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真假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说的是真话。”

    角落中,有人轻声打破长久的寂静。

    那是一位身着白袍的中年牧师,胸前绣着大地女神的徽记。

    安特……或奎林选择的见证者让人无可挑剔。对大地女神的信仰古老而广泛,而她的圣职者也一直以低调、淳朴和公正闻名。

    “他所说的是他自己相信的真实……但那不一定就是绝对的真实。”似乎恢复平静的布鲁克开口道,“梅布尔大人,你跟我一样清楚法术的局限。”

    “但我也很清楚,他不可能编造出一个如此完整的故事,然后让自己坚定地相信那是真的。”梅布尔的声音温和低沉,却无可反驳。

    “即便那是真的,也并不能证明赫莉娜?克利瑟斯是死在佛雷切大人手中……甚至不能证明他所看到的那个女人就是赫莉娜。”布鲁克分辨道。

    “但至少可以证明柯林斯神殿绑架、囚禁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并且隐瞒了她的死……或者您想要说,那个女人也是某种邪恶的怪物变化而成……像那条冰龙一样吗?”安特冷笑,“如果真是这样,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甚至需要抹去自己的圣骑士的记忆?”

    “冰龙”这个词立刻让埃德又清醒了几分。他抬起头,脱口道:“伊斯一点也不邪恶!”

    那几乎是本能,他根本来不及阻止自己……他可以忍受自己被质疑,被欺骗。但他不能接受任何人再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朋友!

    安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瞪着他,像是在看着什么他无法理解的东西……而他并不是一个人——连菲利都不由自主地微微摇头。

    埃德闭上了嘴,恼怒地意识到自己的反驳天真又不合时宜。

    “为什么不请那位牧师来解释一下呢?”亚伦?曼西尼从容地接上了被打断的话题。微笑着建议,“伊卡伯德?贝利亚……佛雷切大人虽然不在,贝利亚大人却显然是知道些什么的,不是吗?”

    “如果你能‘请’来那位大人的话。”泰利纳嗤笑,“恐怕他连国王的命令也不会放在眼中,而一整支军队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那是实话——但国王的脸色因此而变得相当难看。

    “我当然做不到。”亚伦笑嘻嘻的,像是完全没有听见关于国王的任何议论。“但有人可以……圣者大人,您是否能尽快请贝利亚大人到这里来呢?我相信这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法术。而且正如您所说,无论如何。您依旧是那个被人类,矮人与精灵共同承认的圣者……即便是佛雷切大人也得服从您的命令吧?”

    埃德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亚伦是在对他说话。

    亚伦的语气诚恳又亲切,亲切到完全无法分辨其中是否有讽刺……但他说得没错,埃德可以用传言术将伊卡伯德叫过来。那位牧师大概不会高兴。但应该也不会拒绝。

    这听起来似乎是相当合理的要求——照艾瑞克的叙述看来,关于那个女人,伊卡伯德绝对是知道些什么……埃德却本能地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布鲁克和菲利都在这里,如果把伊卡伯德亚叫过来,神殿里便只剩下了布劳德和另外两位高阶圣骑士,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他们很可能无法应付……毕竟还有一支不知何人派出。也不知目的的军队,就隐藏在距离神殿不远的地下暗河通道中。

    ——但斯科特还在神殿。

    想到这一点。埃德稍稍放下心来,忽然想起,不知为什么,艾瑞克说了很多……却一个字也没有提到斯科特。

    “圣者大人?”亚伦带着完全无害的笑容提醒。

    埃德几乎就要点头,罗莎的警告却突然在耳边响起——“小心亚伦?曼西尼。”

    他迟疑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够了。”安特不耐烦地开口,“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机会,可惜你显然不知珍惜……埃德?辛格尔,你或许并不完全知道肖恩所做的一切……但你也同样是杀人的凶手。”

    埃德脑子里嗡地一响,像是被一记重锤砸到了头上,茫然睁大了眼睛,呆呆地问:“……什么?”

    他从未想过“杀人凶手”这种罪名也能落到他的头上……虽然他的确是杀过人,但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了一个死灵法师啊!

    “我很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埃德?辛格尔”安特冷冷地看着他,“当你把那个年轻牧师的尸体抱在怀中,假惺惺地为他的死而哀痛时……一条在你操纵下的巨龙,一个声称被你所救,死而复生的国王还不够吗?你非得在所有人面前演那一场戏来证明你的力量?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场好戏……甚至骗过了精灵王……”

    埃德依旧茫然地看着他。他根本听不懂安特到底在说什么——他是在指责他害死了堤姆吗?

