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王后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门在茉伊拉背后重重地合上,那声音震得她头晕眼花,身体摇摇晃晃,几乎要软倒在地上。

    “陛下?”亚伦依旧等候在门外,关切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奶油柔滑般的甜腻,“您需要休息一会儿吗?我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房间。”

    茉伊拉怔怔地看着他浮在脸上的笑容,那殷勤的笑容里有一丝没怎么用心隐藏的冷漠与漫不经心,竟与阿格尼丝的笑容有几分相似。

    “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

    阿格尼丝的声音又一次在她耳边响起,那比她愿意承认的更深地刺痛了她。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总有人为她安排好一切。但现在,她真的可以只是坐在另一个房间里发呆,而任由千里之外那个美丽的城市,她的第二个故乡,她的儿女出生长大的地方……在死亡的阴影中奄奄一息地挣扎吗?

    “……我要见奎林?阿伊尔大人。”她开口道,想起阿伊尔曾提到维萨城也面临同样的危险。

    事实上,在她们出现之前,阿伊尔就已经知道斯顿布奇发生了什么事,也曾经试图告知国王,但安特不想见他——曼西尼声称国王根本不见任何人。

    亚伦愣了一下。

    “但阿伊尔大人已经离开……”他说。

    “那就把他追回来。”茉伊拉命令自己直视着他,竭力压下心底又一次想要退缩的软弱与畏惧,语气从未有过地坚定,“我要见他……以及其他所有还留在这里的领主们——请尽快为我安排,曼西尼大人。”

    亚伦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却只是恭敬地低下了头:“当然……王后陛下。但我坚持。您一定得先休息片刻。”

    茉伊拉看着他,怀疑他是否真会“尽快”——她本能地无法相信这位满脸堆笑,似乎什么事都会掺上一脚的曼西尼大人。

    卡洛斯家族也派出了代表,但在她的父亲公开反对国王的所作所为之前,她的弟弟嘉德?卡洛斯就已经带着所有骑士离开……

    她孤立无援,身边甚至没有一个自己的侍卫。她的妹妹什么也不会放在心上,她的儿女还需要她的保护。

    茉伊拉?卡洛斯把双手紧握成拳。又轻轻放开。抬起头跟随亚伦走过陌生的长廊。

    她会想到办法的——她在心中告诉自己。

    无论如何,她是鲁特格尔的王后……哪怕此刻头上并没有王冠。

    .

    熟悉的景物出现在眼前时,埃德不自觉地眨了眨眼。

    他站在某个庭院隐蔽的一角。几棵苹果树的阴影之下,尚未成熟的青色果实挂在他头顶。另一边的石榴树上正开着艳红的花朵,平整的草地不知被谁践踏过,显得一片狼藉……目光投向更远处。月光下,能看到他小时候爬过无数次的窗台。窗台下的玫瑰开得过多,惨淡的花色反而显出几分颓败。

    这里是他的家——他在斯顿布奇的家。只不过有半年没有回到过这里,感觉恍惚像是已经隔了一整个世纪。

    他忍不住想要迈步走出阴影,理智却拖回了他的脚步。

    片刻之后。一个全副盔甲的士兵晃了过来,在花园里慢吞吞地转了一圈,又没精打采地晃了回去。

    ——当然。这里有人看守。值得庆幸的是,那是维萨城的士兵……奎林?阿伊尔应该还不至于伤害留在这里的仆人们。

    他并不是刻意想回到这里——他只是需要一个熟悉的。可以确定位置,也不会轻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他在阴影中静静地站了片刻,才转身悄悄穿过隐藏在树篱间的侧面。初夏茂盛的植物伸展枝叶,为夜行者提供了一些庇护。

    埃德想过或许隐身更好一些……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使用任何法术。那并不是他的力量,从来都不是。

    他知道这是自欺欺人,毕竟如果不靠传送术,他根本到不了这里。但至少接下来,他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依靠他对这里的熟悉,依靠精灵教会他的追踪与隐蔽,依靠他并不纯熟的剑术……依靠他必死的决心。

    维萨城在夜色中极其安静,桥东区的街道上寂静无人。平常这个季节,即便深夜也时常会有马车载着晚归的人疾驰而过,此刻却像寒冬时一样,除了加倍的守卫紧张又疲惫地往来巡逻之外,看不见半个人影。

    他已经知道安特?博弗德现在住在亚伦?曼西尼的家中,那地方离他家不远,拐过一个街角就能看到……

    他想象过自己会如何在黑夜中如鬼魅般出现于那过于豪华的宅邸,无声地走过长廊,没人能看见他身影,没人能听见他的脚步。他会出现在那位国王的面前,倾听他的忏悔与乞求,但他不会接受……

