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沉睡之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诺威站在前庭之中,抬头看着眼前千疮百孔,歪歪斜斜,似乎随时都会完全崩塌成一片废墟的克利瑟斯堡,突然想起几年前,他初次见到这座古堡时的情形。

    他依稀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对于人类的建筑来说,这座几百年屹立不倒的城堡几乎算是一个奇迹……那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战火与巨龙的破坏之后都依然挺立的克利瑟斯堡,会险些因为埃德而毁于一旦。

    但又有谁会责怪那个不幸的年轻人呢?

    他们从厨娘汉丽埃塔和醒过来的阿坎那里得知了发生的一切……但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

    泰丝安静地靠在精灵身边,用双臂紧紧地将小莫抱在怀中,怕冷似的缩起双肩。

    五月的微风拂过,给人的感觉竟如秋风般萧瑟悲凉。院子里几乎没有人……城堡里的人又走掉了一大半——无论是仆人,还是里弗雇来的守卫。无论是因为忠诚还是为了财富,这些在面对“国王”这样的敌人时也选择了留下的人,此时宁可放弃一切也要立刻离开。

    诺威从人们离开时不安的低语声中听到,他们开始深信这座城堡是被诅咒的。居住在这里的人,即便是建造它的克利瑟斯家族,也有太多人死于非命,就像二百年前那亡国的君主和他把自己烧死在城堡中的母亲,就像斯科特的父母……和瓦拉。

    即便是留下来的人,也并非全无畏惧,只是在他们心中,总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因为不确定城堡是否还足够坚固,所有人都搬到了前院左侧。原本是守卫们居住的一排低矮的木屋里。里弗在惊愕与狂怒之后陷入了沉默,一直呆呆地坐在昏迷不醒的埃德身边。斯科特在女管家蒙森的帮助下指挥着其他人从城堡中搬出了一些必须的东西,勉强安置下来。

    外围的城墙依旧保持完整,并没有损毁得十分严重。震动从主堡正中的地下传来,直到现在仍偶尔发出轰鸣,仿佛是某种沉睡已久的力量以最激烈的方式回应了埃德的悲恸……而它不会如此轻易地再次睡去。

    城堡外倒是一片平静,柯林斯平原上的迷雾阻碍了安特的军队。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但即使无人攻击……这座城堡或许也已经陷落。

    诺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搂着泰丝的双肩走回木屋。他得出来透一口气……但埃德醒来时,能看到所有的朋友都在身边,或许更好一些。

    一阵含糊的咆哮声里。里弗?辛格尔跌跌撞撞地从木屋里冲了出来,蒙森和艾伦紧随其后。

    “大人。”女管家的声音依旧轻柔,却不可避免地充满了疲惫,“我会给您带酒回来。您只需要等一小会儿……”

    里弗听而不闻地大步向前,两眼发直。

    “辛格尔大人!”艾伦在他身后大声叫道。“请别这样……您的儿子需要您。”

    里弗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地站了好一会儿,缓缓回过身来。

    “不。”他说,声音嘶哑。“他需要瓦拉……我需要瓦拉。我需要我的妻子活过来!而你们……”他涣散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掠过,“人类,精灵。巨龙,牧师。圣骑士,传奇般的冒险者……伟大的英雄们,谁也没能救得了她,谁也不能让她回来。”

    那不是责问,不是讥讽……只是绝望。

    诺威回头望向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斯科特和菲利——他们刚刚将一个不幸被掉落的石块砸中头部而死去的女仆的尸体,送回她在卡尔纳克村的家中。

    菲利低下了头,望向一边,手不自觉地握紧了腰间的剑柄。斯科特却紧闭双唇,蓝中泛金的双眼目光灼灼,那阴沉与坚毅之中透出的决绝,让诺威微微有些不安。

    斯科特?克利瑟斯是一个危险的人……至少是一个拥有危险的力量的人,甚至比他身为冰龙的弟弟还要危险。如果他下定决心想要做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止。而诺威不得不担心,他是否会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做出一些并不明智的决定。

    到现在为止,斯科特一直表现得十分冷静。但诺威看到过他凝望着瓦拉的尸体时眼中暗色的火焰……那样的火焰,是无法轻易熄灭的。

    “菲利。”斯科特平静地开口,“陪他去弄点酒。别去酒窖,厨房里应该还有……或许我们都需要一点。”

    菲利点点头,走向里弗,无声地搭上男人肩膀的手,几乎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斯科特站在城门的阴影之中,抬头看向残破不堪的克利瑟斯堡。诺威无法形容他脸上的神情……但那让他心中的不安更深了几分。

