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背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甚至从来没见过费利西蒂吧?你所知道的一切,不过是肖恩告诉你的……”

    “你寻求过真相,却结束于谎言吗?你能从中得些什么?谎言能生出的只有恶果……”

    埃德能看见安特双唇不停张合,但钻进他耳中的每一个字都含糊而扭曲。 www..com他头昏脑胀,摇摇欲坠,脑子里像是灌满了泥浆,每当他试图思考,就有什么从泥浆下翻腾起来,把一切都搅得一片浑浊,让他一阵阵地头痛欲裂,胀痛的双眼像是会在眼窝中炸开,如果他挣扎着想要理清思绪,总是恶心得想吐。

    即便如此,当安特的神情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埃德还是听懂了国王那更像是威胁的,拙劣的劝诱——如果他肯指证是肖恩?佛雷切策划了这个骗局,而他不过是个懵懂无知的受害者,那么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可以自由地回到克利瑟斯堡,回到父母身边,继续做他无忧无虑的有钱少爷……否则,就是他与肖恩联手欺骗了世人,亵渎了神灵,他会遭到女神与国王的惩罚,无论灵魂还是**都不得安宁……

    埃德有些疑惑地瞪着安特,愤怒渐渐压过了惊惶与无助。事实上,凭着那张肖恩亲笔写的纸卷和在布卢默手中持续发光的永恒之杖,安特也并不能证明这一切就一定是个骗局。谁能声称自己已洞悉神的安排?尼娥到底是如何选择她的圣者,如果圣职者们都不清楚。他也一样不清楚……这位国王陛下是打算把击倒肖恩的希望放在埃德的反戈上吗?——他到底把他当成什么人?!

    菲利在他身边坐得笔直又僵硬,埃德几乎能听见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声音,但圣骑士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做出拔剑砍向国王这样的冲动之举。布鲁克却沉默着,再也没说一句话。

    他们对此全无准备。

    无论是安逸得太久,还是被肖恩保护得太好……即使遭遇了一连串的危机,连同布鲁克在内的所有的圣职者,大概也依旧从心底天真地相信着国王终究会屈服在神威之下,而从未料到会受到这样充满恶意、准备充分的质疑与攻击,毫无反击之力。

    如果肖恩在这里。事情或许会完全不一样……但敌人显然也十分清楚这一点。

    此刻埃德才深深地意识到,那立于一人之上的“强大”,竟然如此脆弱。即便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也不敢对肖恩有所质疑。但那个强悍而沉默的老人……至少是在保护神殿的方式上,或许完全错了。

    而埃德?辛格尔对此又能做些什么?……他不知道,却也唯有尽力而为。

    他的头依旧痛得厉害,但终于挣扎出一丝清明。那支撑着他站了起来。用微微发颤的声音开口:“我或许并不是真正的圣者……也或许是,但这并不由您决定……陛下。”

    被打断的安特在惊愕中神情呆滞地张着嘴,好一会儿才恼怒地重重向后靠去,抬起下巴阴沉而傲慢地看着他。

    “我给了你机会,埃德?辛格尔,为了你的母亲……而你仍要把自己绑在一艘必沉的船上吗?”他问道。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埃德回答,努力保持平静,“同样的……这也不由肖恩决定。但是……”

    他转身走向布卢默。向那难掩得意的年轻人伸出冰冷的手:“请把永恒之杖还给我——无论如何,在女神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我仍旧是那个在五月节上被人类……以及矮人与精灵共同承认的圣者。”

    他一定是昏了头才会把永恒之杖交出去……斯科特早已提醒过他,他却还是在面对这一切时慌了手脚。不是那独一无二的又怎样?如果如此轻易被击倒,他大概连被选择的资格都没有。

    布卢默怔怔地看着他,神色惊讶,不由自主地看了安特一眼,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

    “你让我别无选择,年轻人。”

    安特的声音在埃德身后响起:“我本不想走到这一步……毕竟连我也不愿承认这是事实。不过谁知道呢?也许一切注定如此……”

    埃德在他的最后一句话里听出了意料之外的犹豫,那让他的心又一次在不安中抽紧——他难道又做错了什么?

