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面具与灵魂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管怎么说,你尽力了。”阿格尼丝轻拍姐姐的手臂,语气像是讽刺,又像是安慰。

    尽力?——茉伊拉苦笑。

    那并没有什么用处。

    她此刻浑身无力。如果没有阿格尼丝紧靠在她身边,挽住她的手臂,拖着她向前走,她大概半步也挪不动。

    而她所有的“尽力”,也只是换得一些毫无意义的承诺。

    他们会帮助他寻找那位传说中的“圣者”;他们不会不由分说地向每一艘从斯顿布奇而来,寻求帮助的船只射出火箭;他们也愿意提供粮食和清洁的用水……但他们不会派出军队协助她维持秩序,因为,显然,斯顿布奇的守军和直属国王的军队已经完全足够让整个城市稳定下来——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者,而那个位置只能属于国王。

    一切又回到了安特的身上……而茉伊拉并没有足够的信心让她的丈夫振作起来。

    他看起来简直像是着了魔……或中了某种诅咒。

    茉伊拉心中一动,猛地停下了脚步。

    “这附近还有牧师吗?”她问。

    阿格尼丝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多少总还有一两个吧……别担心,曼西尼大人是个聪明人,他总会在哪儿藏着些有用的‘朋友’,就算其中有什么耐瑟斯的牧师我也不会奇怪,你和弗里德里克他们在这里绝对安全。”

    茉伊拉摇了摇头,吞吞吐吐地说:“我不是说这个……有人能……为国王陛下……举行某种仪式吗?……就是……像是净化,或者驱魔之类的……”

    阿格尼丝缓缓睁大眼睛,终于忍不住用手捂住嘴,低低地笑出声来。

    “你觉得……他是被什么附体了吗?”她笑得几乎停不下来。“真想知道他听到这个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够了!”茉伊拉恼怒地低吼。

    阿格尼丝的笑声停了下来,看向她的眼神里竟像是带着几分同情,回答得异常认真:

    “我想能够信得过牧师大概只有那个被阿伊尔大人‘囚禁’在他自己家里的老布鲁克?修安……你认识他。但恐怕他不会答应你的要求。另外,还有那个拿着永恒之杖,得意洋洋地已经把自己当成水神的圣者的年轻人……我怀疑他除了玩弄那根棍子之外并不会别的。至于其他人……哦,你可以找找,但恕我直言。也许你从来就没有看清过。但你的国王一直就是那样——”

    她嘲弄似的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脸:“他只是被打掉了面具,没法儿再见人而已。”

    茉伊拉狠狠地瞪着她,搜肠刮肚地想要找出些词句来反驳。但想想眼下的情形。任何反驳都如此无力。

    沿着走廊,一声凄厉的惨叫传了过来,两个女人愣在了那里,看着守卫们蜂拥向国王的房间。

    “……那是安特?”茉伊拉抓紧了妹妹的手。惊惶地低声问道,动弹不得。

    她几乎听不出那是谁的声音……安特从来不曾——至少从来不曾在她面前发出过这样的叫声。

    在阿格尼丝回答之前。她已经放开了她,不顾守卫的阻挠,飞奔而去。

    .

    埃德没有想到“混进来”会这么容易。

    他敲晕了一个仆人,换上了他的衣服。从侧面走进来的时候甚至没人费心看一眼他的脸。他在走廊的拐角处抓住了一个女仆,把短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又在那一刻突然意识到他的举动跟雷姆几乎没什么区别,然后在威胁的同时开始拼命地道歉。并且发誓绝对不会伤害她……

    从那个年轻女孩的神情看来,她大概觉得他是疯了。

    但当弄清楚他只是想要知道国王的房间在哪里的时候。她毫不迟疑地给他指出了方向,甚至自告奋勇的要为他引开门前的守卫。

    “我认识你,埃德。”女孩对他的惊讶耸耸肩,“多谢你送来的钱。虽然姐姐永远不会承认,但如果没有那个,我们大概已经饿死了——以及,下次想要偷偷送钱给人的话,袋子上最好别绣着自己的名字,露比直接把钱袋扔在了大街上……不过我又捡回来了。”

    埃德呆滞地瞪着她,感觉简直像是被人迎头敲了一棍——这是拉蒂斯的妹妹……之一?

    “以及,如果你是来杀那个见鬼的国王的,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帮你。”女孩脸上流露出厌恶与憎恨,“他杀了达米拉……就因为她进去拿脏衣服的时候没敲门——可谁都能证明她敲了!他只是没听见……或者根本只是想杀人而已!如果不想有人进去,栓上门不就好了吗?!”

