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世上没有的花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娜里亚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叹——那是世上没有的花朵。

    它像是开在一张巨大的黑色蛛网中央,细如发丝的黑色金属生长成扭曲繁复的花瓣,一重重包裹着花心微光闪烁的符文。流淌在每一根细丝上的光芒,仿佛利刃边缘慑人的寒光,泛出淬炼到极致的蓝,在他们的注视中如在呼吸般一明一暗。火光之下,花心里一条黑色的细缝,已经失去了那种逼人的气势,更像冰龙犯困时恹恹欲睡的眼。

    “莉迪亚?”娜里亚猜测,“我听说她就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但她得承认,那“东西”的确华丽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喜欢把法术变得更加华丽,但不会因此而减弱它的威力。”斯科特纠正她,“看起来的确像是她的风格……但她应该没有那个时间。伊卡伯德一直待在这里。”

    “……那么也许是伊卡伯德在她的指使下做了这个?”埃德轻声开口。

    娜里亚惊讶地回头——那带着恶意的猜测,毫无根据的怀疑……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埃德会说的话。

    “……看看周围。”斯科特举起火把,照亮四周,“这里有人打斗过……用法术。”

    刚才他们完全被那朵花摄住了心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石块,被击碎的棺材碎片和其中的残骸,各种陪葬的小物件……散得到处都是。法术留下的痕迹像是几支巨大的画笔胡乱挥就的涂鸦,几乎涂满花朵周围的地面,只是越接近花朵,痕迹便越淡。

    “神殿之中除了伊卡伯德没人能有这种力量……如果莉迪亚曾经出现在这里,他们也是敌非友。”斯科特看向埃德。“我知道你不喜欢伊卡伯德,我也一样……但肖恩相信他,费利西蒂相信他。如果你对他们还有一点信任……也该相信伊卡伯德,他或许为人冷漠,自行其是,但还不至于与死灵法师为伍。”

    埃德在他平静的目光中缓缓垂下头,沉默不语。

    “……听起来你觉得这是伊卡伯德的杰作?”娜里亚有些心慌地打破静默。“可这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斯科特坦率地承认。“他本该完全封住这条通往异界的缝隙……但他却用某种方法利用了它的力量。我觉得外面那些雾……像是在保护整个柯林斯神殿——这倒像是伊卡伯德的风格。”

    “你把那个叫做‘保护’?”娜里亚对此无法赞同,“有这个功夫,他干嘛不去保护外面那些死掉的人?!”

    “我不知道……但他并非无所不能。”斯科特叹气。声音一点点低了下去,“我也并非无所不能……我该猜到这个,我该留在这里的……”

    那其中有无尽的自责,悲伤。与愤怒。

    ——死在这里的也同样是他的同伴,其中或许还有他昔日的好友。埃德只在这里待了不到半年……他却曾在这里度过了十年的时光。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娜里亚愧疚地咬住了嘴唇。面前这个人太过强大。强大到她几乎没办法把他当做人类……但他也依旧有一颗会受伤,会疼痛的,人类的心。

    “走吧。”斯科特轻声说,“至少现在。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们无能为力。”

    .

    刚踏出旧神殿他们便听见一声熟悉的怒吼从天空中传来,迷雾之中,那声音低沉如远方的雷鸣。

    “伊斯?”娜里亚眼睛一亮。转头问斯科特,“他跟你一起来的?”

    斯科特摇了摇头:“我让他留下保护克利瑟斯堡……但我们大概离开得太久了。”

    他抬头望向天空。高声呼唤。片刻之后,眼前的浓雾开始急速地翻滚,疾风带着水汽扑面而来,白色双翼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你们在哪儿?”冰龙恼怒地咆哮着,用力扇动双翼,“我什么也看不见!”

    浓雾在强风之下暂时退却,冰龙的身躯在朦胧中显得更加巨大,娜里亚赶紧拉着埃德跑了过去,拍打它强壮的前爪让它低下头来。

    埃德犹豫了一下。

    “我们……不能让他们就那么躺在那里。”他望向斯科特,乞求般低语。

    “当然不能,但不是现在。”斯科特叹息着拍拍他肩膀,示意娜里亚把他拉了上去。

    他们飞向天空,沉默地俯视地面。时近正午,迷雾之上,阳光灿烂,被迷雾笼罩的柯林斯平原,却仿佛从高空才能看到的无边云海。雾气在森林的边缘停了下来,像是被某种屏障所阻碍……又像是在阻止任何生物进入柯林斯平原。

    “这里……不会永远都是这样了吧?”娜里亚轻声问道。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娜里亚沉默下来,不再开口。她还记得柯林斯平原五月的花海……记得她第一次驾车飞驰过平原时,在眼前铺展开来的迷人风景。她怀念那些花儿,就像怀念所有一去不复返的,快乐而单纯的日子。

    事情到底还会变成怎样呢?……

    那是另一个没人能回答的问题。

    .

