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失魂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维萨城的河东区与隔河相望的主城区一样,并没有坚固的城墙作为屏障。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渠将维因兹河水引入环绕河东区的水道,弯弯曲曲地绕了一圈之后,又重新流回维因兹河。水道之外,沿着平缓的草坡向上,是一片古老的橡树林,一直延伸至黑岩山脉。

    这片茂密的森林曾是精灵的家园。根深叶茂的大树目送过精灵们离去时的背影,也沉默地注视着第一批来到此处的人类在河岸建起村庄,又注视着村庄渐渐变成繁华热闹的城市。

    柯林斯平原的“圣地”之名源于人们对水神的崇拜,这片橡树林却因为它的古老与神秘而被视为神圣之地。传说在光线幽暗的森林深处,依旧有远古时不愿离去的精灵的灵魂永不停息地徘徊着,守护他们古老的家园。

    传说里多少会有些真实的影子。菲利很早之前就得到过警告,不要任意在这片被称为“沉默之林”的森林里使用魔法。“精灵的灵魂”不过是无稽之谈,但古老的生灵自有其魔力——哪怕是在人类眼中无知无觉的树木。

    但菲利此刻不得不使用魔法来增强自身的体能,否则他很有可能像那些曾经紧追不舍的守卫一样,失去拜厄的踪影。

    想到这个他就很是气闷。他不过是在维萨城里小小地耽误了一下,拜访了一个现在已不可多得的朋友,来到河东区时就发现他本该保护的对象已经像只待宰的小猪仔一样,被人扛在肩上带走了……而那个人,居然还是许久不见的拜厄。

    被他判定为堕落者,又从他手里逃脱的拜厄。是向来心宽的菲利脑子里一个堪称巨大的结。念念不忘的结果,是他瞥一眼背影就能认出自己昔日的同伴。

    照安特之前所说,拜厄现在应该是被关在某个地方才对……但他显然是逃了出来,或被人救了出来。

    有一会儿菲利甚至忍不住怀疑那到底是不是拜厄——背影是没错,但那过快的速度和惊人的力量可不是一个已经失去女神护佑的普通人该拥有的。

    在他眼前,被撞断的树枝如控诉般白生生地袒露着可怕的伤口,上面还带着几丝殷红的血迹。只顾埋头向前奔逃的拜厄简直像战斗中的阿坎一样。似乎根本不会闪避。遇到阻碍都是像暴怒的野猪般直直地撞过去,那让菲利一时担心弗里德里克的安全,一时又心怀侥幸地希望拜厄会把自己撞晕在某棵足够结实的大树上。

    但这种怪异的行为让菲利不禁担心他是不是受到了某种控制……或根本已经不是活人。

    无论哪一种猜测都让他心中发冷。只能咬着牙穷追不舍。

    一小片空地出现在眼前,阳光照在拜厄身上的那一瞬间,菲利抓住机会,朝着他的右腿掷出了一块石头。

    这是他很久之前放羊的时候练出来的技巧。大雨天隔着几百米他也能准确命中头羊的角。没有树木的阻碍,在手心握得发热的石块呼啸而出。重重地砸在拜厄的腿弯里,让他不由自主地右腿一软,向前栽倒,收势不住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弗里德里克被他甩了出去。那一直软绵绵地瘫在拜厄肩上的男孩儿在地上滚了两下。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菲利有些心慌,脚下用力,冲出去撞向拜厄的时候。眼角的余光里,弗里德里克突然兔子似的跳了起来。一下子窜出去老远,钻进了幽暗的森林里。

    ——是个机灵的孩子。

    菲利忍不住咧嘴一笑,拔出长剑,指向野兽般蹲伏在地,似乎蓄势待发的拜厄。

    他没有武器——菲利意识到。拜厄只穿着一身半旧的衬衣,腰间没有剑,背上也没有弓,看起来就像是维萨城街头无所事事的闲人,但给人的感觉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危险……甚至比在几个月前那座积雪的山峰上,面对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冰龙,近乎疯狂地想要复仇时的那个拜厄还要危险。

    “拜厄?扬。”菲利缓缓开口,疑惑地打量着那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你这算是怎么回事?就算不再是圣骑士……也不至于堕落到劫持小孩子的地步吧?”

    拜厄抬头看着他,神色木然,额上不知何时撞出的伤口里,半凝固的血迹依旧是鲜红的,乌沉沉的双眼却毫无生气,让菲利暗自心惊。

    “拜厄……”他试探着靠近了一步,微微倾身,长剑依旧警惕地指着对方,声音却柔和了许多:“你知道我是谁吗?”

