分散在各地的圣职者,而那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许多圣职者,尤其是在战后加入的年轻人,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不再被国王陛下所尊敬,而变成了“别有用心”的敌人。

    即便菲利已经算是“德高望重”,而且心宽不爱纠结,回来的时候也满脸的暴躁,让埃德都忍不住想要离他远一点……但他也同样需要借助菲利的“德高望重”,因为身份尴尬的斯科特显然不能出现,而回到柯林斯的另外两个高阶圣骑士比菲利更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局面。

    筋疲力尽的菲利根本懒得整理他的胡子,甚至连头发都没洗,就那么邋里邋遢的跟着埃德出了门。幸好一套从头罩到脚的盔甲就足以掩饰他不雅的仪容,让国王,以及奎林?阿伊尔特地请来作为见证者的贵族和其他神祗的圣职者们不至于觉得被轻视和冒犯。

    奎林选择的位置是维因兹河东岸的一片空地。居住在维萨城东区的贵族和富商们将那里当成最近的宴游之地,也偶尔会被当做演武场使用。

    那是在维萨城长大的埃德熟悉的地方。但他从未见过这里如此热闹……或者说,从未见过这里飘扬着如此多的旗帜。

    埃德小时候被母亲逼着记过鲁特格尔各个家族的徽章,一眼扫过去。最重要的六个家族悉数到齐,剩下也都颇有威望。虽然之前已经得到了消息,这样的场面还是让埃德有点头皮发麻,唯一能拿来安慰自己的是,在这些家族代表的见证下……安特总不可能再拔剑照着他的头砍过来。

    斯科特一直对此心怀疑虑。照他的看法,埃德根本就不该接受这种方式的“调停。”

    “以我对安特的了解,如果他真想与神殿讲和。不会如此高调。”他告诉埃德,“因为如果对峙起来,虽然有很多事无法解释。也显然是他有错在先,他不会想让这些暴露在其他人面前……他会在奎林的安排下与你私下见面,然后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对外宣称一切都只是误会。而现在这样……更像是他掌握了什么对神殿不利的证据。而且迫不及待地想要公之于众。”

    “可我们有做错什么吗?”埃德有些茫然地问。

    斯科特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而埃德终于醒悟过来。

    “我。”他说,微微有些沮丧,“我就是那个最大的错误。”

    “你不是。”斯科特严厉地纠正他,“如果连你自己都这么想,还不如现在就放下永恒之杖回克利瑟斯堡。”

    埃德只好讪讪地强笑一下——他没说“滚回去”还算是比较客气。

    “但我也不能拒绝啊。”他小心翼翼地说,“那不是给了安特……给了国王陛下更好的理由吗?”

    斯科特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希望你能有所准备,知道自己可能会面对什么。那些在五月节上曾向你微笑。欢呼和躬身行礼的人……大多数反手给你一刀的时候不会有丝毫犹豫。”

    这句话让埃德从心底开始发冷,却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应付的!”他说。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永恒之杖。

    那种寒意到现在还停留在他的指尖和心头,哪怕阳光灿烂,轻拂的微风里带着初夏的暖意,也完全无法驱散。

    .

    草地中央最平整的地方搭起了一个巨大的帐篷,埃德在奎林的带领下走进去时,帐篷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嗡嗡的交谈声在他们出现时稍稍停顿了一下,而后许多人先后过来跟奎林和埃德,甚至与布鲁克友好地打着招呼。

    至少现在,他们给埃德的依旧是带着敬意的笑容——也是兴致盎然的笑容。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当遇上像这样与己无关的热闹时,旁观者总是有着更旺盛的热情。

    视线与泰利纳?博弗德相接时,对方微笑着向埃德举杯。

    埃德没有料到连他也会出现在这里。那让他更加不安……但他已不能后退。

    安特?博弗德姗姗来迟——那是属于国王的特权。

    响亮的通报声中,国王大踏步地走了进来。

    他极其郑重地穿上了盔甲,纯金王冠下,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下颌因为急速的消瘦而显得更方,下沉的嘴角刻出严厉的纹路,面无表情,目不斜视,与之前那个总是带着微笑,喜欢以亲切随和的面目示人的国王判若两人……但埃德却仿佛直到现在才能看见那个面具之下的,真正的安特?博弗德。