    地底又一阵轰鸣声滚过,脚下可以感觉到微微的抖动,甚至有小小的石块跳了起来,但城堡依旧沉默地耸立在那里,并未坍塌,仿佛一个受伤的战士,固执地不愿倒下。

    斯科特收回了目光,犹豫片刻,突然走向诺威和泰丝。

    “可以借一步说几句话吗?”他问。

    “当然。”精灵回答,放开了泰丝,正想让她先回木屋,斯科特再次开口,“事实上,我需要跟你们两个一起谈谈。”

    泰丝歪着头,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

    克利瑟斯堡不再有泰丝记忆中的温暖。

    火把昏黄的光线中,那残破且寂静的城堡带着森冷的鬼气,仿佛已是一座已经被抛弃了千百年的废城。被他们从柯林斯神殿带到克利瑟斯堡的小白豹在他们身前身后跑来跑去,多少驱散了一些寒意,但墙壁上那些巨大的裂缝看起来仿佛会择人而噬,让泰丝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更轻,唯恐一点小小的震动就会让头顶和周围的石砖塌下来,砸在她的头上。

    “别担心。”斯科特似乎看出了她不愿承认的恐惧,“无论有什么意外,我都一定能保护你们的。”

    泰丝不高兴地嘴硬:“我才不怕呢!”

    诺威笑了笑,没有开口。如果不是相信斯科特有这样的能力,他也不会答应让泰丝和他一起进入这么危险的地方——以及可能更危险的地方。

    他们穿过走廊,在南塔楼的门前停了下来。深色的木门歪歪斜斜地挂在一边,塔楼底层松动的石板间露出窄窄一条缝隙。斯科特弯腰把并不厚的石板拖到一边,通往地下室的阶梯在被隐藏十几年之后,再次显露出来。

    扑面而来的空气并不浑浊,反而带着丝丝的凉意,令人精神一振。斯科特向他们点点头,第一个走了下去。

    脚下的石阶并不整齐,但依旧坚实,好奇心迅速驱散了泰丝心中那一点微弱的不安。她急切地想要从斯科特身边挤过去,见识一下那传说中克利瑟斯堡地底神秘的迷宫,却被诺威伸手拉住,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地下室的门依旧严严实实地关着,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震动的破坏,门上的铁饰是北方最常见的蔓草纹,拂去那层薄薄的灰尘,隐约能看见如新铸般的微光,没有半点锈蚀的痕迹……诺威注意到这里甚至没有一根蛛丝,那多少显得有些怪异。

    斯科特伸出手,犹豫片刻,还是让到了一边。

    “门上原本的机关已被破坏……但尼亚很可能设置了另外一个。”他告诉泰丝,“钥匙我很久之前就弄丢了,而现在大概最好还是不要使用魔法。”

    那正是他需要泰丝的原因——不能使用魔法,更不能使用蛮力,他得借助于一个盗贼的技巧才能进入地底。

    泰丝迫不及待地蹦了过去,搓搓手,弯腰眯起了眼睛。

    “……这位尼亚,还挺厉害的嘛。”她难得地夸赞道。

    “尼亚……跟你有点像。”斯科特唇边若有若无的微笑里透着一丝怀念,“个子很小,爱说爱笑,一刻也停不下来,总是会惹出许多不大不小的麻烦,但谁也不忍心责备他……我们一直叫他‘小孩儿’。”

    “哦,才不一样。告诉你,我可是经常挨骂呢!就像这样:‘泰丝!’、‘泰丝……’、‘泰……丝……’泰丝一边惟妙惟肖地模仿着精灵如何用各种带着责备和无奈的语气叫出她名字,一边掏出了她精巧的小工具们,开始忙忙碌碌。

    平常人在全神贯注去做一件很可能有点危险的事时,通常会保持安静。甚至不允许旁边有一点声音,但泰丝不一样。她的嘴里一直不停地嘀嘀咕咕,要么自言自语,要么问一些根本不需要回答的问题,有时听起来甚至像是在唱歌。

    “……这样能让她集中精神。”诺威有些尴尬地向斯科特解释——他突然间意识到,那份他习以为常的兴奋和欢快,在眼下似乎显得不太合适。

    斯科特微微一笑,似乎不以为意。

    “尼亚也这样。”他说,“他会在解陷阱的时候编笑话……”

    语音未落,门上发出咔哒一声轻响,无声地向内开启。

    “嗒哒!”泰丝高举起双手,开心地大叫。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