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突变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蹲坐在椅子上,呆呆地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男人。

    那是雷姆?弗兰德……这个棕发黑眼,其貌不扬,强壮而沉默的圣骑士,几天前才来到柯林斯神殿。他们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但此刻在埃德心中,他却比什么都重要——他或许是除了索尔兹之外,唯一一个从昨晚的屠杀中幸存的圣骑士。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有醒。他已经给他治疗过一次又一次,疗伤,复原,祈祷……他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题……

    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他只是不想离开。

    “埃德。”娜里亚温柔地把手放在他的肩头,“干嘛不去休息一下呢?如果他醒过来,我会立刻告诉你的。”

    埃德没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摇头:“我没事。”

    他需要待在这里……他需要看着他,看着他呼吸,看着他醒来。

    他还活着……在这所有让人心力交瘁的混乱与灾难之中,在堆积在他心底,阴暗而沉重的绝望与愤恨之中,唯有这个,似乎能给他些微的救赎。

    娜里亚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再勉强。但她没有离开,而是拖过一把椅子,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埃德知道他该感激这样体贴的陪伴……不知为什么,那却只是让他觉得心情烦乱。

    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待着……但连这一点似乎也是奢求。

    门发出轻微的声响,被人推开了一条缝。泰丝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压低了声音叫道:“娜里亚……艾伦找你。”

    娜里亚犹豫片刻,还是起身走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埃德不自觉地吐出一口气。把头搁在交叠的双臂上,继续呆呆地望着雷姆。

    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帘,在房间里缓缓地移动着。埃德觉得自己恍惚间睡过去了一小会儿,惊醒时,雷姆正受惊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瞪着埃德,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圣者……大人。”他叫道。

    埃德张开嘴,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回应这个称呼。

    呆了好一阵儿他才慌乱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床边。绞着手语无伦次:“别担心。你很安全,这里是克利瑟斯堡……我……呃,你饿不饿。我可以去给你弄点吃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雷姆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埃德闭上嘴,忐忑而无助地呆望回去——他会把他当成什么?一个被陷害的圣者……还是一个该被诅咒的骗子?

    “大人……”雷姆叹了一口气,“能不能帮我把那边的衣服拿过来?”

    埃德赶紧抓过一边瓦拉细心地准备好的外套。递了过去。

    接过外套时雷姆直视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抱歉。”他低声说。

    埃德愣愣地看着他——抱歉?

    胸腹间猛然一阵剧痛。痛得他眼前像是爆开了一片刺目的白光……黑暗接踵而至。

    .

    雷姆低头看着晕倒在床边的埃德,有片刻的犹豫,但还是迅速翻身而起,套上靴子。将一边长桌上放着的他所有的武器全部装备在身上,拔开一把短刀的刀柄,抽出一个细长的白铜瓶。将其中的液体全部灌进了埃德嘴里,才走到门边小心地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回身把埃德扛上肩头,拉开门向左穿过走廊。

    接近楼梯时他用力按向左手边的墙壁。一阵细微的摩擦声从墙壁间传出,一片墙壁微微向内移动,显出一扇暗门。

    雷姆松了口气,挤进暗门,在黑暗的通道中摸索着向前。一点人声传来时他猛地停下了脚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从墙壁的另一边传过来的声音。

    “安特的军队得穿过柯林斯平原才能到达这里……或者乘船北上……从安克坦恩境内……穿过卡尔纳克山脉……这至少给了我们一点时间……”

    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在黑暗寂静的暗道中听起来却又格外清晰……就像自己沉重的心跳。

    再次前行时候雷姆放轻了脚步,慌乱中险些错过了向下的阶梯,虽然一再告诫自己要小心谨慎,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走得越来越快。

    通道尽头的暗门轻轻一推便向外打开,雷姆却对着眼前的大袋小袋,一筐筐的蔬菜和水果呆住了。

    他看过地图,他确定自己并没有走错……这条密道应该是通往克利瑟斯堡后的断崖,而不是储藏室!

