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雾起(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早餐时间,克利瑟斯堡大厅里的餐桌边难得地几乎坐满了人,却似乎比平常还要安静。

    埃德瞪着眼前的早餐,胃里不停地翻腾。他很想在椅子里蜷成一团,此刻在他身边的人没有谁会在意他这么做……即使他没有在早餐时出现,而是躲在自己的房间,把头埋在枕头底下花上一整天来自怨自艾甚至痛哭流涕,他们都只会给他更多的同情与宽容,连瓦拉也不会来责备他的懒惰与失礼。

    但他还是努力坐得笔直,脊背**地紧贴着椅背,感觉到一阵又一阵寒意从坚硬的木头里钻进他的骨髓,让他突然很想来点酒。

    摆在他面前的却只有他动也没动,已经冷掉的奶油汤。

    小时候瓦拉总拿这个来安慰他……但他早已不是小孩子了。

    小孩子不用承担什么责任,所有的错误都可以用眼泪冲走,轻易而举便能获得原谅……而他正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又软弱。

    昨晚大家推测安特之后的行动时他基本上只是坐在那里发呆,但他并不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克利瑟斯堡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何况还有一条巨龙在守护着它。召集军队多半只是装装样子以示威胁,安特不会不考虑强行攻击的代价。

    他更有可能派出使者,与辛格尔家达成某些交易。里弗?辛格尔的财富可以解决许多问题,只看他们愿不愿意。

    但商量到最后,有一点是安特一定会要求,而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他应该会要求你再一次当众认罪……然后用你父亲的钱为你赎罪。”艾伦说。

    “我儿子没做错任何事!”身为商人,本该擅长讨价还价的里弗却异常强硬。“我不会因此而给他一个子儿,我也不会让他再碰我儿子一指头!”

    “哪怕只是暂时的妥协?”艾伦建议,“让我们可以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再想办法洗清他强加给埃德的罪名?”

    “他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斯科特说。

    “……听起来你很想和自己曾经的朋友打上一仗。”艾伦叹气。

    “朋友”这个词似乎让斯科特很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不是我想。”他有些恼怒地说,“是他想!”

    “……他知道你在这里吗?”艾伦问道。

    斯科特紧紧地闭上了嘴,脸上肌肉紧绷,神情几乎有些扭曲。

    “如果他在神殿之中有耳目……甚至在这里也可能会有。那他不可能不知道。”诺威轻声说。

    “那不重要。”斯科特冷着脸。“重要的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他也一样无路可退。他很清楚捏造出的证据总有被揭露的一天,如果不趁现在把他所有的敌人都彻底摧毁。到那一天被踩在脚下的就会是他。他当然会派来使者——但绝对不会只是要钱那么简单。他也很可能不会正面攻击,但他不会放过埃德……以及那些会不计一切代价为他复仇的人。”

    埃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他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弄到如此境地,还把这么多人都拖下水的?

    一整晚,愧疚与自责啃噬着他的灵魂。但他不能逃……他甚至不能死。

    他已经不可能知道,如果坚持到底绝不让步。结果是不是会更好一些……但他自以为是地承担了那些他根本没有犯下的错,依旧把他所关心的人全都卷了进来,甚至让他们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

    毕竟他已经自认有罪……无论那些证据是多么的荒唐可笑,他自己给了国王最充足的理由。

    这才是他真正的、无法推卸的责任……而这里甚至没有人会因此而责备他。

    他从来不知道“爱”也是如此沉重的负担。

    餐桌旁每个人说话都格外小声。仿佛他已经脆弱到只用一点声音就能击得粉碎。泰丝的眼睛骨碌碌地转来转去,嘴里塞满了食物,目光每一次落到他身上都会迅速移开。像是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说错什么话;瓦拉一声不响地拿走了他面前的汤,换上热气腾腾的另一盘;娜里亚做了她最拿手的蛋奶酥。在小莫一溜烟窜过来时一把按住了它,一点儿也没许它偷吃……

