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血色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雷姆一惊,手不自觉地一抖——他不该这么快就能醒过来!!

    他很清楚埃德的力量并没有消失……他自己身上愈合得连一点痕迹都不留的伤口就是证明。为此他特地在击晕埃德之后给他灌下了一整瓶足够让几个壮汉昏迷不醒好几天的药水……难道尼娥之泪残留的力量还有如此强大吗?

    眼前突然闪过一抹血色,瓦拉不顾一切地伸手抓住了剑刃,用力推开,在他一瞬间的慌乱中挣脱了他的桎梏,冲向埃德。

    雷姆恼怒地低吼一声,追上去一把推开了那碍事的女人,连人带剑扑向正转身抡起铁锤的阿坎——他必须尽快解决眼前这个唯一能够战斗的家伙。

    脑后有风声传来,他避过了一个却没避过另一个,有什么东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在清脆的碎裂声里散发出浓郁的果香……那是一瓶果酱。

    雷姆晃了一晃,愤怒地回头,粘稠的蓝黑色液体从他耳边滴落。瓦拉正拼命把手边一切能抓到的东西劈头盖脸地向他砸过来,同时向着外面大叫:“汉丽埃塔!去找斯科特……去叫人来!”

    圣骑士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黄白一片的蛋液,怒意油然而生。

    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从目的到方式,都没有任何荣誉可言的战斗。无论他如何努力地说服自己,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一己之利……内心深处,他知道他的选择源于他的怯懦——他不愿承认的怯懦。

    他已经习惯了身后有另一种更为强大的力量。当女神不再回应他的祈祷……臣服于国王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但即便如此,也轮不到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的妻子,一个自认有罪的骗子的母亲,用这种方式来侮辱他!

    羞愤之中。从未有过的恶意像一条黑色的蛇,自心底某个角落里猛地窜了出来。他一声不响地挥剑上挑,将迎面而来的藤篮利落地劈成两半,有意无意地无视了他能轻易判断出的距离——瓦拉?辛格尔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然而当鲜血在他眼前飞溅,他却像是忽然自噩梦中惊醒……或坠入永远也无法醒来的噩梦,呆呆地站在了那里,瞳孔茫然地扩散开来。

    ——他到底做了什么?

    保护弱小和无辜。谨守荣誉与责任……曾经一次次重复。一次次践行的誓言沉重地回响在耳边。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深刻在灵魂之上的印记一点点模糊?

    在女神向他背身而去之前,他或许已经闭上了双眼。

    恍惚之中。他听见了身后那一声怒吼,感觉到那巨人猛扑过来时无边的怒火,甚至沉重的铁锤砸落时呼啸的风声……

    心中有个绝望而凄厉的声音在嘶吼着让他躲开,反击。逃走……

    但他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缓缓倒下的女人。看着她眼中掠过的错愕、眷念与悲伤,看着它们随生命转瞬而逝,始终纹丝未动。

    生命的最后一刻,眼前的血红忽然间一阵摇晃……仿佛来自地狱的火焰。

    .

    埃德摇摇晃晃地半撑起身体。睁大眼睛瞪着眼前的面粉袋,有好一会儿完全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觉得四肢绵软无力,脑子昏昏沉沉。视线中。一切都模糊不定,在一片朦胧的黑雾里忽远又忽近。

    一阵让人浑身发冷的恶心之中。他双手一软,从面粉袋上滚了下来,目光不由自主地凝固在一片瘆人的血红上。

    记忆在那一瞬间如潮水般涌了回来。

    柯林斯平原的迷雾,雾中冰冷的尸体,墓穴中黑色的花朵,雷姆?弗兰德,耳边的一声“抱歉”,胸腹间的剧痛……

    他呆呆地看着那具倒卧在不远处的尸体——一个脸朝下倒在地上的男人,后脑勺在某种重击之下简直像个被砸碎的苹果,那红红白白的一片和空气中浓郁的血腥气让埃德再也无法控制漫上喉间的酸苦,掉头吐了出来。

    尸体上套着里弗的衬衣……那是雷姆?弗兰德的尸体。不需要细看他也知道,那个莫名其妙给了他一拳,让他陷入昏迷之中的圣骑士,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也救不回来了。

    城堡中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方式来击倒敌人——阿坎就坐在尸体的另一边,从不离手的铁锤沾满血迹,丢在一旁。他背对着埃德,巨大的身体摇晃着,发出低沉的,哀哀的呜咽,听起来就像是受伤的动物……或被抛弃的孩子,带着惊惶,不解与令人心碎的哀恸。

    埃德挣扎着爬了起来,不自觉地心慌不已。储藏室的门口,汉丽埃塔正小心地探头进来,忽然猛地向后撞在门板上,伸手捂住了嘴,瞬间睁大的双眼中充满惊恐与难以置信。

    那眼神让埃德的呼吸一窒,如堕寒冰。

    他抢上几步,伸手扶向大个子的肩头,焦急地脱口问道:“阿坎!你受伤……了……吗?”

