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幻影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茉伊拉站在紧闭的房门前,双肩在阿格妮丝华丽的斗篷下微微发抖,不安的目光快速掠过带着微笑恭敬地站在她身后的亚伦?曼西尼。

    这位曼西尼大人总是满脸微笑,看起来亲切随和,甚至有一点可爱,但茉伊拉还是更希望此刻站在这里是那位神色疲惫,不苟言笑,却照顾周到地她送来此处的阿伊尔大人。那位大人能让她急速的心跳变得平缓一些……而亚伦的笑容却无法给她任何安慰。

    她凝望着门上的铁饰——不久之前她也曾经被拦在这样一扇门前,如果那时她没有退缩,一切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等待的每一个瞬间都如此漫长。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还得等多久。亚伦含蓄地告诉过她,国王陛下不喜欢被人打扰……他也不喜欢离开自己的房间。

    那简直不像是她的国王……但她真的了解她的国王吗?

    她鼓起勇气,再次抬手,门却突然开了。

    浑浊湿热的空气从门里涌了出来,一种奇异的香气混在其中,并不难闻,却让人有点晕乎乎的。

    门后的人苍白消瘦,栗色卷发耷拉在额头上,通红的眼眶微微发肿,方正的下巴愈显严厉。

    “茉伊拉?”安特叫出她的名字,神情说不出是喜是怒,语气却并不柔和,“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位……一位牧师将我们传送到维萨城。”茉伊拉结结巴巴地回答,目光无法从那张她几乎已经认不出的面孔上移开。

    “我是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不是问你怎么来这里的!”安特不耐烦地低吼,伸手一把把她拖进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

    “我知道你父亲说了什么。”安特放开了手。烦躁地在窗帘紧闭,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怎么,你是代他来斥责我的吗?!”

    “……不,不是。”说不出的失望哽在喉间,让茉伊拉好一阵儿才能说出话来,“我来这里……是因为斯顿布奇被瘟疫袭击……陛下。您得回去!”

    .

    万泉之城并不是没有得到过警告。来自达马兰的消息经由商旅之神的牧师传递。很快传至斯顿布奇城的守备官那里,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城中的两个码头上加派了巡逻,得到的命令却是极其含糊的“留意从南边来的船只。”

    那基本只是给了一些守卫向从南方驶来的船主勒索更多钱财的借口。当一艘无人操纵的船在一个夜晚缓缓驶入西港时。早已有所警惕的其他船只纷纷避开,两个半醉的守卫却摇摇晃晃地爬了上去……然后被一船的尸体吓得屁滚尿流。

    他们从船上逃了下来,冲进夜幕初降时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码头街。几乎毁灭了整个达马兰城的瘟疫便从那里迅速蔓延开来。

    茉伊拉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但却不是从任何大臣那里,而是从她惊恐万分的侍女口中。

    她手足无措地发了一会儿呆。鲁特格尔没有首相。安特不在,主持大局的自然是塔伯?温德尔。那位能干的中书令称病把自己关在家中好一段时间,如今虽然不再闭门不见任何人,却也有充足的理由不肯出门。对茉伊拉的召唤只回以简单的一封信,恭敬地告诉她“您什么也不必担心,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但她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都能看见斯顿布奇城中升起的滚滚浓烟。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她忠于职守的侍卫们根本不让她离开洛克堡,她只能要求城市的守备官前来。至少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那位已经焦头烂额的中年骑士,罗森?斯库德,一直拖到第三天的清晨才匆匆进入洛克堡,她却根本没能见到。

    阿格尼丝在她正准备梳洗一番去见斯库德的时闯了进来,还拖着她三个睡眼朦胧的儿女。

    “你们得离开这儿,越快越好!”她这么告诉茉伊拉,把她才三岁大的小女儿塞进她怀里,气势十足地斥退了试图阻止她们的守卫,不由分说地把她们带出西门。两位火神的牧师已经在那里画下传送阵,不顾茉伊拉的反对,立刻将她们传送到了维萨城,奎林?阿伊尔的宅邸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茉伊拉根本反应不过来,那位维萨城的城主也显然吃了一惊。他简单的询问全由阿格尼丝回答——莫里斯伯爵夫人似乎对斯顿布奇城中的一切情况了如指掌。

