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方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起初没人理会王后的命令——谁都知道王后是个从小被宠到大的女人,年过三十依旧能够幸福地保留她的天真,单纯漂亮又好脾气,幸运得无以伦比。她从不下命令,她不需要,她想要的一切都有人双手奉上……所以也没有人习惯服从她的命令。

    “住手!!”茉伊拉再次大叫,声嘶力竭又努力保持着威严。

    亚伦看了她一眼,有些惊讶,又有些好奇。然后他又看了看阿格尼丝,莫里斯伯爵夫人只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还没能挤进房间的士兵有两三个停了下来,大概是因为反正他们也挤不进去,但有许多人甚至根本没有听到茉伊拉的声音。

    生死之际,很多人能其实只能听见自己血液的奔流和沉重的心跳。

    那些身在房间之中,不得不与斯科特面对面战斗的人,恍惚觉得他们面对的是魔鬼。

    其中一些人听说过斯科特的名字……那是个圣骑士。至少,曾经是个圣骑士。

    但圣骑士通常不会如此战斗,剑起剑落毫不留情,冷静而凶残仿佛野兽撕咬着猎物……仿佛他的对手全是无生命的亡灵。没有任何一声惨叫,飞溅的血液或断裂的肢体能让他稍有动容——而被他护在身后的埃德早已脸色惨白。

    他或许真的来自地狱……他的眼睛里甚至有金色的光芒。

    尸体渐渐堆积起来,斯科特一点点退向窗口——那里是更直接的逃生之路。

    被践踏的玫瑰的馨香混合着浓郁的血腥气,飘荡在夜色之中……飘进了茉伊拉的鼻子里。

    她按住胸口,几乎想要吐出来,却还是勉力继续她徒劳的阻止:“住手!……都住手!”

    她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她觉得她下一个瞬间就要崩溃地哭出来了。

    “你们没有听见王后的命令吗?”

    沉稳有力的声音从人群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奎林?阿伊尔大声呵斥:“放下你们的剑,为王后让路!”

    她并不是想让他们让路——茉伊拉有些茫然地想。她只是想要让他们住手。

    维萨城城主的命令比王后要有用得多,毕竟今晚在这里的士兵有一部分原本就是他的属下。

    更多人停了下来,迟疑地从门口退开……他们为奎林让开了一条路。

    “容我提醒,大人。”亚伦轻轻开口,“里面的人十分危险。”

    奎林扫了他一眼,微微躬身。

    “多谢提醒。”他说。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房间。

    茉伊拉呆了一会儿。拉起过于厚重的裙摆,匆匆跟了上去。

    她没多想……她只是觉得,也许她该跟斯科特见上一面。她可以……可以放他离开,可以向他道歉。

    安特或许是一个虚伪而冷酷的朋友,一个失败的国王……却也还是她所爱之人,她的丈夫。他们在神前立誓祸福与共。那誓言神圣不可侵犯。他犯了错……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如果有一点可能。她愿意为他祈祷,为他赎罪……她愿意——

    她看见满地尸体,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诸神在上……斯科特。住手!所有人,住手!”

    奎林吼道,声音似乎也微微有些发抖。

    茉伊拉本能地把头藏在了奎林的肩后。但她想她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一瞬间所看见的画面。

    颜色仿佛只有红与黑。人影在火光中晃来晃去,战斗并没有停止。一排士兵躬身持盾,护在奎林和她身前。靠近窗台的地方,那曾经笑容明亮的圣骑士浑身浴血,犹如恶魔,长剑正利落地从一个士兵头盔上开缝的部分准确地直刺进去,又迅速地拔出,目光没在那倒地的尸体上多停留半刻。

    他并无意攻击她和奎林,他的目标像是从窗口冲出去。看起来即使冷酷无情,他也并没有失去理智……但他也无意先停手。

    更多士兵在奎林的命令之下停了下来,或者更像是逃开。

    “斯科特!”埃德大叫着,扑上来抱住了斯科特依旧挥舞长剑,似乎想要紧追不舍的手臂。

    斯科特的身体僵了一下,缓缓放下了剑。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

    茉伊拉转过头,视线与斯科特相接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毫无疑问是斯科特……但斯科特的眼睛不该是金色。那是……他曾经被背叛,被杀害,曾经死去,又从地狱过来复仇的证明吗?