    想象之中,他可以心硬如铁——或像是根本就没有了心,冷静,坚定,没有丝毫犹豫与畏惧。但现在,黑暗中一点响动都能让他的心狂跳好一阵儿。

    令人唾弃的,可耻的软弱。

    看见曼西尼灯火通明的宅邸时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他想到过这里会守卫森严,但现在……眼前的情形却更像是一场曼西尼家常见的,初夏时盛大的舞会。

    那让他更加地怒不可遏。

    门前停着好几辆马车——马厩里大概也挤满骑士与贵族们的坐骑。光影摇曳,侧门不停地开开合合,仆人们忙碌地进进出出。但院子里并没有篝火,也没有欢快的音乐声或喧闹的笑谈声打破寂静。

    埃德安静地观察了一会儿,沮丧地考虑着是不是该另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但他很快便意识到,这或许是更好的时机。

    泰丝告诉过他,人多的地方,总是更容易混进去的。

    他弯腰拔出了靴子里短剑,希望在见到安特之前,并不需要用到它——那是否也算一种软弱?

    他恼怒地拨开一支戳到了脸颊旁的玫瑰,向后退回黑暗之中。

    走廊上,一个守卫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警惕地抬头望向埃德刚刚所待的地方。

    但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

    茉伊拉拿起酒杯,一口灌下了一大半。

    她不得不感激曼西尼令人意外的体贴——倒在她杯子里的琥珀色液体并不是酒,而是散发着蜂蜜清香的水,否则以她这样的喝法,这会儿早已醉得不省人事。

    可她还是觉得口干舌燥,好像无论喝多少水都无法缓解。

    她从来没有滔滔不绝地说过这么久。她并不擅长言辞,偶尔还会说出一些天真可笑的话来,所以安特体贴地从不强求她在任何场合致辞,那让她一开始磕磕巴巴,语无伦次,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她是王后。在诸神之下,国王不在的场合,她是至高的存在——所以,谢天谢地,至少没人会打断她。

    而让她坚持下来的,居然是阿格尼丝眼中的惊讶。

    王后把目光从妹妹的脸上移开,看向其他人。从他们的神情判断,其中有不少人都像阿伊尔一样,早已得知消息。

    但他们什么也没做——茉伊拉绝望地想着。

    他们什么也没做。

    当然,斯顿布奇是王城。未经国王的允许擅自插手,得到的很可能不是赞赏和感激,而是猜忌,这个理由已经足够让大多数人选择束手旁观。

    但现在,王后已开口要求……或者不如说是恳求帮助,他们却依旧沉默不语。

    茉伊拉的心跳急促又沉重,失望与疲惫让她筋疲力尽。

    “大人们。”她用颤抖的声音再次开口,“我并非向你们要求钱财,要求土地,或要求你们的骑士与战士们为国王赴死……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告知各自领土之内的所有神殿,斯顿布奇需要更多的牧师……更多的药物,或者任何治疗的方法……而你们坐在这里的每一刻,都有更多人在死去!”

    片刻的死寂之后,终于有人开口。

    “我不想让您失望,陛下。”奎林苦笑着说,“但那恐怕并没有什么用处。事实上圣职者们之间的消息十分灵通,斯顿布奇的危机早已传开……但那并不是平常的牧师或药物就能解决的危机。”

    “我听说那更像是一种诅咒。”来自丹迪城的波德利伯爵开口赞同,“即便是圣职者也无法逃过的诅咒……”

    “……可是达马兰城的瘟疫不是被祛除了吗?”茉伊拉疑惑地问道。

    “我听说那是鹿角森林的精灵们信奉的一位神祗……由他的圣者施行的奇迹,一场从天而降的火雨。”阿伊尔低声回答,“耐瑟斯……是安克坦恩近年来才开始信奉的一位新神,曾被乔金?德朱里宣称是伪神。”

    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太多的疑问与不安,但茉伊拉无心去理会。

    “那么那位圣者现在在哪里?”她急切地询问。

    阿伊尔摇头:“没人知道……甚至没人知道他叫什么。达马兰城中有耐瑟斯的牧师,以我得到的消息,他们已经前往斯顿布奇,但他们人数很少……陛下,万泉之城现在需要的并不是更多的牧师,而是秩序。避免更多的人感染,让还有机会的人尽快得到救治,让人们不要惊慌地奔逃到其他城市,感染更多人……斯顿布奇需要的是国王和他的军队。而对此,我们无能为力。”

    茉伊拉绝望地向后靠去——她对此一样无能为力。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