    在正中的位置上坐下之后,国王挥手制止了所有的礼节,直截了当地开口:“我想各位大人知道自己为何而来——传言能到达的地方总是比我的赦令更广……也更快。你们大概早已听说我最近与水神神殿之间有些……不和。很遗憾,我不得不承认,那是真的。”

    帐篷里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

    “我必须得向布鲁克?修安大人致以歉意。”安特向布鲁克匆匆低头,老牧师只能回以微笑。

    “我对他有诸多失礼之处。”国王的道歉匆忙又含糊,但不会有人因此而指责他,“我也不该让我的卫兵占领斯顿布奇神殿,尽管目的全然只是为了保护它,此举也太过唐突……我在愤怒之下稍稍失去了理智,为此我已向女神无数次祈祷,希望她能原谅我的过错。”

    埃德在人们脸上看到更多的兴奋——安特?博弗德从不会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过,当然,这不会是他的错。

    “可否请问,什么让您如此愤怒,陛下?”

    总有人知道该如何适时地发问——比如亚伦?曼西尼。

    “该从何说起呢?”安特冷笑着挑了挑眉毛,“或许我该感谢那个突然出现在三重塔下,声称自己的是博雷纳?德朱里,安克坦恩之王的男人,如果不是他,我大概至今仍一无所知……虽然有时无知反而更加快乐,一位国王却无福享受。”

    埃德与布鲁克交换了一个眼神,保持着沉默。

    先听后说,那是他们一致同意的。

    国王大概也为此准备了许久。他的叙述简洁而清晰,甚至没有再坚持他根本没有见过博雷纳,而是声称当时光线昏暗,而他又急着让“那个男人”接受治疗,免于死亡,所以根本没有看清他的脸。而之后,因为那几个人的出逃,他也失去了确认男人身份的机会。

    除了一再强调他一直都只是想要把人抓回来查清真相,从来没有想要杀人,以及完全略去了罗威尔的死,也没有提到布鲁克特意前去请求他与博雷纳见上一面之外,他所说的其实与博雷纳相差无几。只是在他的叙述之下,他的卫兵们似乎有些无能,他的所作所为却根本无可挑剔。

    “我依旧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照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博雷纳?德朱里还好好地待在黑堡之中,虽然似乎面临着又一次动乱。”安特的声音里有一丝不屑,“虽然我很想将他也请到这里,但他恐怕无暇前来。”

    这一点埃德也十分清楚。博雷纳已经在匆忙之中给他写了一封信,反复地向他道歉。但事实上,埃德从来没打算让博雷纳来证明些什么——事情或许由他而起,但现在显然已经变成了安特与神殿之间的矛盾,再把另一个国家拖进来只会让一切更加混乱。

    他希望安特也同样没有这个打算。毕竟,如果如博雷纳所说,安特最初或许也只是某个阴谋的受害者,无论如何,他似乎并不想要一场战争。

    ……那他又到底为什么要提起博雷纳?

    “恕我直言,陛下。”奎林轻声开口,“这其中似乎有某种阴谋……但我听不出这与神殿到底有什么关系,您的愤怒又从何而来?”

    “你说得没错……我的愤怒与任何一个‘博雷纳’都毫无关系。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我在试图查清真相时发现的一个谎言……一个骗局。”安特冷冷地交叉起双手,走进帐篷之后第一次把目光投向埃德,“对普通人而言那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过错,但在神明面前……甚至狂妄地借神之名,便是不可原谅的罪行。”

    埃德呼吸一顿,觉得有一根小小的冰针扎在了他的心上,令人麻痹的寒意从那一点渐渐扩散开来,渗入每一滴血中。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翻涌而上的无尽恐慌,挺直了腰——他不能逃。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