    “他大概也只知道这么多了。”艾伦对着斯科特摇头叹息,“让他去休息一会儿吧。”

    斯科特看向索尔兹,那被救醒的年轻的圣骑士依旧神情恍惚,在菲利温和的询问中茫然地摇着头,偶尔开口,吐出的句子也都简短而破碎。

    这个不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的圣骑士甚至根本没有看到敌人。他接受了布劳德的命令,和几个同伴在旧墓室中寻找赫莉娜的尸体,遍寻不获之后,他独自离开圣墓之岛,去告知布劳德并询问之后的行动。

    船行到一半的时候,湖面上突然开始起雾。

    起初他没怎么在意,圣墓之岛周围经常有雾气弥漫。但很快他便不安地意识到,雾浓得前所未见,船也越来越慢,最后干脆停在了水面上。

    靠魔法驱使的船根本没有桨,他在浓雾的包围中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最后无奈地解下肩甲,靠两只手划回了已经距离不远的神殿。

    神殿同样被浓雾所笼罩,他什么也看不清,却能听见隐约传来的怒吼和惨叫声……他意识到神殿遭到了攻击,想要前去支援自己的同伴们,却在熟悉的神殿里迷了路,绊倒在一具尸体上。

    那是霍尔瓦德,一个年轻牧师的尸体……索尔兹的叙述在这之后就变得极其混乱,浓雾中的黑影,白色大理石上的鲜血,一具又一具冰冷的尸体,得不到回应的呼唤,无边的恐惧与绝望……那几乎已经摧毁了他的灵魂。

    他甚至说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找到雷姆,那个重伤却未死的圣骑士,又是怎么拖着他穿越迷雾与森林,来到克利瑟斯堡的。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他怔怔地告诉菲利,“我只知道您在这里……圣者大人也在这里……他是圣者,对吗?真正的圣者?他们说他不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弯下腰,伏在自己的双膝上,开始无声地哭泣。

    菲利狠狠地擦掉了自己眼角的一滴水。

    斯科特轻拍他的肩头,没有打扰那个哭泣中的年轻人,将菲利带到了一边。

    “雷姆情况如何?”他问,“他或许知道更多。”

    雷姆?弗兰德是他的旧识,神殿中所剩不多的高阶圣骑士之一,虽然不太合群,却十分细心。他能活下来,或许并不只是因为幸运。

    “让他再多睡一会儿吧。”菲利疲惫地抹了一下脸,“他浑身是伤,胸口被刺个对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撑到这里的。”

    “神殿的尸体中有艾伦从风语森林带回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趁乱逃了出来,还是有人把他们放了出来。”斯科特低声告诉他,“伊卡伯德应该还活着……但如果他想要藏起来,没人能找得到他。”

    “去他的伊卡伯德!”菲利低声咒骂,“以及……去他的肖恩?佛雷切和他见鬼的秘密!”

    斯科特苦笑了一下。

    “我尊敬他就像尊敬自己的父亲……”有一瞬间菲利的神情像是要哭出来,“可他到底做了什么?”

    “……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些指控吧?”斯科特忍不住问道。

    “不,我不信……但他到底有什么必要把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瞒个严严实实?如果有更多人知道,我们不会这么措手不及!”

    “他只是……想要保护所有人。”斯科特叹气,“他也总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菲利扫了他一眼。

    “恕我直言。”他说,“这臭毛病你跟他一模一样……别像这样等到一切都无可挽回的时候才后悔。”

    斯科特愣了一愣,有些慌乱地把话题转了回去:“无论如何,安特一个人做不到这些。我不知道他是与谁联手,还是有人趁虚而入……这件事没完。”

    “当然没完!”菲利低吼,语气前所未有地愤怒而阴沉。他若有所思地瞪了斯科特好一会儿,突然问出一个奇怪的问题:“斯科特……你有没有想过夺回属于克利瑟斯家的东西?”

    “你指什么?”斯科特疑惑地皱眉,“这个城堡?”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夺回”。

    “……这个国家。”菲利回答。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