    埃德放下了剑,继续看着她发呆——她给了他更多杀死安特的理由,但她是拉蒂斯的妹妹?……

    他脑子里晕乎乎的几乎没办法转动。

    “……你还要不要杀他啦?”女孩不耐烦地低声问道。

    埃德近乎茫然地点了点头,看着她理好自己的长发与围裙,施施然带着他走向国王的房间,神情自若地向迎面走来的守卫打着招呼,互相调笑,轻蔑地朝他指指点点,称他为“新来的蠢货”……

    ——这是拉蒂斯的妹妹,他不该把她卷进这样的事里!

    他追上几步,想要让她离开,但女孩却已经跟国王的守卫搭上了话,顺利地骗走了他,把埃德一个人扔在了门前,“暂任守卫”。

    埃德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心脏突突地狂跳不停,突然间希望有谁能冲出来阻止他……或者杀了他也行。

    但他没有等到任何人。只有一阵风掠过走廊,像是有谁把呼吸喷在他的颈间一样,让他蓦地打了个哆嗦,头皮发麻。

    或许这其实是个陷阱?——他胡思乱想着。当他推开门,握着短剑走进去,会有大堆的士兵等着他,给他加上新的,无可辩驳的罪名……

    那也胜过现在,仿佛陷在泥潭之中无法挣脱,只能一点点窒息致死的感觉。

    他伸手推开了门。

    没有隐藏在房间里的士兵,也没有无声无息地从脑后砍下来的长剑——黑暗之中,一种似曾相识的沉闷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有人含含糊糊,恼怒地问了一声:“谁在那儿?!”

    ——那的确是安特?博弗德。

    埃德忽然冷静下来,反手轻轻地插上了门闩。

    “茉伊拉?”安特疑惑地问着,“我说过我需要休息!”

    房间里光线极弱,只有一点点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了进来,埃德站在那里,看着床上模糊的人影翻身而起,身体一阵阵无法控制地发着抖。

    他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这位国王……他甚至曾经被他抱在膝上,笑着问他长大之后要不要成为他的骑士……

    那曾经的美好画面如今已在鲜血中碎成千万片,就像他再也拼不完整的灵魂。

    “……你是谁?!“国王厉声问道,显然已经分辨出他不是他的王后。

    “守卫……守卫!”他大叫,“守——”

    埃德伸出手,将“不用法术”的坚持抛在脑后,轻易而举地用一个沉默术封住他所有的声音。

    那违背了他对自己的承诺……却让他感觉到分外的快意。

    他向那惊惶地挣扎着从床上跳下来的男人走近几步,短剑稳稳地格挡住了劈头砍下来的长剑,飞溅的火星在一瞬间照亮了彼此的脸。

    他看见安特苍白浮肿,在恐惧与愤怒中扭曲变形,宛如亡灵般的面孔。

    他活得并不好——但他还活着。这已经足够让埃德愤恨不已。

    那么多人死了……那么多不该死的人死在迷雾之中,冰冷的身体被鲜血浸透……这个人为什么还能活着?!

    安特踉跄着后退,又胡乱地一剑砍了过来,被埃德轻易闪开。

    国王也曾是个骑士——一个不错的骑士,但现在挥起剑来却比一个普通人还要软弱无力,毫无章法,让埃德简直要怀疑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个替身。

    他不管不顾地点亮一团光焰,照亮整个房间。

    像是被刺痛了眼睛,安特一瞬间抬起手臂挡住双眼,扭过头去,但当他放下手臂时,眼中狂乱的光芒与几天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许只是更为疯狂。

    那的确是安特。

    他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咒骂,随手抓起床边的烛台向埃德砸了过来。

    烛台落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并没有发出多少声音,但安特随即抓起一尊胸像,用力砸向了窗户。

    拼嵌出花纹的玻璃发出一声清脆的巨响,碎裂开来,清醒的空气猛地灌进了房间,让埃德浑身一凛。

    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他不能再拖下去。

    他不假思索地念出咒语,将正摇着头,似乎也清醒了几分的安特定在原地。他大步逼近,看着国王的双眼在恐惧和绝望中越睁越大,涣散的瞳孔里印出他手中的短剑——也印出他与安特同样扭曲的面孔。

    埃德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脸,高举的短剑僵硬地在半空。

    那一瞬间他清楚地知道他能杀了安特……但与此同时,他灵魂之中有一部分,也将永远随之死去。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