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尼亚”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僵硬地站立了片刻,然后沉重地倒向地面,被剧痛撕裂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满心愤怒,却无力反抗。

    匕首很短,短到即使全部压入它的身体也无法刺进心脏,但附在匕首上的强大的魔法夺走了它所有的力量。

    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傻……不,也许它早该承认,它是真的很傻。人类和龙的弱点它全部都有,优点却屈指可数,既不够聪明,又不够冷酷,还见鬼地自大。

    那跟尼亚一模一样的小个子从岩缝里钻了出来——他连跳出来的时候先用左手撑地的习惯都跟尼亚一模一样。

    他在它眼睛前面蹲了下来,犹犹豫豫地伸手摸了摸它的鳞片。

    “……伊斯?”他开口叫道。

    冰龙怒视着他。它不知道这家伙还想耍什么花招,但这个名字可不是谁都能叫的!

    它艰难地喘息着,感觉到那小小的匕首正像拥有生命一样试图继续往它的血肉里钻。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易地死在一个人类手上,耻辱和不甘完全压过了对死亡的恐惧。

    它低吼着,试图撑起身体……但那只是徒劳。

    小个子却突然伸出手,拔下了它胸口的匕首,然后远远退出足够安全的距离,站在那里看着它。

    “抱歉。”他对它歉意地笑笑,“我知道这挺痛的,不过很快就会没事啦。我说过,我不想伤害你,不管你是不是伊斯……可你是伊斯,对吧?你认识我。”

    他充满期待地看着它,似乎希望能得到它的回答。但冰龙只是一动不动地瞪着他,打定主意不说一个字。

    疼痛似乎稍稍减轻了一些,但它依然动不了,更猜不透眼前这个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尼亚”低下头揉了揉鼻子,一瞬间看起来有点伤心。但人类善于伪装——尼亚本人就非常善于伪装。

    “你不相信我。”他说。

    冰龙没有出声。

    “……不过没关系。”“尼亚”笑了起来,却显得有些无奈,“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就是伊斯。也许我也不会相信……也许你不是。也许你是但你很想吃了我因为我骗过你还扎了你一刀。”

    他看了看手上毫无血迹的匕首,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冰龙时。笑容似乎又恢复了明朗:“不管怎样,能再见到你真好,伊斯,你长得可真大啊……小时候你答应过不会长得比我更高的。”

    他笑着用手指指向它。

    “骗子。”他说。

    冰龙眨眨眼。惊疑不定。它隐约记起它好像真的答应过……现在想起来十分可笑,但那时它是认真的。因为尼亚说起“每个人都比我高”的时候好像真的很伤心……只不过它几乎立刻就后悔了,尼亚当然也不会当真。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否则它和尼亚都绝对会被取笑无数次的……

    它不知道是不是还要坚持“一个字也不说”,但犹豫间。“尼亚”已经跳下岩石,迅速不见了踪影。

    冰龙懊恼地趴在那里瞪着他消失的方向——它还没力气追上去。

    那家伙像尼亚又不像尼亚……尼亚被伙伴们叫做“小孩儿”不单单是因为他长得矮,还因为他总是笑嘻嘻的。孩子一样没心没肺。第一次见到埃德的时候它觉得埃德很像尼亚……但事实上,尼亚更像是埃德和泰丝加起来。好奇心过剩,整个人包括嘴都一刻也停不下来,有时可爱得不行,有时烦人得要死……

    但这个“尼亚”,容貌没有丝毫变化,性格却似乎变了许多,简直有一点像……斯科特。

    过了好一会儿它才能爬起来,虚弱地飞上天空。

    它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告诉斯科特——这件事怎么想都十分诡异,也许它最好暂时什么也别说……但想想上一次它这么干的后果,那似乎又不是什么好主意。

    它心神不定地飞回神殿,却意外地被告知:“圣者大人去了洛克堡。”

    “圣者”这个称呼他听一次脸黑一次,神殿里的人却勇敢地坚持了下来。

    “……他去那儿干嘛?”他问,不自觉地开始不安。

    自从回到斯顿布奇,斯科特就没进过洛克堡,为什么现在……

    “国王陛下逝世。”立志成为耐瑟斯的牧师的年轻修行者恭敬地回答,“圣者大人去为他祈祷。”

    “……终于死了啊。”他脱口道。

    修行者抬头看了他一眼,神情微妙,无言以对。

    “怎么死的?”伊斯稍稍有点好奇地问道。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才低声回答:“听说是……噎死的。”

    .