    “……陛下。”菲利站了起来,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是不是该提醒您,这样严重的指控需要确凿的证据……还是说您就喜欢在各种缺乏证据的指控间跳来跳去,让所有人都晕头转向,不得不赞同您的每一句话来以求解脱呢?!”

    那已经是毫无掩饰的指责……却也一语中的。

    有人发出了一声轻笑——是泰利纳。

    泰利纳懒洋洋地撑着头,甚至翘起了腿,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他显然不打算帮任何一方……也完全没有把安特放在眼中。

    安特安静了好一会儿,再次开口时,声音在暴怒中变得更加嘶哑:“证据?证据就在你身边,骑士!修安大人……你从被你们抓到神殿的那群人口中问到了什么?”

    埃德呆滞的目光转向布鲁克。

    他问过布鲁克同样的问题。老牧师却总是摇着头告诉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连他也在撒谎吗?在他身边到底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老人此刻脸色发白,神情黯淡。却还是尽量保持着冷静:“我并不确定……”

    “我没有问你‘确定’什么。”安特无礼地打断他,“很显然你从不确定任何事。我只是问你问出了什么?……或者你想要听我说?”

    老人无声地直视着他,眼中有奇异的光芒,让那怒火中烧的国王突然间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缩。

    片刻之后,布鲁克缓缓开口:“那些人声称雇佣他们的是辛格尔家……他们也的确如此相信,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法术有其局限。而人心变幻莫测……那并不一定是真的。”

    埃德眼前一黑。

    他还记得父亲的话……花钱雇佣流浪骑士之类……但里弗不傻!他不可能真的做出什么叛国的事来,更何况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

    父亲甚至根本不希望他成为圣者……又怎么可能为此而雇凶杀人!

    他身体在愤怒之中不停发抖。如果之前的指控多少还有几分值得怀疑的地方……这一个则绝对是纯粹的污蔑。他微微张开嘴,想要反驳。僵硬麻木的舌尖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我也希望那不是真的,但很可惜,我在不同的人那里得到同样的证据。阿伊尔大人,你抓到的那些水手们怎么说?”

    奎林没有出声。许久之后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低声回答:“那是辛格尔家的水手。”

    埃德几乎想笑。他相信奎林是在某种逼迫下不得不这么做……但他的无奈反而让一切更像是真的。

    “卡斯提亚大人,那些逃到你领土之上的人呢?”

    “他们带着某种能够制造烟雾的粉末……还有能在辛格尔家的商行中任意提用任何物品的凭证……”

    埃德确定自己是真的笑了出来,因为即使头晕目眩他也能感觉到许多向他投来的,带着诧异与不安的目光,但他实在是忍不住——所以大名鼎鼎的里弗?辛格尔蠢到让花钱买来的凶手握有能把他拖下水的证据?就算是他自己也不会傻到如此地步!

    “……这他妈是在开玩笑吗?!”菲利猛地站了起来,脚跟重重地踢在椅子上,粗鲁地咆哮着,“谁敢站起来看着我的眼睛大声告诉我。你是真的相信这个?!”

    “我可以确定这些大人们都并未说谎……”——梅布尔一本正经的声音。

    “你能确定个屁!”菲利骂了回去,已经完全不再顾及任何礼仪。“留着那点力气滚回神殿对着你的神祈祷吧,至少那不会给她丢脸!”

    “菲利?泽里!看在女神的份上,给我住口!”……那是布鲁克。

    所有的声音再次混成一片,埃德不得不伸手撑住自己的头。他觉得他的头重得像块石头……或者铁块,只要他稍微动一动就会从他的脖子上掉下来。

    他咬住了嘴唇,嘴角却还是无法控制地向上弯着。

    这才是一场精心排演却荒诞不堪的戏……但当操纵这一切的是尊贵的国王陛下,他又能如何反抗?

    也许他该早点认输的……现在后悔却恐怕是来不及了。

    他整个人都像是被裹在了一个冰冷的茧中,坚韧的丝线重重包裹,无法挣脱,无法呼吸,唯一的感觉只有冷……和不停向下坠落的恐惧与绝望。

    “我的确听说里弗?辛格尔曾经夸口他的钱多到足够占领一个国家……却没想到他会从用这种方法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圣者开始。”安特冷笑着。

    埃德浑身一颤,猛地抬头。

    他不能让他们把他的家人也卷进来……无论如何也不能!

    .(未完待续。。)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