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突围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喂……你这么抓着我,我可没办法开打。【全文字阅读】”

    菲利侧头苦笑着低声告诉他。

    埃德赶紧放开了手。

    他们甚至都没有武器——埃德差一点就想要反手从布卢默那里把永恒之杖夺回来,但回头一看,那个年轻的骑士已经聪明地远远退开。

    永恒之杖的光芒已经消失,年轻人的脸上渗出一层薄汗,而且白得有些不太正常。长时间地操纵永恒之杖,对他来说似乎也不怎么轻松。

    埃德不自觉地有点幸灾乐祸——尽管他自己的处境明明更糟。

    他们与身边围成一圈的卫士们莫名地僵持了好一会儿,似乎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先动手,最后是菲利低低地啧了一声,忽然向前一冲。

    指在他面前的长矛反而慌乱向后退了一点,那大概是因为菲利嘴里嘟嘟哝哝地像是在念着什么咒语。

    圣骑士所会的法术其实相当有限,大多只能作为辅助——但埃德是个……牧师。

    在菲利迅速抓住一根长矛猛地夺了过来,用一个简单的咒语增强自己的力量时,埃德突然意识到他并不是只能呆呆地站在这里等人救而已。

    无论他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来的……他能感觉到那依然在他的体内,至少女神现在似乎还没打算收回。

    他没带什么施法的材料,但幸好,并不是所有的法术都需要材料。

    成功地为菲利加上防护时他的信心又回来了一点点,只是有点后悔自己没学任何召唤术——毕竟。他有一条龙啊……他从未想过自己需要召唤任何来自异界凶猛小动物,但现在众寡悬殊,哪怕是小莫的尖牙也能帮得上忙……

    幸运的是。在场的圣职者们似乎都没打算出手。埃德手忙脚乱地扔出一个定身术,又在狼狈地下蹲躲过一根犹犹豫豫的长矛时顺手给菲利加了个祈祷术。

    “……用圣域!笨蛋!你能护住你自己别绊我一跤就行了!”菲利用长矛抡开几个上前的敌人,有点气急败坏地对他吼。

    埃德没听。

    他承认菲利很厉害,但还没厉害到能对付这么多人的地步。

    一面石墙自地上升起,挡住了一边的敌人,但他们头顶却突然一空,灿烂的阳光撒了下来。

    安特带来的骑士……以及维萨城的士兵们从外面迅速拆掉了整个帐篷。原本各自退到帐篷边缘的贵族和其他见证者们立刻退得更远。几根长箭呼啸而来,但或许顾及自己的同伴,完全失去了准头。埃德也就没有浪费他唯一的一个风墙术,只是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头。

    低头的同时他看见了自己胸前隐藏在蓝色绶带下的胸针——他随时可以召唤一条龙,虽然上一次无意间的召唤带来的后果他还记忆犹新……而且他怀疑安特对此不会毫无准备,那可能会让伊斯也陷入危险。

    短暂的迟疑间。一声熟悉怒吼自天空落下。周围的敌人有片刻的迟疑和惊慌。但显然并没有受到龙威的影响——安特的确有所准备。

    “……你叫了那条龙?”菲利大声问道,语气说不出是恼怒还是欣喜。

    “没有啊!”埃德苦着脸回答,“我担心……”

    他的“担心”消失在另一声怒吼中。这一次士兵们的混乱大概纯粹是因为声音太大——连埃德也被震得眼前发黑,差点腿一软摔倒在地上。

    巨大的黑影笼罩在头顶。冰龙低低地盘旋了一圈,掠起的强风吹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银白色长尾如闪电般急速拍向地面,轻而易举地将几个全副盔甲的战士抽飞到一边,却在想要伸出后爪抓起埃德和菲利的时候不得不突然拔高。避开一道弧形的电光。

    “左边!埃德,向左!”

    娜里亚的声音从天空飘了下来。

    埃德还在愣愣地抬头。菲利一手挥舞着长矛,一手抓住他,向着左边的缺口冲了出去。

    陌生的咒语声让埃德的心跳停了一拍——被国王邀请来的圣职者或许不会对他和菲利动手,却会毫不犹豫地攻击伊斯。

    “伊斯!娜里亚!小心!”他一边被菲利拖着狂奔一边抬头大叫,再也顾不上使用任何法术。

    冰龙急速地转了一个弯,躲开另一个法术,几乎是笔直地向着天空冲去。埃德能看见它脖子上那个小小的身影——娜里亚抓住了冰龙的双角,并没有掉下来。

    脚踝被什么绊了一下,只顾着往上看的埃德毫无防备地整个人脸朝下扑倒在地上,又被菲利大声咒骂着提住背心拉了起来,头晕眼花地看着几条绊索在眼前晃来晃去。

    一柄长剑划过地面,砍断了所有的绳索,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怒吼。

    “艾瑞克?沃恩,你在干什么?!”

