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独行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娜里亚怒气冲冲地跳起来,那神情像是想要扑过去结结实实地照着斯科特的脸来上一拳。

    艾伦赶紧拉住了她。

    “就像泰丝说的——”斯科特心平气和地回答,“我只是让他去做他想做的事。”

    “……不关我的事!”泰丝立刻高高地举起双手推脱责任,“我没那么说过!——就算说过也不是那个意思!”

    甜心生起气来十分可怕,她可一点也不想面对她的怒火

    但娜里亚根本没理她。她只是用力瞪着斯科特,狠狠地瞪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声不响地转身大步走向门口。

    “娜里亚!”伊斯拉住了她,“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去把他找回来!……要跟我一起吗?”娜里亚回头问他,目光灼灼。

    伊斯迟疑片刻,摇了摇头:“就算找到他,他也不会回来的。”

    “你也说过不会回来……可我们还是把你找回来了呀!”

    娜里亚甩开了他的手,恼怒又失望。

    “没错……但那是在我离开几年之后。”伊斯认真地看着她,一点也没生气,“我有几年的时间独自飞来飞去,去想我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去想我到底想要什么——虽然也并没有想得很清楚。但我知道如果你们是在我刚刚离开的时候就追上了我,我不会跟你们回来,甚至很有可能会伤害你们……那时我脑子里一团乱,就像现在的埃德一样……你得给他一点时间,娜里亚。让他一个人想想。”

    没有比这更有力的劝说了。

    娜里亚沮丧地低下头,红了眼圈:“……可他至少可以回来说一声再见吧?”

    “他担心如果他回到这里就再也走不了了。”斯科特告诉她,“他说他从来都不喜欢一个人也不够坚定,给他一个温暖舒适,有人为他遮风挡雨的地方他就只会躺下来不动,没人推他一把他就会止步不前……而他不想再那样。”

    “哎呀,这个倒是一点也没说错。他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泰丝嘴快地说出了口。又立刻吐了吐舌头,自觉地用双手捂住了嘴。

    娜里亚瞪了她一眼——但没那么凶了。

    “我不想评价这是对是错……”艾伦叹息着开口,“但你至少该先告诉他的父亲一声。”

    里弗安静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双手平放在桌上,一句话也没说。

    斯科特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他的确没有太多地考虑到里弗——这个刚刚失去了妻子的男人好不容易才稍稍振作起来,如今儿子却又不告而别。

    “……我可以把他带回来。”他说。“如果你想要的话。”

    “所以你知道他在哪儿?”诺威问。

    “他戴着枚胸针。”斯科特回答,“一只银色的小鸟……那是枚魔法胸针。我可以定位那个。他现在应该还没想到要把它取下来。”

    娜里亚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有枚一模一样的胸针。这让她此刻的心情尤为复杂。

    “不。”里弗突然开口,“你弟弟说得没错,让他一个人想想吧……在他那个年纪,我已经独自在外很多年——他是我的儿子。他会没事的。”

    那听起来更像是想说服他自己。

    可这个世界并不像从前那么安全……或者说比从前更加危险。

    娜里亚怔怔地想着,依旧满心不安。

    “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会说这么一走了之实在有点不负责任。”菲利阴沉着脸走在斯科特身边。“不过当然,你并不需要我的意见。”

    斯科特苦笑着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你很生气。菲利……但别把气撒在埃德身上,你很清楚他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而他离开也并不意味着他会忘掉死在柯林斯神殿的那些人。”

    菲利垂下头,抓了抓头发,烦躁又坦率地承认:“你说得对——我想我也需要做点什么。我讨厌眼下这种情况,感觉就像……就像……”

    他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只能懊恼地一挥手:“我不知道——别告诉我我也需要找个地方一个人想想,我又不是埃德那种被宠大的小少爷!”