    他犹豫着要不要退回去,各种食物之间却突然有什么动了动。

    一个大个子从一堆的藤筐之间站了起来,手里抱着一篮苹果,嘴里还咬着一个,另一只手里提着一柄巨大的铁锤,愣愣地看着他。

    阿坎——雷姆记得这个大个子的名字,也知道他的脑子稍稍有点问题。他或许可以糊弄过去……

    但阿坎举起铁锤指向他——指向他肩头的埃德,吐出嘴里的苹果,怒吼了一声。

    他认出了自己的朋友……他也不是真的那么傻。

    雷姆从自己腰间抽出短刀,脱手掷了出去——他不能让这个大个子惊动更多人。

    阿坎再次发出一声含糊的吼叫,不闪不避地迎着短刀冲了过去,左手里甚至还抱着那篮苹果。

    刀扎在了他的胸口,但雷姆怀疑那甚至没能穿透他的肌肉。大个子的脚步丝毫没有因此而停上半刻,像一座小山一样向雷姆压了过去。

    雷姆向后退进通道,有点希望这个野蛮人一样的家伙能一头撞在墙上晕过去……但阿坎的动作相对于他的身体来说算得上十分敏捷。

    他扔下苹果篮,伸出巨大的手掌,一把把埃德从雷姆的肩头拖了下来,抱进自己怀中。

    埃德的双脚只能在他的膝盖前摇晃……雷姆对着眼前近乎荒谬的画面眨了眨眼,冲出通道,拔出长剑,直扑向阿坎。

    他意识到他或许已经无法成功地将埃德带出去……但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他也没有放弃的权力。

    铁锤带着惊人的风声向他当头落下。但雷姆轻易避开了这一击,矮身在大个子的左膝后切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阿坎挥舞着铁锤,似乎努力想要保持平衡,却还是腿一软,单膝跪地,却在同一个瞬间把埃德远远地扔向墙角的一堆面粉袋,自己堵在了雷姆面前。

    雷姆不禁微微一怔——到底是谁说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的?!

    “阿坎,你在里面干嘛?”有人在储藏室外问着,声音一点点接近,“……又有老鼠吗?”

    门开了,烤面包和奶油浓汤的香气扑鼻而来,一个身材纤细修长,头发挽得整整齐齐的妇人站在门边,惊讶地看着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她脱口问道。

    阿坎发出一声警告般的大吼,拖着受伤的腿冲了过去,看起来像是想要把她整个人撞出门外。

    但雷姆离她更近。他纵身而起,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女人,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住手!”他对着阿坎吼道,又对着外面厨房里几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大叫,“谁也不许动!……去把门关上!”

    他有点担心她们惊慌地尖叫着四处乱跑……但女人们相互看了一眼,其中最年长的冷静地在围裙上擦擦手,走过去关上了两扇门,又走了回来。

    “大人。”她开口道,“你可以拿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请不要伤害夫人和阿坎。”

    夫人……雷姆看了一眼被他紧锁在胸前的女人。虽然衣着朴素,但料子显然与其他人不同,盘起的长发下露出的肌肤白皙细嫩,身体微微发抖,却并没有哭叫或挣扎——这是瓦拉?辛格尔。

    他不自觉地稍稍松开了手,却又在阿坎提起铁锤时再次收紧。

    “雷姆?弗兰德。”瓦拉平静地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圣骑士大人……您这是干什么?或许您不记得,但您身受重伤来到这里,是我儿子救了您的命。”

    “我知道。”雷姆生硬地开口,“我无意伤害您,夫人……或您的儿子,但我不得不拿他去交换更多人的命。”

    瓦拉身体一僵,似乎看见了被扔在墙角,一动不动的埃德,忍不住低低地惊呼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向前挣扎。

    “别动!”雷姆低声喝道,长剑在瓦拉的脖子上压出一道血痕,靠向门边,一边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向着阿坎叫道:“你!去把埃德拖过来!”

    阿坎看看瓦拉,又看看墙角的埃德,不知所措地在原地摇晃着。

    “等等!……大人,是谁给了您这样的承诺?安特?博弗德,我们的国王陛下吗?您应该知道他的所做作为……而您真的相信他会信守自己的诺言?”瓦拉竭力保持着冷静,但略显急促的声音里透出无法控制的慌乱。

    雷姆沉默不语,只是收紧了手臂,向着阿坎冷冷地重复:“把他拖过来!”

    阿坎又了一眼瓦拉,终于慢慢地向着埃德挪了过去。

    雷姆的心狂跳不已。他知道厨房在城堡的角落,如果他能控制住这些人,也许还有机会逃出去……

    被扔在面粉袋上的埃德却突然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含糊的呻.吟。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