    最后吐出的音节僵死在舌尖。

    越过阿坎宽厚的肩膀,他终于能看见那被大个子小心地抱在怀中的,显得异常娇小的身体……瓦拉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素雅的银灰长裙淹没在一片血红之中,了无生气的面孔惨白如萎谢的白色花瓣,微微张开的双唇沾着嫣红的血迹。

    “……母亲……”埃德微弱的声音如垂死者临终的哀泣。他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在了瓦拉的身边,惊慌失措地爬过去,双手颤抖着伸向母亲脖子上那一道可怕的伤口,脑子里却突然空白一片,一个咒语也想不起来。

    “神啊……求你……”他绝望地低语,拼命回想着所学过,他曾经感受过的一切。冲出喉间的咒语嘶哑破碎,几不成声……却没有任何用处。

    一遍又一遍,他祈祷,吟唱,咆哮,诅咒……直至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终于有人伸手抱住了他,用力拖开。

    “埃德!”斯科特的声音在他的脑中轰响,“她已经离开……让她安息吧……”

    埃德茫然地瞪向虚空,世界在泪光中模糊成铺天盖地的血色,再无其他。

    “把她还给我……把她还给我……”他喃喃低语,对着冥冥中所有的神祗,声音一点点凄厉地拔高,眼中有不顾一切的凶狠与愤怒——

    “把她还给我!!!!”

    .

    娜里亚冲下石阶的时候,地面猛地晃动了一下。

    她脚下一滑,勉强保持住了平衡,赶紧伸手扶住向前栽倒的父亲。

    他们惊讶地互望,听见巨大而沉闷的响声,如雷般从地底轰然而上。

    又一阵剧烈的震动随之而来,像是地底沉睡了千年的巨大怪兽正咆哮着醒来,扭动身躯,试图掀翻压在它身上的一切。

    整个城堡都在颤抖着摇晃不停,巨大的玻璃窗一扇扇破碎,人们在惊呼中奔跑躲避,那情形仿佛是回到了几年之前,一条巨龙从天而降,怒吼着试图摧毁一切……

    但这一次,再没有人能够用一声呼唤来阻止一场灾难。曾经的破坏者飞奔过走廊,顺手拖走两个只会抱着抬头蜷缩在墙角尖叫的女仆,扔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裂缝一条条出现在重修过一次又一次的墙壁上,丑陋如被撕裂的伤口。伊斯跳过地面上的裂缝,毫不理会头顶不停掉落的碎石,直冲进储藏室。

    看清眼前的情形时他猛地后退了一步,如遭重击。

    胸腔之中有一种几乎要爆裂开来的剧痛——即便是在柯林斯神殿的地底,第一次从莉迪亚口中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份,在被欺骗与背叛的愤怒中撕碎那属于人类的灵魂,重生为龙时,他也不曾感受到这样的痛楚……知道自己永远地,无可挽回地失去最重要,最珍贵之人的痛楚。

    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此刻如雕像般跪坐在瓦拉的尸体一动不动的埃德心中无尽的愤怒、悲哀与绝望,那把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斯科特在不远处爬了起来,摇摇头,惊讶而恼怒地擦去从鼻子里淌下来的鲜血。另一边,在一片被砸得稀烂的木架上,阿坎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同样有血从他的鼻子,耳朵和唇边流下来……

    伊斯猛地意识到,伤害他们的或并不是“敌人”……而是埃德失控的力量。

    “埃德!”斯科特大叫着试图站起来,“冷静点……冷静下来!想想你父亲!”

    他不觉得那会有用……现在埃德恐怕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

    又一次剧烈的摇晃让伊斯也险些摔倒在地,还没站稳的斯科特再次跌了下去。巨大石块从他们头顶掉下来,砸落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其中又一块几乎是擦着埃德的肩膀,差点砸中瓦拉……而埃德似乎依旧毫无知觉。

    再这么下去,清醒过来的埃德将不得不背负起更沉重愧疚与悔恨……而他显然已经不堪重负。

    伊斯咬咬牙,大步走过去,抬手重重地击在埃德的后脑上。

    不知何处传来空洞的回响,仿佛这古老的城堡本身发出的,巨大而疲惫的叹息……而后一切重归平静。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