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遗憾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就是这么求婚的?!”埃德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而她居然答应了吗?!”

    老萨满眯起眼睛看着他笑:“不,她瞪着我,然后大笑,好像我是个傻瓜。我喜欢她大笑的样子,像冬天里刺破云层的阳光。”

    埃德低下头,抓了抓耳朵,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热。人类通常不会如此直白地表达自己的爱意,尤其是老人……但他得承认,他喜欢斯奥这样的坦率。

    “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去做一件事。”老人有些恍惚的笑容里带着久远的怀念,“我一心一意要让她成为我的妻子——一心一意要让她满心欢喜,心甘情愿地答应我。那比我所接受的所有考验都要难,而且没有任何祖先的灵魂会帮助我……但我成功了。”

    他咧开嘴,对着埃德点头,得意得像个孩子:“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等到她回答‘我愿意’。这一生里,那是我最伟大的成就。她不能再回家,我也不能,所以我们来到这里,我们的祖先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伟大的巨人之脊……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他环顾小小的、简陋破败的洞穴,微笑着。埃德不自觉地跟着他傻笑。他喜欢听这样美好的故事……尽管他已经意识到,这个故事的结局,或许并不那么美好。

    他不知道是否该开口询问,而老人也突然沉默下来,怔怔地对着火堆发呆,黑色双眼如夜色中的海面,平静的表面下有无尽的波涛翻滚。

    夜深时埃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醒来却惊慌地发现斯奥并不在洞里。他跳起来冲出洞口。在骤降的温度中连打了好几个哆嗦。抖得连骨头都像是要散架。

    雪不知何时又开始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一片银白之中,埃德几乎没能发现老萨满孤独的身影。

    斯奥站在不远处一块突起的岩石上,眺望着白茫茫的荒原,雪落在他的斗篷上,渐渐堆积起来,让他看起来像是一根被白雪覆盖的石柱……仿佛斗篷下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温度。

    埃德有些心惊胆战地靠近老人。在老人突然开口时心跳都突然停了一拍。

    “我在这里看见他。”老人用手杖轻敲地面,低低的声音宛如梦呓,“那是一个像这样的夜晚。雪更大,更冷……我半夜醒来,在风里听见他唱歌的声音,走出来看见他站在这里。他看着我。却不说话,就像我离开时那样。只是一眨眼他便被风带走……于是我知道。贝尔达,奔鹿部落伟大的萨满即将进入另一个世界,而我本该是他的继任者。我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我,找到了其他的继任者。可他没有……他来召唤我。”

    “……所以,你就回去了吗?”埃德轻声问道。他知道这没什么可责备的——责任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放弃的东西,何况对于一个野蛮人部落来说。失去萨满的指引,几乎就意味着灭亡。

    他只是不自禁地为卡罗琳。那个金发蓝眼的人类女子而悲伤。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她美丽且坚强,却不得不失去她的丈夫……以及,又一次地失去了她的家。

    斯奥转头看向他,稀疏的眉毛和胡子被雪染成白色。

    “不,我回到了我的家中……回到我妻子的身边。”他说。

    他佝偻得更加厉害,仿佛许多年前的选择又一次重重地压在肩上:“但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能当做不知道我的族人……甚至亲人会在战斗中失败,死去,或沦为另一个部落的奴隶……我的卡罗琳美丽又聪明,她很快就知道了一切,然后有一天,我打猎回来,她已经收拾好行李,告诉我,她要回家……她该回到她的森林,就像我该回到我的冰原。”

    雪地反射出微弱的光芒,让埃德能够惊讶而慌乱地看见泪水涌出老人开始浑浊的双眼。

    “我坐在那里,知道我并不能阻止她。她会独自离去,即使我能再一次找到她,她也不会回来。因为我只剩了一半的灵魂,一半的心可以给她……而那配不上她。”

    埃德张了张嘴,又沉默地闭上。他想要安慰老人,他的妻子并不是因为这个才离开他……但他又知道些什么呢?他不过是个听故事的人。

    “这就是我的故事,年轻人。”老人的声音在风里盘旋,“我的族人只知道我身为萨满的那一半,但我需要有人知道,我也曾经是个丈夫。你要记得,年轻人,我的妻子,卡罗琳,她的家在加布里埃尔,如果有一天你经过那里,如果她还活着……或者,如果你能找到她的坟墓……请代我献上一朵花。”

    埃德用力点头。他听见低低的呜咽,却不敢抬头分辨那是风声还是老人的哭泣。他曾经以为这苍老却睿智……甚至狡猾得又几分可爱的老萨满,这一生过得全无悔恨……

    那样完美的人生,或许是没有的。

    .

