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黎明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黎明时分,阳光如常刺破天空。

    从灾难降临至斯顿布奇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任何异常的天象或其他征兆来证明这是诸神的震怒,惩罚,警告,或者任何其他。太阳每天照常升起,五月的鲜花依旧盛放,天气总是好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这样的无动于衷,却让身处地狱般的人们分外地怒不可遏。

    几乎每一个神殿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只除了被耐瑟斯的牧师们“借用”的水神神殿。从半夜开始,更多人聚集到了神殿前的广场。濒死的人早已无力哀号,活着的人也已经明白,哭泣和诅咒都不过是白白消耗所剩不多的体力,妄图抢先会被毫不留情地踢到最后,安静地等待牧师判断谁最亟需治疗,才是最省力的方法……也是唯一的选择。

    神殿门口突然一阵骚乱时,神智尚存,还能动弹的人,大多还是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去。

    三位牧师同时出现在门外。他们的白袍半新不旧,神情疲惫,却并没有像平常那样立刻散开,各自探视等待在门外的病人,而是无声地站到了一边。

    在他们身后,一个女人的身影显露出来。她站得笔直,脸色苍白地看着广场上的人,像个受惊的孩子一样,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有人认出了那黑发垂腰的女人。低低的私语声响起,如风一般迅速传开。

    “那是王后……”

    “茉伊拉……那个‘幸运的小女人’……”

    “她不是逃走了吗?”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国王在哪儿?……”

    茉伊拉终于开口,挤出的每一个字却都颤颤发抖,几不可闻,根本压不住人们在好奇与愤怒之中如潮水般越来越大的喧哗声。

    在被潮水淹没之前,王后的声音忽然响亮起来。

    “我是茉伊拉?博弗德。鲁特格尔的王后!”

    拔高的声线里带着某种孤注一掷,几乎有些凶狠的气势,让人群瞬间安静了片刻。那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茉伊拉把她并不多的几句话说完。

    “我很抱歉离开了斯顿布奇,但我并不曾抛弃你们……国王并不曾抛弃你们!我们的祈祷得到了回应,耐瑟斯的圣者随我而来,他会治愈所有人……正如他在达马兰所行的奇迹一样!”

    她稍稍侧身,向另一个站在她身侧一步之外的男人躬身行礼。

    “神明在上。愿她的慈悲如水滋润万物……”

    熟悉的祈祷词突然中断——慌乱的王后大概忘记了那是对水神的祈祷词。而他们此刻虽然站在水神的神殿之外,要祈求的却不是水神的护佑。

    但没有多少人留意到了这尴尬的错误。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个一头金发,穿着半旧的皮甲。看起来更像是个战士,而不是什么圣者的男人身上。

    男人匆匆地向茉伊拉点头回礼,什么也没说,只是自顾自地走下台阶。穿过人群,站在了广场中央依旧流水潺潺的喷泉前面。

    “……我认识你!”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带着愤怒与疑惑,如果不是周围一片寂静,大概没人能听到他的质疑,“你是斯科特……你失踪了很多年。但我认识你……你是水神的圣骑士……可不是什么耐瑟斯的圣者!”

    斯科特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认不出那张开始溃烂的面孔,却也无意否认他的指控。

    “我是斯科特?克利瑟斯。”他平静地回应,“十年前我是水神尼娥的圣骑士。至今我仍以此为傲。我曾死去,而后归来。愿女神原谅……但我已有新的使命。”

    他将手探入喷泉。阳光之下。清澈的水流微微泛出金色的光芒。在人们的注视之中,那光芒闪烁着,越来越强烈,渐渐比初升的阳光更为灿烂夺目。

    斯顿布奇的所有喷泉水流相通。很快,广场之外两个小一些的喷泉也被金色的流光点亮。

    “这是万泉之城……感谢大地的馈赠。”斯科特收回了手,“任何一座喷泉的水都能够治愈你们。”

    短暂的迟疑之后,人群开始涌向喷泉。

    斯科特转身离去,没有人敢挡在他面前。

    分开的人群里,他孤独地逆流而上——说不出为什么,见过了许多动乱与奇迹,死亡与新生,老去之时这一幕在茉伊拉的记忆里,始终如此刻般鲜明。

    .

