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黑暗中的人们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拜厄?扬在黑暗中笔直地站着,纹丝不动。即便没有铁链牢牢地锁住他的身体和四肢,他也不会动。

    是的,他的四肢……他断掉的右臂被完美地缝合,针脚细密,严丝合缝。这具还活着的躯体会让骨骼重生,血肉相连——但他知道他弄丢了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却想不起那是什么。

    他失去焦距的双眼茫然地凝视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听着自己平稳的呼吸和缓慢而沉重的心跳,也听着几步之外,那些对他来说并没有意义的争执。

    “我告诉过你我讨厌缝缝补补!……谁允许你放他出去?!他还根本没有完成!”

    “哦,可您缝得挺好看的,他也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嘛?就把这当成另一种试验不行吗?瞧,我说过这办法行不通,您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想要束缚他的灵魂,可只要一点刺激他就能挣脱。干嘛不索性抽走他的灵魂呢?那样要简单得多,反正从那里面我们也已经榨不出什么东西了。”

    “因为那样他会死!而我跟你不一样……我要的不是一具死尸!”

    “好啦,陛下,我们一早就知道彼此想要的东西不一样,但至少我们还是可以各取所需的,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不是吗?如果您喜欢这种……模样的,我可以给您更多嘛。”

    “那不一样!尼娥的力量曾在他身体之中,我需要那个……除非你能给我找来另一个失去力量的圣职者!”

    心重重地撞击胸腔,带来一丝拜厄本不应感觉到的钝痛——尼娥,他记得这个名字,一丝微光。一点希望……可她抛弃了他,把他扔在这一片无尽的黑暗中。

    “耐心一点,陛下,耐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带给您更多,您知道我从来说到做到。”

    “……总之,别再乱碰我的东西!”

    “当然,陛下。但是您瞧。我遇上了一点小麻烦。不知道能不能占用您一点点时间呢?”

    “……什么时候你才能停止那些无聊的游戏!那纯粹是浪费时间!”

    “可这不是游戏,陛下。人类是很有趣的生物……”

    脚步声与说话声都渐渐远去,周围恢复成一片死寂。

    拜厄能够倾听的只剩了自己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强壮有力,却毫无意义。

    ——拜厄?扬……想想你是谁!

    脑子里划过谁的声音,微弱得几乎无法抓住。

    他微微皱起眉。静如死水的心中翻起一点烦躁。

    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像记得一个无意义的符号;他也记得一些零碎的画面。蓝色湖面上雪白的建筑。阳光下鲜红的血迹,伸展开来的,巨大的银白双翼……可一切就像是一堆被打碎的彩绘玻璃,缺失了无数片。无论如何都拼不完整。

    拜厄?扬,想想你是谁。

    混沌之中,那句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渐渐变成一柄铁锤,沉重地敲击着他灵魂之中那一堵无形的高墙。

    拜厄?扬。想想你是谁。

    .

    身后的门一关上,科帕斯?芬顿的肩膀就垮了下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从精神到体力都完完全全地透支,还不能在人前表现出一点疲惫的样子。

    隔着并不厚实的木门,他能清楚地听见从外面传来的声音。祈祷,乞求,哭泣……或许还有一些感谢,但完全被其他声音压了过去。比起前两天的咒骂,怒吼和咆哮,今天已经算安静了很多。

    这里是斯顿布奇,一座在瘟疫的袭击中苟延残喘的城市。美丽的万泉之城如今混乱不堪,腐臭冲天——谢天谢地,并不是尸臭,只是再也没人有闲心去收拾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而已。

    那会引发更多的疾病……但在连上城区和洛克堡都已沦陷,国王一家都远远地逃去了南方的现在,谁还顾得了那么多呢?

    还能逃的人拼了命地逃离这个城市,但他们无处可去……隔河相望的精灵在森林之外的草地上为前来求助的人筑起了营地,提供他们食物与清水,但一旦有人胆敢越过草地进入森林,呼啸而至的长箭会瞬间穿透他们双腿。维因兹河沿岸所有的城市都已经关闭了港口,不允许任何船只靠近,否则迎接他们的只有燃烧的火箭;向北的平原上筑起了栅栏,哈尔兹伯爵派了军队在那里日夜坚守,对于任何妄想从那里逃进他的领地的人,人类士兵的攻击比精灵还要无情。人们只有向北,或向西逃离,但北面在一片湿地沼泽之外是汪洋大海,西面是连绵的高山,无论是否染病,在那里都找不到生机。

