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来自地狱的使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起初,无论是伊斯还是艾伦都没有察觉——身下那怪异的漩涡吸引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片刻之后,艾伦意识到冰龙正不知不觉地飞向漩涡的中心,而且离地面似乎越来越低。

    “伊斯!”他叫道,“别再靠近,这不对劲!”

    “可我没有……”冰龙有些茫然地回应,突然间开始慌乱起来。

    它用力拍打着翅膀,努力拉高身体,却在半空里摇摇晃晃,让艾伦不得不俯低身体,紧紧抓了它脖子上突出的棘刺。

    一股力量悄无声息地摄住了冰龙,让它不自觉地一点点落向漩涡之中。那力量原本微弱得甚至无法察觉,却在它开始反抗的时候越来越强烈。它每挥动一次翅膀,推开的都不像是空气,那是那些沉重粘稠的淤泥,心跳却变得越来越缓慢,像是被包裹在了渐渐凝固的岩浆中。

    “伊斯?”艾伦大叫。

    他的声音有些惊慌却并不虚弱。冰龙意识到,那正将它拖进漩涡中力量对艾伦并没有作用——周围的林木并没有向着漩涡倾泻,林中的动物也没有被吸进来……这个漩涡似乎只对身为魔法生物的它有影响。

    艾伦的身体在它不由自主地摇晃中向左滑了一下,差一点就掉了下去。冰龙环顾着周围,咬了咬牙,突然向下急降,长长的尾巴卷起艾伦,尽量轻柔地将老人扔向距离最近的林中。

    老人来不及抓住的拐杖掉了下去,瞬间消失在蠕动的淤泥里。但正如冰龙所预料的,老人在地上打了个滚,迅速爬了起来,轻易地站稳。担忧地呼唤着它的名字,并没有继续被拉向漩涡。

    它稍稍放下心来,眼前缓缓逼近的巨大漩涡,散发出难以形容的,诡异而危险的气息,它竭力向上拉高,却还是一点点地被拉了下去。

    怒意油然而生。

    这显然是个陷阱——而且分明是针对它的。连续两天遇到这种事。让它郁闷得忍不住放声怒吼。

    巨大的咆哮声回荡在山林之中。它深吸一口气,吐向漩涡,瞬间冰冻的污泥在短暂的时间里停止了转动。但很快,清脆而响亮的破裂声轰然响起,身下的泥潭像初春季节时候破冰的河面一般翻腾着,半截断塔被推出来。几乎砸中它的身体,又迅速地被吞了回去。巨大的漩涡似乎旋转得更快了。

    现在那种力量已经不单是想把它拖下去——它几乎是想要绞碎它。冰龙咆哮着坚持,有一会儿甚至挣脱了几分,但它身在半空,根本无从借力。能够依靠的只有双翼的力量,而它们已经越来越酸痛无力。

    艾伦大叫着它的名字在漩涡边一瘸一拐地跑来跑去,但他帮不了它。

    感觉到另一道视线的时候它扭过头。在稀疏的树林间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尼亚”就站在那里,静静地抬头看着它。它看不懂他脸上的神情。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放它离开之后又设下另一个陷阱——黎法斯沼泽已经安静了几百年,可不会无端端地就变成这样。

    但它没有余力再想那么多。两天里第二次意识到自己事实上愚蠢又无用让它沮丧不已……但它可不打算就此放弃。

    “尼亚”在它的吐息的攻击范围之内——它突然发现。

    它知道尼亚的速度能有多快……如果那真是尼亚的话。

    但它仍能将他冻结在那里。

    在它开始吸气的时候,“尼亚”突然动了起来。不是跑得更远……而是跑向漩涡。他的脚步轻捷而富有弹性,依旧像伊斯记忆中一样充满活力。跑到漩涡边时,他又抬头看了伊斯一眼,从腰包里掏出什么东西,扬手掷向漩涡的中心。

    冰龙看着那小小的,像一块半透明的无色宝石般的东西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无数切面在并不强烈的阳光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然后准确地落入了漩涡的正中。

    漩涡的表面泛起涟漪——那是谁也不曾讲过的奇怪景象,像是两种不同的力量撞击在一起,一种急速向外扩散的波纹抵消了不断旋转的另一种,在两种波纹的交界处,迅速出现又消失的细碎的裂纹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动物的鳞片。