    斯科特走得很快,茉伊拉得提起长裙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他的脚步。

    好在神殿里已经没什么人……也没人会在意她的失仪。

    过了好一会儿斯科特才反应过来,突然停下了脚步,对她歉意地一笑。

    “我说错话了是吗?”茉伊拉慌乱地问,“我用了水神的祈祷词……天哪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个我背得最熟,我一开口它就自己溜出来了!……”

    “那没什么。”斯科特随口安慰,“不会有人在意的。”

    “……所以,你不是因为这个生气吗?”茉伊拉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又忐忑地把目光移向地面。

    她并不是特别敏感的人,但斯科特现在十分不悦……或者说心情很糟,这一点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他们才刚刚救了那么多人,她实在想不出除此之外斯科特还有什么心情不好的理由……或许,是因为她提到了国王?

    “……我没有生气。”斯科特的神情看起来像是苦笑。

    “我也不是故意要提起安特。”茉伊拉只顾匆忙地解释着,根本没留意他说了什么,“可他毕竟是国王,阿伊尔大人说过斯顿布奇需要它的国王……”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没有生气。”斯科特重复着,微微有些不耐烦,“没有因为你用错了祈祷词,也没有因为你提到了安特。”

    茉伊拉垂下头。不敢再说话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了好一会儿。斯科特放慢了脚步,让她能够跟上,彼此之间却始终难堪地沉默着。

    “……你能原谅他吗?”茉伊拉鼓足了勇气,突然冒出这一句。

    “不能。”斯科特干脆地回答。

    “……你还是……想杀他吗?”茉伊拉怯怯地追问。

    “……不想。”这一次斯科特总算回过了头,平静又无奈地看着她:“我无法原谅他,但也无意复仇——他并不重要,茉伊拉。已经不再重要。你最好还是去休息一会儿……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他向她点头致意。快步离开,像是刻意要逃开她的纠缠似的。

    茉伊拉看着他的背影,怅然若失——似乎谁都不再把安特?博弗德放在眼里。可对她来说。他还是很重要的啊……

    .

    斯科特并没有享受到多久的安静。

    他才把自己扔进某个僻静的角落里没一会儿,科帕斯就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很有效的方法……幸好城里有足够多的喷泉。”科帕斯的话听起来像是称赞,但斯科特很清楚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但你并不满意。”他冷冷地揭穿他。

    科帕斯犹豫片刻,坦率地点头:“如果你肯事先与我商议……或者哪怕是告诉我一声。也许我们能有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方式。”

    “比如骑着一条冰龙,带来一场火雨?”斯科特冷笑。“就像柯林斯神殿的五月节一样?”

    “那倒不用。”科帕斯平静得像是根本没听出他讽刺,“但我的确以为你会……和你的弟弟一起出现。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会有更多人不再那么惧怕他……就像你曾经希望的那样。”

    斯科特静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

    “不。”他说。“他是一条龙……他不需要,也不应该卷进这些事里。”

    “恕我提醒,圣者。您的身份已经不再是秘密,他的也一样……他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科帕斯轻声说。

    斯科特阴沉地瞪着他。直至他躬身向他行礼,然后从容地离开。

    他知道科帕斯说得没错……在无数让他心烦意乱的事里,这大概是他最无可奈何的一件。

    更糟的是,他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时间。

    他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左腕。衣袖之下,隐藏着一块暗色的痕迹。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出现,但这一次,它许久没有消失。他曾经不安地觉得那像是鳞片,但当它逐渐清晰并且开始疼痛时他才意识到……

    那是烧伤的痕迹。

    原来神也是会失去耐心的。

    .

    莉迪亚接过一个油腻腻散发着异味的布袋,笑眯眯地递出去一小袋金币。

    有时她也会享受这样简单的交易,这会让她回想起她还是个单纯的冒险者的时候——是的,她也会怀念那些过去的日子,怀念曾经互相信任,值得依靠的同伴们……就像怀念一场好梦,虽然并不真实,至少足够美好。

    袋子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银制的小酒壶,一个透明的小水晶瓶……瓶子里的水依旧荡漾着金色的光芒。

    后者很容易得到,只需要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人手里握着一个施加了魔法,能够凝聚魔力的瓶子……她只是不敢相信斯科特会如此愚蠢地挥霍自己的力量,而且是在他已经挥霍过一次之后。

    至于前者……

    她揭开酒壶的盖子,残留的液体散发出的气味让她挑起了纤细的眉毛。

    “斯科特,斯科特……”她懒洋洋地自言自语,“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说到底……他们或许都没有变过。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