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放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头看着矮床上模糊的人形。

    蒙森已经竭力布置了一切——床被拖到房间的正中,白色的亚麻布洁净如雪,从花园里采来的鲜花围绕在两旁,枕边有瓦拉平常最爱翻阅的一本彩绘的植物图谱,围绕在床边的烛台上的蜡烛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烛光摇曳,白布覆盖下的线条依旧柔和。埃德可以在脑海中清晰地描摹出母亲生前的每一个动作,眼角的每一丝皱纹,头上的每一根白发……但他根本不敢掀开白布,看一眼那如今已了无生气的,属于死亡的面孔。

    他不知道自己独自站了多久,时光的流逝对他而言已经毫无意义。

    一阵风拉长了烛芯上的火焰,忽明忽暗的房间里,埃德茫然地抬起头,心情烦乱又恼怒。

    他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他以为其他人至少能给他这片刻的安宁。

    一重重模糊的黑影在墙壁上晃动,斯科特走到了他身边,与他并肩而立,低头沉默地看着瓦拉的尸体。

    骤然升起的怒意缓缓消退——那原本就是毫无理由的迁怒。

    埃德恍惚觉得自己并不在这里。站在这里的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他的灵魂依旧飘荡在别处……飘荡在不用面对这一切的地方。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

    他听见斯科特一声沉重而悠长的呼吸,唇间吐出的低语并非祈祷,只是简短的告别。

    “再见,瓦拉。”他说。

    有什么从埃德脑子里一闪而过,激起一丝微弱的希望。

    “你能救回她吗?”他低声问道。“你能让他活过来吗?”

    他望向斯科特,清楚地看见他眼中的悲伤,迟疑……和躲闪。

    “……你能做到。”埃德移开目光,语气与希望一起迅速地冷了下去,“但是你不会。”

    斯科特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想你母亲告诉过你,死者有其归宿,生者不可强求。”

    “可她不该这样死去!”埃德的声音微微发抖。“她不该这样死去……她该过着安静平和的生活。在儿孙的围绕中从容地老去,直到白发苍苍。有一天,她会在她最喜欢的玫瑰花架下沉睡。再也不会醒来……我可以接受那个,因为人总有一死——可这不该是她应得的结局!”

    他猛地挥出手,又僵硬地停在半空。烛光猛烈地摇晃着,将他们的影子混乱地叠在一起。

    “你得放手。埃德……”斯科特无奈地叹息着,“我们可以为她复仇。我们也该为她复仇,但你得放手让她离开。”

    “……她从未放手让你离开。”埃德愤然低语,“她从来没有放弃找到你,哪怕是在你所有的朋友都已经放弃的时候!”

    斯科特的身体微微一僵。呼吸有片刻的凝滞。

    埃德低下头。他知道他不该这样……他从前不会这样,愤怒,自私。因为自己失去的……因为自己的错误而伤害别人,但他没办法控制自己。

    “你说得没错。我欠她的。”斯科特的语气平静又疲惫,“但我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回报她……我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生与死不是可以随意操纵的东西,即便你拥有操纵的能力。一旦跨过了某条界限,就再也没办法回头,你会付出你无法想象的代价……埃德,那不会是你想要的。”

    ——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比他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怒火无法遏制,在埃德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之前,带着恶意的反驳已经脱口而出:“那你自己又算什么?——你死了,不是吗?你十年前失踪时就已经死了,但你现在依旧站在这里,义正辞严地告诉我‘生与死不是可随意操纵的东西’……”

    他猛地闭上了嘴,牙齿重重地咬在舌尖上,懊恼不已——他到底在干什么?

    房间里一片死寂。片刻之后,斯科特再次开口,声音低沉得像是从地底钻出:“是的,我死了……我死在一个我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朋友的算计之下,我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焚烧和抛弃,我的灵魂如此愤怒而不得安息……我在虚空之中徘徊了不知多久,始终不肯放手离去。然后我得到了第二次机会——但你不会想知道那是用什么交换来的。我有必须得做的事……在那之后这虚妄的生命将会消失,我的灵魂注定在地狱里焚烧……那是你想要的吗?埃德,那是你想要瓦拉所面对吗?!”

    最后的音节在愤怒之中变成一声低吼,所有的火焰瞬间随之地冲高。从斯科特身上散发出的逼人的气势让埃德几乎无法呼吸。

    他脸色苍白地后退了一步,在恐惧中微微发抖。

    “……斯科特?”伊斯声音从门边传来,“发生什么事?”