    那种沉重的、像是整个天空坠下来压在身体上似的重量消失了。

    冰龙浑身一轻,不由自主地向上冲了好大一截才稳住身体。它低下头,看着“尼亚”抬头冲它微笑,似乎有些悲伤,又有些无奈。

    冰龙不暇思索地向下猛冲,一把抓住了他永远像个十来岁的少年似的、单薄矮小的身体,飞回艾伦的身边,不耐烦地扫开几颗光秃秃树,落了下来。

    这一次它可不会再让他逃走了……无论他是谁。

    它收紧了爪子,将“尼亚”脸朝下地压在了地上,想要确保他无法挣脱,却又不自觉地松了松,似乎担心会压痛他。

    但“尼亚”并没有挣扎。

    惊魂未定的艾伦脸色苍白,蹒跚地向它走近几步,怔怔地低头看着被冰龙按在爪下的人,半晌发不出一点声音。

    “呃……嗨,艾伦。”

    “尼亚”倒是有点狼狈地抬起头,扬了扬勉强能动的左手,冲他咧嘴一笑,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他的右腿上。

    片刻之后,艾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两步,无力地靠在一棵花楸树上。

    “放开他吧,伊斯……”他说,“他是尼亚。”

    冰龙犹豫了一下。

    “你确定?”它问,“他逃起来就像耗子那么快,下一次可不一定还能抓住他。”

    “……嘿!”尼亚仰头抗议似的大叫。

    “我确定。”艾伦苦笑,“就像你一样确定。”

    冰龙不自觉地低头嗅了嗅它爪下那个小小的、温暖的身体。他身上有它不熟悉的,仿佛夏日被闪电烧焦的树木的味道……却也有它熟悉的,混合了各种奇怪的药水、硝石,和烤肉用的香辛料的味道。

    它无声地抬起了爪子。

    尼亚并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在地上翻了个身,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看着它巨大的身躯,由衷地感慨:“操……真是越看越大,你还会继续长吗?真不敢相信,我还抱过你呢!”

    冰龙恼怒地扭开头——在这些看着它长大的人面前,它大概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你从哪儿来,尼亚?”艾伦轻声问道。

    尼亚坐起身来,面对着艾伦,有些不自在地抓了抓后脑勺:“你知道的,对吧?”

    “……我所知道的那个地方,不可能有人活着回来。”艾伦直视着他,“我很抱歉,尼亚……我很抱歉没有去救你,但我得知道你到底为什么回来。”

    “老实说,那地方有人活着掉进去,也是头一遭。”尼亚笑嘻嘻地竖起一根手指,“你不知道,我在那儿可是很稀罕的。”

    冰龙盯着他的背影。他的语气很轻松……但他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

    而且,他并没有真正回答艾伦的问题。

    一瞬间伊斯只想知道他在那个谁都不愿提起的地方到底经历什么……尼亚总能轻易将话题带到他想要的方向,但在艾伦面前,这一招通常不怎么有用。

    “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回来。”艾伦坚持。

    “……你知道吗?地狱其实并不像我们以前想象的那样,除了满地跑的各种怪物和恶魔之外没有任何生物,大地会不停地裂开,喷出灼热的火焰,火焰里全是痛苦的灵魂不停地哀嚎……不,才不是那样。那地方总是变来变去的,有时是一片巨大的森林,有时是一片粉红色的沙漠,有时一切都会变成透明的……你永远也想不到它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子。”尼亚轻快地继续自说自话,“告诉你们,那其实挺好玩儿的。”

    伊斯睁大了眼睛——即使是一条龙,它,以及它所有的祖先们,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地狱是什么样子,多半都是对那地方充满恐惧的智慧生物们想象出来的……

    “……尼亚。”艾伦不为所动,“你知道你迟早得告诉我的。”

    尼亚坐在那里,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抱起双臂,开始讨价还价:“瞧,我不想对你撒谎,所以艾伦……我能不能先告诉你一半儿?因为另一半儿,唔,如果我告诉你,我会死得很惨,真的。”

    他竭力让语气轻松一些,但渐渐微弱下去的尾音显然有点发抖。

    艾伦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即便明知尼亚的恐惧与不安也很可能不过是一种伪装,他从来都知道该在什么时候让步。

    尼亚松了一口气,向着一边平静下来,却已经变成一片巨大的泥潭的黎法斯沼泽挥了挥手臂:“我被派出来毁掉某个东西……你们或许已经知道,有人不知死活地搞出了一道门,地狱里有些小怪物已经能从那里跑出来。你们也许不信——一开始我也没法儿相信,地狱里的家伙们相当重视秩序,他们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尤其这扇门还不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

    “……黑门?”伊斯惊讶地开口,“你来毁掉黑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