    埃德惊讶地挣扎着抬起头,看着艾瑞克苍白着脸向后退去,长剑垂在一边,嘴唇蠕动着,似乎在对他说着什么。

    立刻有人夺下了艾瑞克的剑,将他拖到一边,而年轻的圣骑士并没有反抗。

    埃德的胸口堵得难受,但他没时间理清那些复杂的情绪,只是在菲利的帮助下恢复了平衡,扔出一个音鸣爆。

    他一直避免使用伤害性的法术,而且他会的原本也不多……但再这么犹犹豫豫,他只会害死自己的朋友。

    “别往上看!”菲利在百忙之中头也不回地吼,手中的长矛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剑,“先顾你自己吧,他可比你强多了!”

    埃德点点头,让一道圣火自天而降,击倒了面前的敌人,绊倒了另一个——但面前层层叠叠一片混乱,他甚至看不清周围还有多少敌人。值得庆幸的是,安特似乎并不打算杀死他们,所有的攻击都并不致命,甚至有人显然只是装装样子……那让他们多少有了一点反击的余地。

    冰龙再一次疾冲下来,长尾扫开他们前方的敌人,奇异的呼啸声与刺骨的寒意一起从埃德头顶掠过,袭向他们后方。惊恐的大叫与惨呼声里,埃德用力咬住了嘴唇,竭力不去想有多少人死在那能冻结心跳的吐息之中。他最不想看到就是伊斯杀人,但现在……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因为他的缘故,眨眼间毁于一旦。

    他几乎想要哭出来,却只能告诉自己不要回头。

    冰龙的咆哮声再一次响起,而埃德听得出,那显然是因为疼痛。

    他无视刺向他肩头的长矛,伸出手按在挥剑砍向菲利的敌人的盔甲上,咒语声急促而冰冷。

    那是他唯一能致人于死地的法术……从这一刻起他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但他已不能回头,甚至无法思考。

    敌人倒下时他跳过对方的身体迎向另一个,在弯腰时拔出了靴子里的短剑,刺向一个骑士的膝盖左侧。

    他并不是完全不会用剑,毕竟教他的是诺威……他只是不喜欢。

    混乱中时间的长短难以分辨。他不知道他们冲出了多远,又或者是根本困在原地没动,而他用完了所有的法术,开始只能用短剑对敌。

    在一片噪杂之中,他依旧迅速地捕捉到了娜里亚那一声惊呼……然后是一阵轰然巨响。

    冰龙的咆哮声中,地面微微震动。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了手,看向同一个方向——巨龙坠落的方向。

    安特的确准备得相当充分——巨大的弩车损坏了几架,但射出的绳网依旧成功地困住了冰龙。并不很粗的绳索在阳光下微微泛光,显然织入了某种金属,冰龙的左翼和前爪被缠在了一起,正怒吼着试图挣脱。

    它的头和尾巴还是自由的,那让敌人无法靠近,但埃德已经能够看出——或者从菲利更加难听的咒骂中听出,他们没有胜算。

    他本能地转身冲向伊斯,却又被菲利拖了回去。或许是因为那片刻的分神,一柄战锤砸向他背心时,圣骑士没能躲过,在那沉重的一击之下踉跄着半跪于地,眨眼之间,各种不同的武器压向他头顶与颈后,让他再也无法起身。

    菲利苦笑一声,爽快地扔下了夺来的长剑。

    埃德一声不响地松开手,让短剑掉落地面,看向另一个因为他而身处险境的朋友。

    阳光射在冰龙身上,反射出的光芒和银白鳞片间鲜红的血迹一样刺眼。埃德眨眨眼,擦掉几滴不知因何而流的眼泪,完全没有理会架在了他脖子上的长剑,也没有理会肩头的剧痛。

    他想他是麻木了。无论是身体还灵魂……他现在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痛苦也好,愤怒也好,愧疚与不甘也好……

    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

    似乎有什么在那一片空白之中蠢蠢欲动。那感觉似曾相识——在他试图救下娜里亚,却把自己送回了几百年前的时候。

    他茫然地屈伸着手指,恼怒于那种明知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却又无法抓住任何念头的恍惚。他不喜欢这样被某种力量所控制,身不由己的感觉,哪怕那是无比强大的力量……他已经受够了被人摆弄……或被神摆弄。

    他要做的任何事,无论是对是错,聪明还是愚蠢,结果又如何……必须是得经由他自己的意志做出决定!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