    “……菲利……泽里。”

    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像是被粗粝的岩石摩擦过,嘶哑而生涩。但那至少证明拜厄还活着——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菲利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拜厄却在那一瞬间猛地弹了起来,撞向他的胸口。

    菲利猝不及防,本能地闪向一边,手中虽然有剑,却犹豫着挥不出去。毕竟眼前的男人变成今天这样,很有可能是他的责任……

    但拜厄的目标根本不是他。

    身后一声小小的惊叫让菲利意识到,弗里德里克并没有跑远,而是大胆地躲在一棵树后偷偷看着他们。

    他迅速转身,长剑追向拜厄的左臂,却只是堪堪擦过对方的肩头。那样的伤口拜厄根本恍若不觉,冲向弗里德里克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菲利低低地骂了一声,追出几步,忽地向下一倒,整个人滑了出去,抬腿一扫,再次将拜厄绊倒在地。

    他没有穿盔甲,此刻浑身轻松,刚才为自己加上的法术也还没有失效,动作比平常要敏捷许多。拜厄同样快且有力,而且好像没什么痛觉,却仿佛纯粹是依靠本能在行动,而完全忘掉了十几年里学到的战斗技巧

    情况似乎对菲利有利,却又因为他不由自主的手下留情而打了折扣。有好一阵儿他们毫无风度和技巧可言地在地上扭打成一团。偶然的视线相接时,菲利在拜厄黑色的眼睛里看见了油然而生的怒意。

    他并非毫无感觉。

    拜厄一向是个注重规则与秩序的人,这样乱七八糟的混战完全违背了他的本能。

    “拜厄?扬!”菲利压制住了他的手臂,直视着他的双眼厉声喝道:“想想你是谁!!”

    拜厄的神情有一丝恍惚。菲利突然想起这大概不是唤醒他的正确方式——失去神赐的力量,被称为堕落者,或许正是他的痛苦与混乱的根源。

    短暂的分神让他被拜厄掀翻在地。但这一次,拜厄没有把他扔在一边,不管不顾地直奔向弗里德里克,而是单膝跪地,俯身瞪着他,原本空无一物的眼中似乎多了一点什么。

    一点小小的光芒,混乱不定地闪烁着——但那是属于拜厄?扬的灵魂之光。

    菲利也瞪着他,脑子飞快地转动,想要找到一些能够让他更加清醒过来的词句,能够让他想起更多……

    “你还记得朱尔斯吗?”他脱口道,“你的哥哥……你们是双胞胎。他是个优秀的猎人……”

    “……他死了。”拜厄的声音嘶哑而低沉,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身体微微发抖。

    菲利闭上了嘴,有些忐忑。他知道这会有用,复仇是多么强烈的**,他已经有切身的体会。为了复仇而疯狂的拜厄很可能也会因为这强烈的**而从某种控制他的力量之下挣脱出来……但后果如何,他却有点不愿想象。

    反正他也杀了不了伊斯。有人帮忙的时候都杀不了,现在更加杀不了——菲利自我安慰着。

    拜厄抓起一根树枝猛扑过来的时候他及时横剑格挡。几个回合后欣喜又懊恼地发现对方的战斗不再毫无章法,而是有了更多的技巧……与此同时,拜厄的力量与速度并不曾因此减弱,菲利却开始感觉到法术失效后肌肉的酸痛。

    ——这不公平!

    他愤愤地想着,长剑却还是像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避开了对方的要害。

    阳光下,树影在他们的缠斗间无声地移动着位置。拜厄的身上新添了好几处伤口,却没有一处是致命的,反而像是意识到菲利的犹豫,越来越有恃无恐,菲利渐渐有些心焦。他咬咬牙,几剑逼了过去,拜厄本能地连连后退,脚跟绊在了一处突起的树根上,身体一歪,还没能恢复平衡,菲利的长剑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口。

    拜厄冷冷地瞪着他,嘴角甚至挂上了一丝带着讥讽的笑意。

    “你不会杀我,菲利?泽里。”他说,声音依旧干涩低哑,却流畅了许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菲利问道,“你把自己的灵魂也卖了吗?”

    拜厄没有回答。

    他的眼神突然间空了一下,茫然地转头望向北方,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菲利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往同一个方向,拜厄却毫无预兆忽然向他逼近。

    剑尖刺进他胸口的时候菲利慌乱地撤回了剑,拜厄在那一刹那忽然伸出手,紧紧地扼住了他的咽喉。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