    “我能理解你们对肖恩?佛雷切的尊敬,毕竟我也曾经像你们一样,相信那位圣骑士的正直,勇敢与忠诚,所以当我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谎言,才会如此愤怒而痛心。”

    安特语气僵硬,但其中并没有什么“愤怒和痛心”,反而带着隐隐的恐慌,仿佛明知自己手中握有必胜的武器……却也知道一旦使用,一切都将脱离控制,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

    “艾瑞克?沃恩。”他用低哑的声音念出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名字。

    埃德的身体微微一颤,身后同时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一直站在他椅子后面的艾瑞克重重地撞在了他的椅背上。

    他在惊愕中回头,年轻圣骑士的面孔惨白如鬼魂,目光直直地不知投向何处,似乎不敢与他对视。

    “站到我的面前来,圣骑士。”

    安特也并没有看向艾瑞克,只是盯着前方的地面,生硬地吐出每一个字:“你向我……向你的女神发过誓,现在,在这里,以你的生命与灵魂,重复你的誓言……重复你发誓亲眼所见,绝无虚假的一切,并接受任何一种方式的证明。我想不需要我再告诉你,谎言……任何一种谎言,会对你,和你誓言守卫的东西,带来怎样的灾难。”

    艾瑞克僵立片刻,终于从埃德椅后转了出来,脚步仓皇。他在国王面前半跪于地,却低着头,半晌发不出一点声音。

    帐篷里一片寂静,唯有微风拍打帘幕,发出阵阵轻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艾瑞克的身上,带着各自不同的神情,惊讶,疑惑,不安,兴致勃勃,幸灾乐祸……

    埃德茫然地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脑子里却只有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去想。他才刚刚怀疑过神殿里会有内奸……可那不该是艾瑞克!

    “……如果你不知该从何开始,我可以提醒你,骑士。”安特的声音冰冷而干涩的,听不出一点得意,“我知道这对你而言十分痛苦,但你应该记得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是一个无辜女子的生命。赫莉娜?克利瑟斯……如果各位还没有忘掉这个名字。我也曾经寻找过她,但她的家人声称她三年前便已失踪,只留下一个五岁的女儿。如果不是这位年轻的圣骑士,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死在肖恩?佛雷切手中。”

    即便是教养良好的贵族们也无法压下那一声不由自主的惊呼。轰然响起的声音如雷般在埃德耳边滚过,他睁大了眼睛,眼前却似乎只有一片刺目的白光——那仿佛是永恒之杖反射出的光芒,让他看不清任何东西。

    他所相信的一切都注定要毁在这一天里吗?……

    “艾瑞克?沃恩!”菲利的怒吼声在人们无法克制的窃窃私语中响起,“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与之相比,布鲁克的声音微弱而苍老:“艾瑞克……圣骑士听命于神明而非国王。在你如此指控佛雷切大人之前……想一想那意味着什么。”

    “……我想过,大人。”艾瑞克的低语声几乎淹没在一片噪杂中,但当他开口时,周围便迅速地安静下来。

    “我想过无数次……我祈祷过无数次……您不会知道无时无刻不得安宁如何令人绝望……但我无法从女神那里得到答案。如果可以,我宁可让这个秘密烂死在我心里,但有人……而非神明听到了我的祈祷,让我无法再隐瞒下去。我只能相信这是命中注定的安排,是女神的回应……可是大人……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从来没想过要背叛神殿……”

    圣骑士最后的声音低如一声啜泣。

    “你是否失去了你的力量,正如拜厄?扬……那堕落的圣骑士一样?”安特问道。

    “……没有,陛下。”艾瑞克的回答有些迟疑,“现在没有。”

    那是个含糊而略显怪异的回答,但似乎并没有人在意。埃德迷茫的目光对上了菲利的视线,却又在短暂的交接之后各自移开。

    艾瑞克曾经失去过他的力量……但正如他所说,“现在没有”——他并没有撒谎。

    而贸然提起另一个无名的神祗是否明智,眼前的情形之下,埃德和菲利都无法确定,只能选择沉默。

    “那么或许你所相信的并没有错。”安特低声继续,突然间神情疲惫,“或许这真是命运的安排……你或许背叛了神殿,却没有背叛你的神。说下去,骑士,说下去……让我们尽快结束这一切。”

    ——但这一切不会结束。

    埃德怔怔地站在那里,心中只有越来越强烈的绝望与无力,仿佛漂浮在茫茫的大海之上,身下只有小小一块逐渐融化的浮冰,寒冷刺骨,孤独无助,不辨方向。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他只能听天由命地等待着下一个巨浪将他完全吞噬……

    而连那,甚至都算是一种幸运的解脱。

    .(未完待续。。)</p>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