    这样的小心翼翼,反而让他如窒息般难受。

    胸口有一种几乎要爆裂开来的闷痛。愤怒,自责,彷徨……许多情绪一层层堆积,却无法发泄的郁塞。他想要咆哮,怒吼,放声大哭……却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或者至少能有谁来斥责他也好,哪怕是像菲利曾经做过的那样劈头盖脸的痛骂……

    一阵脚步声传来,几乎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看向门口。走进大厅的守卫显然因为这样的注目而吃了一惊,他停下来,不安地扫了一眼餐桌边的人,才走到里弗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埃德忐忑地竖起了耳朵——这里轮不到他做主,即使他还是什么见鬼的圣者。但现在发生的任何事都可能是他的愚蠢所导致的……

    里弗有些疑惑地皱起眉,目光迅速从埃德身上掠过,又看了看菲利和斯科特,最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擦了擦嘴便起身而去。

    埃德呆呆地瞪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银勺在汤盘上敲出清脆的一声响。

    斯科特看了埃德一眼,又看看瓦拉,欲言又止。

    “……埃德。”瓦拉开口道,“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克利瑟斯堡的女主人端坐在那里,腰挺得比他还要直,却像平常一样冷静又从容。

    埃德愣了一愣才跳起来往外冲,几乎撞翻了椅子,还没跑到门口又冲回来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不知道还能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激。

    她没有把他当成需要藏在怀中小心呵护的孩子,哪怕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担心,她依旧愿意给他机会去面对自己的错误,承担自己的责任……他是多么幸运才能拥有这样的母亲?

    .

    埃德猜想他多半会见到国王派来的使者——比如奎林?阿伊尔。但站在里弗面前的却是两个浑身是血的圣骑士……其中一个还气息奄奄地挂在同伴的肩上,正被里弗指挥着城堡的守卫扶到一边。

    “……索尔兹!”他大叫着冲了过去,一边治疗着那个他并不熟识的重伤者,一边惊慌失措地抬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仍能自己站立的年轻圣骑士一脸呆滞地望着他,似乎也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被攻击了。”他神情茫然,声音细如蚊蚋,说起话来颠三倒四,语无伦次,每一个字却都像一把冰冷的匕首,直直地刺进埃德心中:“我们被攻击了……湖面上起了雾……好大的雾……大家都死了,到处都是血……我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会这样?……我是圣骑士,我不能逃走……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不可能成功……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一头栽向地面。

    跟着埃德跑出来的伊斯一把抱住了他,惊讶地望向埃德,眼中有同样的难以置信。

    埃德半跪在那里,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冻结成了冰——所有人都说安特不会攻击神殿,至少不是现在,他没有足够的理由……

    ——或许他根本不需要理由。

    他几乎能听见怒火轰然而起的声音,狂吼着席卷了一切。

    视线被烧成一片雪白,他能听到有人叫着他的名字,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但他并没有停下脱口而出的咒语。

    下一个瞬间,眼前是一片迷雾。

    而后他的身体猛地向下坠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掉进了湖水之中。那冰冷而疼痛的感觉像是掉在了岩石上摔得粉身碎骨……但他并没有死,只是好一会儿动弹不得。

    他漂浮在水中。湖水依旧清澈,抬头能看见湖面上雾气涌动,相互拥抱又散开,那其中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旋律,让他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茫然地凝视。

    但眨眼间雾气和湖水同时被搅乱,一只手迅速将他拖上水面,在他还在发呆的时候担忧地拍打着他的脸颊:“埃德……埃德?你没事吧?”

    埃德怔怔地看着眼前黑发的女孩……他大概在传送的时候把她一起拖了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娜里亚不安地看着四周目光无法穿透的迷雾,抹去脸上的水珠,“你把我们弄到了哪儿?这是你干的吧?哦,我真讨厌传送术!”

    “湖……”埃德喃喃低语,“这里是斯塔内斯特尔湖。”

    就像索尔兹所说的那样……“湖面上起了雾”……那么,他所说的其他……也全都是真的吗?

    埃德突然挣克娜里亚的手,在水面上扑腾着,盲目地开始往前游。

    这地方不对劲……他应该是传送到神殿的传送阵上的,却传送到半空,掉进了水里……但这里无疑就是斯塔内斯特尔湖,神殿就在不远的地方……他得找到它!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