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寂寞的埃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寒冷的冬季又一次降临在北部荒原上。

    十月才过去了一半,第一场雪就飘飘扬扬地落了下来。到了十月末的时候,厚厚的积雪已经完全盖住了枯黄的野草,无边无际的白再次成了广袤的大地上唯一的色彩。

    夜晚的气温会降得很低。但一个野蛮人朋友曾教过他该如何在雪地上宿营——埃德?辛格尔像兔子一样在背风处厚厚的积雪上挖出了一个半陷下去的洞,蹲进去对着外面的风雪发呆。

    现在这个世界倒是像他几个月前所希望的那样,一片银白,寂静无声,他却又开始怀念五月铺满草地的鲜花,盛夏夜空里浩瀚的群星,短暂的秋季里酸甜多汁的野果……

    以及,他想家了。

    他想念克利瑟斯堡,想念娜里亚和伊斯,想念诺威,泰丝,阿坎,想念他的父亲……和母亲。

    挠心挠肺地想。

    ——可他没脸回去。

    任性地跑掉时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要找到什么……即使到现在也还是不知道。几个月来他独自一人在荒原上游荡,努力不依靠法术让自己活了下来。他学会了很多东西,他得到了一些平静。曾经像岩浆一样翻滚在心底,无止境地煎熬着他的失望,绝望,愤恨,悲恸……在掠过北部荒原的风里,在无声流逝的时光中,渐渐平息。

    可他依旧迷茫……而且寂寞。

    越来越寂寞。

    他曾经试图去寻找他认识的野蛮人朋友们,却无意间见识了一场真正野蛮的战斗。那是在鹿湖附近,远远听见声音,感觉到大地的震动时,他还以为是有一大群驯鹿奔跑而过……

    但那是人。

    正如莫克所担心的。没有了外敌,野蛮人反而又像从前一样陷入了无止境的内斗。不同的部落之间为了一点小小的争端就能挑起一场血腥的战斗,何况是为了争夺几个被死灵法师削弱得无法再独自生存的部落的领地。

    埃德呆呆地站在一片小树林里,听着震耳欲聋的战吼声响彻平原,看着那些高大强壮的身躯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沉重的刀剑与棍棒带起的血肉飞在半空……

    他们对彼此简直比亡灵还要无情。

    埃德眼前一阵阵发黑,甚至不敢辨认那其中是否有他认识的旗帜或面孔便落荒而逃。

    他不能理解这样的战斗。就像他不能理解他曾面对的欺骗。背叛,与杀戮。

    那同样也不是他能够阻止的战斗,就像他不能挽回的失去。

    他没有威望。没有智慧,能够倚仗的只有神赐的力量……而野蛮人根本不信神。

    深深的悲哀与无力让他稍稍平复的心绪再次一片混乱,而他所能做的只有远远逃开,不去看。也不去听。

    他默默地掉头向东,远远避开了任何一个营地。

    努特卡曾说过她的部落在平原的最东边。冰海之沿。他想他也许可以去看看冰海,说不定还能找到伊斯曾经藏身的那座小岛,以及银牙留下的,被冻在冰雪里的宝藏……

    一个人的冒险……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但孤独足够抹消所有的兴奋与期待。他一天比一天更加闷闷不乐。无精打采,开始无数次地仰望天空,就像差不多一年前一样。期待能看见一条白色巨龙从他头顶飞过。

    上一次是希望能找到伊斯,这一次是希望伊斯会来找他。

    如果有谁来找他的话……他就可以回去了。

    也许会小小的坚持一下。但他会回去的——他真的很想回去啊!……

    他唾弃这样软弱的自己,却又无法放弃这样的希望。

    但伊斯并没有出现。

    无数次的失望之后他开始怀疑他的朋友们已经抛弃了他……就像他抛弃了他们,不告而别。

    ——他自作自受。

    在白雪再一次覆盖大地的时候,埃德?辛格尔陷入了比他逃到荒原时更深的沮丧和自我厌弃之中。

    他缩成小小的一团,窝在他的雪洞里,朦朦胧胧睡去的时候,似乎能听到泰丝叽叽咯咯说个不停的声音和诺威温和的低语,能闻见阿坎偷偷在篝火上烤着明天的晚餐,能感觉到娜里亚从他身边擦过,一边低声抱怨着,一边给他加上温暖厚实的毛毯……

    醒来时他茫然四顾,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意识到那不过是梦……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形影相吊。