    绝望之中甚至有人突发奇想地冲进了三重塔,希望传说中那座被诅咒的高塔的魔力能够抵御瘟疫……仿佛被黑塔无声地吞噬,无论是生是死,那些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耐瑟斯的牧师是死亡的阴影之下唯一的希望——只有他们能够治愈患病的人。来自其他神殿的微弱的质疑迅速消失,毕竟连他们也需要救助……但连科帕斯在内,这里只有三个牧师,哪怕日夜不停,能救的人也极其有限,何况他们一定得要充分休息才能恢复力量,继续治疗。

    当人们刚刚发现这一线生机时,蜂拥而至的人群险些将科帕斯和他的两个同伴踩死在脚下。靠着自己有力的言辞——以及迫不得已使用的法术,科帕斯勉强控制了局面,同时他也察觉,这个城市并未完全失控……至少不是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与疯狂。

    开始有人组织起来,帮助他们维持秩序。其中有许多已年过半百,时不时地也会有人倒下……但那些人眼中有种异样的沉静,仿佛也是某种信仰——却并不是献给神祗的信仰。

    沿着走廊,科帕斯走向自己的房间。他们占用了宏伟的尼娥神殿……反正这里是空的。

    但现在神殿里已经挤满了人,后院中隐蔽的一角是唯一的宁静之地。在一队信仰不同神祗的圣骑士的保护之下,这里是供牧师们休息的地方。

    推开自己的房门时科帕斯立刻意识到房间里有人。黑暗之中,他能感觉到熟悉的力量……与气息。

    他从容地点燃了蜡烛,而不是依靠魔法照明——他的力量已经被榨得半点不剩。

    烛光照亮了斯科特若有所思的面孔。他没有开口,只是将桌上一个银制的小酒壶向着科帕斯的方向推了推。

    科帕斯拿走了酒壶——如果没有这个,他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但这并不足够。

    “你知道你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一切,斯科特。”他轻声说道。“人们正在死去。”

    “你也知道曾经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斯科特用手指轻点桌面。“我可以成为你所希望的救世主,让所有人抛弃其他神祗,从此只会念颂耐瑟斯的名字……但这会让更多的国王和领主视我们为威胁。更多地方拒绝我们的进入,更多人因此而死……我们还不够强大,科帕斯,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在安克坦恩发生过的事,我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

    科帕斯沉默下来。他也同样无法忘掉那些被烧得焦黑的尸体。

    “……死了多少人。”斯科特低声问道。

    “到现在为止。真正死于瘟疫的并不多。”科帕斯回答,“更多的人死于恐慌引发的混乱……但你知道时间,过了今夜,情况会变得更糟。”

    感染瘟疫的人绝大部分会在三天后死去。他们已经竭力治疗了最初倒下了那一批。但在瘟疫蔓延开来之后,患病者的数量已经不是他们能应付的。

    斯科特怔怔地看着烛光发呆。无论他曾经救了多少人,都无法用来抵消任何一个他明明可以救回却仍其消逝的生命。那些重量压在他的身上。有时几乎能将他压垮,有时他却能漠然地扔开……有时他根本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我会在天亮时回来。”他站起身。告诉科帕斯。

    科帕斯向他低头。烛光摇曳,抬头时,他的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

    伊卡伯德断开连接,陷入沉思。

    他看到了许多——许多凌乱的碎片。将它们拼凑成绝对的真实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也不能冒险再看得更久,那会撕碎他的灵魂,飘散在不同的时空里渐渐消失。

    这个多元的宇宙如此宏大无边,即便他用尽所有的力量,甚至都无法在刹那之间看清它的全貌。

    门上叩击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微微有些恼怒。但开口时,他的语气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进来。”他说。

    推门而入的圣骑士一脸忐忑,恭敬地向他行礼,小心翼翼地问道:“冒昧打扰,大人,我们只是想知道,还得在这里待上多久?”

    “这里”——伊卡伯德能从这个简单的词里听出他的不满。身为圣职者,他们不喜欢像死灵法师一样待在这黑暗的地底,也是理所当然的。何况他们都还如此年轻,年轻得无法忍受寂寞。

    “等到女神召唤我们的时候。”伊卡伯德平静地回答,“将这视为考验吧,年轻人,你们需要一点耐心。”

    圣骑士呐呐地回应着,慌慌张张地退出了房间。

    即使伊卡伯德救了现在待在这里的所有人,他所得到的依然更多是畏惧,而非尊敬。

    牧师并不在乎这个——他甚至都不怎么在乎他们,甚至他自己的生命。他们是如此渺小的存在,渺小得根本不值一提。

    但有人在乎……而他曾经对那个人许下承诺。

    伊卡伯德皱起眉头,思索着他无法触及的永恒和他无法摆脱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