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雾起(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娜里亚追上来一把抓住了他,“至少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

    “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双眼发直地瞪着娜里亚,“我一定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雾气在他们之间袅绕,他看不清娜里亚的脸,只听见她终于叹了一口气。

    “好吧。”她说,“无论你要去哪儿,想干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不过,你真的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吗?”

    埃德转头看了看包围着他们的浓雾……他不知道。

    乳白色的浓雾缓缓蠕动着,稀薄处微微泛蓝,看起来就像是五月天空上洁白的云朵,感觉有些诡异,却并不可怕。

    他举手试图造一团小小的旋风驱散雾气,掠过他指间的风却微弱得仿佛一声叹息。

    埃德收回手,放弃了魔法——那力量似乎会被浓雾吸收……他还记得同样的情形,只是眼下似乎更加严重。

    视线完全被浓雾所遮蔽,他们根本看不见神殿在那里,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盲目地在湖里随意选择一个方向游下去,直到碰触到除了水和雾之外的东西。

    第一次他们游到了湖岸边,又返回水中,游得精疲力竭,好不容易才摸到了神殿基部冰冷坚硬的石砖。

    在神殿里待了几个月,埃德已经十分熟悉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曾经以为他闭着眼睛也能走遍整个神殿……但现在,雾中的柯林斯神殿似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地方。

    它变得更大,更空旷和安静……仿佛他在镜中走过的某个异界。雾气吞噬了所有的声音,他甚至听不见广场上永不停息的喷泉的水声。

    埃德恍惚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梦,迷雾中有高耸入云的石柱。身边同伴渐行渐远,一个个消失,雾散后,月光下只有满地白骨……

    他一阵心慌,忍不住向娜里亚靠得更近。

    女孩儿也在不停地打着哆嗦,干脆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挽住了他,另一只拔出短剑。在阴冷的雾气中来回虚晃。

    打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寒意不断地带走身体的温度。呼吸间全是湿润的水雾,起初不觉得怎样,时间稍久。喉间隐隐有腥甜的血气,仿佛吸进去的全都是水,沉甸甸地压在胸口,溺水般又冷又痛。无法呼吸。

    埃德开始担心身边的浓雾吸收的不仅仅只是魔法……他至少该先让娜里亚离开。

    女孩突然踉跄了一下,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绊到。埃德压下心中的惊惶,蹲下身,挥开眼前的雾气……沾血的白袍隐约可见。

    他猛地抽了一口气,心中一片冰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娜里亚的声音微微发颤。“国王攻击了神殿?”

    “……这是斯旺……”埃德呆呆地开口,答非所问。

    他终于看见那死去的牧师的脸。雾气近乎温柔地抚上已近中年的斯旺失去焦距的双眼,再次将死亡隐藏在一片迷蒙之中。

    这是罗杰?斯旺。他结了婚,有两个女儿。和他的妻子一起住在离维萨城不远的某个村子里,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他每月回家两次,每次都会待上好几天,返回神殿时总会带上一些不怎么好吃的小点心作为礼物,收到的人会满脸笑容地道谢,然后相互做着鬼脸,但他们最后总是会吃得一干二净……

    埃德茫然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他再也没办法心存侥幸,告诉自己那并不是真的……

    他没办法接受这个。这里是柯林斯,享誉数百年的神圣之地,人们满怀敬畏来到这里,只为得到女神一点指引与护佑……而如今,尼娥,那最强大,最仁慈的神祗……却仍由她的圣地被鲜血浸透,任由她虔诚的骑士们遭人诋毁与屠戮?!

    现在他终于明白索尔兹那反反复复,仿佛永远也停不下来的疑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切全无道理!

    “你能看见吗?”他抬头望向迷雾之外的天空,在愤怒之中高声质问;“为什么会这样?!……你真的能听见吗?!”

    那属于人类的声音沉闷而微弱……甚至无法穿透浓雾。

    “埃德……”娜里亚担忧地把手放在他的肩头,那是他能够感觉到的唯一温暖……却不足于融化他冻结的灵魂。

    他缩起双肩,只想将蜷回自己的壳里,将整个世界拒之门外。

    微如雾霭,弘如江海,永在你手心……永在你手心……

    可你又在哪里?

    当你需要,我才存在,当你呼唤,我才出现……

    ——那是谎言,所有一切全都是谎言……没有谁会听见,没有谁会在意,没有谁会出现。对诸神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人类,转瞬即逝的生命而已……

    “……埃德?辛格尔!”娜里亚的语气严厉起来,用力把他往上拉,“站起来!不管你是要继续往前走还是往后退都好……坐在这里可不会有任何用处!”