    不,连影都没有,因为火熄了。

    这让他更加沮丧。

    他有好一会儿蜷在那里一动不动,悲伤地幻想着自己孤独地死在了这里,尸体被冰雪掩埋,冻得硬邦邦的,等伊斯和娜里亚他们找到他的时候,会伤心地哭泣,后悔没有早一点来找他……

    他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羞红了脸——好在没人会看见。

    这是他小时候听见父母吵架时常有的幻想……他会幻想自己以各种方式在他们互相吵来吵去的时候默默地死掉,让他们因为只顾着吵架却没有在意他而在悲伤悔恨之中痛苦不已……那大概算是某种报复。

    但他一直没能真的死掉,倒是在十二岁那年忍无可忍地离家出走了一次,而那一次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抖个不停的手终于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和自私。

    他们不是不在意他,只不过,他并不是他们全部的生活。即使有些事他无能为力,至少可以少添点麻烦。

    所以现在……他是堕落到连十二岁的自己都不如了吗?!

    他把滚烫的脸埋在膝盖上,埋得几乎透不过气。直到胸口快要炸开的时才抬起头,爆发出一声恼怒的咆哮。

    声音在小小的雪洞里沉闷地响着,多少带走了一点堆积在心中的郁闷。埃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舒展着僵硬的四肢,站起身来。

    这样的他……就算有人来找他,他也没脸回去。

    他至少得……干点什么呢?

    他一边努力思考,一边扒开几乎把雪洞整个埋住的积雪,钻出洞外,在冰冷的空气里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心有余悸地想着,如果雪再大一点,他大概就真的不知不觉地闷死在洞里了……

    目光无意识地掠过周围白茫茫的雪地,然后凝固在一片奇怪的痕迹上。

    那像是风在雪地上画出的图案。柔和的弧线相对而生,两边的积雪微微向下凹去,近乎完美的对称……

    埃德的眼睛越睁越大,而后,渐渐笑开的嘴角几乎咧到耳边。

    他见过这个——只有一条龙才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一条龙曾飞来这里,正对着他小小的营地,虽然没有落到地面,却在低空停留了很久,缓缓地扇动双翼……

    “伊斯!!”

    他跳起来大叫,仰起头转着圈看向灰白的天空,几乎忍不住想要召来一阵强风驱散云雾。

    他的声音在雪地上传出老远,余音消失之后,四周静悄悄的,他的朋友并没有应声出现。

    “伊斯!……娜里亚?”

    埃德又叫了一声,但声音小了很多,显得有点怯生生的。

    依然没有回应。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意识到伊斯很可能已经不在附近——就算在,也不打算出现。

    他找到了他……娜里亚说不定就骑在龙上,看着雪洞里小小的火光,知道他还活着,虽然担心,却不想阻碍他“寻找自己的方向”……因为那正是他所希望的,是他一声“再见”都没说,一个人逃得这么远的原因。

    埃德把眉毛拧成了一团,不知道该气恼还是该高兴。有时候朋友太过体贴,也满让人为难的……他们至少还是可以见上一面的嘛……

    ——也或者,他们还在生气?

    他忐忑地想着,吸了吸鼻子。

    但无论如何,他们并没有忘掉他。只凭这一点,就算他真的已经被冻成了硬邦邦的尸体也愿意为此而活过来。

    他裹紧了自己亲手剥下来的鹿皮,稍稍有点不甘心地又在原地徘徊着,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才振作精神,迈步向前走去,考虑着用什么办法给自己弄点吃的。

    他现在已经极少使用魔法。这样的天气,如果抓不到猎物,饿上几顿也是常事……但如果坚持到把自己饿死的地步,那也未免太蠢。

    风在雪地上推起沙丘般的雪坡,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十分艰难。埃德四肢着地地爬过一个雪坡,抬起头,却看见眼前茫茫的雪地上,一个人影正慢悠悠地向他走过来。

    “伊……!”

    惊喜之中脱口而出的音节断在舌尖。埃德很快发现那并不是伊斯……当然也不是娜里亚。

    那是个野蛮人。与人类相比仍然十分高大,却并不强壮。

    他已经很老了,绝大多数野蛮人都活不到他这个年纪。包裹在兽皮里的身体微微佝偻,走得很慢却很稳,头顶上稀疏的毛发被风吹出奇怪的形状,脸上红色的刺青却依然醒目。

    他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埃德,咧开缺了许多牙齿的嘴笑着,伸出干枯的右手,做了一个意义不明的手势。

    “……斯奥?”

    埃德惊讶却也欣喜地大叫着,往下一坐,从雪坡上滑了下去。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