    斯科特笑了笑——他的确不是。菲利是个长久以来过着简单的生活,心思简单的人,他服从神殿的命令,做他该做的事,从来不想太多。虽然看起来自由自在,但始终有一根线牵着。但现在,那根线断了,他过去的生活,他所相信和依靠的一切被整个打碎,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一个优秀的圣骑士,也总会有些无所适从。

    “再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如何?”菲利不死心地凑了上来,“你有很多见鬼的毛病……但你会是个比安特好得多的国王。”

    “……不,我不会。”斯科特看着他,轻声回答。

    他知道菲利想得很简单——安特用他的权力造成了如今的一切,用同样的权力当然可以轻易扭转……但事情从来不会那么简单。

    “我是个……牧师,菲利,我拥有你无法想象的力量,当我同时掌握了这个国家的权力……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菲利低头想了想,丧气地垮下了双肩:“艾伦也这么说。”

    “而且你知道他是对的,你只是不想承认。”斯科特忍不住微笑。

    “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菲利绷着脸说。

    “……他已经死了,菲利。”斯科特垂下双眼,“安特博弗德已经死了,就算我们没有杀他,作为国王的安特也已经死了。”

    “所以,我们就只能祈祷另一个国王要比他好上那么一点点吗?”菲利不悦地哼哼。

    另一个国王……斯科特沉思着。

    鲁特格尔国内的各大家族实力相当,甚至博弗德家族内的几个年龄适合的继承人也都实力相当,安特博弗德在这一点上控制得相当不错。最好的情况,他们能继续互相妥协和制衡,让安特的大儿子,还不到十一岁弗里德里克加冕;最坏的情况……是连续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战争,

    瘟疫,战乱……死亡——而死亡是莉迪亚的武器。

    她的影子仿佛无处不在,却没人知道她最终的目的。但与稳定的平衡相比她总是更喜欢混乱……而她对会阻碍她的人毫不留情。

    斯科特猛地抬起头来。

    “菲利!”他叫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埃德坐在草地上,怔怔地看着眼前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再一次为自己的愚蠢而懊恼不已。

    事实上,他也根本看不见什么——除了草,草,和草。

    半人高的野草完全遮蔽了他视线,他像是被围在了一圈绿色的矮墙里,可是他能听见不远处成群的动物们各种各样的叫声,打斗或嬉闹时角或身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轰隆隆滚过来又滚过去的一阵阵奔跑声……他甚至能听见巨大的蜜蜂嗡嗡嗡嗡辛勤地飞来飞去。

    那可不是他本想在这里看到的景象。

    他想看到的是一片银白寂静的大地,白雪无边无际,寒风呼啸,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他可以安安静静地思考一些复杂的问题……可他忘了极北冰原也不是一年四季都下雪,而现在正是它一年之中生命力最旺盛的季节。植物肆无忌惮地疯长,动物拼命地抓紧时间吃饱喝足繁衍后代……而所有缤纷的颜色,所有喧闹的声音,似乎都在嘲笑他是多么大的一个笨蛋。

    一只绿色的硬壳甲虫啪一声掉在了埃德的手臂上,吓了他一跳。

    但他没有拍掉它。

    那是只漂亮的甲虫,圆溜溜的,有着深绿宝石般闪闪发光的翅膀,它在他手肘的褶皱里犹犹豫豫地转了个圈,沿着他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肩头,似乎颇为严肃地思考了片刻,然后忽地展开翅膀,晃晃悠悠地飞走了。

    ——它才不在乎他是多么大的一个笨蛋,它也不在乎他失去了母亲,看着她冰冷地躺在血泊中却无能为力……但他又何尝在乎过它什么时候会被某只敏捷的小鸟叼个正着,眨眼间囫囵吞下肚。

    生命不过如此。

    埃德把头埋在双臂里,闷闷地笑了起来。

    他说不清他想到了些什么,他依然为他失去的一切,为他犯下的错而痛苦懊丧……但把自己传送到了这个并没有配合他的哀痛与失落,自顾自地充满无限生机的地方,或许也没那么愚蠢。

    他站了起来,拍拍屁股,这才发现裤子已经湿了,被风一吹,凉飕飕的感觉十分怪异。

    大概不久前才下过雨,草地十分湿润。他坐下时根本没在意,这会儿却不得不考虑一个十分实际的问题——他什么也没带,他只有一条裤子……而现在回家换衣服好像是个更蠢的主意。泰丝绝对会笑话他到死然后把这件事刻在他的墓碑上……

    不过在这里,又有谁会在意他穿着一身沾了血的仆人的衣服,屁股还是湿的呢?

    埃德辛格尔对自己耸耸肩,随便找了个方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