    安特脸色发紫,勉强合上的双眼有点向外凸出,一只手僵硬地平放在胸口,显然是死后被摆出的姿势。但那反而让整具尸体看起来更加诡异——因为他的另一只手还死死地卡在自己的喉咙上。

    为国王陛下整理仪容的官吏努力过了。但听见安特的指节被掰断的声音时,刚刚进门的王后失声尖叫着阻止了他。

    斯科特低头看着安特,眉间的皱纹里有一丝疲惫与悲哀。他已经不太把这昔日的朋友、杀害他的凶手和失去神智的国王放在心上,但看见他这样死去,依旧会有一种类似悲伤的情绪,沉闷地堆积在胸口。

    茉伊拉沉默地站在他身边。王后已经藏起了她的天真与脆弱,恢复了这些天被逼出来的冷静与威严,但交握在身前的双手依旧微微发抖。

    “他勒死了自己……”她声音沙哑,“那怎么可能?就算他疯了……”

    听见动静冲进来的守卫声称国王是噎死的——那翻着眼珠,双手紧紧扼住自己的咽喉在地上抽搐的样子可能的确很像是噎住了,但安特喉咙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是不可能——有人杀了安特。

    斯科特能轻易猜出那是谁——莉迪亚最喜欢这样的方式,突兀,不合常理,毫无逻辑和原因可言的戏剧化,带着一种奇怪的,嘲弄的意味。

    但他不知道莉迪亚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应该不用担心安特会透露出什么对她不利的秘密,因为她根本就不可能会将那样的秘密告诉安特。如果是想引起动乱……谣言里国王都已经以各种方式死过很多次了,让其变成事实,实在没有太大的意义。

    只不过,猜测莉迪亚的动机通常都是徒劳。她所做的事,十件里大概只有一两件是多少经过了考虑,有明确的目的,其他要么是为了引开人们的注意,要么就是纯粹的心血来潮。

    这样的对手比会深思熟虑的敌人更令人头痛。你压根儿猜不到她下一步到底会做什么……她甚至很有可能会因为自己一时的任性而毁掉已经进行了一半的计划,换个方式从头来过。

    从前一起冒险的时候她就曾经因此让所有人都陷入危险之中,那时他却只觉得刺激和兴奋。

    真正发了疯的说不定是莉迪亚……但某些方面她又算是心思缜密——她从来都能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而其他人,哪怕是“盟友”或属下,就算死光了她大概也不会在意。

    有时斯科特简直有点后悔有机会的时候没有干脆地杀掉她……但她也曾放走他跟伊斯。如果不是确定没有危险,她根本就不会让自己被他发现。

    如今就算她出现在他面前……他大概也还是不能干脆地杀掉她。

    他按了按自己的额头,有些无力,突然间十分想念凯勒布瑞恩——似乎只有那个冷冰冰的半精灵牧师,多少能看穿莉迪亚花样百出的把戏。

    但他没必要让茉伊拉知道这些。

    王后静静地看着他。她已经不再乞求斯科特救回安特——她或许会以为他并没有这样的力量,毕竟他也不曾让无辜死去的瓦拉活过来……

    但她大概依旧希望他能找出真正的凶手。

    “为国王准备葬礼吧。”他轻声告诉茉伊拉,“把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王后失神地看向安特的尸体。

    “可我弟弟说现在不是时机。”她低声说,“他说我们最好隐瞒国王的死,直到动乱结束。”

    “那么您父亲的意思呢?”他问。

    老侯爵沃尔特?卡洛斯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正直,坦率,开明……只是稍稍有些性急,而且对谁说话都不怎么客气。

    茉伊拉垂下了头:“他说让我自己决定。”

    “……那么您的决定呢?”

    茉伊拉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们会准备葬礼。”她说,“也会公开国王的死讯。但除非找到凶手……国王不会下葬。”

    她说得很快,也没有看着他,似乎担心斯科特会反对,但语气却十分坚定。

    斯科特忍不住微微扯了下嘴角。

    “那就这样吧。”他说。

    他不知道莉迪亚的目的,也不知道该怎么招架她层出不穷的花招,更不想追着她让自己筋疲力尽。所以现在,也许这也是不错的方法——用最普通,最正常,也最合乎常理的方式,光明正大地行事。

    没有可以遮蔽阳光的东西,就不会有滋生黑暗的阴影。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