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归途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一边在火堆上翻烤着他好不容易抓来的兔子,一边时不时地抬眼偷看闭着双眼盘腿坐在对面的老人。

    他原本已经打算用法术给自己弄点吃的,但用那个来招待不信神的野蛮人朋友,就未免太过失礼。虽然眼前这只兔子也是他在狼狈地扑腾了好一会儿之后,气急败坏地使用了动物定身术才抓住的……一直笑眯眯地在一边旁观的老萨满似乎并不介意。

    此刻埃德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斯奥即将死去。

    他能够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从老人的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弥漫在空气之中。

    那是苍老和衰竭的味道。像经历千百年的时光之后枯死的老树,或被遗忘的图书馆里干燥发黄的羊皮纸,微微有些呛人,却并不难闻。

    身为一个沟通生者与死者的萨满,他相信斯奥比他更清楚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但老人神情坦然,仿佛等待他的不过是一次长眠。

    那反而让埃德更加紧张,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抓耳挠腮,一时蹲一时坐,不停地动来动去,在斯奥突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甚至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老人笑了笑,指了指他的兔子。

    埃德茫然地看着那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这才发现他又一次把半边兔子烤成了焦炭。

    他举起那一坨黑乎乎的东西,神情沮丧地瞪了半天,默默地把能吃的部分撕下来,递给了无声地咧开嘴,似乎因为他的笨拙而笑得十分开心的老人。

    斯奥没有推让,很自然地接过兔肉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继续笑眯眯地看着埃德。

    那种像是慈祥的长者看着笨手笨脚的小男孩……或者看着某种傻乎乎的小动物般的眼神让埃德浑身不自在,心中却又有一丝莫名的暖意。

    也许他只是太过寂寞,寂寞到只要有一个人在他身边,即使彼此不发一声,也能让他感觉到温暖与平静。

    老人咀嚼得很慢,大概是因为他已经没剩几颗牙齿。埃德确信他烤出来的东西也不可能好吃……但斯奥不紧不慢地花了很长的时间来享受他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

    那给了埃德一种奇怪的满足感。让他多少有点明白。为什么每一次娜里亚辛辛苦苦做好吃的,看着他们狼吞虎咽时,总是笑得格外温柔。

    在他开始不自觉地露出恍惚的傻笑时。斯奥拍拍肚子,站了起来,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从从容容地转身走掉了。

    埃德愣了好一会儿才跳起来,追了上去。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野蛮人的习俗——两个人在茫茫雪原上相遇。坐下来烤只兔子吃掉,然后就可以各奔东西……他们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不。从头到尾都只是他在说话。他问斯奥从哪儿来?要去哪儿?怎么会到这儿来?是看见了伊斯吗?奔鹿部落的人还好吗?……老人却只是微笑,点头,做着他看不懂的手势——但埃德知道,他是听得懂通用语的!

    即使愉快地接受了那半只烤兔子。老人似乎依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悠然地冲他笑笑,信步向前走去。

    埃德渐渐安静下来。却还是厚着脸皮紧跟在斯奥身后。看不见太阳的时候他通常很难分辨方向,但大体上他还是一直向东走的——这里绝对已经不是奔鹿部落的领地。

    他很好奇老人独自一人想去哪里。也微微有些担心。野蛮人的萨满很少离开自己的部落,何况是一个即将死去的老人。这片冰原上或许还有亡灵在游荡,他至少可以陪伴斯奥去他想去的地方……而且,斯奥并没有拒绝他的跟随。

    冰原这么大,他们却能如此相遇,埃德觉得,那不可能只是碰巧而已。

    他们一前一后默默地走着,微薄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淡淡地印在雪上。偶尔埃德会抬头看看天空,但灰白的云层中并没有巨龙的影子滑过。

    他不知道他们是在朝那个方向走。老人的脚步没有一点迟疑,仿佛远方有什么在呼唤着他。走累了的时候他会随意往地上一坐,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像是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毫不理会在他身边发呆或忙忙碌碌的埃德……但睁开眼睛时,他也从不拒绝埃德殷勤地送上的水和食物,仿佛那是理所应当。

    他依旧什么也不说,但埃德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有时他会呆呆地坐在一边,看着老人脸上平静的神情,忍不住心生羡慕——必定是走过了丰盛且毫无悔恨的人生,才能如此从容地独自面对死亡。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做到……他短暂的生命里已经充满数不清的错误。

    三天之后,天空放晴。湛蓝天空下,不远处高耸的白色雪山亮得刺眼。埃德终于意识到他们的目的地——斯奥的目的地很可能就是巨人之脊。

    他甚至依稀认出了山峰的形状,这里离之前他和伊斯帮助野蛮人们逃离的那个洞穴并不远。

    难道死灵法师们又卷土重来了吗?