    那声音刺破了埃德脑中一片悲哀与绝望的混沌,让他挣扎着,努力站了起来,迷茫地看着娜里亚——他不知道是要前进还是要后退,那有什么区别吗?

    “……我们先去神殿里面看看。”娜里亚代他做出了决定,“里面总不会还有这么大的雾……说不定还有人活着,而且知道点什么,是不是?”

    埃德看了她好一会儿,轻轻摇头,眼神逐渐清明。

    “我们离开这儿。”他说。

    从这里走到克利瑟斯堡需要大半夜的时间……无论发生了什么,当索尔兹出现在他面前时候,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

    他已经救不了这里的任何人,但至少。他不能让娜里亚再受到任何伤害。

    娜里亚叹了一口气,目光柔和又坚定。

    “听你的。”她说。

    她抓住他的手,小心地绕开地上的尸体,短剑护在身前,一步一步摸索着往回蹭,没走多远就忽然停下了脚步。

    “……附近有人。”她回头悄声告诉埃德。

    埃德心中一颤,下意识地环顾着四周。开口叫道:“有人吗?……我是埃德?辛格尔……还有人活着吗?!”

    娜里亚无奈地跺脚:“我是说可能有敌人!……”

    她摇着头。横剑在胸,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翻滚的浓雾,在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雾中出现时一剑劈了过去。又在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时及时停手。

    “是我。”斯科特伸手拨开她的剑。

    他不像他们那样浑身湿透,大概并没有掉到湖里,但金发也完全被雾气打湿,神情疲惫。看起来跟他们一样狼狈。

    娜里亚哼了一声,收回剑。显然放松了许多,埃德却为那转瞬即逝的希望沮丧地塌下了肩膀。

    “这雾是怎么回事?现在可都快到中午了吧……你也不能让它散开吗?”娜里亚问道。

    斯科特摇了摇头:“不能。我们得尽快离开。这不是普通的雾,它会吸收魔法……也会吸收生命。”

    “难怪我觉得身体越来越沉。”娜里亚恼怒地甩甩手臂,“这也是……那位国王干的吗?怎么听起来像是死灵法师的法术?”

    斯科特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摇头:“这不是。”

    “……向对魔法一无所知的人多解释一两句如何?”娜里亚没好气地问。

    斯科特看向一言不发,失魂落魄的埃德,沉思片刻。叹了口气。

    “跟我来。”他说。

    .

    即使是在雾中,斯科特也走得很快。仿佛迷雾根本无法遮蔽他的视线。

    他拉住了埃德,埃德拉住了娜里亚,跌跌撞撞地跟着他走向神殿后方,拖出小船驶向圣墓之岛——只是这一次,他们得以劈开的船板为桨,靠自己划船。

    埃德不知道他是如何分辨方向,周围白茫茫一片,仿佛世界尚未诞生,或已经毁灭,迷雾之中,只剩下了他们所在的这一艘孤独的小船,推开沉重的雾气,驶向一切的终结。

    小船微微一震,撞上了湖岸。

    “……是那个……裂缝?”埃德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是它弄出了这些雾?我以为它是偶然出现在这里……它不是吗?”

    “我想那的确是偶然。”斯科特苦笑,“没有人强大到能控制那个……但它并不是无法被利用的。”

    “是国王……安特?”埃德猜测。

    吐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语气带着强烈的恨意……他从未这样憎恨一个人,恨到无法原谅,也无意掩饰。

    手心之中,娜里亚的手忽然僵硬地握紧。

    “不是。”斯科特似乎回头看了他一眼,“安特没有这个能力。”

    岛上雾气更浓。完全的白与完全的黑一样让人伸手不见五指,埃德看不见斯科特的金发,甚至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抓住他的右手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斯科特。

    他毛骨悚然,几乎想要抽回手。但斯科特的手冰冷却有力,脚步依旧没有半点迟疑。

    进入旧神殿之后,雾稍稍微薄了一些。钻进墓室,那一片没有迷雾袅绕的,沉沉的黑暗,此刻却让人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我跟着你们,原本打算传送到广场,却出现在这里……”斯科特低声告诉他们,点燃了火把,带着他们在墓室中转来转去,找到了那一片小小的空地。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谁杰作……”他叹息着,指向半空中那朵妖娆的黑色花朵,“但外面的浓雾,大概是因此而起。”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