    烛火瞬间恢复了正常。

    “什么也没有。”斯科特僵硬地回答,看也没看埃德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伊斯并没有跟着他离开,只是靠在门边,怔怔地发着呆,脸上带着埃德从未见过的恐惧与不安。

    ——他听见了,埃德意识到,他听见了斯科特每一句话。

    木屋的隔音并不好,而龙的听觉就像精灵一样敏锐。

    埃德张嘴想要道歉,对斯科特……也对伊斯。那种像是被心脏掏出来的感觉他再不能承受第二次——但那却很可能是伊斯将要面对的。

    在能发出声音之前,眼泪先滚了下来。

    突然柔软下来的心再也无法支撑他强自筑起的堤防,悲伤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汹涌地冲走了一切。

    埃德蹲了下来,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臂之间,放声大哭。

    “埃德……”

    他模模糊糊地听见伊斯的声音,感觉到他轻拍他的肩头像是某种安慰。

    “让他哭吧,伊斯……让他哭。”那是艾伦的声音。

    伊斯没再碰他。但直到他哭到声音嘶哑,意识被压抑许久的发泄刷成一片空白,蹲在那里发呆……都始终站在他身边。

    .

    瓦拉?辛格尔的葬礼在两天后的黄昏举行。

    克利瑟斯家族的后代埋骨于她伟大的祖先之侧,墓碑上的铭文只有简单的一行——“可敬的女人,伟大的母亲与妻子。”

    葬礼上没有祈祷。即使有,也没有人念出口,这些日子里似乎所有人都对神明失去了信心……何况瓦拉本身也并不是虔诚的信徒。

    “她清白的灵魂不会被任何神圣的安息之地所拒绝,即便行入地狱也没有任何火焰能伤害,如果她想要留在这个世界漂泊至消失,那也是她的自由。”

    诺威这样轻声告诉埃德,那给了埃德一种奇异的安慰。

    对于一个在选择自己的生活时毫不犹豫的女人来说,瓦拉的灵魂很可能会选择最后一种方式……那意味着她很可能还在他身边。

    但他并不曾在梦中见到她……那是因为他让她失望了吗?

    他无法放开这种想法。事实上,他大概让所有人失望了。

    夜色降临时他拖着脚步走进花园。他知道有人远远地跟在他身后——诺威或伊斯,他听不见脚步声。他的朋友们依旧小心翼翼地不肯放他一个人独处。

    但他没料到花园里也有人。

    克利瑟斯堡的花园一向是由瓦拉亲自打理,在她逝去之后,女管家蒙森大概也没什么心情来理会这些无用的花草。

    埃德也并不是来看花的,他只是无意间走到了这里,柔和的月光下,那个蹲在花丛边的纤细身影让他的心猛地一跳,几乎脱口叫出母亲的名字。但他很快分辨出,那并不是瓦拉。

    “埃德?”娜里亚站了起来,在裙子上擦了擦手,“你是……要给瓦拉摘些花吗?”

    但她自己并不是在摘花。

    月光照亮花瓣上水珠,埃德意识到,娜里亚是在给花浇水……就像瓦拉平常会做的那样。

    “我只是……觉得瓦拉不会希望这些花枯掉的。”娜里亚有些局促地说。

    埃德的沉默似乎让她开始不安起来。

    “……是的,她不会希望。”埃德勉强开口。

    院子里种了许多种花,但现在正是玫瑰盛开的季节,粉色,白色,嫣红……不同品种的玫瑰散发出的浓郁香气压倒了一切,让埃德几乎有些无法呼吸。

    “当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娜里亚突然轻声说道,环顾周围盛开的花朵,,“就像心里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再也没有东西能够填满它……然后有一天我看见厨房里她用来做小点心的模具,它们被扔在那里,脏兮兮地发了霉……我把它们洗干净,做出了一堆难以下咽的东西,一个个吃掉……不管怎样,它们闻起来还是挺香的,就像母亲做的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没那么伤心了。我知道我还得活下去,那就干脆好好地活着。我得学会做点心,等父亲回来的时候做给他吃。母亲以前总爱说美味的点心能让人觉得幸福……”

    她突然停了下来,有些慌乱地看了埃德一眼。

    “抱歉……”她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埃德用力摇头——这根本没什么好道歉的,他喜欢听她说起这些……她从未说过的东西,她不会其他人分享的记忆。

    他感觉到某种冲动,甚至还无法分辨那是什么,就已经不假思索地抓住了娜里亚的手。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