    埃德忐忑地想着,紧紧跟上了斯奥的脚步。

    他们爬上了山坡,甚至经过了近一年前伊斯带着他降落的地方,攀向更高处。在冰原上待了几个月,多少练出些肌肉来的埃德依然跟不上老野蛮人缓慢但稳健的脚步。在他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斯奥在一个隐蔽在一块岩石后的洞穴前停了下来。

    雪堆积在洞口,盖住了大半,露出的部分像一只幽黑的眼睛。埃德提高了警惕,肌肉在不安中紧绷,虚握的右手中似乎还能感觉到永恒之杖冰冷光滑的表面……但它不在那里。

    它不那里——它已经不属于他。

    埃德有一瞬间心慌得浑身冰凉,冷汗滚滚而落,风一吹冷得刺骨……却突然想起,曾经,就在下面幽深的洞穴里,在死灵法师和亡灵的包围之中,不会使用任何法术的他,或许有些不自量力,却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即便失去……或放弃了神赐的力量,他也还拥有他自己的力量,或许弱小得不值一提,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夺走。

    他冷静下来,转头看向老人时立刻明白,斯奥来这里的原因恐怕与他的猜测大相径庭。

    老人微微眯起了眼睛,沟壑纵横的脸上满是深切的怀念——那绝对不是即将面对危险的敌人时的表情,倒像是站在许久未回的家门……或恋人的门前。

    他们花了一点时间才扒开积雪。洞穴的入口处对野蛮人来说极其低矮,斯奥只能躬身才能通过。洞内的空气冰冷干燥,寂静无声,但显然有人居住过——架在洞穴中间的火炉,鞣制兽皮用的撑架,角落几件粗陋的陶罐……

    微弱的光线模糊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它们静静地待在那里,仿佛主人很快就会回来,也让埃德突然生出几分无意间闯入陌生人家中的尴尬与慌乱。

    这里有属于野蛮人的质朴粗犷的气息,也有属于人类的井井有条,但无论如何,这不像是死灵法师藏身的地方。

    斯奥站在那里,目光缓缓扫过不大的洞穴里每一样东西,然后走到火炉对面,也不管地上那张难以分辨出原本的颜色,腐烂破败,疑似兽皮的东西有多脏,就那么泰然地坐了下去,向傻站在原地的埃德扬起脸,说出这一路来的第一句话。

    他使用的依然是野蛮人的语言,但那句话极其简单,简单得连埃德都能听懂……却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欢迎来到我家,来自远方的客人。”

    埃德在惊愕中静默了好一会儿。

    等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老萨满已经闭上了双眼。

    埃德屏声静气地站了半天,老人都没有半点动静。他忍不住蹑手蹑脚,战战兢兢地挪过去探了探老人的鼻息,确定他还活着,才稍稍放下心来。

    “来自远方的客人”呆站着,环顾周围,默默地撸起袖子,开始简单地打扫。然后默默地生火,融雪烧水,还幸运地抓了两只像兔子又像老鼠,毛茸茸可爱得泰丝看一眼就会尖叫着取个名字带回家的小动物,满心愧疚地剖洗干净,扔进了锅里。

    等到斯奥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温暖的火光跳跃在洞穴里。埃德守着炉火上咕噜噜冒出热气的陶罐,撑着下巴睁大双眼,目光炯炯地看着老萨满。

    老人微微仰头,嗅了嗅弥漫在洞穴里的香气,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埃德殷勤地递上一碗肉汤,眼中满是期待——倒不是期待老人会对他乏善可陈的厨艺能有什么赞赏之词,他只是觉得,他多少可以要求一个故事。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直白,而且饥.渴得无法拒绝,或许是老人终究也需要一个倾诉的机会。在慢条斯理地享受了一碗淡而无味的肉汤之后,斯奥抓了抓他稀疏的胡子,对埃德微微一笑。

    “你的朋友,那条龙,”他说,“他长得很像我妻子。”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