    第二天老萨满开始发烧,浑身滚烫得像血液都开始沸腾。埃德手足无措,犹豫了好久,只能偷偷地用法术为老人治疗。

    他知道信仰不是可以随意侵犯的……这对斯奥来说或许甚至是一种侮辱,但他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老人死在他面前。

    牧师的法术对野蛮人似乎并不那么有效,但斯奥体温在傍晚时分恢复了正常。当他睁开双眼时,埃德却依旧在其中看见死亡的阴影。

    高烧燃尽了他所剩不多的生命……再强大的牧师也无力阻止时间的侵蚀。

    老人平静地看着他,眼神却分外清亮。

    “告诉我你的故事,年轻人。”他说,“你独自回到这里,也是为了你心爱的女人吗?”

    埃德的脸腾的红了,然后又迅速地白下去——他的确有心爱的女人……但她已经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他。

    “一个野蛮人?”老人狡黠地眯起眼,“努特卡很喜欢你。她在野蛮人面前大胆地称赞你——一个连剑都提不起来的人类,称赞你诚实又勇敢。”

    埃德瞪着他,张口结舌,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不、不是那样!”他慌乱得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我是为了……为了……”

    他的头渐渐垂了下去,声音越来越低。

    “为了我的母亲……她死了。是我害死了她……我害死了许多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讲述自己的故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当那个故事充满悲伤、愤怒、愧疚与悔恨的时候。有好一会儿连埃德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但老人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静静地听着,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倾诉与倾听,似乎都有着神奇的力量。埃德渐渐平静下来,在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老萨满面前,他愿意说出口的,比面对他的亲人和朋友们的时候还要多。

    故事结束时他用忐忑又期盼的目光看着老人,而老人舒展开满脸的皱纹,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能给你什么充满智慧的指引……帮你找到你的方向。”他说。

    埃德老老实实地点头承认。

    “可我不能。”老人缓缓摇头,“我不是你的神。即使我是,神的指引就一定是对的吗?祖先的指引就一定是对的吗?如果你只会倾听与遵从,不会分辨,所有的对,最后都会是错的——而我并不能教你如何分辨。”

    埃德怔怔地看着他,似懂非懂。

    “我是个萨满。”斯奥指指自己的胸口,“我倾听祖先的声音,然后告诉我的族人——但有时候,我并不告诉他们全部。我教会我的酋长平等地对待人类,放弃无意义的杀戮与争斗,即使是祖先的灵魂在我耳边咆哮着要复仇的时候。因为我曾听到,我曾见到,我曾爱过一个人类的女人……我知道有些事,有些被称为‘传统’的东西,是不对的。但那些,我无法教你……说到底,我能教你什么呢?”他叹息着,眼神黯淡下去,“经过了那么多年,我以为我很成功……可是如今我的酋长已经听不进我的声音,他心中的战火被点燃,不会轻易熄灭……我不知道我的离开是否能让他清醒,或许我也已经只能在另一个世界里看到结局。”

    埃德愕然睁大了眼睛。他想起达顿,那个冷静而稳重的酋长……很难想象他也会卷入部落间的混战之中。

    “不过谁知道呢,也许身为巨人的后代,我们注定战斗至死……而后才能重新合为一体,得到真正的安宁。”老人平静地看着他,“那是我们的命运,年轻人,你没有必要为此而忧心。如果你真的需要什么指引,也许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一句……你在人群中迷失的方向,不可能在无人处找到。”

    .

    两天后,埃德把老萨满的骨灰撒向冰原,看着灰白色的粉末消失在白雪之中。他不知道老人的灵魂是否正在一边笑着眯起眼睛,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做错更多事……

    但至少,他首先得去做。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