    没人能说清牧师们是无力治疗还是来不及治疗,瘟疫迅速击倒了城里近一半的人,上城区的一部分在路障和守卫的保护之下勉强还算安全,但城中其他地方,已经开始有人死去,整个城市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阿伊尔迅速安排马车将王后,她的妹妹和她的儿女送到了曼西尼家中,国王所在的地方,路上茉伊拉才有机会问阿格尼丝:“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哦,我在城里有许多不怎么高贵的朋友,总得时不时地关心一下他们的近况。”阿格尼丝玩弄着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找过阿格尼丝,知道自己妹妹的消息要比她灵通得多,但那时阿格尼丝却声称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那些牧师们会这么没用?”阿格尼丝无辜地睁大眼睛,“我以为瘟疫很快就会结束,又有什么必要让你担心呢?……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

    最后一句话让茉伊拉哑口无言——她是真的那么没用吗?

    沉默之中,她不得不想起另一种可能……如果安特与水神神殿之间没有闹到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水神的圣职者们或许不会让情况变得如此糟糕。

    在她的记忆之中,他们总是那么忠诚而可靠。

    一切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

    “您得回去,陛下。”茉伊拉再次重复,“斯顿布奇需要它的国王。”

    安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过了好一阵儿才如同自言自语般低声开口:“我并不只是斯顿布奇的王。”

    茉伊拉惶惑地回望那浑身散发出一丝酸臭的国王,她的丈夫,茫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当然不是那个意思,而那也根本不是重点。她甚至不确定她说了那么多,安特到底听明白了多少。

    “您的人民正在死去,陛下。”她的声音轻得像是祈求,“他们需要您。”

    “需要我做什么?”安特冷冷地反问,“和他们一起死吗?——他们并不会为我做同样的事。”

    茉伊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无言以对。

    她并不知道安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解决所有的危机……但至少有一点她很清楚,一位真正的国王是不该说出这种话来的。他或许不必回到斯顿布奇,但他至少该急着想办法拯救他的人民,他的城市,而不是坐在这里,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她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试图在他身上找回那些曾令她心动的热情,温柔,诚恳和宽容……却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影。她记忆中那个年轻的、意气风发的国王真的存在过吗?到底是什么偷走了他,换给她眼前这个苍白如鬼魂……犹如行尸走肉般的人?

    长久的沉默之中,安特似乎察觉到了她渐渐无法掩饰的失望,那让他不安……且恼怒。

    “你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他的声音严厉却空洞,“照顾好孩子们……等我解决这里的问题,我自然会回斯顿布奇。”

    “……那要多久,陛下?”茉伊拉轻声问道,“我听说瘟疫蔓延得很快,斯顿布奇人或许等不了太久。”

    “他们当然可以等。”安特的回答有种毫无道理的,近乎蛮横的理所当然……仿佛他是能决定一切的神祗。

    茉伊拉舔了舔嘴唇,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现在,回到孩子们身边,他们会需要你。”安特的语气柔和下来,迟疑地伸手像从前他常做的那样,轻轻拂过她的长发,“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眼泪忽地涌了上来,一丝模糊的希望随着翻涌而上的,温柔的爱意从茉伊拉的心底升起。

    “您不想见见他们吗?”她柔声问。

    “……不,不是现在。”安特很快缩回了手,神色迅速冷了下来,“现在,离开我,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休息?

    “……您什么也不打算做吗?或许您至少可以召集还在这里的领主们,或者发出消息,让更多的牧师去斯顿布奇帮忙,让您的军队去维持秩序?那里的人现在需要任何可能的帮助!”茉伊拉终于忍不住失望地叫了起来。

    安特跳了起来,脸色铁青。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他低吼着,脸色的肌肉微微扭曲,“现在,出去!”

    茉伊拉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挺直脊背,转身离开了那坟墓一般的房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