    一点温度回到了斯科特的眼中——一点温柔的水色。

    “茉伊拉。”他轻声叫出她的名字。

    他还记得她,王后慌乱地想着。他们只见过一次面但他还记得她,她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害怕……他也还记得他曾经抱过的小弗里德里克吗?

    “斯科特……我……我很……抱歉。”她磕磕巴巴地开口,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我听到了……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我很抱歉……”

    除了“抱歉”她不知道还能给他什么,在她看来不需要他们“放他走”,斯科特也一样能逃得出去,只是会有更多的尸体躺倒在他脚下。

    “……那与你无关。”斯科特垂下双眼,回答她的声音近乎温柔。

    所以他至少不会伤害她……也不会伤害她的孩子们。

    茉伊拉微微舒了一口气,抹掉脸上的眼泪。

    “让他们走。”她语气坚定地说。

    “可是,陛下……他们意图谋杀国王。”亚伦在她身后轻声说道。

    “让他们走!”茉伊拉厉声重复,“这件事就这么结束,谁也不许再追究!”

    可事情不会结束……今夜只是开始。她要怎么办?她的儿子要怎么办?他本注定为王,却不得不蒙受耻辱……最好所有的人都能忘掉这件事……忘掉那神志不清的国王亲口承认他杀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也许斯科特还是死了的好。

    茉伊拉拼命咬住嘴唇,惊惶地压下心底那一丝突如其来的恶意。

    也许她和他的丈夫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自私和残忍。在危机之前想到的只有自己的利益……

    不,他们不一样。

    “让他们走。”她一字字吐出,“窗外的人全部让开!”

    她的声音终于不再发抖,清澈而平静地在寂静中回响。

    这一次,不需要奎林再重复她的命令,窗台边和窗外庭院里的士兵默默地让开了一条路。

    斯科特抬眼看着她,微微有些惊讶。但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伸手拉住了呆呆地站在一边的埃德。

    “代我向你母亲问好,埃德。”茉伊拉努力向那个年轻人露出一点微笑。她不知道安特为什么要针对他。但不做什么圣者大概也不是坏事,瓦拉或许会更高兴……

    埃德茫然地看了她一眼。

    “她死了。”他低声说。

    在茉伊拉惊愕地睁大双眼的时候他跟着斯科特从窗口跳了出去。眨眼间,两个人凭空消失在夜色之中。

    茉伊拉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僵硬地向着奎林转过身去。

    “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所有的一切。”

    她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做……不,她一定得知道该怎么做。

    浓郁的血腥气依旧飘散在空气之中。粘稠的血液浸透了地毯,一直渗到她的脚下……但她似乎已经习惯。

    她必须得习惯。她一直走在一条阳光和熙的花园小径上,如今那条路突然布满迷雾与荆棘,她却不得不走下去。

    .

    从河对岸远望月色中克利瑟斯堡黑色的剪影。它看起来与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塔楼的尖顶稍稍有些歪斜,根本看不出它已满身伤痕,摇摇欲坠。

    埃德蹲在河岸边看着克利瑟斯堡发呆。他得感谢斯科特没有立刻把他带回去……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其他人。

    “所以你一直跟着我吗?”他低着头闷闷地问。“你可以……你可以在那之前就阻止我的。”

    他知道这不是斯科特的错……但他的脚下还能感觉到被血浸透的地毯那种滑腻腻的感觉——他不得不一遍又一遍苦涩地告诉自己,那些人是因为他才死的。

    “没错。”斯科特承认。“我有无数机会阻止你。但如果不让你自己面对这一切……你不会知道该怎么做。你只会不停地怨恨你自己,怨恨所有人……而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埃德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如果我真的杀了他……你也不会阻止我吗?”

    “不会。”斯科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跟着你只是因为我答应过瓦拉,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埃德,该说的你的朋友们都已经对你说过,你有权自己做出决定——但也得自己承担后果。”

    埃德不安地缩了缩。他当然不是小孩子了,却又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去独自承担一切。

    “……但我很高兴你没有杀他。”斯科特的语气柔和下来,“无论他是否该死……这样的复仇并没有意义。”

    “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埃德苦笑着,沮丧地把下巴搁在双臂上,“我失去了信仰——或许从来就没有过,我也看不到方向。”

    “并不是只有你,埃德。”斯科特轻声回答,“我们都在雾中行走,但也只能走下去……待在原地是不会有什么用处的。”

    娜里亚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

    埃德呆呆地看着河那边高高耸立的克利瑟斯堡,听着河水咆哮着在他脚下奔流不息。

    他在这里找不到答案。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